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傅叶】茶红酒礼 番外篇

  【番外一】


  自从上次亲过包子口味(?)以后,叶开玩心大起,天天换花样。


  第一天,叶开泡了茶来喝。喝完五六泡以后,兴冲冲奔到傅红雪面前,扯了傅红雪衣领把人揪下来后强吻了上去。吻毕,叶开问道:「猜猜,是什么口味?」


  「嗯……龙井?」


  「没错!猜对了!」


  第二天,叶开泡了茶,又吻了过去:「是什么口味?」


  第三天,叶开又泡了茶,还是吻了过去:「是什么口味?」


  第四天,叶开继续泡了茶,一如既往吻了过去:「是什么口味?」


  傅红雪认真思索:「……除了茶味还是茶味。我亲的究竟是叶开还是茶叶?」


  【番外...

【傅叶】茶红酒礼

  看台上,一说书先生嗯咳了几声用力清了喉咙说道:「却说那夜,傅红雪独自前往黑风山,不过半个时辰就挑了整个贼窟。」


  「黑风山残党怀恨在心,暗自召集数百余名贼人,隔月,一齐伏击傅红雪!那一夜——」


  看台下方,一深黑衣劲装的高瘦男子停下了脚步,因着说书先生的说话,想起了一个月前的事情。那晚,面对黑风山百余残孽,他差点丢了性命。


  江湖传闻,只要找到傅红雪,就能找到叶开。他却从来不信。


  这一年以来他踏遍武林,寻寻觅觅,从未找到那人身影。传闻说叶开就在他身边?怎么可能?


  直到那晚,他才知道,传闻确实是真的。


  面对百余人围攻,那熟...

【傅叶】没有我你怎么办

  十岁以前,他本是无忧无虑的。


  有疼他爱他的师傅,铁面无私的飞师叔,还有个常常偷空来看他的花阿姨。


  然则在十岁那一年,他才知晓,自己根本不该如此舒心。


  他本来应该是要握着柄大刀,没日没夜的练习灭绝十字刀招,不管是晴天还是刮风下雨的日子,无论身体状况是好亦或是坏。他本来……应该喊花阿姨为娘亲。在自家娘亲笑呵呵迎上来之时仍需提防,否则手骨会给反折到背后,耳边则是百般责骂,回头甚至还有一顿好打。


  就像当时……那个站在风雨之中的他一样。


  那些原原本本应该是他要承受承担的,都给那个他一肩揽下了。


  那是双与他同样不脱稚气的眼,却一点一点...

【傅叶现代】谁人住在隔壁

  身分暴露的同时,突然狂风大作,满屋满室妖气横行!暗黑气流到处流窜!


  勉强举起双手护在身前,竭力稳住自己气场不受影响,但强大的妖气冲得他睁不开眼,看不清面前情况,只依稀感觉系出同门的气场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心下一宽,却忍不住怒气上涌,大声骂道:「骆少宾你个浑蛋!这算什么寻常小妖啊!现如今你以为能全身而退吗?」


  骆少宾闷哼一声说不出话,他为了张开气场已经竭尽全力。他知道,这是他的失误!事先竟然没有调查清楚!像这样强大妖气的妖怪,就算他与叶开合作,要制伏还是得费上一番功夫!但是今日他们毫无准备本就不利,又得分心去照顾其他人。无法放手一搏之下,胜算又能有多少?


  垂首望...

【司帆】沉默无声蔓延

  如此安静倒是头一遭。


  司松望着赖在沙发上,安安份份打着电玩的孙帆,感慨万分。打从他认识孙帆那天起,每天的生活无不是热热闹闹、沸沸腾腾的。明明只是平常般过活,非常普通的日常生活,但只要跟孙帆在一起,好像所有事情都变得特别有趣,眼底所见一切都亮了起来,色彩缤纷极了。


  司松享受着这样的生活,一点一滴咀嚼在心,一天比一天还要期待明日的到来。


  他看着孙帆集中精神专心打游戏的侧脸,心里给填得满满的。那叫满足。


  时间将近中午,司松转身走进厨房,准备大展身手,好好准备一餐丰盛的午餐。一边开着冰箱查看家里还有哪些食材,一边估量要作哪些料理,一想到能看到孙帆开开心心大快...

