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迴梦引 章一

  【一】


  纵然过往不尽完美,一切重新来过难道就会更好?


  傅红雪……




  ※


  叶开醒来时,人是躺在床上的。


  他记得自己应该是在马车上,同傅红雪、骆少宾一起赶路,欲在中秋之前回到无间地狱与花白凤团圆。只是路途遥远、马车颠簸,大战之后疲惫随之暴发,摇着摇着也就睡着了。只是他究竟是何时下了马车的?再怎么累应该不至于毫无知觉吧?


  疲劳还未完全消除,叶开刚坐起身又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打量自己身在何处。




  傅红雪推门进来时,见到就是这样的叶开。


  亵衣散乱得挂在叶开身上,领口大敞不说,连袖子都褪了大半。本该盖在身上的棉被只余一小角挂在叶开腿上,其余整床棉被都拖在地上。


  傅红雪再次认识到叶开睡相是如此难看。




  「醒了。饿不饿?」


  「饿啊!现在什么时辰了?」


  「掌灯刚过。」


  叶开闻言煞是诧异,如此说来,自己岂不是睡了整整一天了?



  「……我跟骆少宾商量,决定先在镇上休息。等你身体好些再回去。」


  叶开望着傅红雪好一会儿,笑了开来。大抵是自己在马车上昏昏沉沉的,傅红雪给点了睡穴,这才一点知觉都没有吧。




  三个月前,他留书一封离家出走,信中写明中秋前返家,让花白凤等人不要找他。


  一个月前,叶开本应如言踏上归途,却在中途听闻有关傅红雪传闻。为此,他耽搁了一个月明查暗访,待得事情解决之时傅红雪刚好也找上门来了。然而连日激战体力不支又中了毒,叶开甫见到傅红雪便即晕去,醒来时已经坐在马车上,同傅红雪与骆少宾两人踏上归途。一路上昏昏沉沉的,连日睡得不知天昏地暗,身体却未见好转,傅红雪大概是看他硬撑得不行了,干脆点了他穴直接投宿客栈吧。这傅红雪……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吧。


  叶开苦笑摆手,问道:「骆少宾呢?」


  「在隔壁客房休息。」


  想来也是。这骆少宾一路上充当马夫,肯定劳累得很。不过骆少宾还是当大侠称职,那赶马技术……颠簸得他想撒出一大把飞刀甩过去。不过瞥见一旁那位脸色跟抽筋似的,单手死死抓住灭绝十字刀,极欲抽刀却用力扣住刀柄克制自己不发作的模样,叶开满肚子的气顿时消了,反过来烦恼怎么抑制笑意。然则回想起当时马车上傅红雪的窘样,叶开早已不自觉绽开笑容,全然忘了傅红雪就站在一旁看着他。等到回过神来,傅红雪已经替他拿好外衣披在身上,说道:「镇上有庙会。吃饭去。」


  叶开满脸笑容答应了。




  至于骆少宾?


  由他去睡吧。那么大人了,饿了自然会醒来找东西吃。



  ※


  「没想到这庙会办得挺大的!好热闹啊!」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沿路上不是张灯结彩,小贩在街道两旁摆摊吆喝。不少人手持花灯漫步其中。叶开瞧得有趣,连忙奔上前询问。傅红雪见状,摇摇头跟了上去。那个摊子专卖花灯,什么款式都有,但叶开挑了挑总觉得俗气,瞥眼瞧见一旁有刚糊好风干的白灯笼,要了两只过来,借了老板的毛笔,沉吟半会即着手作画。不一会儿工夫便即完成。叶开满意地点点头,付了钱之后塞了一只到傅红雪手上,随即点上灯火,一盏梅花灯笼在傅红雪手上亮起,映在那面无表情的俊逸脸庞上,不知怎地,看上去好亲近不少。


