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念执着 章七

  【七】


  叶开几乎快无法承受脑海中越来越大声的铃声之时,傅红雪出现了。


  他跪倒在地上,望着傅红雪从那贼道士正后方跃来,简单粗暴地把人直接踩倒在地。叶开顿时一阵轻松,那个吵死人的铃声终于消失。他奋力撑起自己,但方才全身力气都用在抵抗之上了,这时手脚发软,完全站不起来。


  傅红雪见状,朝脚下垫背重重踩了一脚,当作垫脚石那般,借力跃来他面前扶住了他。叶开喘了口气,「我没事。先把那家伙给点住了吧!省得又作乱!」


  当叶开抬起头,发现傅红雪似乎没听到他刚才说的话。


  傅红雪只是直直地望着他,满眼的担忧与不忍,彷佛见到什么令他纠结不舍的事情。叶开心下狐疑,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傅红雪不容拒绝地扶他靠坐在树下,锵的一声抽出背上的灭绝十字刀,回头起手便是灭绝十字刀其中一式。


  但刀法所指之处空无一人。


  叶开不禁疑惑:傅红雪这是在向谁递招?


  突然间,傅红雪回过身看着他,满脸惊慌失措,如疾风般急驰到他面前,迅雷不及掩耳地点住他胸腹数个要穴,最后还封闭了他的耳力。


  究竟是怎么回事?——叶开给傅红雪搅得摸不清头绪。但他知道傅红雪点他穴道是为了要护住他心脉。那么封闭耳力是何用意?为了阻断摇铃控制吗?


  此时叶开发现,方才倒地的贼道士,不知何时早已爬起,站在一旁不断重复比划繁复的指诀,手中摇铃不断,但他却没有任何不适,难道施术的目标不是他?


  叶开猛然领悟过来——傅红雪是中了那厮的幻术了!


  那贼道士明显知晓自己武功不济,迂回使出幻术来迷惑傅红雪!正打算开口唤醒傅红雪,没想到傅红雪挥舞了几下灭绝十字刀,提刀直奔往森林深处,一转眼就不见踪影。




  很好,傅红雪着了人家的道,跑了!留他一个人在这。


  好在傅红雪下手不重,他轻易就可自行撞开穴道。但撞开穴道以后又如何?以他目前情况,恐怕跑不了多远。再者,若那贼道士又祭起妖术控制他,他可没把握能够撑到傅红雪回头,更何况傅红雪何时能挣脱幻术根本未可知。叶开暗自观察周遭环境,他发现自己所处的角度奇巧得很,只要稍微偏头就可以看得到贼道士的动向,但从贼道士角度望过来,是看不到他的脸的。


  叶开思绪转得飞快,阖上眼装作不醒人事,刻意调节内息,弄出自己经脉紊乱的假象。



  脚步声一步步踏来,最后停在他面前。叶开可以感受到那人打量他的视线。冰冷的手指搭在他的脉门上。似乎是满意叶开的情况,他听到那道士嗯了一声,随后他被猛然拉起。叶开早有预料,全身放松毫不使力,软绵绵地任由那道士将他负在背上。


  叶开默默叹了口气,又要被这贼道士背着走,但心中纵有千百不愿,也不敢透露半分。他放任自己趴在那道士背上,兀自思量,下一步该怎么作,而身下这贼道士又是什么来头,为何对他如此执着?




  叶开想起上半夜的事情。


  他本来坐在屋檐上赏月,满心期待傅红雪能弄来几壶好酒。一阵清脆铃声传来,他突然闪过个强烈的念头,他必须去一趟!去到那个人的身边!——尽管他根本不知道他所想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后来他就失去意识了,依稀知道自己去往到那人身边了。直到听到傅红雪的名字,他才清醒过来,惊觉自己手上拿着一碗深到反黑的毒血,而面前不认识的人,正命令他全数饮尽。


  他举起那碗毒血递到嘴边,手指暗暗运劲捏碎了一角,配合饮下的时机,诈作碗破没拿好,直接将整碗毒血摔在地上。


  他面无表情地站着,眼神没有聚焦,仅是望着映在他眼眶里的大片画面。


  那道士咒骂了一声,蹲下看了下破碎的瓷碗,忽然起了疑心,站起身用力掐开叶开嘴巴,仔细查看叶开口腔内饮血的痕迹,甚至确认喉咙深处确实留有血痕,才终于肯放开叶开——幸好叶开早有准备,为免起疑,他是真的喝了一口毒血,同时咬破藏在臼齿后方的血包。虽然不得已喝了口毒血,但同时他也喝了傅红雪的血,只希望傅红雪的血能起到压制尸毒的效果。


  再后来,他就没了意识了,心底深处猛然涌上来的狂暴彻底侵蚀他整个人。


  直到傅红雪赶到,喊他的名字,他才清醒过来。


  在这期间,他都做了什么呢?


  稍一回想,脑海中居然闪过不少画面——如魅影人魔那般的鬼魅身影,东跑西跳地攻击那意图控制他的道士。




  他心想,那口毒血恐怕比他想像中还要毒辣。


  往后万万不能再喝下了。




  好在他身上仍藏有不少傅红雪的血。


  他得想想,该如何伺机鱼目混珠。




  【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