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萧孟】初雪(中)

  【中】


  黑蒙蒙的生活其实没有想像中困难。


  更何况,曾经身为快活林四大杀手之一的他,在黑暗中求生存不过是最基本的条件。


  他只是,还不习惯罢了。



  记得高老大曾经问他有什么愿望。


  他说,他只求能安稳睡觉。




  失去光明以后,他便不肯睡了。既然醒着睡着都是一片黑暗,又有什么差别呢?直到真的精疲力尽,他才舍得放任自己肆意沉睡。


  但这倒是头一遭,他在外人面前如此毫无防备的睡去。




  小孟不大记得昨晚是怎么睡着的,他只是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就像平常那样,他用力的眨眨眼,伸出双手在面前不断挥舞,然后叹了口气,心道,果然还是黑的。他静心聆听,发觉屋外的风雪声没这么大了,想是大风雪已经过了大半,除此之外他再无听到其他声息。他愣了半晌,突然爬起身,摸索到另一床棉被去。棉被整整齐齐的叠好在床上,冰冰冷冷的没有热度,好像从未有人使用过一样。小孟叹了口气,看来萧峰走了好一阵子了,他竟睡得那么沉,完全没察觉,心下也有些埋怨,难得交到个酒友,没想到居然就这么走了。才想着,屋子的门却从外面给推开了。


  「小孟你醒啦?今早我看你叫不醒,翻了内室实在没有东西,便自行外出打猎了。你猜我给带了什么回来?」


  他听到萧峰那爽朗的嗓音,方才落寞一扫而空,按捺不住雀跃心情:「带了什么了?」


  「是熊掌。这大风雪刚过,昨晚那头大黑熊还冻着,我就拿了他两只熊掌回来。虽不知你眼上是什么病,但熊掌滋补,对你身体总是有好处的。」


  小孟点点头,迎上去打算接过熊掌,拿到炊房料理,却不想手构了个空。


  「别。昨晚喝了你的汾酒,今天就让我料理这熊掌给你吃吧!你就坐着休息,等着吃好吃的!」


  听得萧峰将外衣窸窸窣窣挂上架子,便往炊房走去了。然后是一连串锅铲瓢勺的铿锵声响,渐渐居然闻到一股香甜传出,也不知道萧峰作得是什么,但这味道甘甜的很,小孟给引得饥肠辘辘,虽想过去一探究竟,但转念一想,就算进去也不过碍手碍脚,便安安静静躺回床上歇息。不知是否昨日出门一趟、又喝了酒的缘故,他总觉得没甚气力。


  「来了来了!小孟别睡,快起床吧!」


  小孟听萧峰那中气十足的嗓音,从内室一路喊到桌案之前,觉得着实有趣。掀开棉被坐到椅子上,拿了碗匙就准备吃饭。却听萧峰赞叹:「小孟记性好耳力佳。方才听闻碗勺放下声响,便记下方位了吧?但是——」小孟突觉手上一空,听得萧峰续道:「还是让我给你盛吧。」


  他听着汤勺的声响,左手给递了挺有份量的一碗,同时萧峰交了只汤匙在他右手上。


  「吃吃看,味道好不好。」


  小孟点头,依言舀了一匙熊掌送入嘴里。只觉得入口即化,极为甘甜,却隐隐有些苦味。小孟又舀了一口慢慢品尝,说道:「这是用蜂蜜跟人参下去蒸煮的?」


  萧峰哈哈大笑,自己也吃了一口,「没错。正是蜂蜜跟人参。蜂蜜是拿你这现有的,人参则是新鲜现挖的。你萧大哥来到这长白山,别的不会,挖人参倒是颇有心得。搭配这熊掌,总算还能入口。」


  小孟微微一笑,「我在这住这么久,熊虽然杀了几只,却从没想过要吃这熊掌。也亏得萧峰想到,让我大饱口福。」


  「没的事。也不过是用蜂蜜人参一起下去蒸,是食材好才勉强凑合着能吃。我第一次煮熊掌时可是焦的啊!好歹这次总算没过了火侯,你可别笑话你萧大哥的厨艺。」


  小孟吃得甘甜,三口并作两口便把整碗吃光了,乐得萧峰又给他盛了一碗:「这熊掌硕大,够我们吃几天。只是人参得再去挖。」小孟点点头,提议:「不如饭后我跟你一起去吧。」萧峰有些迟疑,但回想昨日小孟那俐落的身手,便答应了。




