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迴梦引 章二

  【二】


  葉開怎樣都想不到,自己一覺醒來見不著傅紅雪,甚至不在酒樓裡。


  月黑風高之下,在他面前的是披頭散髮、滿身戾氣又入了魔的向應天。而他,就站在雲天小築外頭正面與其對峙,就如同當時自己獨自深入禁地,打算一個人了結這筆仇怨,不再讓傅紅雪插手。


  正自琢磨這次該如何應付,向應天卻不給他思考的機會,如鬼魅那般撲將過來,出招又狠又快,黑色五爪赤裸裸抓向他顏面!


  葉開見狀立時收攝心神,一個挺身往後堪堪閃過,那黑爪離葉開臉龐不過數寸,一陣腥臭從爪上傳來,薰得他幾乎要背過氣。卻見那黑爪去勢突然一頓,從他鼻尖上方往下抓來,葉開一聲冷哼,順勢一個倒頭栽,瞬間頭下腳上,左腳迴旋踢正中向應天腕骨,喀啦一聲清脆,向應天手腕折斷!葉開此時身在半空中,再一個廻身,左右腳交互踹正胸口,連蹬數下,喀啦喀啦聲響,向應天肋骨不知道斷了幾根!葉開再一腳借力一個倒縱,輕鬆拉開距離,兀自防備。


  他早不是當初那個不知向應天入魔兇險的葉開了!一上來趁著向應天招式尚未施展開來便下了殺手!但他也知道,區區斷骨恐怕奈何不了向應天,但至少可以拖延一些時間。


  如葉開所料,向應天一上來便吃了大虧,之後便不敢躁進。葉開足尖一點向後躍開數步,同時飛刀已然在手,一邊飛出小刀一邊保持兩人距離,避免兩人近戰交鋒。


  只要能拖到傅紅雪趕到,就算是入了魔向應天,又何懼之有呢?


  然則葉開仍舊不解,為何早該死透的向應天居然死而復生?


  而所見場景居然跟自己當時夜探雲天之巔禁地完全一樣。


  舉頭仰望夜空,皎潔月白如昔,但雲天小築上空邪氣蔓延,透過層層黑氣望上去,那月牙竟顯得晦暗不明,心中不安之感莫名而生。此番詭譎月色,就跟那日所見一模一樣,葉開幾乎可以肯定自己是回到過去了。難道那小二說的傳說是真的?那壺迴夢飲真能回到過去,好扭轉憾事?但是,為什麼是回到這個時間點呢?莫非這正是傅紅雪想改變憾事的時間點……?


  向應天對天嘶吼一聲,突然飛撲過來。葉開臨危不亂,凝神使出幻影飛刀。但向應天入魔後周身護體氣勁驚人,竟將葉開所發飛刀全數震開!向應天一擊奏效再不顧忌,咧開嘴邪笑,撞飛所有幻影飛刀,來勢洶洶運掌拍來。葉開無奈,運起十成功力接住向應天驚人的一掌!


  兩掌相接,葉開只感覺向應天摧心掌功力源源不絕注來,苦苦支撐之下漸漸力不從心,只覺得那摧心掌掌力一點一點侵襲他的心脈,幾乎要抵擋不住。之前中過的摧心掌舊傷,居然這時候復發,內外夾攻之下,葉開心脈劇痛無法遏止,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幾乎忍不住就要噴出。


  突然後肩傳來一股渾厚內力,抵住向應天那摧心掌掌力,葉開心中一喜,順勢融合那股內力,合二人之力震退向應天!


