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十六

  【十六】


  路小佳瞅着叶开好一会儿,心中暗自觉得不妙。他不过是问及伤势详情,叶开却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他想了想,索性给叶开些许缓冲时间,便开口说道:「你先前捎信来让我查的事情有着落了。」


  叶开尚自烦恼该怎么蒙混过去,听到路小佳这样说,乐得顺势转移话题,忙道:「怎么样了?」路小佳看叶开这神色,暗自摇头,凑进叶开耳边,将调查的事情一五一十说清,而后拍拍叶开:「放心吧!花姨冰姨没事的!就是路上耽搁了下。倒是你,后续打算怎办?」


  叶开听完路小佳的话,面露喜色,「既然娘她们没事,自然是要大闹一场。」路小佳望着叶开,从头到脚很是审视一番,看得叶开浑身不自在,嗫嚅问道:「怎么?你瞧我不起吗?」


  路小佳双手环臂,直言不讳:「你才知道?你看看你自己!比起之前还在李叔那的时候清减多了!脸色也差多了!警觉性简直低到不能再低!以往的你,我还没出声之前你就会察觉了!还会假作不知,趁我不注意就扑上来偷袭!今天我来你却完全没发现。」叶开低首不语,看不清神情。路小佳看在眼里,叹了口气:「叶开,你还是老实点,把这段日子以来发生什么事情,全都说清楚。至少在李叔来之前,我俩还能商量看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言下之意,似乎愿意与叶开帮忙隐瞒事情。叶开默默点头,拉着路小佳到树下坐好,将这些日子以来所有事情全盘说出。一席话听完,路小佳给气得脸色青一阵绿一阵的,努力想要克制怒气却实在气不过,身子禁不住颤抖。要不是看叶开现下身体还未好全,路小佳绝对是一巴掌直接甩过去,教这浑小子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他简直无法相信方才从叶开口中听到的事情经过!怎么叶开帮傅红雪报仇,却竟然接二连三不断受伤?甚至三番四次危及性命?


  路小佳深呼吸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恼怒,耐住性子提问:「你说醒来以后,有忘掉一些事情?是哪些事情?」叶开点头回道:「大部分都还记得。但不知道为什么,唯独跟傅红雪相关的事情都给忘了。就连傅红雪这个人也忘了。」路小佳满心疑惑,扶额推想,莫不是因为什么特别原因,所以才只忘记傅红雪吧?但方才观察叶开与傅红雪的相处情况,他并不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疙瘩、有什么不妥。还是叶开另外受了伤却不自知?此外,现下叶开忘记事情的缘由,有没有可能是傅红雪将关键事情隐瞒不说呢?路小佳越想越不对,暗自决定,需得找时间好好跟傅红雪谈谈。


  却听叶开问道:「小佳,你觉得哪些能隐瞒不说的?我想了好多天都想不出该怎么跟师傅交代。」路小佳冷哼一声说道:「你还想隐瞒甚么?李叔是何许人物!凭你那小小技俩,有可能瞒得过他?我看啊,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乖乖把所有事情都交待清楚。过不了多久,待得李叔他们事情办完,自然会来这树屋找你。在那之前,你给我老实点!」那一瞬间,叶开原本明朗的神色,突然整个黯淡下去,路小佳冷笑,又补了句:「别听漏了!我说的是李叔『他们』喔!」


  叶开失魂落魄的微微点头,满脑子都在烦恼到时候要怎么办,半晌才领悟过来,猛抬头惊叫:「他们?!飞叔叔也会来?不是吧!」边喊着边抱头惨叫。路小佳看到叶开瞬间刷白的脸色,点点头很是满意。这浑小子叶开!不过孤身闯了一阵,居然就把身体弄坏至此,还落下了病根,不给点教训成吗?


