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十七

  【十七】


  坐在叶开身侧的傅红雪,那双瞳眼之中明显透着怒气,可人却一动也不动,并无发难,仅是双手环臂抱胸,定定回望叶开。傅红雪是在等,等叶开说话。


  叶开心知肚明,暗暗叹了口气,心中却已有计较。



  早在叶开筹划这计画之时,他就反复不断思考说词,该如何说服傅红雪。但不管想了多少种说法,就算自觉合乎情理,他始终觉得傅红雪不会轻易应承,原因为何……他自己倒也清楚。


  尽管夸口说是算无遗策,然而世事难料,他又怎能保证所有一切都能按照计画顺利进行?况且在他的计画之中,最大的变数不是他人,正是他叶开。他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虽说内力恢复有五六成了,然而实战中能使出多少分内力就连他都说不准,更别说会否引动旧伤了。他虽然已经想好了折衷方式,但左思右想仍是有所隐忧,着实令他苦恼许久,然而若是不能及时说服傅红雪,失了时机,恐多生变故。幸好,他这尚欠圆满的计画因缘际会填上了不足,总算能够放手一搏。


  叶开将腹案在脑海中飞快想过一遍,这才拉了傅红雪过来,附耳细说。


  齐一心与周婷望着两个人两颗脑袋凑在一块,只见叶开眉飞色舞凑在傅红雪耳边低语,也不知道说的什么,傅红雪一边听着脸上怒意隐隐有更盛之势,直到叶开叽哩咕噜不知道说了什么,傅红雪眼神闪烁,神色稍稍安心,沉吟半会,终于点头应允,看得周婷嘴巴张大了却合不拢,愣愣问道:「傅大哥……你不会是答应叶开的诱饵计画了吧?」傅红雪一阵沉默,有些不愿,但仍旧点了头。齐一心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叶开,也不知道这小子究竟给傅红雪灌了什么迷汤,居然会同意叶开拿自身充当诱饵的计画?


  却见叶开笑吟吟的,绕过桌案晃到齐一心与周婷身边,也不卖关子:「来来来!人人有份!贤伉俪当然也有任务!」齐一心听闻叶开贤伉俪云云,飞快瞥了周婷一眼,周婷正好也转头看他,两人对视之下不约而同脸红垂首,始作俑者叶开则在一旁窃笑。傅红雪坐在对面,更是尽收齐一心与周婷两人的好看脸色,默默点头,心道,待得此间事了,定要替两人办好婚事。




  ※


  当叶开睁开双眼时,已是日上三竿,而他就躺在床上,竟不知自己昨夜是何时上床就寝的,只依稀记得傅红雪弄了壶补酒给他。床边站着齐一心,不知为何脸上隐隐浮现担忧神情。叶开看着心中一凛,立时坐起,问道:「怎么了?傅红雪呢?」


  齐一心闻言,首先叹了口气:「事情有变。他出去了。」


  「去哪了?周婷呢?」


  叶开虽不知齐一心口中的事情有变意谓为何,但若真有出乎意料事情发生,以周婷的个性早跑进来大吵大闹了,可这时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除非周婷根本不在。齐一心点头也不隐瞒,飞快将事情解说一番。


  「你说什么?小雨被掳走了?」


  原来一早周婷跟小雨外出采药时,周婷不慎被人用计引开,黑衣人趁机将小雨掳去,留了封书信写明地点,指名要傅红雪单刀赴会。


  叶开接了下去:「但周婷不放心,认为是自己的责任所以偷偷跟了去?」齐一心点头,的确如叶开所说,周婷是偷偷摸摸跟去了。他递上一碗解酒药,解释道:「昨天给你的药酒加了些安神的药材,本意是让你睡熟些好养精蓄锐,应付接下来的硬战,却没想到这伙人居然挑这时候发难。」叶开微笑接过药碗一饮而尽,谈笑风生:「没事。若我猜想的不错,应该不影响计画。稍等片刻,静观其变吧。」而后起身梳洗换了套藏青长衫,翻出柜里削好的大把大把竹镖,边打理行装,同时再次想过先前计画是否周详。


  果不其然,没多时,一封箭书送到了。信上内容同之前署名给傅红雪的大同小异,但这次要的却是叶开只身赴约,地点也截然不同,明显跟早上引开周婷时候一样,又是调虎离山之计。傅红雪所前往地点,离树屋有段距离,来回至少要一个时辰,但若是使上天云梯轻功,也许半个时辰不到就能赶回,只是对方肯定布好天罗地网意欲拖延,说不准得耗去多少时间。至于指定要叶开赴约的地点,则是就近的湖畔小屋,赫然便是当初叶开初识周婷之处。


