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司帆】沉默无声蔓延

  如此安静倒是头一遭。


  司松望着赖在沙发上,安安份份打着电玩的孙帆,感慨万分。打从他认识孙帆那天起,每天的生活无不是热热闹闹、沸沸腾腾的。明明只是平常般过活,非常普通的日常生活,但只要跟孙帆在一起,好像所有事情都变得特别有趣,眼底所见一切都亮了起来,色彩缤纷极了。


  司松享受着这样的生活,一点一滴咀嚼在心,一天比一天还要期待明日的到来。


  他看着孙帆集中精神专心打游戏的侧脸,心里给填得满满的。那叫满足。


  时间将近中午,司松转身走进厨房,准备大展身手,好好准备一餐丰盛的午餐。一边开着冰箱查看家里还有哪些食材,一边估量要作哪些料理,一想到能看到孙帆开开心心大快朵颐的神情,司松满脸都是笑容。


  忙活了好一会儿,耳边始终还是电视游乐器的声音,听不到半点人声,司松本来还挂着微笑的脸突然有些僵了。他清了清有些干涩的嗓子,放开喉咙问道:「孙帆!没有猪肉了,我改煎牛排给你吃好不好?」


  等了好一阵,没有回应,只有电视里那厮杀的惨叫此起彼落。


  司松回想了下,方才依稀看到孙帆玩的丧尸系游戏。也许,正好过到要紧关卡,所以无暇开口回复他吧。既然没猪肉了,那就作牛排吧,虽然孙帆很喜欢炸猪排,但煎牛排他也很喜欢的。而且还是菲力牛排喔!




  弄了一阵,司松又隔空喊道:「前菜沙拉我作千岛酱的可好?」


  仍是没有回应。


  就作千岛酱吧!孙帆沙拉只吃千岛酱的。冰箱里莴苣昨天才买,新鲜得很,作沙拉最好不过了。




  「家里还有些土鸡蛋,作茶碗蒸好吗?还是你想吃甜点?」


  客厅那头还是没有回应。虽然游戏声效依旧,司松却觉得安静得浑身不自在。他一边料理食材,一边竖起耳朵细听客厅里的动静,越听越是不安——孙帆竟然沉默毫不出声。以往孙帆打游戏总是会呼呼喝喝大喊出声的,就算人不在客厅,听孙帆口里惊叹,大概能猜测出孙帆玩到哪里、进度又到哪里。这次完全只能听游戏音效来判断了。然而丧尸系游戏除了惊悚背景音乐以外,就是惨叫声、惨叫声,还有惨叫声,不然就是丧尸的恐怖嘶吼。司松听了好半天,只能得知孙帆前前后后又挂了很多次的事实。


  彷佛是杠上了那般,司松每作一道菜就要高声呼喊询问孙帆意见。但孙帆一直未吱声。孙帆越是没回应,司松便喊得越是起劲,心里不安却悄悄蔓延——孙帆究竟怎么了?难道是……在生他的气?




  算起来,今天正好是司松跟孙帆交往一周年的日子。当初其实他们各自有喜欢的对象,然而因为现实生活还有环境等因素,其实只是名存实亡的关系,最后终究还是分手了。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孙帆。司松从未想过,居然有人的想法与他如此契合!尽管两个人的生活型态、甚至工作领域完全不同,但对待感情的想法却不谋而合!在他看来,孙帆什么都好,个性好,活泼大方,直率不拘,笑起来非常阳光,可爱得要命,想当初他第一眼见到孙帆的笑容,心跳禁不住漏了半拍。唯一一个难处——他跟孙帆都是男人。


  那个时候两个人都对这点有所顾忌。


  但终究跨越了性别,司松与孙帆在一起了。


  好歹在一起一年了,司松打算作顿大餐,跟孙帆好好庆祝。




  浑浑噩噩的总算把午餐料理好,端上餐桌,客厅却安安静静的。一瞥眼,发现游戏早已关掉,孙帆侧躺在沙发上,臂弯里勾着草泥马的大布偶,睡得正香,就如往常那般。司松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笑了开来,心想:「睡得这么无防备,大概气消了吧。」走到孙帆身侧蹲下,忍不住手指戳戳他怀里那只草泥马布偶,再看看孙帆的睡脸,感慨万分。这草泥马布偶,算是他两人的定情之物,当初能交到孙帆手上也是费了一番波折的。之后,孙帆总是揽着这草泥马一起睡,甚至还起了个名字,名字好像叫作七宝……


