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萧孟】初雪(下)

  【下】


  那个时候,就像现在这样,举目望去尽是白雪,天地苍茫,而萧峰现下心情,竟比当初还要孤单寂寥。


  「大哥!在想什么呢?」


  萧峰回头望去,三弟段誉正往他走来。萧峰望着不远处一群武林人士。那都是为了救他,远从中土武林赶来的,却在雁门关给阻在外头,眼看辽军就要杀过来了,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萧峰何德何能,今日,居然得连累这许多武林人士,与他一同丧命在此?想到这,萧峰脑海不禁浮现那张清秀的面容,心道:「小孟,你在哪呢?我真想见你一面!」


  段誉见萧峰满脸落寞与思念,安慰的搭上萧峰肩膀:「总会有办法的。大哥得先养精蓄锐,到时才能跟着大伙儿杀出重围。」


  萧峰点点头,正打算坐下,却见王语嫣走了过来,递上两只竹筒给段誉,叫了声萧峰大哥,便走了开去。萧峰微微一笑,「三弟和弟妹感情甚好,今次为了我竟然双双来到这里。」段誉笑得欢畅,将手上一只装满水的竹筒递给萧峰,说道:「大哥别这么说!你我结义兄弟,听到大哥有难,我怎能不来呢!原想让语嫣在大理等我的,她却死活不肯硬是跟来。」口中虽然有些怨言,萧峰却清清楚楚见到自家三弟脸上那满满的甜蜜笑容。转头望去,他的二弟虚竹子身边也跟着一位女子,虽以面纱盖住看不见容貌,但看身形依稀就是当时招亲的西夏公主,说道:「大哥真高兴你跟二弟皆有归宿。」心中实在欢喜却也有些酸涩。


  段誉看出萧峰面上隐隐落寞,心中一动,问道:「莫非大哥有心上人了?」


  萧峰也不隐瞒,点点头,「他失踪已久,也许今生今世我都见不到他了。」


  「怎么会呢?等这次事了,大哥便去寻她吧。」但萧峰却满脸辛霜,段誉不忍见自家大哥如此,忙转移话题:「大哥当初是如何认识她的?」


  萧峰闻言,突然笑开了嘴,似乎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他叫小孟。我俩初遇是在长白山上。他原本是到山上拜访兄弟的,特别喜欢看雪,一连看了数月结果得了雪盲症,看不见了。他兄弟石群才刚带他下山投医,但还没来得及解释,他就不辞而别了,累得石群四处找人。没想到,小孟却躲回长白山上自家兄弟的屋子里。我就是在这个时候碰见他的。」


  段誉看着萧峰那满是柔情的生动表情,竟说不出话来。


  却听萧峰继续说道:「后来我俩一起生活了一阵子,期间我一直软硬兼施想说服小孟下山,但总没说几句他就甩门出走。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些事情……」说到这,萧峰神情古怪,像是懊悔却又想念不已,愣了半会儿才继续说下去:「隔天早上,小孟留书一封,约定来日再聚……末端还写上他的全名。」摇摇头:「是我对不住他。我想他再不会来见我了。」而后,再没说话。


  段誉看萧峰这么伤心,却实在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拍拍萧峰肩膀,便自行走远去了。他虽然不知道那位小孟是哪一号姑娘,但自从阿朱去世以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萧峰这么失魂落魄的模样。他这大哥,感情总是一波三折的。若是今次事了,他打定主意,要偷偷从大理溜出,陪萧峰四处奔走,务必要找回小孟。当然,得带上王语嫣。不如也带上二哥虚竹子跟嫂子吧!人多热闹些!




  突然辽军阵中鼓声大作,本就包围住他们的辽军千军万马开始缩紧包围网,一步步越渐逼近。号角声、马蹄声、整齐的踏步,还有铁甲相擦的声响,四面八方同时响起,惊煞众人。尽管此次来营救萧峰的武林人士,功力就算未达上乘也多半是武功好手,然而面对这千军万马却整齐划一的军纪气势,众人皆忍不住惊骇。尽管武功再好,千骑万骑围住,同时递出长矛,谁人又能幸免于难?