  齐一心接过箭书阅毕,这才点头,莫怪叶开说计画不变。截至目前为止,情况便如同叶开先前拟订计画最初步那般,大致枝节并无不同。原本计画便是假造叶开落单的情况,引得黑衣人来犯,再同傅红雪会合,将其一网打尽。


  「只是现下小雨被带走,失了先机,周婷又不在——」叶开心下寻思,周婷不在便少了个人,齐一心又得守着其他孩子走不开,该如何联系呢?想了想,虽然尚不确定,但叶开抽出了收藏在怀里的一小杆竹笛,用力吹了吹,没有发出声音,空气中隐隐有些波动朝远方传送出去。齐一心在一旁看着满是疑惑,想开口询问,叶开却笑着摇头,收起竹笛,说道:「以防万一。若是周婷来不及赶回,不妨赌上一赌。」


  在这说话之间,叶开着装完毕,本来桌上遍布的竹镖皆给收了去,然叶开一身轻身劲装,藏青色衬得身材挺拔修长,竟看不出叶开究竟何处藏镖。腰间挂了个小包,是齐一心预先准备好的药丹,除了伤药以外还有不少护心丹。临行前,他对齐一心说道:「等周婷或傅红雪回来,告诉他们照计画行事,让傅红雪来湖畔接应我。在那之前,我会尽量拖延时间的。」语毕,人便推窗跳出,走的竟不是正门,飕的身影没入草丛。




  出了树屋,叶开刻意绕了偏远小路,一边隐藏踪迹,一边缓缓往湖畔小屋方向前进。既然他们已经失了先机,必须得知晓对方情况才行。


  他花了些时间慢慢探路,越探查越是暗叫侥幸。


  湖畔小屋可说是他的地盘,周遭地形熟悉得很,哪里可窝藏人马、哪里适合袭击,无不知晓得清清楚楚。若是问他叶开,想要在此处截击,该如何配置部署云云,他可长篇大论滔滔似海说个不停。然而他脑中那些构想,就直接端在他面前,他所想的便是现下亲眼所见情况。甚幸他占了地利,否则今日一役,不免正中对方下怀。但若换了别处地点,仓促之间他可真没那时间去试探敌情。


  猜想他外公这些教众,这些日子以来着实等得心焦,一边忌惮傅红雪,也害怕他再恢复功力,到时就难以完成任务回教复命了,为了节省时间,就近选了这么个地点来围攻他。


  孰不知这却给了叶开一个翻盘的机会。


  叶开微一思索,已拟定计画,想到得意之处,忍不住笑了开来。




  ※


  湖畔小屋前头,黑衣人遍布各处兀自戒备。


  本应乏人问津的秋千上,却突兀的坐着一名女子,一个人坐在秋千上似乎在想事情。那女子自然也是一身黑衣打扮,脸上戴着一只面具,遮去大半容貌,然依稀可见得一双妙目炯炯有神,下半脸庞勾勒出柔顺的轮廓,许是个美貌女子,然而毫无弧度的苍白双唇,清冷尽显,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此时日头刚走过正中,一名本在前头戒备的黑衣男子,抬头看看时辰觉得不对,便走去黑衣女子身边请示。


  「时辰到了?」


  「是。但还未看到少主。」


  「前哨可有消息?」


  「没有。」


  黑衣女子闻言立时从秋千上站起,纤手一挥:「命人上前哨察看!还有,把那小女娃带来。」那女子还待交代后续,却听头顶上传来一阵清脆爽朗的笑声,接话道:「不用看啦!前哨全睡大头觉啦!那小女娃嘛,也早被放走啦!」话声音量恰好,仅那下属以及黑衣女子听得见,那下属惊魂未定,眼神四处梭巡却找不着发话之人,遂将目光汇至黑衣女子身上,等候命令。却听黑衣女子冷哼一声,说道:「方才说话还不够清楚吗?」


