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窈窕淑女 章三

  【三】


  夜晚,白云山庄主宅东边厢房一处,有一人隐藏在屋顶边角,悄悄监视屋内主人。


  屋内主人本还专注于手中诗词,但禁不住疲惫打了个呵欠,抬头瞧瞧时间已然不早,终于阖上书本,收拾好桌案,脱下外衣,吹熄灯火便即就寝。


  不知何时,本来隐藏在屋内的那道人影,也已经不在屋内。




  「看来跟三叔并无干系。」


  这些天来,路小佳尽是在过滤策划家变的嫌疑犯。


  白云山庄里能主事的人不在少数,而此次家变之事暂时只有他与丁灵琳以及亲信知晓。丁灵琳算是白云山庄的门面,不宜行动。因此,路小佳只得亲自出马,一个个跟监调查可能有嫌疑的人。


  方才跟监的便是他的亲三叔。他这三叔最是贪自由,对山庄家业无甚兴趣,整天不是看书下棋、就是吟诗作画。只是听闻年轻时武功很是厉害,但后来不知怎地却跟归隐似的,没人知晓三叔当年闯荡江湖的事情。路小佳其实就是好奇,暗地跟着瞧瞧情况,几天下来却未曾见过三叔练武,至多不过就是睡前吐纳练气,权作强身健体罢了。


  不管怎样,与三叔应该无关。


  明明累了整天,路小佳却是松了口气。虽尚未有头绪,但少了个嫌疑者,便是多了个可信的亲人。调查家贼着实令人难受,能少个亲人怀疑便是好事。


  瞧瞧时辰,叶开大概已经睡下了吧。许多天未见,也不知道身子调养得如何?——路小佳一边想着,一边运起轻功往叶开卧房方向过去。听敏儿说,这叶开心伤才刚有些起色,就百般撒赖想外出透气,逼得丁灵琳与敏儿交互轮替盯着叶开,免得那小子逮到机会偷跑出去,那可就打草惊蛇啦!




  之前叶开上山遭人暗算之时,就已经露了行迹。


  他与丁灵琳顺着水道潜回去时,没多久就瞧见有人前来。


  他俩安置好叶开便马上过来了。因此除了他俩以外,能这么快便知道要来察看的,八九不离十,就是那心怀不轨主谋派来的探子。本来路小佳猛一瞧见那遍地尸首之时,还烦恼该如何处置。后来见到有人前来,路小佳与丁灵琳相视一眼,心中想法不约而同,决定顺势将计就计。


  当今武林既使小李飞刀又使灭绝十字刀的,想当然耳,除了叶开再无他人。甚幸那时下了场大雪,掩盖了大半足迹,此外那些行凶之人足迹凌乱,就算没下雪也是难以辨识。他与丁灵琳窥探半天,见到那探子离去以后,才悄悄退回山庄。


  隔日,路小佳再来探时,尸首已给搬得一干二净了。本来遍地的红雪也已不见,给铲起都倒入底下冰川了。


  之后,大雪山上便可发现有人不着痕迹探问小李飞刀之事。


  也听闻有名黑衣男子,背着一把大刀,满山奔走,四处寻人。据说甚是寡言,见了人也不过询问两句——


  「有没见过我弟弟?眼睛大大的,很是好看。」


  问完即走,不会再说第三句话了。有热心的老丈想多问些特征好帮忙寻找,那黑衣男子仰头想了半天,还是没说话,转头就走。




  想到这,路小佳不禁寻思,不知道傅红雪这会儿到哪了。若是傅红雪再继续满山找人,难保不会找上白云山庄。只是丁灵琳不知打的什么主意,似乎不打算告诉叶开傅红雪寻来的消息。


  突然一抹橘红身形自角落一晃而过,路小佳立时停住脚步。


  虽然不过眼角馀光瞄到,但那件橘红色衣衫很是眼熟,若是没记错的话,路小佳去年才见丁灵琳穿过呢!这小丫头,这么晚了打算上哪?有什么事情不能吩咐敏儿、要亲自去办的?难道是傅红雪的事情?——边想着,人已经转了方向,不动声色追了上去。


