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现代】谁人住在隔壁

  身分暴露的同时,突然狂风大作,满屋满室妖气横行!暗黑气流到处流窜!


  勉强举起双手护在身前,竭力稳住自己气场不受影响,但强大的妖气冲得他睁不开眼,看不清面前情况,只依稀感觉系出同门的气场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心下一宽,却忍不住怒气上涌,大声骂道:「骆少宾你个浑蛋!这算什么寻常小妖啊!现如今你以为能全身而退吗?」


  骆少宾闷哼一声说不出话,他为了张开气场已经竭尽全力。他知道,这是他的失误!事先竟然没有调查清楚!像这样强大妖气的妖怪,就算他与叶开合作,要制伏还是得费上一番功夫!但是今日他们毫无准备本就不利,又得分心去照顾其他人。无法放手一搏之下,胜算又能有多少?


  垂首望向瑟缩在身边的周婷与南宫翎、以及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南宫翔,骆少宾咬紧牙根奋力撑起气场。不管怎样,绝对不能放弃!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被无端牵扯进来的人!


  骆少宾苦苦支撑,看现下这境况,要是能再多一人就能打破窘况了!若是、若是那个人能回来的话就好了!——微一失神,本就勉强张起的气场竟给冲破了个大洞,骆少宾不用抬头都可以感受正面那凛冽的妖气,难不成真的得死在这了?


  就在妖气要冲撞骆少宾之时,一个人影飞快插入妖气与骆少宾之间——


  「叶开!!!!」




  ※


  外头蝉鸣响得惊人。


  大概天气炎热的关系,每扇窗户都是开着的,夏蝉鸣声也就大肆响彻全室。


  办公桌那头坐着的人,有些懒散的趴在桌案上,听着骆少宾说话,视线却往窗外蔚蓝天空瞄去,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多少内容了,直到骆少宾说得累了,打算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这才听到叶开低语探问:「隔壁?是说北郊那边的屋子吗?」


  「是啊是啊!阿翔跟他妹妹租了几个月了,最近打算买下定居。但隔壁不太干净,所以想请我们去看看。」


  「北郊啊……倒是没听过有什么闹鬼的房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有遇过什么怪事吗?」


  「这倒没有。只说出门进门老感觉隔壁有视线盯着。」


  叶开嘿了一声,「不会是错觉吧?」


  骆少宾立即否认,「怎么可能!阿翔也是刑警啊!不会有错的!」


  「是说……」叶开慵懒地从桌上爬起,伸了个懒腰,「你小子是看上了对方妹妹吗?想让我作白工好歹给个理由?」


  骆少宾脸红了一红,嗫嚅道:「我、我不是……」


  叶开瞥了骆少宾一眼,心道:「还说不是,都写脸上啦!」嘴上却道:「捉妖可也是生意买卖啊。老作慈善,小心没饭吃!」叹了口气,问道:「都调查好了?」


  骆少宾点点头,「嗯!我大略看过了,应该只是只寻常小妖。你跟我去应该绰绰有余。就不用往上报了吧?」


  叶开轻笑,「既然如此,你一个人去就好啦。用不着我吧。」


  骆少宾正色说道:「还是一起吧。我可不像你攻守兼备,只有防守还算能行。就跟以前一样吧,我殿后辅助,你打前锋?」


  叶开不置可否,点头答应后便又趴下神游去了。


  骆少宾看着叶开这模样只觉得难受。以前叶开不是这个样子的。


  自从那个人出走以后,叶开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彷佛灵魂给掏空似的。那个人走了都三年了,叶开却没振作起来。特别是夏天这季节,总是望着窗外天空发呆,放着不管的话整天都是这个颓废模样。


  正如叶开所说,不过是只小妖,就算只有他一个人也能应付过来,但是,他就是放不下叶开这个要死不活的样子。刚好南宫翔找他讨论买房的事情,他与南宫翔便商量拉叶开出来活动筋骨。


  既然如此,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去吧!——骆少宾决定后,立时联络南宫翔兄妹两人,约定好中午饭后便上门叨扰。




