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念执着 章六

  【六】


  直到找到贼道士的踪迹,已然晚了一步。


  开坛作法的铃当、香烛一样不少,就是没看到任何人影。



  傅红雪垂首望着洒了一地的毒血与破碎的瓷碗碎片,心中凉了大片。


  他的叶开就这样被带走了?


  好不容易才压制住的尸毒,这下落在贼道士手中,叶开……还能保有人性吗?




  蹲在地上观察的齐一心,扯了扯傅红雪,示意他过来。


  「你瞧,这毒血洒了的量也太多了。」


  傅红雪蹲下查看,地上满满一大摊都是暗红色毒血,然而仔细比照瓷碗碎片,这毒血的量几乎就是这瓷碗可以呈上的量了。


  「毒血几乎全洒了,就算喝下也不过是几口。叶开应该暂时无恙。你可得尽快找到他才行。」


  「我?」傅红雪注意到齐一心话中竟单指他一人,「你不与我同去?」


  齐一心摇摇头,「几次交手下来,你应该清楚,我们根本无法抵御那贼道士的妖术。看看!我们还以为甩开他了,其实根本是作给我们的假象。总之,不管是尸毒、还是妖术,都不是我们理解的领域。」


  傅红雪沉默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那贼道士两次来犯,他们的确是莫可奈何。


  上一次,叶开差点成了半人半尸。这一次竟然直接就拐走叶开了,如入无人之境。面对这样未知的妖术与对手,他着实慌得紧,就连他最信任的灭绝十字刀也是军无用武之地。现下,叶开不在他身边,傅红雪简直是心浮气躁,根本无法定心。


  「所以我决定去搬救兵。」


  傅红雪领悟过来,「你是要直接去找那位——驱魔道长?」


  「是。」齐一心点头,「我们兵分两路,之后再会合。到时有道长同行,不至于对那妖术束手无策。」


  傅红雪微一思索已有计较,交了一只鸟笛给齐一心,决定用叶开的飞鸽与之联络。


  两人又在四周围查看蛛丝马迹,希望能有利于追踪叶开。来回看了好几次,才终于在一处不起眼的草丛边看到一双脚印。恰好踩在泥上,才得已留下足迹。那脚印踩得极深,身上似是背负了一个人,间隔步伐倒是颇大。


  傅红雪随意瞥了几眼,「功力不错。但比之你还远远不及。」


  齐一心同意,「但看这步伐,那人明显会轻功,恐怕不是什么普通道士。你说要不要多找点人来帮忙?现下叶开下落不明,情况已非你我所能掌控。我想塞北魔教势力颇广的,更有人脉些?万一失去叶开踪迹,中原如此广阔、茫茫人海,如何能找到他呀?」


  傅红雪想想也是,「这里离塞北魔教颇远,我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但我还是休书一封,命散落四处的教众帮忙留意吧。」沉吟半会,又道:「此事严重,我给外公也休书一封。」


  齐一心大喜:「有魔教教主亲自主持,要找到叶开就更有把握啦!」


  傅红雪随意应和一声,当即运起轻功往脚印前方奔去,远远喊道:「我先追踪这脚印,尽可能赶上那贼道士。以我的脚程,应该能够追上他。」


  齐一心还未应喝,傅红雪早已奔出他的视线之外。




  要追踪一个功力大不如己、又背着叶开的人,并不是件难事。


  傅红雪很快就发现贼道士的行踪,但是却迟迟追不上人。


  他本不以为意,但追了半个时辰仍旧追不到人,他这才疑心,蹲在地上仔细查看贼道士的足迹。


  他还记得在镇上的时候脚印踩得很深,当时他还与齐一心推测贼道士把叶开负在身上奔跑。然而现在他追踪到的脚印,却变浅变杂乱了?不仅如此,还偏离了原本的方向。是有什么突发状况发生?


  定睛一看,贼道士的前方居然有另一排轻轻巧巧的脚印,足迹非常之浅,若非仔细查看,轻功运转之下疾驰过去决计不会发现。


  傅红雪转念一想,顿时大喜,兴许是叶开清醒过来。若是他所料不错,叶开或许路上便恢复了神智,趁着贼道士不注意便跑了,说不定还缠斗了一会儿。那贼道士变换方向,就是为了要追叶开吧?傅红雪再也抑制不住担忧,体内真气运转催到极限,身影如箭一般射过。他不再钻研脚印什么样子、那贼道士又是怎么情况,他只想着:赶紧追上去,赶紧见到叶开,这才是最要紧的事情呀!