  葉開一轉頭,果不其然,那高大的身影就站在他身後,除了傅紅雪還會有誰呢?卻還是忍不住微笑叫道:「原來是你啊!」


  傅紅雪微一點頭,「先解決他再說。」




  他與傅紅雪肩並著肩,與失去人性的向應天對峙。



  傅紅雪擺了個滅絕十字刀起手式。


  葉開則是雙手相切劃了個圓,蓄勢待發。



  就算重來一次,葉開仍舊壓抑不住心中的澎湃與感動。


  能與傅紅雪在一起並肩應敵,不需要任何顧忌。因為不管自己出了什麼招、露出了什麼破綻,傅紅雪都會為自己補足。葉開忍禁不住真想咧開嘴開懷大笑!江湖人水裡來火裡去,最高興不過如此!如此滿足、如此興奮!夫復何求啊?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能被向應天傷到!只要他毫髮無傷,沒有中那魅影人魔的毒,傅紅雪的身世自然也不會被揭露了!


  既然他回來了,就一定要扭轉乾坤!萬萬不能重蹈覆轍!




  打定主意,葉開瞥了傅紅雪一眼,傅紅雪理會得,兩人瞬間出手。


  三人纏鬥一陣,僵持不住之時,明月心與赫連鵬雙雙趕到。明月心一出手便是流雲飛袖,白色雲袖先是捆住雙手然後是雙腳,一層層包覆上去,沒多時向應天給層層雲袖掩沒,兀自在那掙扎,卻全身動彈不得。


  葉開當然知道向應天終究會掙脫而出,大聲呼喊:「傅紅雪!趁現在做個了斷!」語畢立時氣沉丹田凝聚內力,幻影飛刀對準向應天各大要害直接招呼過去!傅紅雪見狀,雖不解為何葉開如此著急,但手上大刀一甩,身影嗖地拔高,滅絕十字刀再出,劈天滅地直砍向應天天靈蓋。他知道向應天入了魔,癒合力驚人,只要一舉滅了向應天,管他有什麼逆天治癒力,直接劈成左右兩半了事!難不成還能黏回去起死回生嗎?


  不過一瞬,向應天雙眼以及胸腹要害盡皆扎滿飛刀,那白呼呼的身影掙扎得更是厲害了。傅紅雪心中一凜,凌空一個翻滾將全身重量壓在雙手之上,刀壓陡增,刀身下沉得更加快速,力求盡快了結!就在滅絕十字刀要劈開天靈蓋那一刻,向應天咆嘯一聲,絲綢破裂聲音不斷,竟從小李飛刀劃出的切口一齊崩開!


  同一時間,一雙黑爪從天靈蓋攥出,正好接住滅絕十字刀!


  然則傅紅雪此刀不僅用了十成功力,還加諸全身重量令得刀勢更加凌厲。向應天雖然接住了把刀,卻阻不了刀勢落下,滅絕十字刀深砍入骨,腥臭黑血噴泄而出。向應天一聲吼叫,兩隻黑爪不退反進,竟不在乎雙掌齊斷的危機,往刀柄傅紅雪雙手那襲去。


  此時傅紅雪已然落下,空中無所施力,避無可避,他卻不慌不忙,順著落勢手腕一轉,整個人帶著滅絕十字刀劃了個弧,斜斜嵌入爪骨之中,傅紅雪借力腰身一扭,飛腳踹在向應天胸口!隨後十字刀抽出、身影猛然拔後,一個起落,人已經無事落在葉開身旁。


  傅紅雪甩落滅絕十字刀上黑色血痕。血痕那頭的地上還散落著五根腥臭手指,正是方才傅紅雪借力之際削下。他冷冷瞥著地上自己的傑作,卻不太滿意。他該也要了另五根手指才是。




  「小心!他周身是毒!千萬別讓他抓到!」


  眾人點頭各自戒備。


  又是一陣絲綢破裂聲響,白袖四散於地,向應天終於完全掙脫明月心的流雲飛袖!只見向應天全身上下插著飛刀,各大要害無不流淌著黑血,捂著臉哀號痛叫。他兩個招子明晃晃插著兩把飛刀,雖疼痛難堪卻無從下手。