  司松心道:「没这布偶还真睡不着啊。」


  看上去,就好像是孙帆抱着他一起睡的模样。


  不过夜里真正陪睡时,他会把七宝丢到一旁沙发凉快去就是了。


  司松轻轻推了孙帆几下,叫道:「孙帆,牛排煎好啦!起床吃饭了!」


  孙帆金色的浏海掩盖住那双紧闭的眼睛,睫毛轻抖,人尚未清醒,嘴里流泻细语:「牛排……几分熟?」


  「五分熟。」司松不觉放软语气,「牛排你只吃五分熟不是吗?」


  而后,司松望着身下孙帆像只贪睡的猫咪似的,背弓着伸了个懒腰,只差没拿爪子凑进嘴边舔上了,司松越是看着嘴上笑意越深,几乎想要低下身搔搔这只金毛大懒猫的下巴。孙帆伸展身子定住几秒,才终于舍得睁开眼睛,只觉得头上好像有道人影,越来越靠近他,眨了眨眼目光终于聚焦,两只大眼睛正好对上司松弯弯的笑眼,瞬间睡意全消,薄唇微张想要说话,啊的一声突然想到什么,下一秒,孙帆大力推开司松,而后飞快从沙发上爬起,往卧室跑去。


  司松给推得猝不及防,登时愣住,但当下更多的却是震惊——孙帆真是在生气?难道是今天早上太过粗暴、弄疼他了?想到这,司松忍不住反省起来,看来技术还是有待提升,下次无论如何都要更小心些。才想着要进房找孙帆道歉,孙帆却自己走了出来,彷佛没事那般,瞟了他一眼,目光随即转到餐桌上那顿丰盛的大餐。司松可以看到孙帆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晶亮亮的在餐桌上转了一圈,最终停驻在那盘牛排上,瞧着那牛排散发着刚煎好的热气,带着点血丝,端端正正摆在孙帆座位前面。


  咕嘟一声,孙帆吞了口水,眼睛更亮了。


  司松不觉笑了开来,暗自喝采了一声,毕竟是自己的拿手菜。他也不说话,走过去替孙帆拉好了椅子,明摆着讨好的态度。孙帆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位子上。司松连忙坐到孙帆身侧,开心说道:「牛排刚煎好的,五分熟,刚刚好。快趁热吃吧!」下面又继续很开心的说起其他菜肴,用的都是孙帆爱吃的食材、喜欢的调理法,一席话说完司松转过头来,却看到孙帆一动也不动,刀叉还放在桌上,没有拿起,只是盯着盘中的牛排不放,司松几乎可以看到孙帆内心垂涎三尺的模样,但孙帆就是没有动手。


  司松看着特忐忑,觉得问题大了。


  孙帆这是在……节食抗议?事态严重!看来孙帆这次气得不轻啊!居然连最喜欢的牛排都拒吃!但是现在要怎么办?都祭出牛排了可孙帆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招没效的话,还有什么其他方法能够让他消气?——司松顿时慌了,绞尽脑汁却还是想不出其他法子,只得硬着头皮,勉强堆起难看的笑容发问:「孙帆,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千万别跟胃口过不去啊!」


  孙帆瞬间翻了个白眼给他,嗤之以鼻,一双眼睛又瞥回去,紧紧盯着盘子里的牛排,偶尔移开视线往旁边看去,但随即又扫了回来,像是怕盘子里的牛排会跑掉似的。


  「哔哔哔——!」


  突然孙帆的手表响起,孙帆欢呼一声,立时按掉闹钟,张开嘴从口中取出一块血红色棉花,丢到垃圾桶里,然后迫不及待拿起刀叉,开始吃他的牛排。


  刀叉准确地往盘中牛排招呼过去,左右开弓使得非常俐落,切完一块肉就往嘴里放,狼吞虎咽的同时,手下动作不缓,继续切割替下一口作铺垫。孙帆边切着边看着其他菜肴,在脑中计画下一道菜要吃什么,下下道菜要吃什么,要怎么吃法才能吃出最好的味道。


  一旁司松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他老早就知道孙帆是个彻头彻尾的吃货,不过这次似乎特别凶狠,莫非是饿得发慌了?


