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迴梦引 章三

  【三】


  叶开醒来的时候,就躺在自己的床上。


  他疑惑的望着周围环境,的的确确就是他的屋子。


  叶开想起身,但甫一动作引动胸口伤口,疼得他又躺了回去。勉力拉开盖在身上的棉被,见到胸口伤处早已包扎好,但方才他一起身,伤口似乎破裂,一圈圈赤红漫了出来,一阵冰寒随之在胸口蔓延,伤口疼痛倒罢,难熬的是冻气彷佛随着伤口深入骨子去了,五脏六腑皆是寒意。


  「叶大哥!你终于醒了!」


  叶开循声望去,门外站着的正是南宫翎,手上捧着碗药。南宫翎喜极而泣,快步走入放下那碗热腾腾的药,扑在叶开身上哭道:「你终于醒了!你知道你这次受的伤有多重吗?」


  叶开动弹不得,勉力忍受身上痛楚,只是轻轻抚着南宫翎的发丝作为安慰。



  如果他命不该绝,那傅红雪呢?



  叶开连忙抓住南宫翎询问:「傅红雪没事吧?你们没让他作傻事吧?」


  南宫翎闻言很是疑惑:「作什么傻事?叶大哥你不会是发梦吧?」


  叶开摇头,回想道:「我记得傅红雪几乎丧失人性。为了怕伤害别人,他打了一掌九阴雪魄功意欲冻住自己,同时倒转灭绝十字刀自尽!」


  「我冲了过去,替他受了那一掌一刀,然后——」



  ——然后,是傅红雪亲眼看着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刻,傅红雪脸上神情有多么的绝望。




  南宫翎看着叶开发愣的模样特别难受,虽然不忍心,但终究开口说道:「叶大哥你醒醒吧……别再提傅公子了。他怎么会作傻事呢?他发现刀谱以后,打了你一掌又刺了你一刀,弄得你现在伤重未愈、卧病在床!但他却头也不回扭头就走。要不是齐一心,叶大哥你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


  叶开闻言一呆,不知道南宫翎究竟在说什么。


  南宫翎以为叶开伤重所以不记得了,于是一五一十把当初情况描述清楚。



  话说那一天,叶开兴高采烈的试穿南宫翎做给他的新衣,没想到一走出来,见到的却是手持灭绝十字刀谱的傅红雪。那刀谱本该由南宫翎收藏起来的,没想到竟给傅红雪在枕头下找到。傅红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推心置腹的好兄弟叶开,竟然会偷拿他的刀谱。然而不管再怎么逼问原由,叶开都不肯开口解释。傅红雪大怒之下,打了他一掌刺了他一刀,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你喷了几口血以后就昏死过去,差点吓死我了!幸好齐一心回来,这才保住你一条命。」


  「……是吗?」


  但是,叶开明明记得自己之前应该是跟傅红雪在一起,联手在云天小筑对付向应天的!而且,当初傅红雪发现他私藏刀谱之时,尽管怒不可抑,却始终没有对他出手。怎么他昏迷醒来,突然就回到更早之前的过去了?情况还大不相同?


  南宫翎见叶开满脸迷茫,安慰说道:「叶大哥,记不起来就别想啦。来,先喝完这碗药。我看你伤口又破裂了,我去找齐一心回来帮你疗伤!」


  叶开奇道:「怎么?齐一心不在吗?」


  南宫翎摇摇头说道:「齐一心说欠几味药就出去了。」


  但南宫翎却不知道,齐一心对叶开所中之九阴雪魄功根本是束手无策,他百般思索,实在想不出办法化解那阴寒掌力,只得含糊其辞,出外找些续命补药回来,想着先稳住叶开情况再作打算。


  叶开闻言点头,在南宫翎的搀扶下喝完药以后,目送南宫翎出门,自己则靠在床头边休息。他伤重未愈,伤口方才又破裂,失血过多更觉体力不支,加之方才不想南宫翎为他担心,刻意强自支持忍受伤口痛楚,反而耗费不少气力。好不容易南宫翎出门,现下叶开只觉得浑身发冷脑袋浑沌,头一歪一口血喷出,终于昏厥过去。




  昏迷之中,他彷佛又回到酒楼那天,和傅红雪一起喝那回梦饮,思考过往有什么想要扭转的憾事。


  叶开听到自己问傅红雪,有什么懊悔不已、想要改变的过去?