  葉開食指放在嘴邊示意噤聲,又打了個手勢,讓大家各自散開,跟著拍了拍胸膛,表示自己有辦法。眾人見狀,不動聲色緩緩走開,四散在向應天周遭。葉開恰恰走到向應天身後,向應天身前的則是赫連鵬,而在葉開左側的是明月心,右側則是傅紅雪。


  葉開使了個眼色,讓傅紅雪伺機而動。傅紅雪不明所以,卻直覺葉開想做什麼危險事情,還未來得及阻止,葉開已經大聲呼喊:「向應天!你認命吧!今天我就要替楊盟主報仇!」


  小李飛刀瞬間發出,發刀之聲響徹天際!兩道銀光飛快劃去,直指向應天雙目!


  向應天怒吼一聲,聽聲辨位,殘存的右爪直接將那兩柄飛刀拍落!殊不知這是聲東擊西,緊跟後面又飛出兩把飛刀,分別射中向應天咽喉、以及因為怒吼而大開的嘴巴。這下子向應天連聲音都發不出來,雙手不斷抓著咽喉喝喝嗚咽。那兩記飛刀刺穿了向應天的喉嚨及頸項血脈,大量黑血噴灑而出,向應天氣力盡失,掙扎動作越來越遲緩,眼見要不活了。傅紅雪一凜,滅絕十字刀一抖,打算上前補上最後一刀,徹底了結向應天!


  葉開卻飛身按住傅紅雪,搖搖頭讓他按捺性子,悄聲道:「別亂來。放著不管他自己也會死的。別多生枝節。」這幾句話刻意壓低聲音,只傅紅雪聽得到而已。他卻未預料到,向應天壞了對招子,將所有精神都集中在耳朵,竟然聽到了這句話,立時暴起轉身飛爪撲向葉開。儘管向應天身受重傷、功力大減,但魅影人魔失了人性,渾身皆是血腥味道,如此刺激之下殘暴性大增,滿腦子充斥的皆是不甘與無止盡的殺心!只想著要把發話之人撕裂抓碎!


  葉開雖然及時察覺到向應天異動,但向應天身法如鬼魅一般,轉眼間已經來到了眼前,殘存的另一爪毫不留情往他頸項抓來!葉開在心中暗嘆一聲,沒想到自己回到過去,終究還是避不過這一劫……


  「葉大哥!」


  危急之際,七彩飛絲從葉開與傅紅雪中間穿來,恰恰鎖住向應天那腥黑飛爪。向應天目不視物,暴戾地奔向七彩飛絲之處,身影從葉開與傅紅雪之間穿過,雙臂一震扯脫飛絲,矛頭指向剛剛趕來的南宮翎!


  葉開大驚失色!南宮翎可不知道向應天爪上劇毒一事!連忙運起輕功追趕向應天,施展擒拿手扣住向應天劇毒無比的右爪同肩膀!傅紅雪追趕在向應天另一側,見葉開為了救南宮翎竟失了分寸,只得橫起大刀飛身擋在南宮翎面前,大刀舉起齊肩削落,葉開算好時機鬆手滑開,拉著南宮翎往後退避。


  一聲嘶吼,向應天右臂齊肩而斷!


  在此同時,流雲飛袖飛出,白色雲袖緊緊纏在向應天腰上,明月心站在左側、赫連鵬站在右側,各自拉住雲袖兩頭,恰恰好牽制住向應天,令他無法動彈。


  傅紅雪等三人趁此機會,一齊又後退數丈,小心戒備。


  向應天本已受了重傷,此次右肩給傅紅雪削落,再也沒力氣接回來,但兀自掙扎著,側耳傾聽周圍人聲情況,呼呼喝喝,似乎隨時準備再次撲身拚命!


