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赌约番外——返乡探亲的日子(?)

  【番外】返的日子(?)


  话说叶开将养数月后,花白凤领着傅红雪与叶开两人回塞北魔教探亲。塞北魔教时下不兴风浪,隐居度日。三人表无聊赖,整天能做事情有限……


  【一】花大叔


  却说当花大叔看到叶开活跳跳的站在面前时,那表情看上去跟见了鬼似的,愣愣的从头到尾一丝不漏(?)的看着叶开。叶开倒也任由他看,两手背着头,笑嘻嘻的盯着花大叔那好看的表情,心下却有些奇怪,怎么花大叔像是不知道他还活着的消息?


  却见花大叔表情从呆愣转为迷惘,再从迷惘转为清明,再然后,嘴角忍不住抽搐,突然整个人跳了起来大叫一声,二话不说直追着叶开不放,口里喊着:「小兔崽子没死害得你舅舅我白伤心这么多天!」


  叶开拔腿便奔,哈哈大笑,一边跑一边回头嚼舌根:「大叔快别生气!我的伤还没养好呢!大夫说只能让我跑上两圈,再多可就不行啦!」


  花大叔咬牙直追:「信你是孙子!」


  叶开一挑眉,一个急停想转到傅红雪那去,却不知怎地身形一滞,突然闷哼一声,捂住心口,身子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摔倒。花大叔本就追在叶开身后,看到这情况心下一惊,怕是身体没好全,心伤又发作了吧?连忙运起轻功疾行过去,恰好接住叶开往后倒下的身子。低头一看,叶开皱着眼睛貌似挺疼的模样,瞧得花大叔心疼起来了,不知道有多懊悔方才没信他的话。好在脉象稳定,怀里那身子还算颇有份量,不是太轻,看来这些日子应该养得不错。


  花大叔斟酌一会儿,便领着叶开往内室去了,打算吩咐属下准备些药材,给叶开好生补补。却不知身后拉着的叶开,正转头向花白凤与傅红雪吐舌,一脸促狭,心道:「大叔果然一如既往,挺好料理。」




  【二】 叶开


  叩叩!两敲门声,叶开把声从门外响起——


  「大叔!你睡了吗?我有点事想找你商量。」


  一闻言,花大叔连忙起身着衣,开门拉着叶开进房,心里既奇怪却又高兴。没想到他这聪明绝顶的外甥居然有难解的问题,还刻意来他房里找他商量?这天是不是要砸下来啦?


  叶开一进门也不客气,反拉着花大叔坐到床上去,说要切磋。


  「嗄?切磋?在床上吗?」


  叶开点点头,想了下,又偏头补充道:「江湖事千奇百怪。没准哪天得在床上应敌啊!」


  花大叔想想,这话有理,便跟着叶开爬上床,一个坐在床尾,另个坐在床头。才刚坐上,叶开呼的一声一拳招呼过来,瞄准的竟是他的右眼。花大叔眼角一抖,也呼的一拳过去,心道:「瞧你躲不躲!」不想叶开愣是不躲,一拳直到底,哎呀一声花大叔捂着眼睛,却看叶开,眼睛好得很,却挑眉怒视花大叔:「大叔!你怎能这样?你要一招招拆解啊!」


  花大叔心道:「这哪叫切磋?本大叔根本打不下手!」却摸摸鼻子不讲话。是他出错招,跟叶开硬碰硬他肯定吃亏的。于是老老实实拆解叶开一招一式。只是越拆解越疑惑,那都些啥乱七八糟招数啊?说是切磋,倒不如说是撒赖,跟孩子乱打架一样,全无武功套路,胡搞瞎搞,尽是些出奇不意的招数。花大叔看了一阵,依样画葫芦,跟叶开一个路子出招,两个人双拳双脚在床上来来去去的,一个大呼过瘾,一个大呼好玩。