  傅红雪摇摇头,薄唇张张合合说了好几句话,他却一句话都听不到,耳朵好像隔着海水,什么声音都好远好模糊。叶开伸出手,想要把傅红雪拉近一点,好听清楚他的说话,但不知为什么,不管他再怎么伸长双手,都构不着傅红雪,傅红雪的身影还离他越来越远……


  飘渺之中,听得最清楚的却是一句:『过去再也不重要了……』


  叶开一时情急,大叫出声:「傅红雪——!!」




  手上一紧,一只温暖的大手攫住他右手。


  叶开睁开双眼,不停喘气,原来是在作梦,自己还躺在床上。但站在他床边的,竟然就是南宫翎口中伤了自己的傅红雪。


  他从未见过傅红雪那样表情。


  像是悲伤、像是懊悔,但更多的却是气愤。


  叶开连忙握紧傅红雪的手,深怕傅红雪下一秒又甩开他不知道上哪去,急急说道:「傅红雪你上哪去了?别走!」


  傅红雪闻言,眉头紧皱,仍旧一声不发,握住叶开的手越来越紧,紧到叶开觉得指骨都有些疼痛了,叶开终于查觉到自己失言,竟将方才梦境与现实混为一谈,咳了一声抚着胸口,问道:「傅红雪……你怎么回来了?我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


  「……我以为你再不会回来了。」


  傅红雪脸色青一阵绿一阵,握住他的手竟开始颤抖。叶开不知道傅红雪究竟怎么了,深怕傅红雪是癫痫再犯,挣扎着爬起身想看看傅红雪,不想又牵动伤势,闷哼一声仰头倒下,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模糊一片,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胸口伤处又疼又冻,难以忍受之下不觉呻吟出声。


  「叶开!你千万支持住!」


  叶开迷糊之中依稀感觉有人拉开棉被,跟着脱去他的亵衣,扯掉他身上扎布。叶开身体虚弱,胸前大敞之下不住发抖,牙根紧咬的的声直响。突然一股内力透肌传来,渐渐的,叶开觉得胸口没那么冻了,甚至开始暖和起来。他睁开双眼,傅红雪双掌印在他胸膛之上,正自化解他所中九阴雪魄掌力。他这才见到自己伤口有多狰狞——深及肋骨的刀伤无法愈合,只因那一掌九阴雪魄功凝成的薄冰不化在作怪。


  叶开痛楚渐减,但仍旧全身乏力,干脆放松任由傅红雪处置,只是瞅着傅红雪用功的神情,兀自出神。他好像已经很久没见到傅红雪了,简直恍如隔世。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红雪终于撤掌,叶开胸口薄冰已然全数化去,但胸前肌肤给冻伤发紫,看上去仍旧怵目惊心,然而比起之前伤势已经是好转不少。傅红雪叹了口气,探手从怀里取出花白凤特制的伤药,小心翼翼替叶开敷上,用量毫不吝啬,全敷在伤处只怕稍有遗漏,尤其是那灭绝十字刀伤,胸前肌肤翻出,伤口宽近数寸,看得傅红雪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暗自气愤自己如此鲁莽!


  是!令傅红雪气愤不已的正是自己!


  再怎么样,他都不该出手伤了叶开!使出的竟然还是九阴雪魄功!令得叶开深受折磨,至今伤势未愈。


  「别担心,我的伤不要紧的。」


  傅红雪闻言,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叶开浅笑得云淡风轻,说的是不计轻重的话语。


  傅红雪心中突的一跳,热泪几乎盈眶,手下用力,拉着叶开拥入怀中,轻声说道:「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叶开轻笑出声,附和道:「不错,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语声却越说越低,说到好兄弟那句只剩下气音,傅红雪只感到颈项叶开微弱气息,而后,怀里的叶开再无动作。傅红雪大惊失色,深怕叶开伤势有变,忙拉起叶开察看,一看之下反而安心了。


  叶开睡得正熟。



  九阴雪魄掌力既然已被傅红雪化解,叶开伤势总算稳定下来。他强撑许久早已筋疲力尽,听到傅红雪重新认他是好兄弟,本来七上八下的心终于放下,心神一放松便再也支持不住,头一歪趴在傅红雪肩上便沉沉睡去。