  萧峰向众武林人士说道:「众英雄请在此等候,切勿轻举妄动。待在下向辽帝分说,或有转机。」也不等众人反对,一马当先,直接正面迎上辽军,运起内力大声说道:「大辽国皇帝陛下!萧峰有几句话要说,请你出来!」一边说着一边高举双手,以示手无寸铁。


  萧峰那句话运足了内力说出,声音远远送出,辽军众将士无不听得清清楚楚,尽皆骇色。不到半晌,辽军正中鼓声大作,千军万马立时向旁退开,从正中穿出一队精兵,守在最外围,精兵之后又穿出一队铁甲骑兵,守在内圈,而后七名铁甲将军簇拥着辽军皇帝耶律洪基出阵。耶律洪基精神奕奕,傲视眼前一切,辽军大呼:「万岁!万岁!万万岁!」耶律洪基微一抬手,众将士止声。


  群雄见到辽军如此军纪严明,无不凛然。


  耶律洪基策马其上,睥睨萧峰,冷冷笑道:「萧大王怎还不打开关门,好让我辽军大举入境呢?」萧峰心中难受,恭恭敬敬举手作揖:「陛下,萧峰有负圣恩,劳烦陛下亲自举军,实在死罪。」耶律洪基冷哼一声,没有回答。萧峰待要再说,却哽咽了。想他从前与耶律洪基兄弟相称,估不到两人居然落到这种局面。


  突然从萧峰两侧不约而同抢出两道人影,一左一右飞快欺向辽军,正是萧峰两个结义兄弟,虚竹子与段誉。他两人见萧峰与辽军谈得不快,知道今日一事,唯有擒住辽帝作为要胁,才有可能保全大伙无事,两人相视一眼便即出手。辽军皇帝虽早有防备,但面对武功修为不亚于萧峰的两位义弟,一般将士纵然骁勇,又如何挡得住呢?只见段誉施展凌波微步,竟游走于辽军之间,轻松自在。虚竹子武功强悍,但不忍伤人,手上挡、架、甩、扔,轻描淡写将递到面前的武器给抢过扔出,所过之处无人可挡。两人一左一右抢到辽帝身侧,一个制住肩膀、一个扣住手腕,将辽帝从马上拉下。他两人艺高人胆大,擒到辽帝后便即施展轻功倒转身子,回奔向萧峰。


  萧峰飞身迎上,双掌运劲分袭虚竹子与段誉。两人见状大惊,只觉掌力浑厚,只得举掌挡驾,不想萧峰乃是虚招,未及两人招架便即变招扯了辽帝过去。这时群雄以及辽军皆欲上前,或接应或抢回辽帝。萧峰大喝一声:「谁都别动!我自有话要说!」两造只得停下脚步,深怕伤了自己人,且看情况再作打算。


  虚竹子与段誉稍退几步,留下萧峰与辽帝说话。


  却听萧峰向辽帝介绍自家义弟:「陛下放心,这两位是我的结义兄弟。他们不会伤害你的。稍后立时便会放陛下回阵,只求陛下赏赐。」辽帝耶律洪基闻言大喜,心道,莫不是萧峰回心转意了吧。忙开口问道:「你三人有何恳求,我无不应允。」


  萧峰所要正是耶律洪基此一句话,不卑不亢说道:「陛下已为我两位兄弟的俘虏。照咱们契丹人的规矩,陛下需以彩物自赎才是。恕臣斗胆代兄弟开口,只要陛下金口一诺。」


  「请陛下允诺,立即退军,终其一生,不许辽军一兵一卒踏过宋辽边界。」


  虚竹子与段誉闻言,连忙称是。


  却见辽帝耶律洪基整张脸铁青,沉声喝道:「你们胆敢威胁于我?若我不允许呢?」萧峰道:「那么臣便和陛下同归于尽。咱俩当年结义,原是有同年同月同日死之誓言。」耶律洪基闻言心中一凛,知道萧峰说一不二,斟酌半天,终是允诺。当下高声向辽军发令,终生不犯大宋。


  霎时间,群雄大喊欢呼,就连辽军也不掩欢喜之情。


  耶律洪基缓缓走回阵中,望着众军欢喜满溢的模样,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众将士并不愿攻打大宋!」转念又想:「若真挥军南下,难道只此一役就能大获全胜?怕是征战连年,经年无法返乡。然而,就这么放弃吗?」耶律洪基虽知军心所向,但心中尚不甘心,转身望向萧峰,冷冷说道:「萧大王!你为大宋立下此大功,繁华富贵,指日可待。」


