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八

  【八】


  当午餐准备好,周婷走出屋子想叫孩子们进屋吃饭时,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庭院那大大的雪人。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喧闹,几双小手忙不迭抓着几把白雪往雪人上拍。但周婷却眯起眼睛了,直直盯着站在雪人面前,带头作乱的叶开。


  「小叶哥哥!眼睛用石头,那鼻子要用什么装?可以也用石头吗?」


  「不可以喔!鼻子当然要用红萝卜啊!」


  「为什么?白萝卜不好吗?」


  「哎唷你笨啊!这种问题还用问吗?因为雪人是白的,白萝卜也是白的,会看不清楚吧。」


  「对耶!红萝卜鼻子的雪人,这样就跟傅哥哥一样,叫红雪了耶!」


  叶开没有搭话,微笑的把一根红萝卜递出去,接着...

【傅叶】一叶知秋 章七

  【七】


  有古怪。齐一心如是想。


  傅红雪口中虽说没什么,但齐一心并未漏看傅红雪那瞬间不自然的神情,心知他有所隐瞒,叶开第二次清醒时肯定有什么事。只是既然傅红雪不愿意提,齐一心也不说破,说道:「虽然叶开醒转是好现象,但不知为何,他的心脉状况始终不好,时好时坏的,照理说调养这么久应该已经安定……」


  「叶开苏醒那日,我本应照常赴诊的,但钻研医书推敲叶开病情,竟忘却时间,待得想起,你已带同叶开过来了。」


  傅红雪微一点头,他知道齐一心为了叶开费了很大心思,甚至常常彻夜用功。


  「齐一心,这催心掌真那么难治?」


  「……治、是没那么难治,不过——」...

【傅叶】一叶知秋 章六

  【六】


  这几天不再下雪,开始放晴,地上积了厚厚雪层,渐渐有些溶化。


  叶开——只穿着亵衣,随意披件雪绒狐皮大衣,倚卧在屋外的秋千上晒太阳,双手枕在后脑之下,慵懒惬意的模样一如往昔,眼皮紧闭睡得正酣。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一巴掌拍在叶开臂膀上,他突地睁眼惊醒,动作不觉大了些险些摔下秋千。


  周婷及时扶住叶开,不悦地说道:「没事大清早跑来这睡做啥?知不知道没看到你我都快吓死了!」


  叶开瞄了周婷一眼,又舒舒服服闭眼躺回去,没有接话,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线。周婷见状,一张脸胀得通红,恼怒道:「哎呀你这死叶开!好不容易清醒几天就跑出来乱晃。是嫌这身体不够破吗?」...

【傅叶】一叶知秋 章五

  【五】


  自那晚傅红雪醉酒冲着叶开发怒后,又过了一个礼拜。


  期间,齐一心不希望再有任何差错,跟周婷开始每天不间断到访问诊,药方补药也因应情况不断更换,偶尔还带着小雨一起,大小神医就这么围坐在叶开身边,一个教一个问,偶尔还相互交流想法。周婷则在一旁帮手,或者照看无间地狱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有时带些亲自下厨的料理过来。


  花白凤等人看在眼底,铭感在心。


  慢慢地,叶开脸色越渐红润,总算有了血气,尽管仍旧不醒人事,但偶尔花白凤或傅红雪看护,时不时能听到叶开低语呢喃些什么,许是作梦,却不知是好梦亦或恶梦。花白凤总会拍拍叶开的手臂,柔声说道:「孩子别怕,娘在这。」傅...

【傅叶】一叶知秋 章四

  【四】


  当那画面闪过——


  明月心倒卧在地,秀丽的脸庞苍白无比,了无生息。

  叶开双眼紧闭,胸前衣襟尽被血色浸濡,嘴边鲜血无法抑止不断涌出。

  那景象,怎么触目怎么惊心……


  ——彷佛历历在目,傅红雪本能的再次抽出了灭绝十字刀。


  然而一刀在手他却懵了。这一次,他该把这刀架在谁人的脖子上?他偏着头,不解的望着从未离身的灭绝十字刀。原来跟了他这么多年的灭绝十字刀竟是如此沉重。


  傅红雪本是为了复仇而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然而现今仇怨已解,他遇事还是只能抽刀以对吗?


  突觉衣袖扯动,周婷小心翼翼的询问:「傅大哥……你...

【傅叶】一叶知秋 章三

------------

這章略長……

【傅叶】一叶知秋 章二

  【二】


  傅红雪运起轻功,几乎是足不停步的赶回无间地狱。


  一进门,果不其然,冰姨已经等在那儿了,显是等得急了,一接过药包便打算煎药去。傅红雪叫住冰姨,问道:「娘呢?」


  冰姨叹了口气,「老样子,你知道的。药已经煎好了,还得劳烦少主你劝劝公主。」傅红雪点点头,直迈开步伐往内里走去,他知道花白凤肯定待在那的。


  待在叶开身边。


  ※


  花白凤的身影,如傅红雪所预料,就倚坐在床边,背对着他。


  傅红雪缓缓走近,端起桌上还温热的药碗,坐到花白凤身边。花白凤恍无所觉,一双眼只注视着床上的人,纤纤玉手握着那人手腕。傅红雪看着,目光也...

【傅叶】一叶知秋 章一

  【一】


  站在树屋外头,听着屋内笑语不断,其实傅红雪是茫然的。


  曾经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真的是所谓煞星。


  不仅累死了母亲花白凤,保护不了自己的结发妻子明月心,就连明月心最牵挂的妹妹周婷也耗至油尽灯枯。


  他,傅红雪,本该只有仇恨的一生,却因为那人阴魂不散的纠缠,把所有的一切都搅乱得一蹋糊涂。但天知道,他是如此幸运,多么感谢被如此捣乱人生!原来他不是煞星,不光只是带着仇恨来到这世界,原来有些东西他还是能够重新拥有的!


  但,或许,傅红雪的的确确是那个人的煞星吧。


  「丫头,出去看看吧!免得冰人真的给冻僵了。」


  门咿呀的...

【傅叶】伊人在天涯 章四(完)

  【四】


  从山海关捡到丧失记忆的叶开开始,傅红雪满脑子都是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月前叶开还活蹦乱跳的,现在却变成这等模样?他既担忧更心疼叶开的情况,只想尽快找到那两个人,问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第一个人不消说,当属那玉面神医齐一心了。要治好叶开的伤,非他莫属。


  另一个则是塞北魔教的花大叔。他是傅红雪母亲花白凤的胞兄,叶开的舅舅。傅红雪还记得,在他前往塞北魔教之时,明明把叶开交讬给花大叔好生照顾,却没想到居然把人照顾得受伤又失忆……


  花大叔警觉性极高,立时察觉到傅红雪的杀气,连忙陪笑脸:「别!我这是不可抗力。我可以好好解释的。」他瞄到傅红雪背上...

1 / 5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