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念执着 章五

  【五】


  血亲的血确实有效,再辅以齐一心的银针,打通血脉,叶开隔天一早就恢复意识。只是身体仍旧僵硬迟钝。像是抬起手臂、抬起脚来这类粗略动作倒是还可以,但若是下床走路、动动手指、抓紧东西什么的,就没办法了。


  叶开面色铁青,望着傅红雪一汤匙喂过来的饭菜,感到自己是如此不济、如此丢脸。


  傅红雪可看不出来叶开心里在想什么,疑惑问:「是咕咾肉呢。不吃吗?」


  「吃!谁说我不吃!」泄愤那般叶开闭上眼用力咬下和着白饭的咕咾肉,一边咀嚼赞叹好吃,一边思量该如何摆脱现下不能自理的困境。才想着,傅红雪又喂来一口,这次是香软可口的烘蛋,依旧是他喜欢的菜色。


  可恶!这间小店的菜也太好吃了吧!——叶开觉得自己实在很没出息,为了美食居然抛弃自尊,任由傅红雪这样一口一口喂食。


  齐一心一手捂着眼睛,另一手忙不迭替自己夹菜夹肉,免得一不注意连个菜尾都没剩下来。他可也是忙活了一整晚哪。


  那贼道士昨晚激活叶开体内尸毒,几乎就要得逞。好在血亲的羁绊还是在的,凭靠着傅红雪的血,成功唤回叶开神智,只是却也给尸毒弄得不上不下的情况——血气不活络,导致叶开目前不良于行,无法掌控自己身体。不过,这算不上是什么大问题。齐一心估摸再调养个两天,叶开就能恢复正常,不会影响武功。


  但前提是——这两天内叶开没再遭受术式侵扰。


  叶开现下身体未复,若是再被术式控制,就算有傅红雪,恐怕再也唤不回叶开神智。


  叶开禁不起再一次术式搅局。


  他已与傅红雪商量过,每晚必须轮流守夜,打起十二分精神,眼观四方、耳听八方,避免那贼道士逮到时机又来施法。凭藉他两人的运功潜听,断不会再让贼道士钻了空子。




  「没有豆腐呢……傅红雪,再多点一道麻婆豆腐可好?」


  傅红雪点点头,放下碗匙推门出去。


  齐一心瞥了眼摆满桌子的菜肴,这些就已经吃不完了,何以要多点一道豆腐?肯定有鬼!


  「说吧!又再打什么鬼主意了?」


  叶开微笑,「没什么,只是保险起见留个后着」


  「毕竟我答应过傅红雪的,必须好好陪着他。」


  齐一心望着叶开坚定的神情,莞然一笑,心道:「尽管凶险,但凭藉叶开自身的坚持,与傅红雪绝不放弃的执着,这两人终将否极泰来吧。」




  隔天清晨天还未亮之时,三人便乘上马车离开城镇。


  为免那贼道士又追上来,每天一早就出发赶路,选的还是偏僻小路。投宿也刻意找了没那么铺张的小旅店。夜里也毫不松懈,傅红雪与齐一心两人轮流守夜,提防贼道士又来施妖法。但因为绕小路的关系,尽管日日赶路,仍然大幅拖慢了路程。好在二十几天下来,出乎意料的顺利。那贼道士再也没来搅局,想来是被他们给甩开了吧。


  期间叶开恢复良好,身体已不再僵硬,能如常人般行动,虽然功力大打折扣,但不再需要天天饮用傅红雪鲜血了。但以防万一,齐一心仍旧每日从傅红雪身上取下鲜血,滴入凝血剂留存。


  「万一你不在叶开身边,这些血就是他最后的保命符了。」


  齐一心是这样说的。叶开在一旁也帮腔不住称是。


  傅红雪点点头,任由齐一心取血,心中却道:「没有万一。我会守在叶开身侧!绝计不会留他一人!」




  又过了几天。


  半夜醒来,傅红雪突然惊觉,本应睡在他身旁的叶开竟不见踪影!


  他慌慌张张跳下了床,随即听到顶上传来叶开语声:「别担心。我不过是睡不着,上屋顶透透气。」


  傅红雪这才松了口气,沉吟一会儿,从行囊里拿出两壶酒,上了屋顶。


  屋顶上,叶开躺了个大字型,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夜空。顺着叶开目光望过去,今晚倒是好夜色,月儿很皎洁,但看上去还没到最圆的时刻。


  「再过几天就是满月了,到时一定更美吧!」


  叶开转过头来,笑得像个领赏的孩子那般。


  傅红雪点点头,「满月那天,再一起喝酒赏月吧?」一边说着一边躺到叶开身边,塞了一壶酒给叶开。叶开低声欢呼,连忙坐起身,迫不及待打开封塞,往嘴里猛灌了一大口,「呀!真是好酒呀!好久没喝了!我都忘了我上次喝酒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三天前不是才喝过吗?」


  叶开搔搔头,「是吗?我真给忘了。中毒以后几乎是滴酒不沾。啊!我想到了!三天前喝的那是药酒呢!哪能作数呀!不算不算!药酒不能算!」


  「就你贫。」


  叶开低头又喝了一口,忍不住问道:「傅红雪你怎么了?居然主动给我酒喝。若是让齐一心知道,肯定连你也骂。」


  傅红雪轻笑一声,抢过叶开手中的酒也喝了一口。


  只听得叶开抗议道:「明明自己有一壶!却抢我的喝!」


  叶开又怎么会知道,其实是他与齐一心联合起来拐他不能喝酒,想着是个好机会,让叶开别喝那么酒,顺带好好调养身体。毕竟这次叶开所中尸毒太过诡谲,齐一心也没有把握能否治好,仅能将希望寄予在那个驱魔道长身上了。


  「虽然行程拖慢不少,但再过几天应该就能到达道长住所。」他只希望,叶开身上的毒不要再生变化。


  叶开心中了然,侧过身压在傅红雪身上,俨然把傅红雪当坐床铺枕头。


  「别担心。满月那天,我们还是一样一起上屋顶,一起赏月亮,一起喝酒。我仍旧会压在你身上的。」


  傅红雪低声笑了起来,反问道:「你确定是『你』压在我身上?」


  正所谓打肿脸充胖子,叶开坚称:「当然!我现在不正压在你身上吗?」




  这样的时光如果能继续下去就好了。




  满月的夜晚到来,傅红雪去张罗酒水,叶开便说要先上屋顶去等。


  待得傅红雪拿了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女儿红,踏上屋顶之时,却看不到半个人的踪影。




  叶开不见了!




  当傅红雪与齐一心慌得团团转四处找人时,稍远暗处,叶开眼神僵直,就站在一个道士身旁。



  「真是些傻蛋。大概以为甩掉我了吧。」


  「我这术式在满月施展最是有效。瞧!这不神不知鬼不觉拿到我要的『东西』了吗?」


  「瞧!这副好皮囊——还真像哪!不知道那人看到你这副模样,会是什么表情哪?」



  叶开没有反应,任由那道士用力揪住他的下巴,皮肤都给揪红了。



  「来。喝下这毒血,你就再也不认识那些人了。连那劳什子傅红雪也不会记得罗!」


  「来!喝吧喝吧!」




  叶开听话地接过道士手中暗红色的血碗,眼里闪过一抹异光。




  【待续】

--------------

不要害怕,這篇是HE……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