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莫辨楮叶(下)

  【下】


  骆少宾瞪大着双眼,盯着正大肆采买的叶开。


  今日的叶开虽然仍旧是一身傅红雪的装扮,却完完全全没有傅红雪该有的样子——大声喧哗!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若是摘下头上那顶黑纱斗笠,他包准能看到叶开大大的笑容,跟一双亮得吓人的大眼睛。


  搞什么啊……骆少宾如是嘀咕,摸不清叶开究竟想干什么。昨晚在树林被袭击之后,叶开甩着满是鲜血的右手,得意洋洋的神情,骆少宾以为叶开已经确实掌握线索,满口答应要配合叶开的计画。谁知道叶开点点头,满不在乎的将满手的血擦在他身上,缓步走回客栈,不着痕迹的处理手上的伤口,任由骆少宾怎么追问都笑而不答。


  骆少宾没他法,抽出帕子替叶开包扎。他瞧得仔细,明明暗器只有一只,叶开手上的伤口却不只一个,显然是叶开及时接下暗器,但却刻意握住暗器逼出鲜血,伪装成受了重伤的模样。他无法否认,那时候叶开胸口满是鲜血、一动也不动的模样很是吓人。他知道叶开一定有自己的考量计画,只是要不要玩这样大啊……若叶开真有什么不测,骆少宾也别想活了吧!想到这就不禁打了个冷颤。


  「骆大掌门!劳你的驾!」


  没好气的抬头望着朝他招手的叶开,骆少宾叹了口气,认命的走了过去,抽出钱袋,替叶开付了帐,无奈的问道:「你还要买多少?」叶开绽开笑容,虽然黑纱挡着看不到,但骆少宾就是知道,这小子肯定笑得灿烂。拿他当金主也别利用得这么彻底啊!点苍派家大业大,居然是叶开给败掉的吗?骆少宾忍不住扶额无语。


  叶开摇摇头,拍拍骆少宾肩膀,「买得差不多了。最后一站上昨晚那间衣铺。」


  一走进店内,叶开便迫不及待询问店家昨天他挑上的那几套花花绿绿的衣服,没想到却换来店家一脸歉意:「公子爷,实在很抱歉,您昨儿个挑的那些衣服,今天一大早就被人买走了。不如,再看看别套吧?今天进了不少新款式。」叶开苦笑摇头,「不要紧。衣服补好了吗?」衣店老板实在觉得过意不去,赶紧吆喝伙计将补好的衣服拿出来,叶开接过不作一声,便往内里走去更换,撤下昨天才买的新衣,又是一身浅绿色的装扮。他随意整理了下穿着,然后戴上斗笠,不禁想起当初就是穿着这套衣服,杀上堂口帮忙傅红雪营救六大门派的事情。


  拜别衣店老板,便偕同骆少宾走回客栈,打算大快朵颐一番。


  骆少宾看着那堆叶开大肆采购的物事,问道:「你买这么多东西打算作什么?」叶开瞟了骆少宾一眼,懒洋洋回道:「买回去给娘亲给丫头他们啊!」骆少宾瞬间瞪大眼睛,陡然拉高音量:「你还是要走?但事情尚未解决啊!」叶开微一皱眉,放了根手指在嘴边,示意骆少宾噤声:「没错,明天走。不管发生什么。」


  「可是!」


  叶开站起身来,双手搭在骆少宾肩上,「我说过,我只是想家了。」骆少宾还想要说些什么,叶开只是拍拍骆少宾,「今天我作东!」向着小二说道:「把好酒好菜都给小爷端出来!」说着,食指一弹,一片金叶子划了一道弧线,稳稳的落在小二手上,店小二连忙称是,转身往厨房张罗去了。


  「放心吧!今晚一切都会解决。」


  骆少宾惊讶的望着叶开,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刚才那句话明显压低声音说得,只有最靠近叶开的他能听到。这是否代表,叶开已经知道谁是幕后指使人?叶开瞧着骆少宾的反应,忍不住失笑,又多说了一句:「所以你等会儿可千万别跟来啊。」骆少宾还待发问,店小二已经端着一盘酒菜过来,他只好摸摸鼻子不再搭话,两个人放开心情大吃大喝一番。骆少宾心道:「臭小子!你说不跟就不跟吗?明知道有好戏,傻子才会听你的哩!」




  直到面对一群人马包围他的时候,他深深觉得叶开根本多虑。这么多人拦住他,他就算想跟去看戏也很困难吧。唰的一声俐落得抽出长剑,骆少宾挽个剑花,二话不说直接出手。胆敢打扰他看戏的兴致,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


  叶开趁着骆少宾离座空档,人早已奔出客栈,就如同过去几天那般,飞快奔向东边树林,当然,还不忘带了几瓶好酒。稍晚要大打一场,没有好酒助兴怎么行呢?


