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念执着 章二

  【二】


   是夜,不知是否尸毒关系,亦或齐一心的药物作用,叶开整个人昏昏欲睡,眼皮不住闭上,实在受不住便先行回房歇息了。


  傅红雪放心不下,口中却说是要整理行囊。


  叶开也不说破,两个人并肩回房。



  兴许是累了,叶开头一沾上枕头便即昏睡过去。


  但不知怎地,这一觉睡得颇不安稳。他明明疲惫得很,但精神却还悬着没能彻底睡去,翻来复去总是不能安然入眠。直到约莫三更半夜,恍惚之中他似乎听到几许铃当声,彷佛安神铃那般,令得他终于能够沉沉睡去。


  然则他却陷入一场梦魇。




  他在梦中不断哭喊、叫嚣着什么,却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碰不到。他只觉得浮浮沉沉的,身体无法随心所欲,彷佛不是他自己的躯体。他就这样直直沉入黑暗无底的死水之中,再怎么伸长双手,也找不到人能来拉住他,他只能一边哭喊着一边身不由己沉落于深渊……


  总算,他听到有人喊他。


  那是,傅红雪的声音。




  叶开睁开了双眼。


  是傅红雪。


  傅红雪就在他面前,紧紧拥着他。




  ……不对,有哪儿不对。


  叶开眨眨眼睛,但不管眨几次,眼前都是一片血红。


  然后他终于看清了。




  傅红雪紧紧抱着他,嘴里不断念叨着他的名字,脖子上有一道嘶咬过的伤口,血肉模糊,刺目的血红正泊泊往外流出。叶开伸手想替傅红雪按住伤口止血,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甚至指甲里面沾满的都是鲜血。他想开口询问,甫张口竟发现自己满嘴都是浓浓的血腥味。


  叶开抑制不住自己开始全身颤抖。


  他用尽所有力气把傅红雪推开,随后从袖里抽出一把飞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踉跄退后了好几步,这才终于看清楚站在他面前的傅红雪浑身浴血,身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伤口,地上更是血迹斑斑。



  是他吗?是他伤得傅红雪如此之重?


  他都干了什么呀?




  叶开用力将飞刀戳进自己颈项,泫然欲泣:「傅红雪——你怎能容忍我这样伤害你?」


  他明明……明明不想伤害任何人呀!




  傅红雪神色焦急,连忙说道:「不是的叶开!你听我说!这都不过是些皮外伤!但是你恢复神志了不是吗?冷静下来,气沉丹田!把尸毒压制下来!」


  叶开亟欲遵照傅红雪说法运功沉着,但他甫醒来就见到傅红雪满身浴血,心神不宁一时难以静心,又觉得丹田气海翻腾,竟是走火入魔的迹象。左手背爪痕处猛然火辣辣刺痛,那痛楚居然还渐渐往上臂漫延。他的尸毒真的发作了吗?


  傅红雪趁着叶开分神,抢上来拍开叶开手上飞刀,同时运指点住叶开心口胸口几个大穴,先行护住叶开心脉,随即出掌助叶开运功调息,口里一边安慰着:「别担心!没事的!先把尸毒稳下来!其他的等会再说!」


  「呜!……傅红雪,放开我!我好难受!」


  「啊——————!!!!!」


  尸毒令得叶开气血翻腾,头昏脑花,不由自主想要大叫大喊乱动一番才能舒缓!傅红雪见状直接紧紧抱住叶开,将他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体内大悲赋真气源源不绝灌入叶开体内,帮助他压制尸毒发作。渐渐的,叶开不再挣扎,凑到他脖子边一蹭一蹭的,似乎不再那么暴躁。接着傅红雪感到脖子一阵疼痛,叶开居然又咬在方才咬下的伤口上,一口一口用力的吸允着他的鲜血。


  半晌,叶开歪过头倒在他身上不再乱动,傅红雪低头一看,发现叶开昏睡过去,终于松了口气。




  「……齐一心,我们可能得提早出发了。如你所说,这尸毒比当初魅影毒要厉害多了。」




  齐一心算是再次开了眼界吧。


  这两人,一个不愿伤害人宁愿舍命,另一个则是拼了命要留住人。


  他想,也只有傅红雪对待叶开、叶开对待傅红雪,能够这样彼此死心踏地了吧。




  他走上前去确认好叶开情况稳定后,才开口说道:「给那厮跑了。有施术的痕迹。恐怕是炼制行尸的贼道士吧!居然跟到这边来了……」




  齐一心整晚也没睡。


  半夜三更听到叶开嘶吼之际,他第一时间冲出房门赶了过去,然而同时发现屋外有人窥探。齐一心瞄了一眼,见到傅红雪几乎要制住叶开了,当机立断冲出去打算揪出屋外那人。但当他冲出去的时候,那人已不见踪影,但地上却留下些道士用的香炉、铃当,还有一碗紫得发黑的血液。他曾听驱魔道长说过,以毒血炼尸最为邪门。




  「没有时间了。他开始嗜血了,尽早出发吧。」


  「这一路上,恐怕也得提防贼道士了。」




  傅红雪点点头,只是兀自抱着叶开,不愿意松手。




  【待续】

--------------

友情提醒:這篇是HE喔!w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