  ※


  「没想到北郊环境如此清幽啊……」


  南宫翔与南宫翎兄妹俩所租的房子,座落在北郊一处偏远地带,周遭给树林包围着,很有种出世的气氛。那是一座三楼高的洋房,外观是湛蓝色混以白色的设计很是时尚,尽管屋龄已经有十几年了,看上去还是很新。


  是间好房子哪。叶开心里如是说道。


  但在湛蓝色洋房隔壁也建了一栋房子。格局与湛蓝洋房一样只是左右方向不同,但外观却非湛蓝色那样鲜亮色调,而是有些古典的刷白鹅黄色调,满满怀旧气息。两幢房子并列在一起,隔局完全对称,不过是外观颜色差异,两幢房子给人感觉就截然不同了。彷佛在两幢房子中间划了一条分隔线,一边是光线明亮的湛蓝海洋,另一边则是垂暮般的鹅黄沉寂。


  叶开站在两幢房子好一会儿,感受不到什么古怪妖气,但望着那幢鹅黄色房子,心里总静不下来,有什么在蠢动着。不知道为什么,那鹅黄色房子给他感觉很是虚幻。他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原因,只觉得那幢房子美得不像存在于现实。与其说是湛蓝海洋与鹅黄沉寂的对比,不如说是——现实与镜子那头的对映那般。


  「叶开!少宾!你们先到啦!」


  南宫翔这才姗姗来迟,背后跟着妹妹南宫翎,还有周婷。


  叶开瞧着有些不满,「南宫翔你开什么玩笑!你妹跟来也就算了!怎么连周婷也来了?这可不是儿戏!」


  周婷闻言直接冲到叶开面前,「你个死叶开!我跟来你有意见吗?我是怕翎儿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你……」


  「呀——」一声女生尖叫瞬间压过周婷语声。南宫翎扑到周婷背后,双手用力捂住周婷嘴巴,陪笑道:「叶大哥你别这样。我、我是害怕,所以才找婷姐姐陪我壮胆。你、你别怪她……」


  骆少宾连忙上前打圆场。叶开转过头没接话。周婷倒是瞪大眼睛直盯着叶开。南宫翎抓着周婷,为难地看着叶开、又转头看着周婷,心中揣揣不安不知该怎么办。


  南宫翔摇头说道:「别闹啦。走吧,先到我家坐坐。」


  众人点头同意,跟着南宫翔走入蔚蓝洋房。


  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一道波纹晃过,彷佛镜子倒转那般,两栋房子瞬间左右调换过来。众人实际走进的,赫然竟是那栋鹅黄沉寂的房子……




  ※


  进了屋,南宫翔半步不停,直领着众人往内里走去。


  「南宫翔,你租这间房租多久了?」


  「五六个月了吧。」


  「哦,原来如此。这么长时间,难怪能让你趁虚而入了。」


  南宫翔闻言立即转过身来,叶开站在正前方,两手环胸好整以暇看着他,袖口依稀闪着蓝色灵光。骆少宾则护着周婷与南宫翔在后头防备。南宫翔一脸不解,往前踏了一步,问道:「叶开,你在说什么?」


  「少装了。看你道行倒是不浅,居然能瞒过烧饼。说吧!你是要自己出来呢?还是想被打出来?」叶开举起右掌,蓝光一闪,手掌上方瞬时化出一柄灵气小刀。三寸七分的小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上一下浮游在手指之间。叶开食指微偏,灵刀刀尖不偏不倚指着南宫翔眉心正中。


  南宫翔见状终于变脸,「没想到这么快就露馅……」


  「——谁说要听你废话了?」


  话声未尽,一道蓝光闪过,那柄灵力幻化而成的小刀已然没入南宫翔眉心,一声厉叫瞬时响彻室内!蓝色灵力顺着刀尖灌入南宫翔天灵盖,蔓延至全身,下一秒,刀尖划破之处突地逼出一大团黑色气流,往天花板撞去,而后散落在房间四处。


  骆少宾松了口气,正打算上前检视南宫翔情况,叶开却瞪了他一眼,「别离开周婷她们!你以为事情已经完了吗?」旋即回身冲到南宫翔身边探视情况,稍稍松了口气,但随即警戒起来。南宫翔好歹是一个刑警,平时刚正不阿,正气十足,但居然被妖物迷了眼,就连常常跟南宫翔混在一起的骆少宾都给瞒了过去。既然如此,这房子里栖息的绝对不是什么寻常小妖!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道是寻常道士!没想到居然会是你!』