  手脚俐落的爬上固定的那棵大树上,他首先拉掉瓶口封布,咕噜咕噜先灌了三四口酒,一边仰头赏月,一边不动声色的聆听四周动静。如同他所预料的,相当多的人数啊,一个个渐渐把包围网向他这边缩紧。叶开粗略算了一下,比起昨天那群人又多上许多,是压倒性的寡不敌众啊。叶开又灌了一口酒,心下早有盘算,嘴上勾起笑意,不禁抬头看上夜空那高挂的明月,凉风阵阵,树叶沙沙,多么惬意。举手敬那明月,将手中酒壶喝了个干,移步跃下大树,两眼瞧得分明,一个劲道甩出手中空瓶,匡啷一声,一张大网从地下瞬间拉起,五六名好手立时被吊到树上。


  叶开笑得很是深刻。


  明知寡不敌众,他难道真会蠢得单枪匹马去硬碰硬?他每晚来这树林可不单单只为了赏月啊!各处地形早摸得通透,昨日夜半时分他一个人偷偷绕了回来,四处设了不少陷阱。之前天天往这跑的缘故,不相干人士根本不会靠近,不用担心会有人误触陷阱。


  叶开迫不及待地摩拳擦掌,就看今晚怎么玩啦!




  半个时辰之后,叶开拍拍手掌,点头看着倒了一地的好手,不着痕迹地咳了几声,缓了缓气,这才收刀回鞘。在叶开收刀的同时,银光点点直朝叶开背部射过,叶开心道:来了!又是一个倒纵旋身闪过数枚暗器。就如同前晚那般,又是银光闪过,直朝他胸口射来,叶开避无可避,闷哼一声跌落在地。但这次抚胸的手掌之下却无鲜血流出。


  隐藏在暗处的人影,似乎有些犹疑,半晌才踏出步伐,往叶开身边走去。


  叶开一声轻笑,尚未等到来人近身就先自行跳起,摘下乌纱斗笠,露出真面目:「事到如今也不需要再装了。我说的对吗?店小二。」


  来人正如叶开所说的,是客栈的店小二,满脸戒备的和叶开对峙,反观叶开嘴上挂着蛮不在乎的笑意,「叫你店小二好像也不对,原先的店小二早被你弄走并取而代之。你到底是谁?」


  「我姓游。」来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脸上易容给抹去,露出略显阴沉的四方脸。


  姓游?江湖上倒是从未听过有什么游姓人士。叶开满是疑惑,顿了顿,接着问道:「人还活着吗?」游姓男子只哼了一声,并未回答,但也等于回答了。从开始发现蹊跷时,叶开估计店小二大概凶多吉少,只是实际确认还是禁不住感伤。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店小二的?」


  叶开瞥了游姓男子一眼,双手背在脑后勺,伸个懒腰,转动几下脖子,直到游姓男子开始不耐烦才说道:「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


  「一开始?」游姓男子忍不住瞪大眼睛,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打一开始就露出破绽了,但随即稳住:「不可能!你是在故弄玄虚吧!」


  不知何时叶开手上已多了一壶酒,他嗤笑了几声,灌了几口酒:「打一开始你就故意散播谣言,引诱傅红雪上钩。但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江湖传言,皆不可信!」




  游姓男子并未接话,但明显一脸不信。


  叶开继续说道:「没听过算你正常。因为这句话是我自己领会过来的。」


  「什么江南第一美男子、天下第一鞭的燕南飞啦!」


  「公子羽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似潘安什么的……」


  「还有、还有!最近江湖还传说傅红雪会到这穷乡僻壤办事,戴着乌纱斗笠,背着一柄漆黑大刀什么的——」


  游姓男子身躯一震,颤着手指着叶开问道:「难道那谣言是你故意放出的?」叶开笑得无比开怀,用着看蠢蛋的眼神梭巡,然后点头。


  「我早就连同骆少宾布下这个局,不过是请君入瓮罢了。」


  「刻意放出这么明显的消息出去,我再用一样的装扮出现,就是要让所有江湖人士都认定我是傅红雪。虽然也惹上不少人上门挑战,但我就不信你不出现。除非谣言真的只是个谣言。」


  叶开似乎讲得累了,往后倚靠在大树下,喝了口酒,才继续说道:「我曾经以为自己判断错误。」


  「明明扮得唯妙唯肖,但七天下来居然一无所获。难道谣言真的只是谣言?」


  「直到骆少宾说了一句话,我才赫然领悟过来。」


  「他说,连他也差点被我骗过。」




  叶开突然抬起头来,目光锐利的射向游姓男子:「也许目标根本不是傅红雪、而是另有其人呢?若真如此,那我扮得再像也没用!」


  「你真正要找的人其实是我吧?小李飞刀叶开!」


  叶开又灌了口酒,然后用力将酒壶砸在地上,碎片、酒液在游姓男子身前迸裂,但他却没有余力去留意,只震慑于叶开的火怒目光,一动也不能动。只见叶开一步一步逼进他,如修罗那般的怒语清楚传来:「你就尽管冲着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牵扯傅红雪?」