  葉開冷哼一聲,從南宮翎腰間取出孔雀翎。南宮翎手指往長劍上一滑,鮮血滴落在孔雀翎上方。葉開動作一氣呵成,孔雀翎啟動便即射出,叫道:「這次看你還死不死!」


  孔雀翎劃出一道黃金色光芒射中向應天!一聲戾叫,向應天全身的黑氣瞬間一抽而空,隨著光芒在身上四處遊走,向應天黑灰的皮膚也跟著崩毀,終於化為一抹黑影緩緩消散於空氣之中,煙飛灰滅。


  葉開見魅影人魔終於伏誅,心下一寬,方才所受的摧心掌終於壓制不住發作起來,喉頭一甜噴出一口鮮血,只覺得天旋地轉,白花花的月牙在頂上轉圈,之後便不醒人事了。




  ※


  再睜開眼睛時,自己身在雲天小築屋內,正坐在床上,背後搭著雙掌,一股熟悉的內力源源不斷灌進來替他療傷。葉開心中欣慰,當然知道在他身後的是傅紅雪,暗運內力將傅紅雪功力推回,傅紅雪知曉他醒來,便順著他的意思,收回功力,葉開也順勢撤功,問道:「我暈多久啦?」


  「剛運功沒多久你就醒了。」


  葉開輕笑,反手拍拍傅紅雪手腕,說道:「也不是第一次中這摧心掌了。回去養養便不礙事了。倒是你,沒受傷吧?」


  「……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怎麼了?」察覺到不對勁,葉開轉過身,卻見傅紅雪滿頭大汗,臉色蒼白沒有血色,頓時一驚:「傅紅雪你沒事吧?臉色好差啊。」


  「沒什麼,功力損耗導致。」


  功力損耗會搞成這樣?葉開還想再問,卻給傅紅雪打斷。


  「葉開,我們先回無間地獄吧!我有話跟你說。」


  「喔。但其他人呢?不一起走嗎?」


  傅紅雪搖頭,「先走吧!他們自然會跟上的。」說著拉起葉開往後窗走去,葉開卻覺得奇怪,有門不走偏要跳窗?才想著,門外傳來明月心焦急地喊著傅紅雪,聲音也越來越近。傅紅雪動作卻毫不稍停,一掌拍開窗戶,帶著葉開飛身縱了出去。


  但是才走沒幾步就給赫連鵬攔住了。


  傅紅雪死死拉著葉開,一轉身往另一個方向奔去。


  這一次擋住他們的,是南宮翎。




  「葉大哥!傅公子!你們沒事吧?」


  一雙妙目上看下看、左瞧右瞧,確定兩人神色如常,南宮翎才鬆了口氣,輕拍自己胸口說道:「赫連王子大聲嚷嚷說你們有可能中了毒,差點嚇死我了!不是說那魅影人魔渾身劇毒嗎?葉大哥與傅公子怎麼可能會那麼不小心呢?」說完就要上去拉著葉開的手,但赫連鵬卻揮開了南宮翎,示意她退後。


  明月心默默在後頭看著,這時終於走上前,先打量葉開,再然後視線轉移到傅紅雪身上,「葉開你沒事吧?沒受外傷吧?」這話雖然問的是葉開,但眼光一瞬不瞬還瞅著傅紅雪。


  葉開看著明月心、赫連鵬、與南宮翎三人,只覺得奇怪:「我也不過暈了一陣,怎麼醒來你們一個個古古怪怪的?向應天給傅紅雪削肩斷指的,哪還有能耐傷人?對吧傅紅雪?」他側身想與傅紅雪求證,才發現傅紅雪頭低低的,見不到表情,但牢牢抓住他的手卻兀自顫抖不已。葉開突然不安起來,迴身抓住傅紅雪肩膀問道:「傅紅雪你沒受傷吧?快告訴我你沒受傷!」


  傅紅雪沒有說話,只是撇開頭,身子不覺往右側偏過。葉開心思轉得飛快,劈手拉開傅紅雪想掩飾的右側衣袖,赫然在傅紅雪手背上見到五個窟窿。那並非爪痕,倒像是被什麼不規則鈍器硬是鑿了進去。卻見那五個窟窿不斷散發出黑氣,一點血氣都沒有,整個傷口都成死灰般乾枯,這毒竟然已經深植骨內。


  明月心眼神無光,喃喃念道:「向應天這狗賊……憑著斷指竟然還能傷人?」




  葉開親眼見到那五個窟窿,腦中思緒轟然一聲一下子炸了開來。



  為了不被向應天抓傷,葉開絞盡腦汁、耗費心機,作了一切努力,將向應天這狗賊給誅殺,就是為了隱瞞這身世真相!沒想到,到頭來換來的,卻是傅紅雪身中劇毒?!


