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念执着 章三

  【三】


  后半夜叶开完全陷入沉睡,不管是被抬上马车、还是一路上颠颠簸簸的行进,他都没有醒来。就只是安安静静睡着,一动也不动的。


  傅红雪望着靠在他肩膀上的叶开,臂弯忍不住又紧了紧,他就这样抱了他一路,一刻也不愿意撤手。


  他望着叶开颈侧早已包扎好的伤口,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向着前面外头正驾驶马车的齐一心问道:「我的血……真能压制这尸毒?」


  齐一心头也不回,「能。从前花公主便是以自身之血作引,替叶开解掉魅影之毒。因此叶开体内留有抗体。一样是血亲的你,虽然无法解毒,但能降低尸毒活性,能减缓其毒性。昨晚你也看到了,叶开喝了你的血后便恢复神智,第二次便睡过去了。」


  「能压制多久?」


  「唉。这就要看这尸毒有多厉害,叶开体内抗体又能对抗到何时了。」


  傅红雪沉默了半晌,犹疑道:「但我恐怕他……不肯喝我的血。」


  齐一心闻言也沉默了。




  昨夜,齐一心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事后替叶开包扎伤口之时,看到脖子上那道很明显是反手扎进去的飞刀口子,立时就领悟过来。叶开究竟是有多么痛心自己伤害了傅红雪?痛心到居然抽出飞刀自残要胁!


  而亲眼见到叶开自残的傅红雪,恐怕也不好受。


  傅红雪身上的伤口也是他包扎的,实在是惨不忍睹。全身上下都是指甲强行撕裂抓破的伤痕,这些倒是还好,不过是皮外伤罢了。脖子那处咬伤伤口就大了,还重复啃咬过,血肉模糊得紧。好在叶开咬的地方偏了些,否则若是咬破血管,恐怕会危及性命——叶开是武林中人,自然知道自己差点亲手杀了傅红雪。所以,他也不是不能理解何以叶开痛心到要伤害自己。


  齐一心叹了口气,不再深思,只是说道:「不管他愿不愿意,你都会喂他喝血的,不是吗?」


  傅红雪说:「是。」顿了顿,又说道:「他见不得我受伤……难道我就见得了他中毒,甚至自残吗?」


  齐一心点点头,「等他醒来,你可得好好说说他。」


  「嗯。」


  只是那一天,叶开没有醒来。




  两天后的夜晚,叶开才终于醒来。


  他睁开双眼,望着黑漆漆的陌生房间,不明所以。


  突然有个熟悉的怀抱从床侧揽住了他,直截了当埋首于叶开颈项之间。叶开愣了一下,伸手拥住那人,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那人宽大的后背,低声细细安慰:「怎么了?没事,没事。」


  怀里的人没有回应,只是抱得更紧了。


  叶开心想,自己可能真的吓到傅红雪了。但他着实懊恼,自己居然伤害了傅红雪。他明明最痛恨的就是伤害傅红雪的人了!然而这次伤害傅红雪的居然就是自己!他实在愤恨得很!恨自己无意识之下咬伤傅红雪!但更气恨傅红雪竟然呆呆的不闪不躲,任由自己伤害他?就正因为是自己才更不可原谅!


  他越想越气,猛然起身推开傅红雪,怒道:「你傻呀!干嘛不闪!就这样任由我伤害你吗?」


  黑暗之中,他依稀见得傅红雪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齐一心说了,你若发狂就喂血给你喝。」


  叶开怒道:「喂血是你这样喂的吗?任由人撕咬全身?你就不能顾好自己吗?」


  「你不是别人。」顿了顿,傅红雪又补了一句:「你睡了整整两天了。就不能顾好你自己吗?」


  叶开本来气得正要发难,但听到傅红雪补充的那句话,一口气噎在喉咙,出不来也下不去。傅红雪看着叶开梗住的表情很是好笑,但不说破,不自在的摸摸鼻子偏头说道:「睡了两天应该饿了吧?我请店家开伙做些小菜。想吃什么?」


  听到吃的,叶开眼睛一亮,「那就交给你啦傅红雪!你知道我爱吃什么!」


  傅红雪点点头,起身点亮烛火,走出去给叶开张罗菜肴。


  叶开坐起身子,举起左手好生观察了一番,那爪痕依旧散发着黑气,没有好转,好在看起来似乎没有更严重。方才傅红雪说喂他喝血云云,他细细思索了一番,想起花白凤曾以血作引为他耗费三天工夫解开魅影毒。既然同为尸毒,那不难推测,同为血亲的傅红雪的血能压制住他体内尸毒的发作。


  「真是个傻子呀……」


  叶开苦笑了一番,却又觉得窝心。但他想起当时咬啖傅红雪鲜血时的自己,不禁觉得害怕。那时的他,就好像不再是自己,满心只想着要喝傅红雪的血,完全克制不了冲动。若是——若是往后他控制不住自己,会否变成一个嗜血的怪物呢?可若要让他离开傅红雪,他狠得下心吗?或者该说,他舍得吗?


