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迴梦引 章四(完)

  【四】


  「原来回梦饮是毒酒?但傅红雪不也喝了,怎么却没事?」


  「哎呀!傅红雪你轻点!」


  傅红雪瞟了叶开一眼,不理会叶开的龇牙咧嘴,继续给他敷药。



  这一次总算是有惊无险,紧要关头叶开终于醒了过来。


  好在叶开身上再无其他伤势。但光是九阴雪魄功与灭绝十字刀的伤,就够叶开养一阵子的了。然而这些日子以来,傅红雪虽然照顾叶开得无微不至,但人却安静许多。叶开知道傅红雪在生气,只是绞尽脑汁却想不透,究竟傅红雪在气什么。


  一旁齐一心看不下去,递了干净的白布给傅红雪,给叶开解释道:「回梦饮虽然是毒酒,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好酒。其毒性却不一定会发作。只要喝酒的人抱元守一,屏除杂念,任它毒性再烈也不过就是壶酒。傅红雪他不在乎过去所以没事。但叶开你呀!就是太过执着,回梦饮毒性才会发作。」


  叶开无奈问道:「但为何我在梦里受的伤,会反映到现实里?难道傅红雪真的打了我一掌劈了我一刀?」边说叶开边瞄了傅红雪一眼,但傅红雪一点反应也没有,自顾自专心替他敷药,并未将他的话语放在心上。


  却听齐一心继续说道:「这就是回梦饮的毒性所在了。越是执着于改变过往,在梦中所受的伤也会成真。」


  「照你所说,第二次回到断魂崖之前,你已经身中重伤。代表梦里已经真实反应你的身体状况。若当时你再执迷不悟下去,恐怕你真会死在梦里面。」


  叶开回想梦中情况,所有一切都真实得很,一点也不像是梦境。然而经齐一心如此一说,梦里第二次回到过去之时,倒是有许多不自然的地方。例如,周婷再没出现过。例如,断肠崖上并未见到铁面人以及明月心,只得向应天与傅红雪两人。但他心系傅红雪安危,竟完全没发现不对。若是能及早发现及早醒来,也不会累得傅红雪连日来如此担心,现在还在跟他呕气了。


  然而整件事情起因于他,叶开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摸摸鼻子承受。他突然想起一事:「对了傅红雪!今日几号了?中秋过了没有?娘亲知不知道我中毒的事情?你可千万瞒着娘亲啊!」


  叶开尚未听到傅红雪回复,门外即传来好听的嗓音——


  「怎么?还知道惦记你娘亲啊?」


  叶开欣喜万分,喊了声:「师傅!」




  众人转头望去,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两位男子。


  一位是风度翩翩、笑容可掬,如春风沐浴那般的男子。


  另一位则站在一旁,双手环胸,一双利眼瞪着叶开不放,腰间插着柄铁尺。




  叶开喊道:「师傅!你老人家怎么来了?」


  跟着又心虚喊了声:「飞师叔也来了……」



  来人不是小李飞刀李寻欢又是谁?站在小李飞刀身旁的,自然是快剑阿飞了!




  李寻欢笑望着自家徒弟,摇摇头说道:「中秋佳节将至。你忘了之前飞鸽传书,约我与阿飞一同回无间地狱过节?你娘亲见你俩迟迟未归,便委讬我们出外找寻。」


  阿飞冷哼一声,终于说话:「浑小子又搞得一身伤!谁那么够胆伤你?」他瞥眼一瞧,此时傅红雪尚未放上布片,阿飞清清楚楚望见叶开胸口的伤,好巧不巧,正是九阴雪魄功及灭绝十字刀伤。转瞬间阿飞脸色青一阵绿一阵的,眉头紧皱瞪着傅红雪,眼见就要发作。


  叶开赶紧解释:「飞师叔你千万别误会!这伤不是傅红雪他——」


  话声未竟,眼一花,阿飞已经不在原处。只见傅红雪半跪在地,阿飞手按在傅红雪肩头上,喝道:「开儿胡闹!你也跟着胡闹?有你跟着竟然让他喝酒?」


  傅红雪恭恭敬敬作揖,回道:「飞师叔教训得是。红雪知错。」


  叶开松了口气,心中暗道飞师叔见多识广,居然一眼看穿自己是中了回梦饮的毒,连忙说道:「飞师叔你别怪傅红雪,是我自己贪杯,定力又不够,才会落得一身是伤。」


  阿飞冷哼一声放开傅红雪,「你小子也太不长进。当年我和你师傅连喝五瓶都没事。你自己说说!你喝了多少?」


  叶开心下大乐,敢情他飞师叔是怪他喝的不够多?转念一想,问道:「咦?飞师叔啊!怎么有你在身边还让师傅喝那么多酒?」


  阿飞瞪了叶开一眼,待要发作,李寻欢身影一闪,人已经站在阿飞身旁。李寻欢拍拍阿飞肩膀,安抚意味浓厚,说道:「别说了。既然开儿同红雪都没事,这便安心了。」李寻欢转向叶开说道:「开儿,你好好在这养伤。过几日便是中秋,我跟你飞师叔还有你娘亲,都在无间地狱等你。」