  一股金属铿锵般的刺耳嗓音回响在整间房子里。本来四散的黑气居然重新开始汇聚在一起,集中在上方天花板中心。叶开见这阵仗心知不妙,但摸摸怀里,带来的符纸不多,方才发出那一记灵刀又耗了他不少灵力,情势着实糟糕。在他皱眉思考的同时,黑气已经聚集得差不多了,隐隐可见一个妖气乱窜的黑色人影,但始终没能现出实体真身。


  叶开暗自松了口气,方才一记灵刀终究重创对方。然则屋内气场骤变,那抹黑气居然越长越大,隐隐可见雷电闪烁其中。乒乒乓乓声响,室内灯饰、玻璃接二连三,一个又一个碎裂!阴风带起锐利碎片四处回旋,大伙儿不约而同蹲下闪避,但耳边始终回响那难听的笑声,只觉内心一阵烦躁恶心,彷佛心神就要震裂那般。


  『叶开!就是你!也就只有你!』


  『不计一切代价,找到你!然后——杀了你!』


  『这样我的复仇就算完成了!』


  『等到那个人知道了你的死讯,肯定会后悔当初放过我的决定吧!』


  『嘎哈哈哈哈哈————!!!』


  那一瞬间狂风大作!黑气暴涨!满屋满室无不布满妖气!


  叶开当机立断,扑到南宫翔身边,用力将人拉起甩向身后骆少宾方位!


  骆少宾刚接住南宫翔,那股黑气瞬时爆发!妖气直接冲撞过来!骆少宾连忙运起法印,撑起气场包住自身及周婷、南宫兄妹等三人,依稀瞄到叶开及时架起气场,应该没事!才刚放宽心,便听到叶开气急败坏数落他的话语。是他!是他错估的妖怪的能耐!犯下如此致命性的失误!他觉得惭愧得很,低头看着不醒人事的南宫翔,他懊悔自己过去几个月竟然完全没发现南宫翔的异状!自己丧命也就算了,却把叶开牵扯了进来,甚至还连累周婷跟南宫翎!现下他决计不能再让他们出事!


  然则妖气太过强大,若是骆少宾一人也许还能撑一阵,但同时还得保住其他三人不受侵袭,法力消耗甚剧,心知叶开那边肯定也轻松不了多少。但是现在他光是防御便动弹不得了,还怎么打破困境?怎么置死地而后生?若是!若是能再多一人!若是那个人回来了,肯定、肯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一分神,气场竟给冲破,妖气直接冲撞过来!骆少宾忍不住苦笑,百忙之间挡在其他三人身前,闭上眼心想,至少凭这肉身还能争取些时间,叶开也会想办法护住他们三人逃脱吧。然则,骆少宾并未等到妖气侵袭过来的痛楚,只觉身前有股清风扫过,骆少宾一睁眼只惊得眦睚欲裂。


  就在妖气要冲撞骆少宾那刹那,叶开孤注一掷,将灵力薄薄罩住全身,暂时抵挡妖气侵袭,便不再受制能够行动了。叶开用力踏步,身影飞箭般射入妖气与骆少宾之间!千钧一发之际,总算赶上,正面挡住那股强大妖气!


  『嘎嘎嘎嘎嘎!你上当啦——』


  妖气之中赫然伸出一只黑手,五爪戳向叶开毫无防备的心口。




  「叶开!!!!」



  一道劈天划地的凛冽刀气自窗外飞快发来,但始终,还是慢了一步。




  碰的一声,叶开给击飞了出去,口中鲜血喷出。


  刀气横扫,本来乱窜的妖气霎时一清而散。


  那只逞凶的黑手也给斩落于地,化为飞灰消逝。




  叶开说不出话来,一开口鲜血便不可抑止地涌出。


  他彷佛看到骆少宾眼角晶亮的泪水,他在心底叹了口气,心道,我可没死呢。


  但更让他在意的,却是方才唤他名字的那声呼喊。




  是那个人的声音!他没听错吧?还是他受伤太重连带产生幻听了?