【傅叶】迴梦引 章四(完)

  【四】


  「原来回梦饮是毒酒?但傅红雪不也喝了,怎么却没事?」


  「哎呀!傅红雪你轻点!」


  傅红雪瞟了叶开一眼,不理会叶开的龇牙咧嘴,继续给他敷药。


  这一次总算是有惊无险,紧要关头叶开终于醒了过来。


  好在叶开身上再无其他伤势。但光是九阴雪魄功与灭绝十字刀的伤,就够叶开养一阵子的了。然而这些日子以来,傅红雪虽然照顾叶开得无微不至,但人却安静许多。叶开知道傅红雪在生气,只是绞尽脑汁却想不透,究竟傅红雪在气什么。


  一旁齐一心看不下去,递了干净的白布给傅红雪,给叶开解释道:「回梦饮虽然是毒酒,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好酒。其毒性却不一定会发作。...

【傅叶】迴梦引 章三

  【三】


  叶开醒来的时候,就躺在自己的床上。


  他疑惑的望着周围环境,的的确确就是他的屋子。


  叶开想起身,但甫一动作引动胸口伤口,疼得他又躺了回去。勉力拉开盖在身上的棉被,见到胸口伤处早已包扎好,但方才他一起身,伤口似乎破裂,一圈圈赤红漫了出来,一阵冰寒随之在胸口蔓延,伤口疼痛倒罢,难熬的是冻气彷佛随着伤口深入骨子去了,五脏六腑皆是寒意。


  「叶大哥!你终于醒了!」


  叶开循声望去,门外站着的正是南宫翎,手上捧着碗药。南宫翎喜极而泣,快步走入放下那碗热腾腾的药,扑在叶开身上哭道:「你终于醒了!你知道你这次受的伤有多重吗?」


  叶开动弹不得,...

【傅叶】迴梦引 章二

  【二】


  葉開怎樣都想不到,自己一覺醒來見不著傅紅雪,甚至不在酒樓裡。


  月黑風高之下,在他面前的是披頭散髮、滿身戾氣又入了魔的向應天。而他,就站在雲天小築外頭正面與其對峙,就如同當時自己獨自深入禁地,打算一個人了結這筆仇怨,不再讓傅紅雪插手。


  正自琢磨這次該如何應付,向應天卻不給他思考的機會,如鬼魅那般撲將過來,出招又狠又快,黑色五爪赤裸裸抓向他顏面!


  葉開見狀立時收攝心神,一個挺身往後堪堪閃過,那黑爪離葉開臉龐不過數寸,一陣腥臭從爪上傳來,薰得他幾乎要背過氣。卻見那黑爪去勢突然一頓,從他鼻尖上方往下抓來,葉開一聲冷哼,順勢一個倒頭栽,瞬間頭下腳上,左...

【傅叶】迴梦引 章一

  【一】


  纵然过往不尽完美,一切重新来过难道就会更好?


  傅红雪……


  ※


  叶开醒来时,人是躺在床上的。


  他记得自己应该是在马车上,同傅红雪、骆少宾一起赶路,欲在中秋之前回到无间地狱与花白凤团圆。只是路途遥远、马车颠簸,大战之后疲惫随之暴发,摇着摇着也就睡着了。只是他究竟是何时下了马车的?再怎么累应该不至于毫无知觉吧?


  疲劳还未完全消除,叶开刚坐起身又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打量自己身在何处。


  傅红雪推门进来时,见到就是这样的叶开。


  亵衣散乱得挂在叶开身上,领口大敞不说,连袖子都褪了大半。本该盖在身上...

1 / 4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