  叶开连忙拱手称是,但又嗫嚅问道:「但我娘亲那……」


  阿飞冷哼一声:「放心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留待你俩自己去解释。」


  李寻欢轻声一笑,拍拍叶开肩膀,说道:「开儿,你就在这安心养伤。」转向齐一心拱手说道:「就有劳玉面神医,照顾我这不才徒儿了。」


  齐一心连忙拱手回揖:「李前辈千万别这么说!晚辈定当不遗余力治好叶开!叫我齐大夫就行了,神医之称真是愧不敢当。」


  「好。就此别过。中秋佳节,欢迎齐大夫带同周婷与一干孩儿,一齐来无间地狱热闹一番。」


  「好!」



  阿飞也抱拳拜别后,与李寻欢先后出去了。齐一心身为主人,自然跟在后面,送两位前辈到门口。


  房内便只剩下叶开与傅红雪两人。




  叶开仍半倚在床头,轻咳一声:「嗯咳!傅红雪……你何时要帮我包扎啊?」


  傅红雪这才回神过来。他方才给阿飞请罪,起身以后一直留神听阿飞与李寻欢说话,竟把手上活儿给忘了。他有些歉疚,连忙坐到床边,细心替叶开复上布块,再替叶开将衣服拉好,盖上棉被,免得他着凉。


  叶开乐得欣赏傅红雪的窘态,却突然想起一事——


  「对啦傅红雪!那天你是怎么发现我中毒的?说不定我只是喝醉酒啊。」


  「那酒并不浓烈,就算你身上余毒未清,也不至于一喝就倒。更且,你倒下之前本还精神奕奕与我说话,下一刻马上就倒下了,就算醉酒也不是说倒就倒,不是中毒是什么?」


  叶开点点头,的确有道理。




  那天傅红雪见叶开中了毒,本打算找酒楼小二算帐,但他问了酒楼掌柜才知道店小二整晚不见人影,累得酒楼人手不足忙得要命。后来傅红雪才在隐密一角找到昏厥多时的店小二,那脸孔正与方才招待他们的店小二一模一样。看来是有人打昏店小二后取而代之。


  傅红雪恐怕有人对叶开不利,当机立断,连夜赶路带着叶开赶到树屋给齐一心诊治。说也奇怪,半路上虽有一群黑衣人拦路,但出手极有分寸,并未苦苦纠缠,不过小试身手彼此切磋那般。傅红雪摸不着头绪,也不与之缠斗,随意比划几招,脚下踏着天云梯轻功,轻易就甩开那班黑衣人。之后很顺利的抵达树屋。


  他本料想说不定对方会上门寻衅,但与齐一心、周婷防备多天,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叶开听完傅红雪的话,沉吟许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照理说这群人骗我们喝那回梦饮,肯定有所图谋。但偏偏要命不要,轻易就放我们走了。难不成他们的目标,是傅红雪你手上的大悲赋?」但这想法转瞬又给叶开自己否决掉了,「不对啊!若真想抢大悲赋,大可下毒后逼迫你拿秘笈去换取解药。但偏偏他们下的,是无药可解的回梦引?这、这说不通啊!」


  傅红雪与叶开又讨论了好久,最终还是没个结论,只得提醒彼此多加留心,以防后着。




  叶开此次受伤虽重,但多为外伤,内伤却是无碍的,只需稍加调养心脉旧伤罢了。养了几天有余,胸膛伤口已经愈合结疤。他闷了好些日子,一能下床便到处行走,一会儿找周婷串门子,一会儿又跑去找那群孩子玩耍,一刻不得闲。


  傅红雪见叶开精神挺好,活蹦乱跳的,今日已届中秋,便打算同叶开先行回到无间地狱,想着可以帮忙张罗些物事。


  难得中秋佳节大伙儿团圆,今年还特别热闹,除了花白凤、冰姨、他与傅红雪以外,李寻欢与阿飞也一起团聚,还有齐一心、周婷跟一群孩子,叶开与傅红雪恐怕花白凤与冰姨忙不过来,与齐一心等人打过招呼后,便出门了。




  一路上,傅红雪一言不发,兀自走在前面,全身绷得紧紧的,甚是警戒。


  叶开瞧着有趣,笑了开来:「傅红雪!你是怕那群人这时候来偷袭?」


  傅红雪头也不回,一刻不放松,「你身上带伤。万不能给对方有可趁之机。」


  叶开却不怎么担心。那群黑衣人在最可能得手的时候手下留情了,代表目的并不是他们两个人的性命。虽然对方目的难以估量,但他也不是个杞人忧天的人,既然揣测不出便不再去想。他最在意的,始终是傅红雪。自打他能下床开始,傅红雪虽然有笑容许多,但两人之间始终还是有些隔阂,看来傅红雪还未消气。


