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念执着 章四

  【四】


  喂血喂到一半傅红雪便查觉到不对劲了。叶开的眼神竟然越来越迷惘,到后来根本顾不上吸血,双眼之中隐隐透出暴戾。


  傅红雪当机立断,抽出披风将叶开绑在床上,完后与齐一心一同退后一大步。


  果不其然,叶开突然凶性大发,在床上不断挣扎,傅红雪喊了他几声,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兀自挣扎。好在披风柔软,叶开就算挣扎也不会伤了自己。


  傅红雪焦急问道:「齐一心!怎么会这样的!你不是说血亲的血能压制尸毒吗?」


  齐一心也是一脸困惑,「我也觉得奇怪。照理说不该如此……方才叶开毒发之前有说什么吗?」


  傅红雪猛然想起,「他说听到铃声!还头痛!但是我并没有听到任何铃声呀!」


  齐一心思索一会儿,推测:「叶开中毒以后体质异于常人,耳力说不定更好。那贼道士肯定在远处摇铃施术打算控制叶开!这厮还真是穷追不舍!」示意傅红雪看住叶开,别让他离开视线,随后奔出去打算寻找那罪魁祸首。




  齐一心离开没多久,叶开突然安静了下来,静静躺在床上,不再挣扎。


  「叶开?」


  傅红雪觉得奇怪,连忙凑过去察看。只见叶开躺在床上,两眼无神,一动不动的。他又喊了几声,但叶开仍旧没有反应。傅红雪急了,爬上床伸手探向叶开脉门。脉象却颇是蹊跷。叶开呼吸比之平常还要缓慢,但脉象却急跳跳的,两相矛盾。他心里焦急却又束手无策,只得在房里踱步,一边谨记守着叶开,一边忐忑等候齐一心归来。


  一炷香之后,齐一心总算归来。傅红雪顾不上询问贼道士,连忙拉着齐一心瞧瞧叶开情况。齐一心眉头紧皱,先是翻了叶开眼皮,脸色突然变得铁青,劈手抓起叶开脉门仔细号了起来。


  傅红雪看到齐一心神色凝重,越发心惊,急问:「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喊他都没反应?」


  齐一心叹了口气,语气沉重:「是我大意了。给那道士得手了!」


  「你什么意思?」


  齐一心按了按紧皱的眉头,稍微整理下思绪,沉吟道:「三天前叶开尸毒发作本就奇怪,照理说他体内有抗体,又有血亲之血压制,不该发作的。看来是那贼道士施妖术,刻意激发叶开体内毒性……而那一天,妖术算是起了个头。」


  「今日那贼道士距离咱们更是远,令得我俩无从警觉。但妖术已然开头,就算距离远些叶开也能听到那迷失人心的铃声……」


  傅红雪颤声道:「你是说……叶开、再也醒不来了?」


  他转向叶开,唤了几声他的名字,但叶开没有应声,一点反应也没有。


  叶开眼睛很大很清澈,常常喊着他的名字,眼神水亮亮地流转,满满的都是暖意。而今,叶开双眼无神,望也不望他一眼。


  他颤抖着手,轻轻抚摸着叶开的脸庞。


  好冰。


  为什么会这么冰?


  「……他会像现在这样无知无感,再也无法清醒吗?」


  齐一心茫然摇摇头,「我不知道……尸毒太多费解的地方了。但是,」


  「但是什么!」傅红雪转过头来,两眼满是期盼,期盼齐一心能给予他希望。他不能就这样看着叶开丧失人性!他怎么能……就这么丢下他,再也不用那种欢喜无比的眼神望着他呢?


  「只要没有术式干扰,你的血应该是能压制尸毒的。」


  「但现下叶开他这情况……我不知道你的血是否能反压尸毒,令得叶开清醒过来。」


  「没别的办法了!怎样都得一试!」


  傅红雪俐落地抄起灭绝十字刀,往已经结痂凝固的手腕又划了一刀,递到叶开嘴边。


  然则叶开没有动作,对血腥味一点兴趣也没有。


  傅红雪倒抽一口气,当机立断,整个人跳上床铺坐在叶开身边,张嘴往手腕吸了一大口,嘴对嘴哺喂给叶开饮下。之后反反复复,吸血、喂血,吸血、喂血,再吸血、再喂血……直到齐一心拦住了他:「别再喂了!你不想活了吗?」


  「……如果他醒不来,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傅红雪竭力克制失血过多的晕眩,推开齐一心,又往手腕吸了一大口血,强忍着哽咽,再次往叶开嘴里喂去。


  他两人早已互表心意。但叶开脸皮薄,他两人亲吻的次数可说少得可怜。傅红雪没想到,今日倒是一次补足过往欲求不满。然而却是这样冷冰冰的、满口血腥的亲吻……就算如此!那也是叶开!每一次喂血傅红雪心口悸动依旧。


  ——不管是什么样子,只要是你,总能让我感觉自己是活生生的、是有血有肉的!




  「傅、」


  「红……」


  「……——雪……」


  傅红雪惊喜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叶开,缓缓地念着他的名字,眼神之中似乎有些微清明。那一刻,他知道失而复得的狂喜!抽起十字刀又待划下一刀,却给齐一心阻止。


  「你的血确实有用。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叶开性命全系你身,你要保重身体。」齐一心递过纱布命傅红雪自行包扎,随后拿出银针替叶开疏通血气。




  傅红雪松了口气,这才感到失血过多极为疲乏,踉跄几步才站稳。望着叶开还有些浑沌的迷惘眼神,他却觉得无比心安。


  『多吃点!牛肉补血!』


  想起叶开晚膳时说的那句话,他想,未来餐餐都得吃牛肉了。


  忍不住扶额。




  「再怎么好吃恐怕也会吃到腻吧!」




  齐一心百忙中回头一看,一边说着腻的傅红雪,嘴上却挂着温柔无比的笑容。




  【待续】

评论
热度 ( 20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