  跑了一阵,远远的就能听到不间断的响铃声。


  傅红雪心中一凛,知道自己终于还是追上了,径直往铃声方向飞奔而去。


  他赶到的时候,一身着暗紫色道服的道士左手捏着法诀,右手正不停地摇着手上的摇铃。


  傅红雪暗骂:总算揪住你这狐狸尾巴!


  心念一动,一个筋斗翻过去,一脚直接踩在那贼道士的背上,硬生生将人给踩趴在地。他这才看到前方不远处跪卧着的人影,不是叶开还能是谁?傅红雪不再理会贼道士,心心念念都是叶开的安危,双脚蓄力又用力踩了底下垫背,借力使力直接跃到叶开身旁,忙问:「叶开你怎样了?没事吧?」


  此时叶开跪卧在地上,紧紧抱着头,双眼紧闭,咬紧牙关,一直在忍受头痛欲裂,强自抵抗脑袋深处传来那意图控制他的声音。直到方才,头痛与声音才终于缓解,随后,他就听到傅红雪的声音,那声音是如此的近,简直就像在他身旁。


  「傅…红…雪…?」语毕,叶开身体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往前扑倒。


  傅红雪连忙搀住叶开不稳的身躯,「是。是我!我来晚了。」


  他看着叶开皱紧的眉头,着实心疼,心道:也不知道叶开这样抵抗尸毒坚持有多久了?肯定很难受吧。


  然而就在此时,摇铃声再次响起,叶开本来放松倒在他身上,这时突然全身肌肉都绷紧了,整个人颤抖得紧,叶开再次抱住头,终于忍不住喊叫出声:「别再摇了!」


  傅红雪转头望去,方才被他打倒在地的贼道士,此时正邪笑着,继续捻着法指摇着响铃,口中念念有词,很明显就是他令得叶开如此痛苦!——他轻手轻脚将叶开放倒在地,随即抽出灭绝十字刀,眼神中燃着熊熊怒火,满心都是将这贼道士大卸八块的念头!起手使了灭绝十字刀第一式,往贼道士招呼过去。


  贼道士见状,哼笑一声,一个倒纵急退,立时拉开与傅红雪之间的距离,但他手上摇铃未断,妖术尚未中断,只听得叶开再次痛呼出声。


  傅红雪听着叶开的惨呼声,心痛得无以复加,仅管想转身回到叶开身边,但却分身乏术。他很清楚,若不能中断贼道士妖术施展,叶开就只能继续煎熬下去。微一思索,虽不确定是否有用处,但傅红雪扭过身揽过叶开,替叶开封住肺腑重要穴道,随即封闭叶开的耳力。眼见叶开眉头一松,傅红雪暗叫声幸好见效!低声交代:「叶开!你等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他关心则乱,居然忘了自己上一秒才封闭叶开耳力。


  随后提着灭绝十字刀,追杀贼道士去了。






  然则,才不过一会儿工夫,贼道士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远远的,仍然听到毫不间断的摇铃声响,悠悠扬扬,一下急、一下缓。



  傅红雪愤恨得很,暗骂:兀那贼子!跑了都还要折磨我叶开!顺着响铃之声,傅红雪运起十成轻功直追过去。


  说也奇怪,好几次那响铃之声听来不过咫尺距离,却总是追不上,铃声一下忽远,一下又忽近,突然又急匆匆的摇了好几下,随后又回归宁静。傅红雪停下脚步,专注于耳力,然而之后再无铃声响起,地上也无足迹留下,线索就这么断了。


  傅红雪无功而返,实是愤恨不已。但转念一想,好在叶开没给那道士掳走,这才是最值得欣慰的。


  然则在他回到叶开躺卧的地方之时,却没见到叶开身影。


  他更在原本叶开待的地方,看到一个踩得极深的脚印,和他追了大半夜的足迹,一模一样!




  他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待续】

--------------

下章葉開視角w

评论
热度 ( 13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