  傅红雪慢慢放平叶开,拿了块干净的白布复在叶开胸前,轻轻拉了棉被替叶开盖上。


  他望着叶开安静的睡颜,心中竟是说不出的安心。


  但只要一想到叶开身上的伤是他亲手造成的,他又是说不出的悔恨恼怒。


  傅红雪打小所学的一身功夫,自是为了报仇雪恨。他怎能如此糊涂?竟反而出手对付真心待他好的人?傅红雪忍不住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箭书又读了一次,暗自决心绝口不提。


  现下叶开需要静养,他万万不能让叶开卷入这江湖纷争了。


  傅红雪就如同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守在叶开身边,也不知瞅了叶开睡脸多久。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傅红雪才回过神来。南宫翎、齐一心都未回来,叶开也不知道还要睡多久。傅红雪寻思,该张罗些薄粥给叶开进食才行。心思既定,他便起身往灶房走去。


  待得他捧了两碗薄粥回到房内,叶开仍沉睡着,齐一心与南宫翎也还未回来。傅红雪暗自心喜,但随即狐疑为何自己会有如此心思。他也不追根究柢,只是轻手推醒叶开,两人一起大啖这迟来的晚饭。


  望着叶开吃得香甜的模样,傅红雪很是开心欣慰。




  ※


  叶开再醒来已是隔日。


  明亮的日光照射进来,刺目得很。叶开举手微遮,缓了好一阵才睁开眼睛。


  房内只得他一人,傅红雪不在。


  叶开爬起身,棉被布片因此滑落,但并不怎么疼痛。没想到傅红雪的药煞是有效,他胸口的十字刀伤已愈合了小半,冻伤的皮肤也不再发青发紫,只是还有些红肿发痒。桌上摆着一药瓶,正是昨晚傅红雪所用之药。他起身拿起那瓶药,倒了些抹在刀伤上,心下却觉得奇怪,傅红雪竟然会把花白凤亲自提炼的药就这么摆着。若非有什么要紧事情,傅红雪万不会不说一声就走的。


  叶开心底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给自己遗忘了。他飞快起身着衣,带足了飞刀及伤药,便即出外寻找傅红雪。行到半路,居然看到周婷给绑在树上,叶开这才惊觉出了什么事情了!


  断魂崖!傅红雪肯定是上断魂崖去救明月心了!


  当年傅红雪来见他,便是向他告别的!怎么重来一次,他还如此蠢笨,竟然没有及早察觉?


  叶开脚步不停,手上小李飞刀瞬间飞出,周婷身上绳索立时断开。周婷扯掉绳索待要说话,叶开早已不见踪影,只听远远话声传来:「我先上断魂崖助傅红雪!丫头你快去找齐一心来帮手!」




  一路上叶开心乱如麻,不顾一切运转内息将轻功发挥到极致,连自己胸口刀伤破裂都无知无觉,他只怕傅红雪再次遭遇不测。


  上一次他回去,意欲打倒魅影人魔向应天,希望能隐瞒他与傅红雪的身世。却不想弄巧成拙,不仅连累傅红雪成了魅影人魔,还搭上自己性命!——要知道,如若他死了,世上再无傅红雪血亲!也再无人能解傅红雪所中之毒!——真是可笑!没想到自己一番心思作为,根本救不了傅红雪,不过是陷傅红雪于万劫不复之地!


  叶开寻思,有什么办法能揭穿向应天鬼面人的身分,又能避免傅红雪被打落崖底,同时避免上次情况重演。然而事出突然,叶开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只得加快脚步,先赶到断魂崖再作打算。反正不管怎样,最坏不过替傅红雪挡上一掌,由他落崖便罢。到时见机行事吧。




  然而当叶开抵达断魂崖崖顶,正好见到鬼面人与傅红雪交手一幕!


  傅红雪不敌,中了鬼面人一掌,身子不由自主往崖边摔去,只吓得叶开魂飞魄散,丹田内力运到十成十,直抢了过去!就怕自己晚了一步又得眼睁睁看着傅红雪摔下崖底!


