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念执着 章八

  【八】


  假装被控制了几天,叶开对那贼道士仍旧知道不多。毕竟,谁会对着没有意识的人说话呢?


  不过叶开至少了解——这个道士城府很深。


  这些天以来,白天时他们都是在义庄歇息,直到夜深人静之时才上路,就跟普通赶尸的道士一样。大隐隐于世,越是寻常越不会引起注意。又有谁会想到,这个掳走堂堂小李飞刀叶开的道士,居然就跟个寻常道士一样作息?


  而如此深思熟虑的一个人,竟然如此执着于身中尸毒的他,千方百计要控制住他?这背后是否有什么阴谋算计?



  而最令叶开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初时被贼道士拐走之时,为免道士起疑,他不得已喝下了一口毒血,和着藏在牙后的傅红雪血包一起喝下。他没想到,不过是一口毒血而已,却令得他彻底失去人性理智。之后清醒叶开回想起来非人时自己的所作所为,着实心惊。喝下毒血的他凶暴得很,杀红了眼那般疯狂攻击那道士,同时随着本能疯狂地想要逃离。但那道士却不顾一切与他斡旋,尽管武功不济、就算身上伤口增添不断,却始终拦住他不让他离开。


  如此执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叶开不禁思量,整件事情是否打开始就是个局?


  他和傅红雪于江湖上游历,虽不高调却也无特意隐藏身分,有心人要追查他们的下落并不是件难事。如若整件事情打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那么这道士究竟目的为何?为了把他弄成忠心耿耿的半人半尸?然后呢?意欲为何?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是只有听话的叶开才能办到的。


  再次回想起毫无理智、疯狂追杀道士的自己,叶开几乎要背过气来。毫无人性、下手狠绝、疯狂嘶咬抓人——那种样子的叶开……根本不是他!叶开打从心底厌恶排斥!他绝对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危害人间!甚幸的是,那道士之后再也没喂他喝毒血了。


  他本来还惴惴不安,不知该如何蒙混过去——牙后血包准备不易,贼道士又时时待在他身边盯着,他根本没法动手脚。实际上,他也根本没那心力。这些天整日假装呆滞神情,把所有人性跟感情都隐藏起来,渐渐的,叶开觉得自己的思绪跟情感好像也跟着越渐停滞甚至消弭。他心里清楚,这不是错觉。这是自己体内尸毒渐渐侵蚀导致。奈何他空不出手,无法饮用傅红雪的血来压制这毒。


  再继续待下去,不仅探查不到进一步消息,反而可能暴露,甚至致自己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该走人了。


  叶开如是心道。




  ※


  隔天趁着那道士睡熟,叶开运起轻功,悄然无声地溜出义庄。


  这时天才刚亮没多久,外头没有人声,大多人仍在睡梦之中。


  赶了一夜的路,其实叶开疲倦得很,但清晨时分是最佳的逃跑时机,他决计不能错过这大好机会。


  然而在他出村之时,看到不慌不忙拦在他面前的人之时,他突然领悟过来。



  「你早就知道我是清醒的。」不是疑问,是肯定。



  那道士不置可否,一双利目盯着他不放。




  叶开此时才初次正眼打量贼道士。


  这些天,为了扮得唯妙唯肖,叶开眼神从未聚焦过,一直未能有机会打量这个掳走他的正主。此时抬眼望过去,他有些讶异。这人皮肤白皙,五官深刻,鼻子又高又挺,不像是中原人士,反倒像是塞北那边的长相。但脸上神情冷酷严峻,一点人的气息也没有,看不出心思。叶开心中一凛,心知这人不好应付。


  或许,他真的入了个局。



  叶开暗自戒备,脸上却不露痕迹,如常说话:「阁下是谁,究竟图得什么?」


  那道士仍然没说话,只是从怀里取出摇铃,另一手捏了个法诀,眼见就要施法。


  叶开早有预料,瞬间翻身跃起直攻那道士,意欲夺去那只摇铃。


  道士不慌不忙,望着叶开对他使的杀招,却一动不动的,有恃无恐。叶开虽觉奇怪,但见道士破绽不少,一个踏地借力,攻势不变仍向道士发招而去。就在拳脚几乎要揍到道士身上之时,叶开突然呜咽一声,踉跄倒下。他只觉得气海翻腾,头痛欲裂,浑身疼痛不已!全身肌肉血液都在叫嚣抗拒,抗拒自己方才想要攻击道士的行径。


  这是怎么回事?!——叶开一边忍受疼痛,一边疑惑不已。



  却听那人冷笑一声:「乖,总算懂得认主。」


  叶开爬不起身,强自运功想要压制紊乱内息,慌乱思考:贼道士说啥认主?


  却听那道士说道:「知晓为何要喂血?」


  「——好让你知道该服侍的主子是谁!」




  叶开终于领悟过来。


  那晚他喝下的毒血,正是这道士的血。


  江湖传言,以血养尸,就是这个道理?




  叶开心乱如麻,闪过很多念头。


  他知道自己毫无胜算。


  他更知道自己绝不能留在这。



  他只能忍受浑身疼痛,竭力屏息静心,尽力压制平稳内息,同时分神暗自运劲。




  道士哼笑一声,冷冷看着叶开倒在地上,明明很痛苦却忍着没有痛呼出声。但他没打算让叶开好过,手捏法诀、摇晃手中摇铃,立时施行御尸之术,意图控制叶开。


  叶开终于痛呼出声,两手环抱住头,疼得在地上打滚。


  道士冷笑一声,对叶开反应很是满意,手上动作不停,仍然继续施行术式,弄得叶开惨叫出声,大呼小叫的、满地翻滚。道士诡笑不断,欣赏着叶开在地上痛苦的模样,得意洋洋,手中摇铃越摇越起劲,心想还要再多看些、要再多折磨叶开一阵子。他却未留意到,叶开越滚越来越远,越滚越是偏离村口。


  终于查觉到不对想要上前的时候,叶开朝他甩出一枚烟雾弹,正中颜面。


  那烟雾气体刺刺辣辣的,弄得他眼泪鼻涕直流,咳呛不止。


  他慌乱挥手想要甩开缠绕在颜面上的烟雾。




  然则,烟雾散去之后,地上哪还有什么人影呢?


  只有地上一句指劲非凡、张扬无比的留书:


  『小爷去也 蠢人勿追』




  道士抹掉满脸泪痕,愤恨的踹了地上一脚。




  【待续】

--------------

遲來的七夕文w

评论
热度 ( 17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