  傅红雪凑上去一瞧,那朵朵梅花上的朱砂未干,给灯火一映竟是栩栩如生、鲜嫩欲滴。


  叶开手上画的则是竹子。墨色的竹节叶片肆意长在其上,风一起、火光一照,彷佛就要随之破出灯笼。


  梅花清冷。竹子高节。傅红雪看着这两只灯笼,又瞧瞧叶开那满面笑容,不知怎地想起四个字,脸上微微一红。才要说话,叶开又望见什么有趣的摊子,一溜烟给跑了。傅红雪无奈只得跟上,没想到叶开兴致极高,一摊逛完又一摊,俨然忘了两人出来是要吃饭来着,看到什么想买什么。傅红雪没法,只得闷头跟着叶开,在人群之中绕呀绕的,居然也没走散,眼前一花,叶开递了小块月饼在嘴边,傅红雪愣愣地张口吃下,味道倒挺道地。


  「傅红雪,不如买些月饼回去吧?」


  「……不用。每年娘与冰姨都会自己作的。」


  叶开笑嘻嘻说好,翘首瞧见了什么,回手拉住傅红雪径直走向个摊子。


  那是个古色古香的摊子,摊上摆了一排尽是玉饰,颜色有深有浅。傅红雪从未有机会赏过玉玩,瞧叶开兴致盎然挨个瞧遍,便也学着叶开的模样低头观赏。


  一转眼叶开替花白凤与冰姨各挑了支玉簪子,正自打量什么样子的玉饰适合傅红雪,好替他讨个吉利。手上一紧,回过神发现傅红雪放了块东西在他手里,捏着那形状像是玉佩。叶开讶异,缓缓摊开手掌。


  那其实是块再普通不过的玉佩了。上面刻了两只鱼,逐头逐尾,象征着年年有余的意象。然则成色翠绿得很,比这摊上其他玉玩都要好看,叶开一看便即喜欢上了,忙道了声谢,依稀见得傅红雪脸上微红,不知道是否自己眼花。他却着急往摊子上梭巡,想要拣个好看的给傅红雪。但大街上的玉摊子,好东西怎么会多?最好的玉簪子跟玉佩已给他与傅红雪挑中。叶开有些遗憾,却也不肯屈就普通玩意。摊子上有块寿桃玉佩,倒是挺别致,不过叶开瞧着傅红雪顶上发型,便默默放了回去。


  傅红雪一声轻笑:「没有就算啦。走,吃饭去。」说完拉住叶开,直接把人拎着往酒楼走去。叶开挣了几下没挣开,感觉手腕给握得更紧了,只得老实跟着傅红雪走入酒楼。




  酒楼伙计远远见两人风骨不凡,不敢怠慢立时迎了上来,领在前头安排他们上了二楼雅座。那位子正对大街外头,底下热闹景色一览无遗,红红火火的花灯一盏盏挂在黑夜之下,好看得紧。叶开探出窗口环视了会,满意的赞叹几句。


  那伙计见叶开很是满意,得意洋洋,底下接连荐了数样拿手好菜。叶开点了四菜一汤,一边抬首望向傅红雪,一边问起有什么好酒。如他所料,傅红雪眉头皱了起来,锐利的眼神瞬间射过来。叶开干笑几声,撒赖说道:「傅红雪,别啊。这一路上我几乎是滴酒不沾,好不容易伤势好转不少。镇上这会儿热闹,喝点小酒尽兴不是太过分吧。陪小爷我一起喝啊!」


  傅红雪沉吟好一会儿,终于点了头。


  那伙计见状忙不迭说道:「咱家自酿的桂花酒远近驰名!中秋时节酿得最是好!两位客倌不如来两壶吧?」


  「好!就来两壶!」


  「好咧!客倌稍等!马上上菜!」



  待得那伙计退出去后,叶开迫不及待从怀里掏出方才傅红雪给他买的玉佩。


  那块年年有余给平放叶开白皙的手掌心里,更显得成色难得,如同绿叶那般青翠。叶开越看越是喜欢,手指细细描绘其上刻纹,触手温润得很,心底也跟着暖和起来。傅红雪也不出声,静静在一旁看着叶开那专注的神情,彷佛也融入其中,跟着叶开一同,发自内心笑了开来。


  叶开仔细将那枚玉佩系在腰上。


  今年,肯定能过个好中秋吧。




  热腾腾菜肴很快都端上桌。两人毫不客气,眼神交会示意后,各自拿起碗筷,相对吃得淋漓尽致。只是点的桂花酒不知怎地迟迟未端来,他俩人吃到酣处更觉得有酒会更快活,但那伙计半天不见人影,只好倒了桌上茶水拿来配菜配饭。好在那茶水不俗,倒也另有风味。