  這一次,不是他葉開,卻換了是傅紅雪!


  繼向應天之後,要成為魅影人魔、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的,竟變成了傅紅雪!本來受了傷的那個應該是他!但是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種地步?向應天究竟何時有機會能傷到傅紅雪?——不可能啊!他一直在傅紅雪身邊。若是向應天打傷傅紅雪,他怎麼可能沒看到?


  腦中突然靈光一閃,葉開猛然揪住傅紅雪胸襟,泫然欲泣——


  「是為了救我對嗎?」


  「那個時候,我用擒拿手制住了向應天。但向應天怎麼可能束手待斃?而我當時根本避無可避,所以你就代我受了向應天一招?」


  一直沉默以對的傅紅雪,終於嘆了口氣:「……葉開,別再說了。」


  「我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平平靜靜過完這最後日子。」



  赫連鵬咳了一聲,「倒不必如此。傅紅雪!算你運氣好!雖然你中了魅影人魔的毒,但總算命不該絕,還有得救。若中毒的人是葉開的話,那真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了!」


  明月心聞言,連忙追問:「赫連王子!傅紅雪這毒真有得救?」


  「只要找到傅紅雪的血親,耗費三天三夜的功力,用血氣替他把毒逼出就沒事了。」


  明月心本來欣喜的神色,霎時間又變得慘白。



  葉開腦袋裡心思已經轉過數回。他方才來不及阻止赫連鵬說話,現下只好先把傅紅雪帶回無間地獄,由他替傅紅雪逼毒,之後再夥同花白鳳將傅紅雪瞞過就行了。心思既定,葉開連忙說道:「既然如此,快走吧!快回無間地獄!讓娘親替你逼毒!」


  傅紅雪點頭,拉著葉開邁開步伐往山下走去。



  一個落寞無比的白衣身影靜靜走到傅紅雪面前。


  那一雙妙目已經掛著兩行清淚。



  「傅紅雪……對不起。我不能讓你為禍人間。」


  「明月心!不要!!」



  傅紅雪胸口一痛,垂首一看,一把利刃已經刺入他的胸膛。他瞪大著雙眼,不可置信的望著滿臉淚痕的明月心。


  葉開搶了上來,一掌拍開明月心,隨即接住搖搖欲墜的傅紅雪。傅紅雪半分力氣也沒有,整個人往後倒在葉開身上,兀自望著明月心,滿眼都是痛心與疑惑。卻見那柄利刃有一半刀身已經插入傅紅雪胸口,葉開哽咽不已,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傅紅雪胸口那柄利刃,是女子防身用的,刻意作得輕便短小,而明月心從不用劍,他與傅紅雪竟毫無防範,是故明月心一擊得手,正中傅紅雪胸口要害。如此重創,就算齊一心在這,恐怕也難以救治。


  葉開恨恨的罵道:「明月心!枉你身為武林女諸葛!竟然如此不辨是非!你可知?傅紅雪雖非花白鳳親生兒子,但卻的的確確是楊常風親生兒子!他的母親叫柔兒!」


  「而我!才是花白鳳的親生兒子!」


  「我就是傅紅雪的血親!!」




  明月心像是被抽空了全身所有力氣,跪倒在地上,愣愣望著手上幾滴鮮血,那是她狠心下手時,從傅紅雪身上濺出來的。還有裙擺衣襟,幾許鮮紅漫成一圈。她不知道自己剛才到底下了什麼決心,她只知道,她親手殺了自己最愛的人,而且竟然是錯殺……