  想了好一会儿,叶开问道:「傅红雪,你曾否有懊悔想要扭转的过去?」


  前头的傅红雪闻言,终于停下了脚步,慢慢转了过来,脸上表情看得出有些恼怒。


  叶开继续说道:「那晚在酒楼上我曾问过你这问题。当时虽未听清楚,但我中毒醒来之时,已经听到你的答案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之前我说过,要与你同进退、一齐走天涯。没想到一壶回梦引毒性,才知道我根本不了解同进退的意义。」


  「傅红雪!」叶开睁着晶亮的眼睛,直望进傅红雪眼底灵魂深处:「只要有你在身边,过去如何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苦笑了声,「我真是蠢!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现在才明了!难怪飞师叔要骂我不长进了!」


  傅红雪松了口气,微笑着点头,欣慰得很。他连日来恼怒叶开,这时解开心结,总算放宽心胸开怀笑开。


  「好啦!那你还恼我不?」


  叶开蹦蹦跳跳的站到傅红雪身旁,探出头一双大眼直勾勾对着傅红雪的眼,眨呀眨的。傅红雪忍不住轻笑出声,拍拍叶开肩膀,「不恼了。走,我们回家吧。娘亲应该等急了。」


  「嗯!」




  「对了叶开!我老觉得好像忘了什么重要事情……」


  「是吗?除了中秋团圆,还有什么事情更重要的吗?」


  「……好像跟中秋有些关系,但就是想不起来。」


  「别想啦傅红雪!也许回到无间地狱就想起来了。」




  这一路走来,两个人心情极好,脚步也跟着轻快起来,到达无间地狱时方才傍晚。傅红雪与叶开一入家门,边先入厅堂向花白凤与冰姨请安。李寻欢与阿飞正好也在堂内,四个人见到傅红雪与叶开顺利返家,很是高兴。


  「回来啦?稍晚能开饭了。」


  花白凤脸上仍旧冷冷淡淡的,但傅红雪与叶开,又怎么会不知自己母亲脾性呢?那嘴角微勾甚至还有些颤抖,似乎是在刻意压抑笑容。叶开几乎失笑出声,说道:「娘!这次我跟傅红雪带了些礼物来给您跟冰姨!您瞧瞧,适合不适合?」说着对着傅红雪伸出手掌。


  傅红雪看着叶开摊开的手掌,不甚理解。


  叶开摊开手掌戳了戳傅红雪,「傅红雪!我们挑好的玉簪啊!快拿来啊!」


  「啊……」傅红雪终于想到自己忘记什么事情了。




  他的全身家当以及叶开买的各式各样礼物,都还放在下榻客栈!




  叶开看到傅红雪的神情,已知缘由,尴尬的笑了笑。然则现今若回头去取,肯定无法于一天之内来回。但见厅上主座花白凤一脸期待,叶开暗叫声糟,不知道该如何收尾。正好听到门外似乎有人敲门,叶开心思转得飞快,赶紧说话:「可能是丫头他们来了!我去看看!」说完不忘拉着傅红雪一起跑开,一边想着之后该如何敷衍过去,好叫花白凤不再在意他方才说的礼物……


  傅红雪反倒没有叶开那么烦恼,他想,只要跟娘亲说清楚就好,何必如此苦恼。但他却乐见叶开古古怪怪的神情,灵气活现的,很是有趣。两人一齐走出石门,却见无间地狱外的乱石阵外,放了一车的礼物,还有个人灰头土脸的站在那。


  那人见到傅红雪与叶开,气鼓鼓地奔上来理论:「你们两个也太没意思了吧!把我一个人丢在客栈也就算了!居然连客栈房钱都算在我头上!还有啊!你们是上哪买的一堆礼品?我一路推来都快累死了知不知道!这车还是我自掏腰包去跟人赊来的!」


  「——我不管,今日中秋佳节!你们肯定要请我吃顿好的!」



  叶开与傅红雪相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见到满满的笑意。


  他两人一人一边搭在来人肩上,放开大笑。



  「好兄弟!好烧饼!你放心!今天有什么好吃好喝的,肯定少不了你!」



  来人正是骆少宾,却见他半信半疑,一会儿转左望着叶开,一会儿转右看着傅红雪,只觉得这两个人笑得忒开怀,却也不知道在笑什么。然他一路风尘仆仆赶来,傅红雪两人又如此拳拳盛意,不觉给两人感染欢乐,等回过神来,已和两人笑成一堆,全然忘却之前被两人丢下的气恼。


  「好啦!烧饼兄!我们进去吧!」


  刚好,齐一心带同周婷与一干孩子也到了,众人一齐推着那一车礼品走入无间地狱。




  中秋佳节,月圆人团圆。


  今日的无间地狱,没有眼泪,只有欢笑。




  【完结】

--------------

下一篇也許會貼短篇司松x孫帆?(思索)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