  游姓男子花了好大的气力,好不容易定了定神,不着痕迹的退了几步,良久才说道:「江湖传言,小李飞刀叶开在当年云天之巅一役过后,便不治身亡。哈!江湖传言!我自己其实也不信的,抱持一丝侥幸散播谣言,希望能引你出来。只是……我究竟哪儿露出破绽,让你起疑?」


  叶开冷眼望着游姓男子底下的小动作,心底暗忖这厮还想干什么,却未露半点口风:「谣言是我散播的,地点当然也是选过的。你怎么也没料到,那间客栈居然是点苍派门下的产业。骆少宾早已打点好一切。」


  「若非你心急亲自混入客栈,恐怕还找你不到呢。你找我究竟意欲何为?」


  却见游姓男子一改方才戒慎恐惧的模样,反而一步一步进逼叶开。叶开半眯着眼微觉奇怪,忽然双脚一软,整个人跪倒在地,一点力气也没有。他中毒了?是软筋散一类的?脑中灵光一闪,他想到方才接镖时因为气力不足,指间擦破了一些。


  「叶开,终究还是叫你栽在我手上。」


  那声音彷佛从远方发出,却又似近在眼前,叶开趴在地上,神志虽然清楚,但全身上下却完全不听使唤,胸口处竟然隐隐有些闷痛,莫不是引动旧伤了吧?


  「放心,只要你把怜花宝鉴交出来。我不会杀你的。」


  听到这,叶开忍不住自嘲地笑了,心道:「都说江湖谣言不可信了,真是个蠢蛋……」他幼时曾经听阿飞叔叔提起过,名震江湖的怜花宝鉴本来是要讬付给他家师傅小李飞刀李寻欢的,但最终宝鉴不知所踪,唯一传人大概只剩下龙小云了吧。可江湖依旧谣传宝鉴在李寻欢手上。这样想来,会否这游姓男子跟龙小云有什么关系?


  叶开感觉自己被扶起,倚靠在树干,周身衣囊皆被搜罗个遍,他用力张开眼睛,从一小缝隙只看得到一点光亮,模糊得狠,于是又闭上眼睛,暗自嘲讽:「搜得到算你行!但若金叶子倒有不少哈!」同时暗自运劲逼毒,再怎么样他还是得试着自己打破困境。


  「叶开!你把怜花宝鉴藏哪去了?快说!」


  叶开毫不理会,只专心运功逼毒,当然,表面上仍旧装得无力动弹的模样。倒是游姓男子,彷佛忘了自己下过毒,反反复复都是逼迫要胁他快点说出宝鉴下落,否则断手断脚什么的,听得叶开无比心烦,总算气力恢复少许,他不耐烦的开口喊道:「喂!傅红雪!你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看小爷笑话也看太久了吧!快把这个笨蛋给解决掉!」


  耳边传来一声闷哼,然后是倒地声响,叶开满意的点点头,缓缓张开眼睛,果不其然,傅红雪一身黑色劲装,正蹲在他身边,专心替他手掌上的伤口包扎。叶开忍不住笑了开来,好像自己已经回到无间地狱那般安心,靠在傅红雪身上,低声说道:「傅红雪,我想回家了……」


  放下心以后,胸口的疼痛反而放大似的,叶开终于昏厥过去。




  ※


  到叶开清醒,已经是隔天的事情了。


  他被安置在马车上,旁边坐着傅红雪,骆少宾则坐在他对面。他眨了眨眼,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醒了醒了!叶开你差点吓死我了!怎么个不入流的软筋散就把你给撂倒了?」


  叶开瞪了骆少宾一眼,掏了掏耳朵,没好气的说道:「一大早别在人耳边大吵大闹的。」骆少宾啧了一声,「不早了!都午饭时间了!」叶开还待说些什么,傅红雪已经倒了一杯茶递到他面前,示意他先喝下,同时递了颗药丸给他:「齐一心的药。你刚好吃完了对吧?」


  叶开摸摸鼻子,有点心虚,拿起药丸往上一抛,精准丢进嘴里,咕噜咕噜茶水下肚,而后双眼盯着傅红雪,微微抬起下巴。傅红雪点头,接过茶杯,放到一旁,自顾自说道:「就快到城镇了,找间包子铺打包路上吃吧。」叶开瞬间亮起眼睛,转过头瞅着傅红雪,满眼笑意,虽没说话却也说尽了一切,看得傅红雪忍不住勾起笑容。


