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念执着 章一

  【一】


  傅红雪站在山顶,看着远方的落日,眼神苍茫,不知所想。直到天边最后一点血红色的余晖也消失了,才转身下山。


  第一百八十六天,我会找到你的。




  ※


  一百九十天之前——


  是的,一百九十天之前。


  那时候他们还在一起,相伴在江湖上游历闯荡。两个好兄弟就这么肩并着肩,看遍美丽风光,尝遍各种美食。若是路上看到什么不平之事,叶开免不得要跳出去替人撑腰哈气。


  傅红雪总在一旁看着他倜傥地玩耍流窜于贼人之间,偶尔插手解决一两个意图偷袭的人,顺道扔了一句:「叶大侠就这等本事吗?」


  「哼!我的本事还多着呢!给我瞧好了!」


  然后会鼓着腮帮子,满场满场地跑,直到把所有贼人都折腾趴地才甘心。


  傅红雪静静地看着,虽然面无表情兼且嘴角持平,但他自己清楚,上扬了一小弧度,只有他知道。




  他们本来可以继续欣赏各式山光水色的。


  ——如果不是突然插进来的变故的话。




  当那阴诡的身影扑向叶开的时候,他恨自己居然慢了一步!没能拦下那闪烁青光的手爪!


  锵!的一声,泄愤那般,灭绝十字刀毫不留情,将那阴诡身影直截斩断!




  傅红雪焦急回头,想看看叶开伤势如何,却看见叶开呆愣愣地望着自己的手。本来白皙的左手背上,硬生生的多了五道黑漆漆的爪痕,隐隐还看得到黑气勃发。还来不及多想,叶开左手突然化为焦腐,毛发指甲猛然生长,就好像……就好像当初叶开中了魅影之毒的情景。


  叶开只觉得左手背上的毒不断往手臂上方蔓延开来,随之蔓延的还有无法说清的恐惧,以及心志的迷失。他竭尽全力运功逼毒,却觉得自己心里很累,越是运功越是觉得疲乏,然而那阴诡的毒素却又刺激着他的全身神经,叶开只觉得全身感官似乎放大了,眼前好多颜色、耳边很是嘈杂,自己好像不是自己。


  他听到傅红雪喊他的名字,人也赶了过来替他点了五脏六腑的穴道,叶开只得撇撇嘴,硬是扯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看来得去齐一心那一趟了……」


  随即便昏厥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房内空无一人。


  傅红雪不在。



  叶开掀开棉被,本来变化过的左手已然恢复正常,唯有那五道深可见骨的指痕仍散发着黑气。他轻轻叹了口气,起身下床,他得搞清楚自己到底怎么了。


  还未走到外头就听到傅红雪与齐一心在争论些什么。叶开听了好一会儿才走出来,口吻刻意轻松:「怎么?齐一心不欢迎老朋友吗?」


  齐一心与傅红雪同时住嘴,表情僵硬地看着彼此,半晌,齐一心才哼了一声:「老朋友来访当然欢迎了!只是不要每次都带着一身伤好吗?婷丫头都被你吓哭了。」


  叶开闻言很是过意不去,不自在地搔搔头,「丫头她人呢?」


  「给你煎药去了。算算时间应该快好了,你就在这等吧。」


  叶开依言坐在傅红雪旁边,「那么老朋友玉面神医,我这伤——」举了举左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看着像是中了魅影之毒?」


  齐一心叹了口气,瞪了傅红雪一眼,捋捋胡子才开口:「你身上所中的是尸毒,并非魅影人魔之毒。两者相像是因为魅影毒也是尸毒的一种。概括而言,都是用尸体炼毒以达成控制目的。」


  「但你身上所中的却非普通尸毒。比之魅影之毒还要厉害许多。」


  齐一心沉默了,手托在下巴不断轻点,像是在斟酌措词,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挑明:「以我现在的医术,无法帮你解这毒。毕竟尸毒有太多费解的地方了。我的专门是救人,对这种害人的尸毒,我实在研究不深。好在你之前中过魅影毒,体内对尸毒多少有些抗性。」


  「我先暂时用金针封住你的穴道,再配合药物外敷内服压制住毒性,尽量延缓毒发的时间。」



  叶开点点头,偷觑了傅红雪一眼。傅红雪倒是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是回望着他,似乎不怎么在意齐一心方才的说话,但底下紧紧握住他的手却泄露了傅红雪的心思。那大大的手掌正微微颤抖,兀自克制下仍旧紧紧握住他,毫无间隙。


  他们之间好像总是这样,总有一方受了伤,令得另一方担心不已。


  叶开用力回握傅红雪,一双大眼直直截截看着傅红雪,「红雪,你别担心。总会有办法解这毒的。」心里打定主意,就算解不了这毒,就算苟延残喘,他也会尽力挺住,能伴在傅红雪身边多一天便是一天。


  齐一心摇摇头,心道:就算是寻常尸毒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解掉,但如若知道袭击叶开的鬼东西的来历,或许能有些头绪。于是开口询问傅红雪事情原委。甚幸傅红雪当时留了心,解决掉那鬼东西之后,便向着角落躲藏的操纵者询问。那人看傅红雪眼露凶光,手上明晃晃的大刀刚刚才在他面前把行尸给劈成两半,吓得跪地求饶,傅红雪想问什么他就说什么,不敢隐瞒。然而问清楚了,也只知道是从一个流浪道士那高价买下的一具行尸。


  「道士吗?」齐一心突然大叫着跳起来,拍着脑门大声嚷着:「同出一源……原来是从中原传出去的吗!」


  傅红雪与叶开面面相觑,不懂齐一心在说些什么。


  齐一心也不着急,替自己倒了杯茶饮下,才凑近了问两人:「你们两个人有没有听过湘西赶尸?」


  「湘西赶尸?」叶开突然领悟过来,「你是说!楼兰的魅影人魔,原来是从中原的湘西赶尸辗转传过去的?」


  齐一心点头,「很有可能,原理都是一样的。但原本湘西赶尸仅是要运送客死异乡的尸体。没想到传到楼兰后竟误入歧途,弄出了魅影人魔这种害人东西出来……」


  话锋一转,「既然同出一源,那就不用舍近求远了。若是说到湘西赶尸、甚至是整治僵尸,你俩在江湖上游历许久,应该听过『驱魔道长』的名号吧?」


  叶开忙不迭点头,「当然听过。尤其七月半时候听得最多。只是我以为这都只是闲暇趣闻。难道说『驱魔道长』是真有其人?」


  「千真万切!确实有这个人!江湖上流传的那些驱魔故事也全非是杜撰。」


  「——齐一心,你见过这道长?知道上哪去找他?」


  齐一心点头,「他也是位大夫。曾经跟他交流过行医心得。早几年他行踪算是飘渺不定,但近年来似乎找了地方定居下来,还收了两个徒弟。事不宜迟,明早我们就出发去找人吧。」




  然则当晚就出事了。




  【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