  他想起身看清,却觉得身子重得跟铁块似的动不了,眼睛也越渐模糊。依稀看到骆少宾身后,有个高大的背影,手举灵气大刀,好像很生气地说了什么。叶开想努力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但疲惫席卷上来无力抵抗。


  最后,他看到那个人转身走了过来。


  那张脸还是跟以前一样没什么改变,但本该面无表情的,现下却满是焦急担心,叶开只来得及喊了句「傅红雪……」头一歪便陷入了黑暗。




  ※


  叶开清醒过来时,人在医院,床侧站的正是主治医师齐一心。


  「醒啦?那就好。算你小子聪明,还知道在心口放块护心镜!若不是那块护心镜,恐怕你现在已经是死人啦!这些日子你给我老实在医院里静养!」


  叶开身子虚弱,瞥了齐一心一眼便算了事。往周围看了下,骆少宾、南宫翔、南宫翎,还有周婷,一个不少都站在床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询问他感觉如何。叶开忍不住想咧开嘴笑,心道,他真没事呢,这么大阵仗作什么呢?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受伤了。


  不对!不是一个不少!


  叶开突然想起自己昏迷前似乎看到了傅红雪。连忙往室内看上一圈,却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难道说一切真的都是错觉?傅红雪并没有回来?


  叶开鼓起最后一丝希望看向齐一心。


  齐一心一看那表情,就知道叶开想问什么了,却只能扶额苦笑:「抱歉,我不知道傅红雪上哪去了。他把你送来我这以后就失踪了。」




  是吗?又是不说一声就走?就跟三年前一样……吗?




  齐一心拍拍叶开肩膀,「你这次伤得很重,一定得静养。别胡思乱想了。他要回来自然会回来的。」


  叶开微微点头,捞起被单盖住了头。




  ※


  在医院待了两个礼拜,叶开终于受不住无聊,偷偷溜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房里,叶开直接扑上床铺,头埋在枕头里碎念:「别开玩笑了!医院的伙食能吃吗?又无聊得要命!在床上没事干,偷溜下床又被齐一心揪着耳朵骂。我还是回家比较舒心!只是……」


  冷不防,他又想起了傅红雪。



  叶开翻过身,望着天花板,有好多问题想问。


  他想问傅红雪,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


  现在既然回来了,为什么又离开了?


  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又经历些什么事情了?


  那妖怪又是怎么一回事?


  但他现在最想问的,却是,傅红雪你在哪。




  始终是重伤未愈,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一觉直睡到隔天早上八点才醒,醒来时饥肠辘辘的,正寻思该怎么祭这五脏庙,却听隔壁间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像是翻箱倒柜在找东西似的。但叶开隔壁房已经空了很久了,目前充作仓库,给宿舍里大伙堆放东西的。但这个时间,大伙儿都还睡着。


  有胆量!偷东西偷到本少爷隔壁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开轻手轻脚下了床,悄然无声地打开房门走到隔壁。门把的锁有明显被撬开的痕迹。看来真是偷儿啊。叶开一撇嘴,还没想好要怎么收拾他,有些烦恼。总之抓到了就先暴打一顿吧!——大力扭开门把推开!叶开冲了进去见人便扑,揪住那人衣领转过正面,举起的拳头正要砸过去,叶开却傻愣在那了。


  傅、红、雪……


  他拉着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许久的傅红雪。


  环视室内,本来一堆杂物的储藏室,现已全数清出,房内摆着一张新床、新的桌椅。地上散乱着一些行李。男人背后的窗户擦拭得一尘不染,窗户外头树影摇曳,夏蝉鸣叫得越来越大声,像是要提醒他这个季节,是代表离别的季节。是曾经……傅红雪离去的季节。




  「我回来了。」



  「瞧你,还掉眼泪。」




  【THE END】

-------------------

某期紅葉雜誌的投稿文。

其實原本就有設定好背景,傅葉都是驅魔師,據說有正文,但沒開坑代表沒有。目前就只有這麼一篇短篇了。

评论
热度 ( 12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