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十八

  【十八】


  湖边阵风吹过,树影随之摇曳,更带得秋千微晃。


  随意扎起的长发给吹到了颊侧,藏青色长衫下摆微飘,但他还稳稳立着,在那秋千上头。叶开随手拉开遮住视线的头发,脸上表情很是玩味,嘴上挂着笑意,惬意得很,将包围他的人视之无物,只是站在秋千上头,任由湖风吹拂摆动,彷佛路过刚好看到一场好戏,这才驻足观望。


  魔教教众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白灵柳眉紧皱,亦是心思紊乱无法自理。虽说教主令下,不论如何务必将叶开带回,但事情演变至此,她不得不诉诸武力强行将人押回……这样的决断究竟是好是坏、是对是错,白灵越是看着眼前的叶开,越是慌乱不解。叶开身上带伤未愈,她无法确定此举会否...

【傅叶】一念执着 章十

  【十】


  傅红雪顾不得休息,连赶了三天三夜的路,总算到了一个镇子。


  这时时间尚早,天才刚亮,雾蒙蒙的,镇上尚自冷清,大多人都还在睡梦之中。


  但他却觉察到一股异于平常的气息,熟悉得很。


  那是个武林中人,内力不深厚,散发出某种难以言述的阴诡气场。


  傅红雪没少跟这人交手过,胸中迸发出无法克制的怒火。


  ——该死的贼道士!居然也到了这里!叶开是否也在此间待着?希望不要落在贼道士的手里!


  傅红雪精神大振,风尘仆仆赶路的疲惫瞬间消失,有的只是对贼人的怒火、以及更为焦急想要寻回叶开的心情。他长吁了一口气,竭力克制自己不被怒火支配。...

【傅叶】一念执着 章九

  【九】


  自从叶开被贼道士掳走,又过了一个月。


  算一算,叶开中尸毒已经有六十多天了,但至今音讯全无,仅管各地魔教教众留心查看,但事关叶开,若是大张锣鼓四处搜寻,恐怕会打草惊蛇。且叶开身份特殊,既为小李飞刀高徒,也是塞北魔教教主的外孙。为免节外生枝、避免有心人趁机作乱,魔教仅能暗中查探,因此消息打探收效不佳。


  半个月前,他接到齐一心的飞鸽传书。


  是坏消息。


  驱魔道长不在村内,据留守弟子所说,道长带同大弟子二弟子外出办事,不知何时才会归来。齐一心不死心,不肯干等,问清楚方向后追了上去。


  傅红雪只得将驱魔道长一事,全权交由齐一心跟...

【傅叶】一念执着 章八

  【八】


  假装被控制了几天,叶开对那贼道士仍旧知道不多。毕竟,谁会对着没有意识的人说话呢?


  不过叶开至少了解——这个道士城府很深。


  这些天以来,白天时他们都是在义庄歇息,直到夜深人静之时才上路,就跟普通赶尸的道士一样。大隐隐于世,越是寻常越不会引起注意。又有谁会想到,这个掳走堂堂小李飞刀叶开的道士,居然就跟个寻常道士一样作息?


  而如此深思熟虑的一个人,竟然如此执着于身中尸毒的他,千方百计要控制住他?这背后是否有什么阴谋算计?


  而最令叶开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初时被贼道士拐走之时,为免道士起疑,他不得已喝下了一口毒血,和着藏在牙...

【傅叶】一念执着 章七

  【七】


  叶开几乎快无法承受脑海中越来越大声的铃声之时,傅红雪出现了。


  他跪倒在地上,望着傅红雪从那贼道士正后方跃来,简单粗暴地把人直接踩倒在地。叶开顿时一阵轻松,那个吵死人的铃声终于消失。他奋力撑起自己,但方才全身力气都用在抵抗之上了,这时手脚发软,完全站不起来。


  傅红雪见状,朝脚下垫背重重踩了一脚,当作垫脚石那般,借力跃来他面前扶住了他。叶开喘了口气,「我没事。先把那家伙给点住了吧!省得又作乱!」


  当叶开抬起头,发现傅红雪似乎没听到他刚才说的话。


  傅红雪只是直直地望着他,满眼的担忧与不忍,彷佛见到什么令他纠结不舍的事情。叶开心下狐疑,还未...

