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赌约 章二

  【二】

  老老实实?不吵不闹任由摆布?那还是叶开吗?

  当花大叔看到门匾上无间地狱四个大字,叶开早已动如脱兔钻入门前岩石阵之中。依稀听得背后花大叔恼怒的声音:「你个死叶开!我就知道你没那么老实!居然引我到无间地狱来!」叶开回过头,伸了伸舌头一脸得逞的笑脸,看得花大叔更加愤恨。

  「大叔!赌约内容是这样的,前提是你要先拿我出了关外,我才会心甘情愿跟你走。就看你有没那个本事了!」语毕,叶开也不跟他多说,微一摆手便进了无间地狱。现今无间地狱没半个人留守,他只是先引大叔进来,拖延些时间,顺道气气傅红雪。然而听门外声响,大概也拖不了多久了。叶开微一沉思,已有计较,接下来……


  花大叔没多久便即闯过岩石阵。他气急败坏的冲进无间地狱,打算揪出叶开,拎着他的耳朵好好修理一番,但无间地狱里面黑蒙蒙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不禁缩了缩脖子,提防有诈。猛然想起无间地狱是花白凤的居所,也不知道花白凤是否在家,但一点声音都没有实在有些奇怪。若是花白凤在家,要面对这久未见面的亲人,他实在有点忐忑不安。定一定神,跟着地上些微脚印,往内里走去。却不想,他前脚才刚踏进内室,后脚叶开就从暗处跑出了无间地狱。

  这会儿也不知道傅红雪人上哪去了,总不会还在山上乱转找人吧?——叶开一边想着,脚下瞬也不停的往树屋跑去。目前他半分内力都没有,在傅红雪找来之前,还是回树屋去比较妥当。就算到时大叔找来树屋也无妨。魔教之事,由他家母亲花白凤出马,就算没能全部料理,至少有八分把握能无事解决,更何况对方还是他的亲舅舅。

  说到这花大叔,他早在瀑布之时看到就莫名觉得亲切,一时却没会意过来。直到花大叔自称是他舅舅,他才赫然领悟。怪不得他会觉得亲切了!那五官轮廓跟花白凤非常相似,只是两人气质相差太多,所以一时间没有联想到。花白凤是冷冷淡淡的冷艳无方,他这个舅舅表情却很生动,虽然笑容不多但比起花白凤来说实在热络多了,不过貌似也比花白凤好打发。想到这,叶开不觉笑了。

  灯火阑珊处,树屋就近在眼前,叶开大喜加快速度奔去。不料才刚推开竹门,肩膀一阵疼痛,他转头望见一双怒火充斥的眼睛,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不放。花大叔竟已无声无息的追上来了。叶开吃痛才刚要开口喊人,却觉睡穴一麻,眼前一黑就不醒人事了。


  ※

  傅红雪满心充斥都是懊悔。

  因为叶开失踪了!


  一大早,他是看着叶开背着竹篓跟钓竿出门的,还夸下海口说要钓大鱼回来。他挤兑了几句,因为叶开从来都只钓些小鱼小虾甚至水草。然而到了傍晚时分,早该踏上归途的人,却一点回来迹象都没有。不知怎的,傅红雪莫名有些心慌,顾不得禀告母亲,直接飞奔上山找人去。他走的是叶开常走的山路,还看得到路上那浅浅的足印,却只有上山的足迹留存。难不成叶开还在山上?不会是贪睡忘了时间吧?傅红雪加紧催动天云梯,不管怎样,他只想赶紧奔到瀑布边,确认叶开一切没事。

  直到傅红雪抵达瀑布,那块叶开时常待着垂钓的大石,却一个人影都没有。傅红雪心都凉了半截。一路上并未看到人影,不可能擦身而过。除非有了变故,又或者叶开刻意躲他,莫不是,还为了那件事情生气吧?