  饭后,屋外风雪差不多停了。两人结伴外出,挖了一个下午的人参。小孟眼睛不方便,也只是听声辨位,照着萧峰挖掘的地方也往下挖,但控制好力道,免得挖到了却把人参给凿坏了。尽管只是单纯的挖掘工夫,小孟却颇有乐趣,越挖越上手,萧峰望着小孟精神的样子,心中欣喜,两人合作无间挖了好几只人参。


  早上萧峰很早便起身了,但小孟却睡得很沉,他喊了好几声都没反应,抬手搭上额头发现小孟有些发烧。这才出门,凭着记忆找到昨天打倒的大熊,弄了熊掌、挖了人参来给小孟补补。现下人参挖得差不多了,萧峰心下计较,也许往树林那碰碰运气,看有没老虎山鹿之类的,猎些兽肉来给小孟打打牙祭。于是领着小孟往山林去,途中听闻虎啸之声,萧峰大喜,寻声往林间深处走去。小孟听到虎啸声后,萧峰便往啸声方向奔去,转念一想也就明白萧峰想法。是了,熊掌总是会吃完,打只老虎回去未尝不错。


  却听萧峰说道:「小孟,我去打只老虎回来。你在这等我吧。」小孟摇头,「我也去。」萧峰脚步不缓,沉吟半会,「那好吧。你在旁照看就好。」


  小孟虽然看不到,但听那搏斗声音便可知道,萧峰对付猛兽根本游刃有余。萧峰武功刚猛,尤其手下降龙十八掌特别硬气,对上猛虎居然闪都不闪,直接硬碰硬对攻,着实令人咤舌。只听那猛虎嘶吼几声就没气了,也不知萧峰是给了一拳还是给了一掌。他却突然想起昨日之事。以萧峰的功力,就算昨日小孟没出手,料想定能从容解决,只是不知道当时究竟怎么回事,在他出手之前,萧峰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几乎以为是看到大熊给吓呆了,直到他出剑瞬间才听到那将要发出的掌风。他从未听过那样刚猛的掌风,还未发掌就震得空气呜咽发响。若不是他双目失明,他真希望能亲眼见见萧峰这样的人物。




  「发呆嘛?走啦,可以回去了。」


  小孟这才回过神来,对着萧峰浅笑,微微点头,领着萧峰踏上回小屋的路上。


  然而在半路上,他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小孟下意识偏头往脚步声处望去,只听得那人大喊:「小孟!你别跑!」萧峰看到小孟整个人瞬间抖了一下,像是惊弓之鸟那般,背都弓了起来。下一秒,小孟果断转了个方向,飞也似的全力奔走。萧峰心下一凛,不知道来人找小孟何事?若是仇家,小孟的反应忑也奇怪,但若说是朋友或兄弟,小孟扭头就跑的反应也不对。萧峰稍一沉吟已有计较,运起轻功恰恰拦在来人身前。那人被萧峰一阻,运转轻功那一口真气散了,只好停了下来,怒目瞪向他:「你是谁?为何拦我?」面前此人,浓眉粗犷,满面沧桑,赫然就是萧峰当初在脑海中猜想勾勒的小孟形象,他着实愣了一会儿,随即领悟过来:「你是石群?」


  那人闻言诧异,表情没最初那么生气了:「你怎知我是石群?你认识小孟?」


  萧峰点头,「昨晚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小孟跟我提过你。怎么?你俩不是好兄弟?为何小孟见你转头就跑?」


  石群叹了口气,「是为了他的眼睛。」萧峰闻言连忙追问详情。石群脸上神情似笑非笑,想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想了好半会儿,才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个明白。




  却说小孟跑了好一阵子,发现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石群跟萧峰竟然都没有追上来,心中觉得奇怪,便隐蔽身形气息回返树林。待得回到他撞见石群的地方,石群已经不在了,但林中一处却有另一人的呼吸气息,是谁?是萧峰?倒也不对,萧峰是大喇喇性子,豪爽得很,兼之内力深厚,一呼一息分明有力,但林中那人呼吸却非常轻促,但他还是问出了口:「是萧峰吗?」


  没人答复。


  小孟觉得奇怪,猜测大概不是萧峰,他可不待见外人。于是转身便跑,他想,萧峰找不到他必然会回到小屋的。跑了约莫一半路程,不知怎的,眼睛突然一阵剧痛,脑袋居然天旋地转起来。他心想,原来看不到也能感觉到天地颠倒啊。在失去意识之前,依稀听到有人大喊他的名字,同时感到有个宽广的胸膛接住了他往后倒下的身子,特别温暖,特别可靠,小孟好想知道那人是谁,他却恼怒得很,愤恨自己竟然看不见。然后就人事不知了。




  【待续】

----------------

看來蕭孟沒什麼人在吃@@

评论
热度 ( 4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