  三个月放任叶开出去,他是真的挺想念叶开的。然而在叶开离家出走期间,他也静下心思索过,是否把叶开逼得太紧。他还记得自己捎信给骆少宾,拜讬他帮忙留意叶开消息,骆少宾信上那字眼着实令他咤舌:「连包子跟酒都不给吃,你干脆别让他活了!」




  「是说,你们两个不打算解释一下吗?怎么就你们两个知晓一切,而我却完全被蒙在鼓里?」


  听到骆少宾这样说着,傅红雪与叶开相视一笑,没有说话。




  ※


  「什么?你就因为那店小二跟你斤斤计较饭钱所以怀疑他?这也太没底了吧……」


  叶开嗤了一声,「我在你眼底就这形象吗?还记得那晚偷袭我的暗器吗?趁着我收刀回鞘的时候发出,那出手的角度跟位置,都是刻意算好的。如果是使刀的傅红雪,那一记暗算很可能得逞,但若是小李飞刀,就完完全全可以破解。」傅红雪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叶开会意过来,笑着说道:「若单论使刀的话,然而红雪刀法已臻大成,再加上大悲赋护体,要想伤到红雪根本是痴心妄想。」


  「我刻意在客栈说后天离开。在场武林人士就是现成的传话筒。果然,狗急跳墙,这一记暗器手法才露出了破绽。」


  骆少宾这才想通一切:「我还以为你那么计较饭钱勒……难怪隔天还刻意大肆喧闹,本性显露无疑,一点傅红雪的样子都没有,最后还丢金叶子给那小二。你根本是故意的吧?惹上你叶开还真是倒楣啊!」可骆少宾却笑得很开怀,明显是称赞语气。


  叶开咬了一口包子,含糊说道:「谁让他要扯到红雪,活该他倒楣!」傅红雪在一旁喷笑了一声,宠溺的拍了拍叶开肩膀,递了杯热茶过去。


  「没有酒吗?」


  「……给我乖乖吃药。」


  「喔。」


  一个瞪眼一个嘟嘴,看得骆少宾忍俊不住,大笑出声,而后说道:「你们慢慢吃,我去给马儿准备粮草。」




  傅红雪与叶开点点头,低头继续吃包子。良久,叶开伸出手,摊开白皙的手掌:「拿来!」傅红雪微微偏头,一脸茫然。叶开半嘟着嘴:「我说衣服!你不是都帮我买下了?」傅红雪并不意外,从身后包袱抽出几件衫子,正是之前叶开挑的款式。叶开慎重的接过,一件一件摊开看过,然后重新叠好包好,放入包袱,低头思索着,然后说话。


  「傅红雪!这几个月以来,我想了很多。」


  「我不要再追着你,你也不要再追着我了。」



  傅红雪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叶开,他知道,叶开还有其他话要说。



  「你不要刻意照顾我。我也不会自顾自替你想好一切。」


  「但是——」


  叶开抬起头来,眼框内隐隐含有泪光:「我们一起走吧!肩并肩的!」


  「不管上哪都同进同退!」


  「遭遇劫难的时候,就作彼此的后盾!」


  「不互相迁就!」


  「——可是你要让我喝酒跟吃包子!」




  傅红雪终于笑了出来,坚定的点点头:「嗯!一起走天涯。」


  叶开也跟着笑了开来。




  不远处传来骆少宾的呼喊——


  「对了叶开!你是何时知道傅红雪跟来的?」




  叶开眼睛咕噜转了几转,接过傅红雪递来的空酒壶,趁着不备对准骆少宾砸了过去。骆少宾瞪大双眼,看那酒壶直直朝他颜面袭来,却在将要命中目标之时,酒壶忽地划了个弧线,从脖子边擦过,只听匡啷一声,摔破在地。


  「我的酒壶也是会转弯的喔!」


  「可那天可有摔破声响?」


  骆少宾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缓缓转头面向傅红雪,满是询问。傅红雪微微点头。当时他就在骆少宾身旁,下意识帮着接住,接下以后才发现酒壶带有旋劲,决计不会伤到骆少宾。同时他也料到,叶开如此聪敏,肯定猜到骆少宾身边有人。


  叶开耸耸肩,眨眨眼睛一脸受不了的说着:「我可从没故意瞄准过你喔!」




  只听得骆少宾恼怒呼喊:「叶开————!!」


  响彻云霄的还有叶开那肆无忌惮的笑声。


  傅红雪微笑得看着,脑中已经开始架构回到无间地狱,三人同花白凤、冰姨、周婷、齐一心等人齐聚一堂团圆的画面,笑容越发越灿烂。




  【完】

--------------

接下來照順序,會開始貼賭約吧w

评论 ( 9 )
热度 ( 14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