  葉開忍住淚水,強自替傅紅雪運功,喊道:「傅紅雪!你撐住啊!你身上有魅影人魔的劇毒,一定可以熬過這傷的!我先替你療傷一陣,等下替你拔刀!你一定要捱住啊!」


  傅紅雪雖然全身沒力,耳朵卻不聾,清楚聽到方才葉開的話語。他艱難的開口問道:「葉開……你——是我的親生弟弟嗎?為什麼…你之前、不告訴我呢?咳!」說著,傅紅雪又吐出了一口鮮血。


  葉開大驚,加緊運功,口中喊道:「別說話!專心療傷!你不會有事的!等你好了,愛說什麼就說什麼!現在你首先要好起來!其他都別理!」


  「是啊傅公子!你一定要好起來!你倆兄弟好不容易相認了,怎麼可以放棄呢?」


  南宮翎搶了上來,動手撕開傅紅雪衣襟,將身上所有外傷藥全數灑在傷處。赫連鵬此時也顧不得明月心,連忙搶上來查看傅紅雪情況。


  「他體內劇毒流竄!傷口雖然正在復原,但同時也在迷失人性!但若你此時便以血替他逼毒,他這傷口便好不了了!」


  「那怎麼辦?」


  「你只有繼續替他運功續命。但終究還是要賭一場。」赫連鵬躊躇之下仍是說出口:「賭他是傷口先長好,還是先成為魅影人魔……」


  葉開一咬牙,加緊運功,交代兩人退開避避。


  赫連鵬知道葉開是不會放棄救傅紅雪的,搖了搖頭,拉著南宮翎往後退到明月心身邊。明月心只是怔怔看著葉開與傅紅雪,臉上淚珠從未停過,一滴接著一滴流下。南宮翎本就對明月心沒甚好感,見到她竟然親手刺傷葉開的親兄弟,她愛屋及烏,著實氣憤,恨不得就要出手教訓。赫連鵬瞪著南宮翎,也不出聲,只是走入她與明月心之間,護短意思很明顯。南宮翎冷哼一聲,再不理會,只關注葉開與傅紅雪情況。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傅紅雪胸口刀傷終於好轉許多。葉開稍稍鬆了口氣,一手仍搭在傅紅雪手臂上運功,人則繞到前面,謹慎檢視那利刃週遭。傷口已經癒合得差不多了,是時候拔刀了。葉開深呼吸了口氣,撤掌的同時手指連點傅紅雪胸腹要穴,凝神伸手抓住刀柄,稍微緩了緩便打算拔刀。


  就在這個時候,傅紅雪醒了過來,雙目眼露兇光,一運勁沖破胸腹被點穴道,噗的一聲,那柄利刃竟硬生生被傅紅雪運功震出!葉開躲閃不及,給刀柄撞正心口,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全噴在傅紅雪臉上,人給震得飛了出去。


  本來稍稍壓下的摧心掌力再次作怪,葉開倒在地上老半天爬不起身,嘴一張開便是無止盡的咳嗽吐血。但他始終掛念傅紅雪的傷勢,掙扎著抬頭想要看看傅紅雪情況,他卻沒想到,自己見到的,竟是另一個魅影人魔……


  傅紅雪披頭散髮的,胸口傷口處已然乾枯灰黑,右手已經長了黑爪出來,然則眼神似乎還有些清明,呆愣愣的望著自己身上的鮮血發呆,嘴裡喃喃唸著:「我竟然傷了我親生弟弟……」


  葉開想開口告訴傅紅雪,沒有,他沒事!但他說不出話,一開口鮮血便爭先恐後的冒出。他掙扎著,想爬過去到傅紅雪身邊。只要傅紅雪還有一點人性,他都不能放棄的!不管怎樣他都要救傅紅雪!