  直到杯盘狼藉,终于,桂花酒端上了。


  那伙计一边上酒一边道歉:「对不住两位客倌!楼下大爆满,人手不足,竟忘了上酒来了。来!两位试试!这可是我家酒楼远近驰名的桂花酒——回梦饮。喝了包你们满意!」


  叶开受不住酒虫发作,接过酒壶立刻拔开软塞,就着瓶口闻了闻,赞道:「好香的桂花酒!看来真是下过苦工的啊!不过这酒名倒挺特别,有什么典故吗?」


  那伙计陪笑说道:「是啊!客倌问到点子上了!人说歌声余音绕梁三日不散,咱家这桂花酒啊,喝下却是口腹酒香不散,回味无穷。曾经有位客倌喝了这酒,就连作梦都还继续喝着呢!」


  「更有人传说,喝了这桂花酒,可以回到过去,改变曾经懊悔的事情。」


  叶开给挑起好奇心,「连这种传说也有?那真得试试了!」说完便浅尝了一口。的确如伙计所说,桂花香满溢口中,而后是酿酒特有的酒味。虽然是桂花酒,但却不失酒味,花香与酒味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叶开喝了一口,便忍不住又灌了一大口,口中连声称赞好酒,同时心下寻思,饭后可得弄个几壶捎给他家师傅啊。


  傅红雪也喝了一口,的确名不虚传。但他不好酒,不像叶开那样嗜酒如命。难得有此好酒,便陪着叶开好生品尝。他可比叶开更耐得住性子,先喝了一口之后,拿了只空酒碗,将酒液倒出。这回梦饮比之寻常好酒要淡色得多,表面上几朵桂花点缀,看上去不像是酒,倒像是花茶了。


  叶开也拿酒碗斟满,两人不约而同举起酒碗敬对方,而后一干而尽,说不出的舒服畅快!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赏月,气氛极佳,不知何时,那伙计已经默默退了出去。


  举首望着外头高挂空中的明月,突然想起方才那伙计说的传说,鬼使神差下,叶开大着胆子问出口:「傅红雪,你曾有什么想要扭转的懊悔事吗?」


  傅红雪收回仰望夜空的目光,转而望向叶开,那眼神平静无波,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叶开等了一阵,始终没等到傅红雪回复。


  他苦笑着,替自己斟满酒喝个精光,心想:「也是。傅红雪怎会对我说这等事呢。若是能够回返过去,或许他根本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吧。当初要不是自己中了毒,后面又怎会有那么多变故发生呢?」禁不住叹了口气,连倒酒都省下,直接抓起酒壶往嘴里灌。


  「叶开……」


  「嗯?」


  叶开缓缓眨着醉眼,却看不大清楚。对面那头的傅红雪,模模糊糊的,对着他好像在说什么。依稀只见得那薄唇开开阖阖,说了好多句话,但那些话语进到耳朵里都变得遥远透着回音。叶开只觉得好累,本来还努力眨眼试着清醒,但却越来越困,终于阖上眼睛,四周声音也随之回归平静。




  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却是截然不同的场景了。




  明月依旧高挂夜空。


  叶开站在一处宽广庭院里,周围摆设既熟悉却又陌生。他打量了好一会儿,突然领悟过来——这是侠客山庄后山!云天之巅的禁地!……但是,他怎么会在此?


  突然打了个寒颤,叶开直觉转过身倒退数步,摆出防卫姿态。




  从暗处缓缓走出一道人影。全身上下散发黑气,杀气腾腾毫不隐晦。披头散发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嘴角边还挂着一抹诡异笑容。


  这个人就算烧成灰,他也不会认不出来的。


  站在叶开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入了魔的向应天!



  ——但是向应天不是已经死了吗?




  叶开还来不及思考判断眼下情况,向应天已然暴起!一个踏步飞快扑身过来,双手黑爪用力抓下,十指所划下的方位,赫然便是叶开的咽喉!




  【待续】

----------------

這次是2015年的作品。有收錄在四週年本子裡面。

跟"莫辨楮叶"一樣,是"一叶知秋"的番外。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