  「会怕就好。瞧你下次还敢不敢乱来。」


  叶开欲哭无泪,眨着一双水灵的大眼,哀怨的望着路小佳,却半点话都说不出口。


  事实上,自他闯荡江湖开始,似乎没有什么经历是无关傅红雪的。每件事情都是为了帮傅红雪报仇、追查杀害他俩父亲杨常风的线索。所以他说什么「大部分还记得,只忘了傅红雪相关事情」云云,根本是避重就轻。他还留存的记忆是残缺的,东一块西一块的零散无方,直到那晚傅红雪告知,他才串起那些日子以来的所有经过。现下好不容易过了路小佳这关,但最棘手的,还是他最敬爱的师傅跟飞叔叔,想到这叶开着实头痛不已。


  若是叶开随意捏造、或者隐瞒事情,只要他师傅去问傅红雪或者其他知情人士,立时就被拆穿。那若是避重就轻呢?拣些重要但不严重的事情告知,其他则是轻描淡写带过的话,说不准能够蒙混过关?——叶开撇撇嘴,暗自如此决定,只是所剩时间不多,他得回去好好细想全套说词才行。


  路小佳看到叶开眼珠子转啊转的,心知他又再打坏主意了,却也不说破,说道:「没事了。你回去吧。」


  叶开奇道:「小佳,你不来树屋吗?」


  路小佳摇头,「不去。你知道我不见生人。随便找处山野住下便可。」


  叶开偏头思索,「不如你住到我那去?现在那儿空着没人,你尽管使用。」


  路小佳微一迟疑,终于点头。


  叶开拍拍路小佳肩膀,拜别后便返回树屋了。




  待得叶开走后,路小佳头也不回,说道:「出来吧,傅红雪。」


  只听树叶相间声响不断,傅红雪从树上窜出,并不意外路小佳发现他踪迹。路小佳这才转过身说道:「刚才你都听到了。花姨跟冰姨没事,路上耽搁了些,大约再十天就回来了。」傅红雪点头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叶开曾捎信来,让我亲自去塞北调查花姨跟冰姨的事情。」


  傅红雪闻言微微一怔,随即领悟过来。既然他手下亲信什么都查不出,证明他母亲花白凤刻意隐瞒,确实不想让他俩知道行踪。叶开才会让路小佳亲自到塞北去求证。


  「如同叶开所猜测的,袭击你们的黑衣人都是魔教派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带叶开回去,其次也是测试你俩有几分斤两,够不够格服众。」


  「所以,娘亲跟冰姨是因为这事所以匆匆忙忙赶回魔教?」


  路小佳点头,「花姨正是为了此事,同冰姨赶回魔教说服你外公。虽然一度僵持,但因为叶开的伤,最终你外公退让了,暂时不打你俩的主意。」


  傅红雪闻言心中一凛,这代表若是往后叶开伤好,外公改变心意,一样可能派人强行掳叶开回去。他需得先行想好对策才行。但他却心系方才叶开所言,问道:「叶开刚才说的大闹一场,指的是?」


  「魔教撤退命令尚未传达下来,近期内应该还会有一波攻击。这次也许手段会激烈些。但看叶开那模样,大概已经想好要怎么应付了。」


  傅红雪点头,复又摇头。


  这些天往返各处,他跟叶开早就发现周遭不时有人盯哨,早已猜到是曾经袭击他们的黑衣人,只是不知道打算何时再动手。傅红雪点头表示他知晓,摇头却是为了叶开自作主张一事。也不知叶开回去之后是否会主动跟他商量,但不管怎样,他得盯紧叶开。好不容易身体有些起色,可不能让叶开乱动干戈。


  与路小佳拱手道别,傅红雪展开轻功返回树屋,路上却遇到等在一旁的叶开。叶开就坐在树下,本来握在手上的飞刀瞬时收回袖里,望着傅红雪意外的表情,笑得一脸得意,邀赏般说道:「嘿!别以为我没发现你绕回去偷听。你兄弟我,早已想好要怎么恶整外公那些下属了。你再等我会儿!咱们回去商量商量!」傅红雪垂首,地上有好几排已经削好的竹镖,叶开正将那些竹镖一股脑儿拢到手上。傅红雪眼一花,也没看叶开有什么特别的大动作,不过就往袖里摸摸、怀里蹭蹭,那些还有些翠青的竹镖就都从叶开手上消失了,不过眨眼间的工夫,竹镖尽数藏入叶开身上。傅红雪看着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他喜欢看叶开这样把弄暗器的工夫,还有嘴角边挂着顽皮的肆意,点点头,拉着叶开一同返回树屋,入了两人房间。既然花白凤与冰姨性命无忧,他又何妨陪着叶开玩闹一番?更何况,当初累得叶开体力透支、虚弱了好一阵子,那些黑衣人当真是功不可没,他怎能不好好报答他们一番呢?