  却听敲门声响起,这次是傅红雪了。


  叶开闻声,吐了吐舌,立时起身从窗户跳了出去。门外傅红雪听到动静,也跟着追了上去。只留下房内花大叔一个人发楞,不知道这两人闹的什么呢。突然想起日间曾听下属说过,这两人这些天好像到处撒泼,一个躲一个追的,闹得整个魔教天翻地复。摇摇头,吹熄灯火。


  都已经三更天了,他还是睡下吧。




  【三】傅


  下午听下属说起,叶开总算被傅红雪逮住,被拉到房里去了。


  花大叔本来不怎在意,但整个下午都不见那两人影,不知怎地有些担心,便跑到傅红雪房门口,悄悄查探是什么情况。却听房内呜咽声不断,是叶开的声音!听上去似乎疼得很但又百般隐忍。花大叔心中一跳,深怕叶开心伤发作,这一惊就顾不了其他!一掌推出直接把门给拍散了,但还未走进房内便张大了嘴合不拢。


  只见房内,叶开与傅红雪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叶开处于下风,傅红雪明显制住叶开,正欲压上去。


  叶开听见声响往房门望去,见到一脸震惊呆愣的花大叔,脑袋突然好使起来了,对着傅红雪使了一招双龙取珠。傅红雪两手正往下探,本来叶开已无反抗能力,不想突然又反击过来,却不当回事,头一低便即避过。然而叶开此为虚招,双手顺势攀住傅红雪臂膀,借力膝盖一顶——


  喔!那应该很疼!——花大叔瞧见叶开起手便知下招,闭眼不忍再看。只感觉身边一股劲风吹过,再睁眼叶开已然不在房内,只剩傅红雪趴在床上,一脸铁青捂住下体,满眼怨恨的瞪着花大叔,似是说道:到口的肥肉硬生生给飞了那个恨啊啊啊啊啊啊……


  花大叔咳嗽几声,默默退出房间,虽想关门奈何那门早被他推散。只得陪笑着摸摸鼻子赶紧离去,心中明了,原来这是叶开找他切磋的原因!叶开最后那两招正是两人不要脸玩了一晚上弄出来的下三滥招式……不想竟然实际演练在傅红雪身上了。


  南无保佑别断了后啊!


  却没想到那两人滚在一起估计已经断了后。




  【四】花白


  在房里与冰姨闲话家常。




  【五】花外公 花小叔


  当花外公与花小叔出关之时,才知道原来花白凤带着两儿子回来过。


  「啥?人已经走了?你怎不把人留下?」


  「有啊!」花大叔点头,正美滋滋吃着汤圆,「他们一来我就立马告知你两今日出关。谁知道今早起床三人就不见了!大概夜里就偷跑了吧。」


  花外公与花小叔两人承受不住,气得牙磨得咯咯咯直响,两只手爪子握得紧紧的,恨不得要举起抱头乱窜仰天长啸呼天喊地哭爹叫娘表示万千扼腕!然则两人是什么身分什么地位?又是在花大叔的面前,只是老脸胀得红肿,脚下踏得沉重各自走回房间。而后房里乒乒乓乓,也不知道拿什么撒气。


  花大叔站在原地兀自思索——不知还有没两空房可睡。




  马车上,花白凤与冰姨正自笑得开心。


  她俩自然知道那两人千盼万盼就是想看金孙。


  早计画好了!就是刻意挑他俩闭关时去,出关当日走人!


  谁让那两口是心非,想见外孙不老实说,却弄个任务要掳人回去……


  哼哼!气死他们!




  【六】花大叔再


  却说叶开伤势无大碍之后,便让人捎了封信到魔教,给花大叔报平安。


  只是花外公与花小叔气恼花大叔笨笨的竟然真打了叶开一掌,故意不告诉他,让花大叔日日夜夜懊悔后悔爪子挠头毛过日子,连酒都不让浇愁!


  于是花大叔便没通风报信,任由花白凤母子三人夜半离去,还神不知鬼不觉的点倒守卫,务求她三人顺利离开。


  哼!气死他们!




  【THE END】

-------------------

下篇貼傅葉衍生作品蕭孟的初雪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