  路小佳没敢追得太近,免得被发现,但越跟越是奇怪。这方向完全偏离主宅,反倒是要去酒窖的方向。丁灵琳又不喝酒,到酒窖来作啥?难不成是要偷酒给叶开喝?才想着,前方那橘色身影看着竟真的步下石梯,走入地下酒窖。路小佳冷哼一声,加快速度也下了石梯。入了酒窖,内里几盏火烛明明灭灭晃得厉害,依稀可见到人就在酒窖最深处,那里存放的都是白云山庄最好的藏酒。路小佳暗自念道:「这小琳还真不藏私。就连我要喝,小琳也不一定肯给一壶呢!」忍不住大喊:「谁让你拿酒给叶开那臭小子喝了?怎不见你拿给我喝喝!」顺手摸了火摺点上。


  火光刹时燃起,酒窖深处站着的人,一身明亮的橘红女衫,可不就是丁灵琳?那女衫的剪裁、样式以及腰身,都是他曾经见过的。头上发丝盘得很是好看,正是丁灵琳平常喜爱的发型。发丝并未全数扎在脑后,在两鬓与额边留了几许长发,虽没寻常姑娘那般端庄秀气,但看上去反而活泼得紧。一双大眼眨呀眨的,面上虽蒙着一层薄纱,但在烛火之下,反而映得双瞳绽放耀眼神采,眉目如画,五官又是俊朗又是秀气,怎么瞧怎么好看。


  却听一声轻笑,很是熟悉的笑声,却全然不是丁灵琳的声音!


  「小佳也来啦?你可别撒气在我头上啊!小琳不给酒喝,何妨自取?来来来!一起喝上几杯吧?」


  瞬间路小佳张大了嘴阖不拢,不自觉往前走了几步,怔怔的瞅着面前之人,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看了好半天才惊觉自己上了大当,没甚好气闷声骂道:「叶开你搞什么鬼呀!」




  ※


  见到路小佳拎着叶开回来之时,敏儿心知大事不妙。瞧路小佳那一脸的铁青,敏儿连忙把两人拉入房内,关上房门,正欲解释一番,转过身却见路小佳恶狠狠地瞪着她,惊得敏儿有些结巴:「少、少爷,我是被逼的啊!」


  半个时辰前,叶开突然支开敏儿,说肚子饿了想吃包子,嚷嚷非要吃笋肉馅的包子不可,甚至特别嘱咐要新鲜现采的冬笋,现包现蒸,别的不要。敏儿不疑有他,便出去给他张罗吃食。没想到两刻钟后回来,却见到叶开身上穿着不知打哪摸来的丁灵琳旧衫,头上发髻系得歪到左边去了,很明显是打算男扮女装,好避开眼线偷跑出去放风。只是叶开身子还未好全,在找衣服系发髻时又花了不少时间,这才给敏儿抓个正着。


  却说两人面面相觑呆愣了好一会儿,敏儿眼尖看到叶开运指抬起,抢先开口:「别点我穴!我不说便是!」叶开满意的点点头,坐回梳妆台前,继续跟头上发饰奋斗。敏儿瞧着有趣便走近了些。


  铜镜里那稍稍妆点的面容,竟与丁灵琳有几分神似。轮廓虽然两相不同,但最关键却是那双灵活的大眼睛,特别是打着坏主意的时候,眼睛特别有神,与丁灵琳根本是如出一辙。若是弄了面薄纱掩盖,只露出双眼,就算亲近之人也难以分辨吧?于是敏儿打开妆台抽屉,抽出一块淡紫色薄纱,往叶开脸上比了比。叶开立时会意接过系上,连连夸赞敏儿机灵。


  复上薄纱后,叶开扮相看来更接近丁灵琳了。只是目光一转,那一大只歪到左边的发髻,巍巍颤颤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心道:「这哪里是小姐会作的发髻打扮?倒像是不知来历的可疑大姐,绝非什么良家妇女。」边想着直接动手拆了叶开发上髻子。叶开倒没反对,干脆安安份份坐在椅上,乐得轻松,任由敏儿摆弄他的头发。