  萧峰闻言,黯然说道:「陛下,萧峰是契丹人。但今日竟尔威胁陛下,乃是契丹的罪人,往后还有什么颜面立于这天地——」


  耶律洪基听到一半便刷白了脸,未等萧峰说完便即打断:「慢!」见得萧峰抬首望着他,那隐隐表征于面上的决绝,他心中突突剧跳,说道:「我耶律洪基许下诺言终此一生不犯大宋,并非他人威胁。我堂堂大辽皇帝,又有谁人能够威胁我?」萧峰望着他,脸上满是感激,但那决绝却半分不减。耶律洪基沉吟说道:「然而萧大王此次违抗命令,死罪实在免不得!」萧峰低下头,眼神黯淡下去,回道:「萧峰任凭陛下处置。」耶律洪基心中大喜,面上却不露半分,假意思考半天,说道:「萧峰,我曾问过你,这一生愿与谁人同生共死。」


  「当日你并未说及,但我却知道,举天之下,至少有三人愿与你同生共死。」


  萧峰闻言举首,专心听话。


  耶律洪基暗自点头,继续说道:「其中两人,是你二弟三弟。他二人不惧千军万马,舍命来救你,想是肯跟你生死与共的。」


  虚竹子与段誉闻言,情不自禁站到萧峰身旁,三兄弟相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惺惺相惜的情感。于此人世上得到如斯兄弟,夫复何求?三人相互搭肩,眼中泛泪。


  「还有一人,自然是阿紫了。」转向一旁发令:「取我弓箭来!」


  「这世上有三人愿意与你同生共死,我便给你个机会。」


  「萧峰,倘若你能不闪不躲承受我三箭,我就饶你死命。」


  「而这三箭,只要有人愿意,尽可抵去。」


  萧峰闻言大喜,非是为了自己一条命,而是耶律洪基所作举动。他今日所作所为,于大辽本是叛国,如若耶律洪基一点责备也没有,代表对他是失望至极,萧峰再无颜面立足于天地,便即自戕于当下。然而如今,耶律洪基罚将下来,他反而喜欢。但转念一想,虽然他两位结义兄弟愿意与他同生共死,然而二弟三弟各自已有家累,萧峰这个作大哥的,又怎能牵连他们呢?连忙拱手向前说道:「陛下厚爱萧峰实在感激!只是我却不愿二弟三弟与我同生共死。至于阿紫,我于她不过是为了阿朱死前承诺,更不能连累于她。这便请陛下发箭吧!」


  虚竹子与段誉闻言,连忙抢上阻止。哪知萧峰先行一步,左右开弓同时点倒两位义弟。虚竹子、段誉两人没想到萧峰竟决绝至此,可萧峰心意已决,下手并未保留,两人一时间冲不开穴道,正自焦急,却听萧峰催促:「萧峰愿意受罚!请陛下发箭吧!」


  耶律洪基面色灰白,接过一张大弓,从箭袋里挑了三支箭,缓缓架上弓。


  君无戏言。堂堂大辽皇帝,既然开了金口,就决计不能食言。


  耶律洪基缓缓拉满大弓,三支弓箭齐齐指向萧峰,他按捺住心中悲伤,喊道:「罪臣萧峰!如此便伏法吧!」唰唰唰三箭齐出,直取萧峰胸口!




  「我来与他同生共死!」




  一声清冽嗓音划破空际,随之一道黑影飞快掠出,不知从何处过来,后发先至,紧追那三只破空羽箭。那黑影,便恍如羽箭映照在地面上的影子那般,如影随形,丝毫不落后方。而后银光一闪,一把软剑从黑影腰际甩出,俐落得将两只羽箭打落在地。但这一出手黑影脚步却慢了少许,只打落两只羽箭,尚余一只正对萧峰心口射去。那黑影紧握手中软剑,心中知晓再没机会没时间打落最后一只箭,一咬牙,不顾一切真气运转,身形硬生生拉前数丈,与最后一只羽箭齐头并进,随后肩膀一侧,竟意欲以身代替萧峰抵挡这一箭!