  「这……」来人犹疑了阵,随即领悟:「是!属下立时到前哨察看,命人将女娃带来。」说完转头离去,依黑衣女子所言照办去了。


  头上那把声倒是又说话了:「唉!这叫白费功夫。」虽然叹了口气,但听那语气,全然没有惋惜之意。黑衣女子瞧着属下离去的背影,终于转过身,顺着话声抬头往身旁大树望去。她方才坐着的秋千坐落在两棵树之间,然则在一旁还有一株更大的大树,树荫恰恰笼盖住那秋千,在正午时分显得既凉爽又惬意。而方才那语声,便是从那棵大树上传来的。她仰起头,凝神往那树荫笼盖下来的枝叶之间望去,一双美目来回扫了好一阵子,终于眼尖瞧见一片藏青色衣角,心里一边佩服树上之人轻功了得,一边也余悸犹存。也不知道那人何时上树、又待了多久,自己竟完全未发现,若是那人心存不轨、意图偷袭,她早已命丧黄泉。


  黑衣女子拱手,对着树上那人约略方位作揖,问道:「阁下轻功了得,不知来此所为何事?」


  却听树上那人咦了一声,「不是你们让我来的吗?」


  黑衣女子毫不惊讶,恭恭敬敬弯下腰拜会:「果真是少主。属下是奉了教主之命,特来迎接。教主交代,务必要领少主回去,是故出此下策,望少主海涵。」


  树上那人一阵轻笑,「我才不是你家少主,你可别半路乱认主子。抬起头来,我可受不住你这大礼。」


  黑衣女子仍旧弯着腰,斯斯文文仔细说明,「本教教主即为少主您的外公。您当然是属下的少主。盼望少主现身,与属下一同回去吧。」


  「我可没答应要回去。」


  「——属下斗胆,请少主授意同行,否则……莫怪属下以下犯上。」


  却听树上那人冷哼一声,语气急转而下,「魔教少主又不只有我一个,凭什么只拉我回去?」


  黑衣女子不慌不忙答话,「红雪少主此时正忙着与教众切磋,怕是不得闲。」


  「那我也没空哩!我要走啦!」


  树上窸窸窣窣声响不断,竟真要离去似的,黑衣女子心急之下脱口而出:「少主留步!属下、属下……」她心急只想着要留住人,奈何竟惊惶得找不到合适说词。窸窣声止,又是一声轻笑,「你想留我?」黑衣女子连忙点头,树上之人语带玩味:「却不知你打算怎么留我?」黑衣女子暗自吁了口气,稍稍静下心来,故作冷静说道:「少主难道忘了小雨还在我们手上?」


  「呵。你口中称我少主,这时说话倒是挺大胆的。」


  「属下不敢。」


  「呐,你叫什么名字?」


  「这……属下名讳不配让少主知晓。」


  「我问你就说吧。」


  黑衣女子沉默了半晌,终于低声说道:「属下白灵。」


  「咦?白灵?姓花吗?莫不是我的嫡亲表妹吧?」


  「白灵哪有这样好命能跟少主同为嫡亲?属下姓白,单名一个灵字。」


  「呵,你可别这样轻贱自己。」唰唰绿叶交错声不断,一道人影倏然跃下,赫然就站在白灵面前。那人一身藏青色轻装打扮,身材修长,长发随意扎上,几许发丝落在颊边,尽管头上夹带着几片叶子,却只觉此人随性不羁得很。只见那人凑近白灵面前,笑得一脸无害,说道:「我叫叶开,叶子的叶,开心的开!你可别再叫我少主了!」


  睁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白灵看着耳闻许久的少主,竟不知该做何反应。之前她只不过远远看着,虽然知道她这少主生得好看,没想到人直接站在她面前,居然好看得让她说不出话来。俊秀的五官,还有双水汪汪的眼睛,尤其是那开开心心的笑颜,竟然对着她这低三下四的下属展露。


  白灵还未有所反应,却听杂乱脚步声由小屋方向跑来,奔到她面前禀报:「小女娃挣脱绳子不见踪影,看守的人被点中睡穴昏睡不醒!」


  又有一人奔来,惊慌失措道:「报!前哨全军复没!全被点中睡穴不醒人事!」


  白灵听毕不由转身。本来还站在一旁的叶开,不知何时已经坐到秋千上头,一晃一晃地轻轻摇摆,对着她笑得很是灿烂,声音很是好听:「那么白灵——」


  「——现下没了小雨,你打算如何留我呢?」


  白灵脸色不甚好看,犹豫了会,终于高举纤手一挥,周围黑衣人立时领命而来,齐齐包围住叶开。白灵对空一声清啸,稍远处立时脚步声踏踏不断,往这边急聚而来。白灵无奈,仍旧恭恭敬敬摆手作揖,口中话语却毫无踌躇:「那么属下,唯有以下犯上,用武力强制留下少主了!」


  叶开没有回话,勾起微笑,翻身站在秋千上荡了荡,全然不当回事。




  【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