【傅叶】一念执着 章六

  【六】


  直到找到贼道士的踪迹,已然晚了一步。


  开坛作法的铃当、香烛一样不少,就是没看到任何人影。


  傅红雪垂首望着洒了一地的毒血与破碎的瓷碗碎片,心中凉了大片。


  他的叶开就这样被带走了?


  好不容易才压制住的尸毒,这下落在贼道士手中,叶开……还能保有人性吗?


  蹲在地上观察的齐一心,扯了扯傅红雪,示意他过来。


  「你瞧,这毒血洒了的量也太多了。」


  傅红雪蹲下查看,地上满满一大摊都是暗红色毒血,然而仔细比照瓷碗碎片,这毒血的量几乎就是这瓷碗可以呈上的量了。


  「毒血几乎全洒了,就算喝下也不过是几口。叶...

【傅叶】一念执着 章五

  【五】


  血亲的血确实有效,再辅以齐一心的银针,打通血脉,叶开隔天一早就恢复意识。只是身体仍旧僵硬迟钝。像是抬起手臂、抬起脚来这类粗略动作倒是还可以,但若是下床走路、动动手指、抓紧东西什么的,就没办法了。


  叶开面色铁青,望着傅红雪一汤匙喂过来的饭菜,感到自己是如此不济、如此丢脸。


  傅红雪可看不出来叶开心里在想什么,疑惑问:「是咕咾肉呢。不吃吗?」


  「吃!谁说我不吃!」泄愤那般叶开闭上眼用力咬下和着白饭的咕咾肉,一边咀嚼赞叹好吃,一边思量该如何摆脱现下不能自理的困境。才想着,傅红雪又喂来一口,这次是香软可口的烘蛋,依旧是他喜欢的菜色。


  可恶!这...

【傅叶】一念执着 章四

  【四】


  喂血喂到一半傅红雪便查觉到不对劲了。叶开的眼神竟然越来越迷惘,到后来根本顾不上吸血,双眼之中隐隐透出暴戾。


  傅红雪当机立断,抽出披风将叶开绑在床上,完后与齐一心一同退后一大步。


  果不其然,叶开突然凶性大发,在床上不断挣扎,傅红雪喊了他几声,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兀自挣扎。好在披风柔软,叶开就算挣扎也不会伤了自己。


  傅红雪焦急问道:「齐一心!怎么会这样的!你不是说血亲的血能压制尸毒吗?」


  齐一心也是一脸困惑,「我也觉得奇怪。照理说不该如此……方才叶开毒发之前有说什么吗?」


  傅红雪猛然想起,「他说听到铃声!还头痛!但是我并没有听...

【傅叶】一念执着 章三

  【三】


  后半夜叶开完全陷入沉睡,不管是被抬上马车、还是一路上颠颠簸簸的行进,他都没有醒来。就只是安安静静睡着,一动也不动的。


  傅红雪望着靠在他肩膀上的叶开,臂弯忍不住又紧了紧,他就这样抱了他一路,一刻也不愿意撤手。


  他望着叶开颈侧早已包扎好的伤口,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向着前面外头正驾驶马车的齐一心问道:「我的血……真能压制这尸毒?」


  齐一心头也不回,「能。从前花公主便是以自身之血作引,替叶开解掉魅影之毒。因此叶开体内留有抗体。一样是血亲的你,虽然无法解毒,但能降低尸毒活性,能减缓其毒性。昨晚你也看到了,叶开喝了你的血后便恢复神智,第二次便睡过去了。」...

1 / 9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