  傅紅雪怔怔的望著葉開,瞧見他不顧一切從地上爬來,還有身上濺滿的刺目血跡,他只覺得心疼得無以復加,但更讓他心驚的,他內心竟隱隱覺得有些興奮!有些喜歡!看到那鮮豔的血紅,他竟發自內心覺得開心。他怕!他害怕他會控制不了自己!在他面前的是葉開,是葉子的葉、開心的開!是他的好朋友!是他的好兄弟!還是他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他怎能看著自己傷害他?傅紅雪最後一眼瞅住葉開,下定了決心。




  「我不能見你死在我面前!」



  「傅紅雪!不要啊!!!!!」




  ※


  夜深人靜,本是該歇息的時刻了,但樹屋此時卻燈火輝煌。


  床上,葉開安靜的躺著,劍眉微皺,滿頭大汗,正陷入夢魘之中。


  傅紅雪靜靜坐在床邊,雙手緊緊攢著葉開的手,希望葉開盡快醒來。




  葉開已經睡了三天三夜了。


  那晚在酒樓,葉開突然莫名陷入昏迷,傅紅雪當機立斷,立即帶著葉開連夜趕到樹屋齊一心住處,連門都沒敲就直接撞進裡頭。他相信齊一心一定能救醒葉開的!


  沒想到,他滿心的期待,卻得到一句,無藥可救。


  傅紅雪忍不住又攢緊葉開的手,他不相信葉開就這麼一睡不醒!




  齊一心嘆了口氣,「我說過了,迴夢引無藥可救。唯有靠葉開自己的意志力才能清醒。你要守著他,但也要保重身體。」


  傅紅雪一點動靜都沒有,兀自看著床上的葉開。


  齊一心搖搖頭,無可奈何。只得推開門走了出去,臨走時交待傅紅雪,如有任何變化立刻喊他過來。沒想到齊一心才剛邁出門口,便聽到一聲咳血聲響,回過頭來,葉開胸前盡是鮮血,看上去怵目驚心的,傅紅雪趕忙攬住葉開喊道:「齊一心!他怎麼會這樣的?」


  上一秒葉開明明還好好的,眨眼間卻身受重傷?


  齊一心出手如電手指搭上葉開脈門,雙眼迅速掃過葉開身上各處看是否有異樣,咦的一聲,「怎麼胸口全都是血?」


  血一圈一圈的漫開,卻是從裡面滲透出來的。


  傅紅雪劈手扯開葉開衣衫,赫然見到葉開胸膛,竟給薄冰層層包住,皮膚凍得紫紅紫紅。除此之外,還有一道幾乎深入肋骨的十字刀痕,正自泊泊地流淌鮮血!


  齊一心忍不住大驚失聲:「竟是九陰雪魄功與滅絕十字刀?!」


  傅紅雪沒有說話,只默默點了頭。


  九陰雪魄功與滅絕十字刀是他自小修習的武學,他當然一眼就認出葉開的傷。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葉開怎麼可能會受這種傷?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出手傷葉開的!


  思緒正自混亂,卻聽葉開氣息微弱的說話——


  「傅…紅雪……我也、不會…讓你死在我面前的……」




  齊一心一凜,突然想到什麼,運指連點封住葉開胸口大穴,血流頓時緩了不少。他見到傅紅雪還愣愣的站在一旁,煩躁不已,忍不住大吼:「別阻住我救人!快出去叫小雨周婷進來!準備最好的傷藥!」



  直到傅紅雪撞飛房門奔了出去,他還在想。




  為什麼葉開突然受此重傷?又為什麼要說出那番話?


  那是他曾經說過的。是存了死志才說出口的話語。


  葉開……葉開為什麼也說出這番話來?


  難道他也快死了?



  【待續】

---------------

這幾天在趕別的稿。

總覺得要重拾固定的碼字步調好難啊……

评论
热度 ( 17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