  想到这,傅红雪心念一起,问道:「我也来帮你削些竹镖吧。」


  「别别别!」叶开闻言连忙打住,「我削这竹镖可是在练功,练手的稳度跟力道。你别添乱,让我有藉口偷懒。」


  傅红雪眼见叶开撇嘴一边碎念,一边从柜里拿出一把青竹坐到桌案前,手一晃一把飞刀赫然在手,一双眼专注盯着青竹,一刀一刀慢慢削,先削出形状,再削出他要的薄度。那双眼睛直盯盯瞅着青竹,闪闪发光,好像那不仅仅是青竹,叶开那一刀刀划下还透着别的情感,那是怀念、是尊敬、还有满满的温暖。傅红雪本来还欲询问些事情,见叶开如此专注,便由得他去了,坐上床铺,闭眼用功,同时寻思该如何对付外公那些下属。上回黑衣人来犯,逼得叶开精疲力尽,好在叶开当时不过力尽体虚,并没有引发旧伤,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得好生教训一番。在那之前,他得养精蓄锐才好。


  约莫两个时辰后,听到门咿呀推开,两人才回过神来。门口正站着周婷,要两人出去吃饭。这时傅红雪已经运功行了数个周天,叶开也削了满桌的竹镖,看得周婷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好半会儿才问道:「叶开!你、你这是——这么多竹签,是要烤鸡翅用的吗?」傅红雪则是看着那满桌的竹镖,满心疑惑,不知道叶开打算怎么把这么多竹镖带在身上?叶开瞥了周婷一眼,数落道:「不识货,就只想着吃!走吧,先吃饭去,晚点我们一同商讨应敌之策。」周婷闻言心道:「你不也只想着吃饭?」嘴上却追问:「怎么?叶开你搞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了?」叶开点头,捧着肚子含糊说道:「是啊是啊,先吃饭去吧。吃饱饭才好商讨对策。丫头,今天吃什么好料啊?」领在前头先走了出去,周婷跟在后面口中一样样细数今晚菜色,傅红雪跟在最后头,默默听着,也细数哪些是叶开爱吃的、哪些是不吃的,待会得拿出兄长架子,不准叶开挑食。



  三人连同齐一心一餐饱后,便齐聚到傅红雪与叶开房内商讨对策,齐一心与周婷这才知晓,原来袭击两人的黑衣人就是魔教教众,目标果然就是叶开,正与叶开当初的推测一致。只是黑衣人大抵没料到,当时行动竟令得叶开错以为傅红雪中镖,差点累得叶开旧伤发作。齐一心与周婷交换眼神,问道:「那叶开接下来你打算怎作?」


  叶开笑得很是无害,勾勾手指示意齐一心、周婷、傅红雪凑近,说道:「我打算将计就计!直接引他们来犯!」


  「一直以来他们按兵不动,说穿了就是在等我落单。不如就将计就计,由我当诱饵,之后傅红雪算准时机同我会合,一起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却见齐一心与周婷面面相觑,眼神明显闪避某个方向,唯唯诺诺就是不赞同。叶开心中了然,转过头望向傅红雪,如他所料,吃饭前还很是和善,督促他吃菜吃肉的傅红雪,此时一言不发,一双眼睛透出血红,死死的盯着他,一动不动的,全身上下透露着怒气。叶开默默叹了口气,他早就知道,这计画他是尽量想得完善了,然而要执行,先说服傅红雪才是正题。




  【待续】

--------------

緩慢更文……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