  待敏儿摆弄完毕,这妆扮好极,从无比可疑的叶大姐,化身为美丽无方的叶小姐,便溜出去寻酒喝了。




  「事情就是这样了。」


  路小佳听罢,让叶开站起身,上上下下浑身瞧了个遍,心下暗赞不已。


  啧啧!真是不得不说啊!没想到叶开打扮起来这么美!这么像丁灵琳!只要不摘面纱,几乎是以假乱真了啊!方才在酒窖底下光线昏暗,难怪他会看走眼了。然而,就算在明处这样看着,也难以看出破绽。唯一美中不足的,叶开身上那件衣服终究小了些,仔细看可发现下摆短了一大截。


  「少爷你看!公子这么一打扮真的挺像小姐的啊!若是能作件大一点的女衫,在胸腰这边作些修饰,就算不垫胸也看不出是男儿身啊!」


  「这倒是。这几天山庄里查的严。倒是可想办法弄几套女装来——」


  叶开不置可否,随他俩人起哄去,只着紧给自己斟满了酒杯,眉眼弯弯的品尝这藏酒滋味。他这些天下来躺在床上,三餐用的尽是配药的膳食,并非不好吃,但为了下药一滴酒都没沾过。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酒瘾一犯他实在顾不了其他了,这才想法子出去偷酒喝!酒虫作怪不好好安抚,那可真是对不起自己呀!既然外头有人在找叶开,那他别以叶开出去不就得了?看哪!这不是顺利取到好酒了!


  ——叶开眯着眼笑得很是得意。一壶酒慢慢饮下来醺醺然,舒服得很。


  听得门外似乎有些动静,叶开一凝神,辨出来人是谁。诡异的一笑,身子有些歪曲的往门口走去,掐好时间,算准来人刚好步至门之时,猛然大开房门,身子一半攀扶一半倚靠在门边,笑声有些朦胧:「唷!丁大小姐回来啦!赏不赏脸,与小爷喝个几杯啊?」


  那模样横看竖看都像是个醉酒的登徒子。


  丁灵琳在门外瞪着铜铃般的大眼,初时看到几乎以为有人摆了张铜镜在面前呢!铜镜里的人可不就是自己么?然而定睛一看,这一眉一目,还有那比之自己高上少许的身材,再加上那声音,除了叶开还有谁呢?也不知道叶开又在闹腾什么了,丁灵琳上上下下好生打量一番,半晌,勾起一抹甜死人的笑容,爽快抚掌:「想要本小姐陪酒啊?行啊!不过哪——」


  「那代价可是很高的喔!」


  路小佳与敏儿身在房内,都可感觉到门外丁家大小姐话语中浓浓深意。


  唯有叶开,酒意上冲满脸通红的,身子不觉东倒西歪站不甚稳。他干脆整个人背靠在门边墙上,笑呵呵的,只专注往小杯里添酒、喝酒,完完全全没察觉到丁灵琳笑容中隐藏的玩味。




  【待续】


-----------------------------------

  【SP之章三小 剧场


  也听闻有名黑衣男子,背着一把大刀,满山奔走,四处寻人。据说甚是寡言,见了人也不过询问两句——


  「有没见过我弟弟?眼睛大大的,很是好看。」


  问完即走,不会再说第三句话了。有热心的老丈想多问些特征好帮忙寻找,那黑衣男子仰头想了半天,还是没说话,转头就走。




  走了老远,但黑衣男子还想着方才老丈的问话。



  叶开的特征吗?


  嗯,身上穿着件雪狐裘衣。


  不对,雪狐裘衣在我这,而且还破着。


  ——那现在,叶开是……?裸着的?



  若再有其他人问起特征,难不成他要说「舍弟没穿衣服」?


  想了又想,还是决计自食其力,自行寻找叶开就好。




  【END】


评论
热度 ( 25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