  千钧一发之际,叶开总算是拉住了傅红雪的手,但半个身子都已探出崖边,只要一个闪失,就会一齐给傅红雪拖下去。噗的一声,叶开不由自主喷了口血,却是体内真气不受控制,激荡之下反冲自身导致,那口鲜血全喷在傅红雪头上,看得傅红雪心惊胆颤:「叶开!你怎样了?」


  叶开摇摇头,「没事……你、你抓紧!」


  傅红雪却见到后头向应天狞笑着走过来,手上掌力蓄势待发,看那模样显然准备对叶开下毒手。但傅红雪方才中了一掌摧心掌,现下体内气血汹涌,全身劲力都用在化解掌力,动弹不得,就连助叶开一臂之力都办不到。可他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叶开被向应天那狗贼偷袭呢?


  「叶开你快走!我傅红雪今生今世报不了仇,但你我情同手足,这仇由你报也是一样的!你要留下命来替我报仇!」


  叶开当然听到身后向应天一步步进逼,啐出嘴里鲜血叫道:「不走!我回来就是为了救你!如果再让你坠入崖底,那我回来还有什么意思呢?我才不管你下了崖底有什么境遇!反正我不准你掉下去!你听清楚没有!」


  「什么?」


  傅红雪心焦如焚,却听得一头雾水。


  叶开喘了口气,两手齐用抓牢傅红雪,奈何气力不足没法将傅红雪拉上来,只要一用力便会牵动胸口刀伤,他知道伤口又破裂了,恐怕胸前衣襟早已被鲜血浸濡,血气不足叶开更是使不上力,但凭着一口硬气,执拗的抓住傅红雪,怎样都不肯放手。


  傅红雪无奈,知道劝不退叶开,干脆顺着叶开方才的话语说道:「是你说的,我跌下崖底另有际遇!既然如此,我肯定不会死的!你要留下命来,等我上来找你!」他心知这断魂崖跌下去绝无生还可能,但为救叶开条命,他这是生平第一次撒谎,只盼望能骗过叶开。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一定要救你上来!我一定要扭转过去!」


  却听身后冷哼,「别争了!你们两个都要死!」


  向应天一记摧心掌扎扎实实印在叶开背上,叶开顿时喷出一口鲜血,只觉得头昏眼花,心口胸口剧痛不已,但一双手仍然死死抓住傅红雪。


  傅红雪甚是心痛,这叶开怎劝都劝不听,难道两兄弟今日都得命丧于此?他气极攻心,终于忍不住大吼:「过去什么的真有这么重要?叶开!我答应你!我不会死的!你也要活着!活着等我回来!」


  叶开又吐出一口血,不知何时泪水已经盈满目眶,「好!我会活着!你也要活着!」


  他知道自己该当放开双手,而后使轻功逃离断魂崖,务必留下命来。只是怎么样都不肯松手。其实他的气力早已用尽,一双手早已僵直,撑不了多久了。他更知道,傅红雪说的是对的!就算跌下断魂崖,傅红雪也不会死!但要他亲手放开傅红雪,他又怎么能办得到呢?


  叶开还犹豫着,向应天另一掌又拍了下来!


  傅红雪见状再顾不了体内翻涌,全身用力带着崖上的叶开一偏,堪堪避过向应天那一掌!但如此折腾,叶开终于抓不住傅红雪,手一松,那个高大的人影瞬间往下跌落!


  叶开连忙探身下去伸长臂膀,却始终没有构着傅红雪。


  他望着崖下离他越来越远的傅红雪,脸上神情很是欣慰的望着他,叶开却只能跪在当下,泪水不断落下,他只觉得心痛得喘不过气来。


  他救不了傅红雪!他改变不了过去!


  每一次他想要改变什么,只会令得情况更是糟糕险峻!




  既然如此,他再不要改变过去了!



  他只要现在!


  他只要与傅红雪一起的现在!


  他只想要在中秋跟母亲一家团聚!




  突然耳朵清明了,之前总是混混沌沌听不清的话语,现在却一清二楚。


  他听到傅红雪在喊他!喊他快点醒!



  那声音不远!就在他上方而已!


  他得去找他!他要去找傅红雪!





  再次睁眼,叶开见到了傅红雪。


  他看到傅红雪喜极而泣,轻轻将他拥入怀中,在他颈项低语。




  「过去有什么好改变的?」


  「有你的现在,就很好。」




  【待续】

--------------

傅葉圈好像越來越冷了。

希望論壇五週年還辦得下去……

评论
热度 ( 24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