  「小孟!!」


  萧峰终于惊愕的叫了出声。


  有如此身法、如此剑法,来人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孟,又会是谁呢?


  萧峰大喜却又大惊,尤其见到小孟最后不顾一切的行径,终于按捺不住。萧峰脚下猛力一踏,已然欺身向前,正对着最后那只羽箭,左掌揪住小孟胸口衣襟,硬生生将小孟扯离箭端,只听得嗤的一声,羽箭已然射入萧峰胸口,萧峰吐了口血,往后便倒。


  这时虚竹子、段誉刚好冲破穴道,双双抢上,一个接住小孟、一个接住萧峰。虚竹子手指连点萧峰胸腹重要大穴,护住萧峰心脉,同时手掌抵在萧峰后背,浑厚内力源源不断注入替萧峰疗伤。段誉接住小孟后,瞬也不瞬的望着小孟,只觉怀中此人身轻如燕,对萧峰既是生死相随,关心更流露于外。


  小孟方才真气运转过猛走了岔,忍不住吐了口血,顾不得调息便扑到萧峰身前喊道:「萧峰!你给我活过来!你我有约在先!说过来日再见的!你怎能毁约!我孟星魂是这么容易让你呼咙的吗?你要活着!给我活着!」


  却见萧峰坐挺身子,脸上虽然苍白却颇有精神,微微勾起一抹笑容:「小孟!我怎舍得毁约!总算……总算见到你了!」


  他心念已久的小孟,就在他面前。那双漂亮无瑕的大眼睛,再没有一层薄雾包围,确确实实注入了灵魂。他在小孟的眼里,看到了他,虽然苍白却依旧英挺,却恍如浸濡在水气之中,闪闪发光。萧峰忍不住赞叹:「瞧你!居然哭着呢!可别哭坏了,我可受不住你再看不到我!」


  小孟闻言立时偏过头不说话。




  却听辽军号角声越渐远去,大军随之消退了。显是辽军皇帝耶律洪基下令退兵,而对萧峰惩罚一事,因萧峰受了一箭,也就此了结清算。




  「他怎样了?」


  虚竹子回道:「没事,皮外伤。大哥中箭时身子侧了侧,避开了要害。敷上灵鹫宫的灵药,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小孟闻言,瞪了萧峰一眼。萧峰并不在意,搭在段誉肩上挣扎站起,一边说道:「既有小孟出现,我可一定得活下来才行。」小孟不去理会萧峰言语,侧过身不动声色暗自运功调息,没多时吐出口淤血,萧峰才惊道:「小孟你受伤了?二弟,快给他看看!」


  小孟接过虚竹子给的灵药,抬手吞下,走向萧峰。


  「小孟,这些许日子你都上哪去了?」


  小孟站在萧峰面前,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他从前看不见,只能听到萧峰的声音,不知道多少次在脑海里勾勒萧峰的面容。此时见到萧峰,原来年纪大他一轮,但意气风发,浓眉大眼,豪爽得很,竟然一看再看不忍移开目光。半晌,才低声回道:「找你。」


  与萧峰生活的那段日子异常快活,他竟克制不住希望复明的想法。于是留书一封,约定来日再见,并且留下自家姓名。他是想,要治好眼睛以后,再来与萧峰相聚。只是没想到,他治好眼睛以后,萧峰各种俗事缠身,他好不容易追上才探听到的落脚处,赶到了萧峰却又走往下一处了。这样兜兜转转不断追寻,终于,他给赶上了。也好在赶上了。


  想起当时自己不经思索便呼喊出口的那句话——我来与他生死与共!


  没错!同生共死!


  他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真实想法。




  小孟望了萧峰一眼,看他脚步虚浮不着力,便从段誉手中接过,用力架起萧峰高大的身子,往雁门关走去。萧峰也不客气,整个身子直接压在小孟肩上,紧紧搂住小孟不放,问道:「上哪去?」




  沉默了好一会儿,小孟方才开口:「之前山上待久了,太冻。这次往南方去吧,找处湖边咱两钓鱼玩。」


  萧峰低头瞅着小孟那双晶亮的眼睛,整个人像是要被吸引进去似的。


  「好。」




  【完】

-------------

沒啥人在看所以乾脆一次貼完了(攤手

评论 ( 1 )
热度 ( 5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