  忽然门咿呀一声推了开,傅红雪端着整盘好酒好菜走进来。


  叶开一眼望去,盘子里的菜肴可丰富了!青椒牛肉、虾仁烘蛋、咕咾肉、麻婆豆腐等等,都是他喜欢的!当然还有两碗热腾腾的白饭。叶开笑了开来,决定不再胡思乱想,蹦跳着下了床接过端盘放到茶几上,递了双筷子给傅红雪:「来呀陪我吃!你肯定也没吃饭对吧!」


  傅红雪接过筷子,垂手拣了几块特别大快的牛肉跟咕咾肉,夹到叶开碗里。


  叶开笑吟吟接过,也替傅红雪夹了不少牛肉:「多吃点!牛肉补血!」


  两个人风卷残云那般吃光所有菜肴,吃饱后叶开迫不及待替自己跟傅红雪斟了满满的酒,细细品尝了一口,低声吟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傅红雪也饮了一口酒,豪气万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叶开闻言忍不住大笑出声。


  和傅红雪在一起的生活是如此快活!他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他呢!



  叶开举手饮尽杯中之酒,抄起酒壶又给自己斟满,轻轻与傅红雪手中酒杯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瓷器声响,随即再次饮尽。


  「叶开,你身上带毒,别喝太多了。」


  叶开笑道:「好。听你的。不喝了。你别担心。」


  「我……我不担心。」


  叶开暗自骂道:言不由衷。但却收起嘻嘻哈哈态度,正正经经说话:「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江湖上不都传言?有叶开在的地方就有傅红雪,傅红雪在的地方叶开必然随之身侧。有你才有我呢!」


  「我才不要给这劳什子尸毒控制住呢!我会支持下去的。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照作。你让我喝血我就喝,不会有半句怨言。但是——」


  「答应我,你要保护自己。」」


  「我可受不了自己又伤害你一次。」


  傅红雪这话听得心中一恸,望着叶开强作无事的表情,满心懊悔,开口应允:「我答应你。我不会再让你伤了我。」


  叶开满意地点点头。




  「……既然这么开心,我可否再喝一杯酒呀?」


  「不行。」




  吃饱喝足后,给齐一心大略看了下手上伤势,叶开有些乏了便即睡下。


  傅红雪吹灭灯火,脱下鞋袜钻入叶开的床铺之中,彷佛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再自然不过了。叶开也不在意,任由傅红雪揽住他入睡。其实是他自己眷恋这样的怀抱。




  睡到半夜里,傅红雪耳边传来不自然的喘气声,顿时惊醒,搂住人喊道:「叶开?怎么了?」


  叶开没有回应,全身颤抖着彷佛在克制些什么。半晌,才哆嗦着说道:「哪传来的铃声——我的头……」


  傅红雪细耳聆听,却未听到什么铃声。双手向上摸索捂住叶开双耳:「这样好些了吗?」


  「越来越大声了……我的头!好痛!呜!」


  叶开猛然挣开傅红雪的怀抱,用力抱住自己的头,全身蜷缩在一起。


  傅红雪愣在当下,随即回过神来,以内力高声叫唤齐一心,随即下床点燃灯火。转头欲察看叶开情况,却看到叶开双手手背都变得黑漆一片,而埋首于双手之间的叶开,正呜呜吼叫,双手一下接一下的拍打后脑勺,似乎这样能减轻痛楚。


  傅红雪扑了上去,抓住叶开双手,阻止他伤害自己。


  碰地一声门给撞开了,齐一心冲了进来,一看到叶开双手便喊了声糟!随即抽出银针扎在叶开双手之上。傅红雪趁着齐一心接手,反手抓住灭绝十字刀,往自己手腕招呼,递到叶开嘴边去。叶开闻到血腥味,立时张口吸允,此时他尚有意识,克制自己不要用牙咬伤傅红雪,只是低头喝着傅红雪的鲜血,头痛顿时缓和下来,然而之后却是鬼魅那般的笑声,不断魅惑回响在他脑海之中:『咿呀哈哈哈哈咿呀!鲜血是如此甜美,想不想喝更多呢?』




  ——这是,一百八十六天之前的事情。


  这一天,叶开身上尸毒发作,第一次失了人性。




  【待续】

-------------

這篇真的是HE喔~w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