  孙帆总算扫了一眼司松,百忙之中分出空档问道:「快吃啊!冷了就不好吃了!这可是你说的喔!」下一秒满口又是牛排,嚼得不亦乐乎。


  司松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狐疑道:「你没生我气?」


  「谁有空生你气了?是你让我别说话的。」说完叉了口沙拉解腻,继续切割牛排。


  经孙帆这么一说,司松才终于想起早上的事情。


  对,的确是他让孙帆不要说话的……




  前几天,孙帆闹牙疼,司松大致给他看了下,没有蛀牙,会疼是因为智齿作祟的缘故。因此今天一大早,他连哄带骗,把孙帆带去自家医院,给他把智齿拔掉了。他放了块棉花让孙帆咬着,说两个小时以后才能吐掉。


  然后……他就给忘了,满脑子都是一周年庆祝要作哪些大餐给孙帆吃,大餐吃完以后要安排什么活动,晚上可以一起出去约会看夜景什么的。


  太好了!孙帆没生他的气!只是因为咬着棉花所以不好说话而已。


  想到这,司松紧绷的心情终于放宽,整个人靠在椅子上,有种虚脱感,低声道:「孙帆——我还以为你生我气。我多怕你不吃这顿饭直接跟我提分手……」人家都说要抓住恋人的心,就要抓住恋人的胃,但彻头彻尾的吃货大人这次却不买帐了,让他怎么不慌张呢?


  孙帆挑眉,用力嚼嚼嚼,吞下口中牛肉,放下刀叉,托腮望着司松,说道:「谁生气了?谁又提分手了?你忘了我们当初交往的时候我说了什么吗?」


  司松回想起当时的情况,欣慰的喷笑出声。


  他怎么可能会忘呢?就算忘记吃饭忘记上班,也肯定会记住孙帆当初那番话的——


  「我说过,既然决定要在一起,就要走一辈子。我们两个都是男人,大概没法靠着肩膀依偎吧?而且你又那么高,我怕我脖子会扭到。」


  「不过,既然都是男人,用自己的肩膀扛事情,又有什么打紧?我们可以背靠着背,作彼此的后盾。」


  「只要你不说离开,我也不会走。」


  「你的背后永远有我在。」


  「你放心!我孙帆武功高强,不会放任小人从后面捅你一刀的!」




  ——回想起当时孙帆的话语,还有脸上认真无比的表情,司松真觉得自己方才的不安实在有些蠢笨。


  「还愣在那干什么?快吃啊!牛排要凉啦!」


  司松这才回过神来,笑着说好,拿起刀叉开始吃牛排。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孙帆吃得开开心心的,再次在脑海里描绘下午的活动行程,晚上肯定要来个气氛极佳的烛光晚餐。至于夜景,就省掉好了,如此日子、如此春宵,怎能浪费呢?夜景何时都可以看的。如此笃定之后,司松决定吃饱后马上去预订餐厅。




  至于孙帆,看着司松傻笑的模样,偷偷在心里贼笑。


  他当然有听到司松在厨房里喊他问他。就算咬着棉花,也还是可以说话的,但他就是不想。


  今早拔智齿实在是太疼了!他到现在还能感受钻在牙齿上的震动。他还记得司松用钻子把他的牙齿钻裂成数片,然后用夹子一块块夹出来。牙齿碎片从嘴里夹出来,还沾染红色的血迹,那视觉感实在太过冲击,好可怕……不行啊!他孙帆虽然武功高强,但果然最怕看牙齿了!而且最近司松晚上有些需索无度,拜讬!他最近拍武戏耶!很累的好吗?


  所以罗,不说话让他乱乱想还算是便宜他了。




  只是孙帆还是没有料到,司松安心以后太过开心,晚上作那档事的时候特别兴奋特别卖力,剧烈运动之下,孙帆只觉得牙齿伤口又疼了起来,后面那处又疼又痒,腰给司松摆弄得都快断了,结果司松居然还没结束!


  在被层层欲望快感掩没之前,孙帆翻了个白眼,暗骂一声:「干!自己作死!」




  【完结】

-------------

正篇還坑著所以先發個短篇番外出來就好。

评论
热度 ( 2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