  他仔细查看瀑布周围,发现有另一个人的足迹,跟着叶开一起下山。傅红雪心中一凛,追着足迹而去。中途痕迹突然变得很是凌乱,步与步之间距离很大,又东拐西弯的,显示来人轻功有一定底子,但决计不会是叶开!他很清楚叶开现今内力全失。是谁?究竟是谁带走了叶开?——傅红雪慌乱得很,努力按下内心的不安与怒火,正打算继续追踪,他却停了脚步。他拐个弯走到旁边一处树下,那里丢着叶开今早带出门的竹篓。

  不会!叶开不会有事的!——傅红雪甩甩头,勾起竹篓负在背上,加快速度下山。一路追踪到无间地狱,他稍稍松了口气,心想,也许叶开甩开来人躲到无间地狱里了。只是当他入了无间地狱才发现全然不是这么回事。追赶叶开的人显然功夫不弱,竟然突破门前的岩石阵进到了里面,但叶开似乎早有预料,事先伪装了假的足迹,正是声东击西。傅红雪眼尖的发现,叶开真正的足迹又出了无间地狱。但侵入者绕了几圈后发现上当,也跟着出了无间地狱。傅红雪心中焦急,尾随两人追到了树屋。

  鞋印只到竹篱大门。想来叶开是平安抵达了。然而一切都安静得很。傅红雪不及多想,直接推开大门,运起轻功撞进树屋,抬头望见一脸讶异的齐一心与周婷,忙问道:「叶开没事吧?」齐一心与周婷奇怪回道:「叶开还没回来啊。」

  傅红雪瞬间瞪大眼睛,下一秒立时夺门而出。齐一心与周婷摸不着头绪,相互交换眼神,周婷进去里面叫花白凤,齐一心则追出门外弄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

  当花白凤与周婷走出门外,远远可以看到傅红雪跟齐一心两人蹲在竹篱大门边,两人相视一眼,连忙赶过去。

  「红雪,开儿呢?」

  傅红雪脸色铁青,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抓着手里的东西。周婷眼尖看到半截露出的布料:「傅大哥,这不是叶开的药袋吗?怎么会在你这儿?」

  他深呼吸口气,说道:「叶开被带走了!应该还走不远!大家分头找!」众人顿时大惊,顾不得问清情况,分头找人去了。

  傅红雪抓着那药袋,他知道,叶开没多久前还在这的!他刚迈入大门时还没见这药袋。想是那人才勘勘制住叶开,他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那人慌张之下急忙躲藏,这才落下叶开的药袋。这会儿花白凤、齐一心、周婷分别往北、往东、往西去找人了,至于他,自然是往南,留驻树屋了。也许可能性不高,但来人还留在树屋并非没有可能。他将大悲赋功力运到极致,侧耳倾听附近动静,若无其事的走入屋里,安抚屋内的孩子。他不动声色的在纸上写了几字给小雨,而后悄无声息的往屋后走去。


  等到花大叔察觉不对之时,一股凛冽刀气直朝他而来!他只觉颈边一凉,侧发竟被削去大半!而后碰的一声傅红雪破窗而出,灭绝十字刀已然握在手上,刀尖竟透着寒气,也不知是月光折射关系,还是掌刀者那冷冽气息导致。

  「出来!」

  花大叔从树丛间跳出,狼狈得很,但怀里抱的赫然就是叶开。此时叶开双眼紧闭,竟是人事不知!傅红雪不知叶开情况,只觉得怒气直冲上脑门,灭绝十字刀一甩,威风凛凛立在来人面前,冷言道:「放下叶开!留你全尸!」

  花大叔冷冷笑着,他可是魔教中人,不是被吓大的!左手作势要将叶开推出,却突然化掌为爪,爪上叶开那白皙的颈项,指尖依稀抓出了几点血迹,他却不作一回事,撇嘴问道:「你要他活还是死!」


  【待续】

--------------

作死的花大叔……(賊笑)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