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赌约 章一



  【一】


  那实在是双很漂亮的眼睛。深邃的瞳仁彷佛深山里的夜空,漆黑无比却又广阔万千。眼珠子眨了几下夜空却瞬间亮起来,彷佛天星那般明亮。而那双闪闪发亮的大眼,正挟带着露骨的笑意,嘴角勾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那好听的嗓音就这么回响在耳边——


  「不如,咱们再打个赌吧?」


  此时,此刻,此景,倘若不是这样的情况下,他真要举起酒杯,与这小子一起纵情高歌彻夜喝酒,更何况是打个小赌呢?想到这,他禁不住苦闷,大大的叹了口气。坐在他对面的小子却压根没在意他满心苦闷,眼神清亮的瞅着他,那彷佛天塌下来自有人顶的神态,叫他情何以堪?


  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啊!最坏的情况,他可得要杀了他的啊!




  ※


  他有些迷路。


  他本来是走水路的,不知怎地,却莫名其妙走到深山树林里去了。好不容易摸清方向准备下山,不期见到不远处隐隐有些水气,又听闻水泄声响,知道就近应该有道瀑布,想想自己还有一段路好赶,不如到瀑布边小憩半晌,喝点水补充体力。


  待得走到瀑布边,他见到一个年轻小伙子,斜倚在一座大石边,嘴里叼着一根青草,双眼闭着似乎在小睡,脚边安插着一根钓竿正自垂钓。那年轻人穿着一身蓝色长衣,很是合身,衬得那一身修长英挺非凡,一头长发随意扎在脑后,几丝杂乱挂在白净的脸颊边,看来潇洒非常。他没想到,在这样深山野岭的瀑布边,居然能有这样脱俗的人物。


  突然那年轻人有了动静。只见那人用脚勾起插在石缝里的钓竿,而后整个人从地上弹起来,右手接过钓竿手柄,顺势使力往后一拉,一尾大鱼就这么给拉出水面。他看到年轻人睁眼的瞬间,惊艳那双眼睛竟是如此清澈晶亮,嘴角还噙着一抹笑意,更增添他上前攀谈结识之意。


  才踏出脚步正要出声招呼,却听那年轻人一声闷哼,倒在大石上,抚着心口很是痛苦的样子。他立时运起轻功赶到年轻人身边,才刚探手摸上脉门便即被推开,只见年轻人望着他一脸疑惑,勉力撑起身子,一只手颤抖着往兜里探去,但掏了老半天却迟迟未能抽出手。他一时心焦,一边询问:「你兜里有药?」一边探手帮忙拿出一小袋药袋,连忙倒出一颗药丹喂入年轻人口中,同时搭上年轻人后背,运气将药力推散。


  待得药效发挥,那年轻人才缓过来,站起身抱拳向他致谢。年轻人见他岁数大他不少,俨然是个大叔,但一身行走江湖的打扮,方才又帮他推功过穴,便恭恭敬敬喊他一声前辈。他也不以为意,问起缘由,那年轻人摆摆手却没打算深谈:「没事,老毛病了。倒是前辈,怎会跑到这深山野岭来?」他大致说明了下情况。年轻人知道他迷路,便自告奋勇要带他下山。


  收拾好钓具,拎着竹篓,两人并肩下山。那年轻人一边走一边往竹篓里瞧,很开心的模样:「今天收获不错,钓了两尾大鱼。前辈,不如送你一尾吃吃吧。啊对了!看天色就快暗了,不如直接来我家坐坐吧,明天一早再上路?」他却只是笑而不答。此行他实在应该低调行事的。只是见到这么一位脱俗少年人,禁不住要跳出来结识一下。但实在不好叨扰,况且尚有要事在身,可不能走漏风声。正自思索该拿什么藉口委婉拒绝,却见那年轻人转过头来笑道:「都说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前辈该如何称呼?」


  「我叫叶开,叶子的叶,开心的开!前辈尽管叫我叶开就好!」




  听闻年轻人自报姓名的瞬间,他几乎要呆愣当场。


  叶、开?面前这个讨人喜欢又爱笑的年轻人,就是叶开?




  叶开偏头看着眼前大叔一脸傻住的样子,不明所以,不觉凑近了些,右手在他面前摇了摇,「前辈?怎么了吗前辈?唔!」下一秒,眼前这位大叔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住叶开穴道,只见他仰首大笑,自言自语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而后拍了拍叶开肩膀,「叶开,这就随我去吧!」


  叶开一脸莫名其妙,张大嘴阖不拢。那大叔毫不理会,扣住叶开脉门,拉了人直接往山下飞奔,叶开不由自主被带得奔走。那大叔东窜西跑的没有定性,本来挂在叶开手上的竹篓,在途中就给甩了出去,惹得叶开歪头叹息:「唉!我的鱼!」转过头微愠喊道:「喂!你到底是谁啊你!!」


  「我?我可不是谁!」那大叔速度不减,转过头微笑:「叶开!我是你舅舅!!我带你回魔教去!」


  当时这位花大叔脑中曾经闪过数个设想,大多都是叶开抵抗不从,不肯跟他走,想着要逃跑什么的。然而实际上竟是如此简单容易。叶开竟二话不说,不吵不闹的任由大叔拐着跑,这下子他可犹豫了,停下脚步转头望向叶开:「小子!你也太老实了吧!」叶开微微耸肩,说道:「不然还能怎办?你要一个功力尽失的人逃跑?还是省点力气吧!」花大叔闻言一惊,连忙搭上叶开脉门探查,果然正如叶开自己所说,体内竟全无内力留存,他眉头皱得紧紧的,不敢置信:「你小子真是叶开?怎会……」怎会把自己搞得如此?却见叶开食指比在唇上,示意大叔噤声,拉着他躲入一旁草丛。没多久,一道黑影从山下疾奔而上,嗖的一声从眼前闪过,而后只远远瞧见那上山背影,其轻功之高简直匪夷所思。然而,仅仅一瞬间,他却看得分明。那是个冷面的小伙子,年纪似乎比叶开要年长些,气质打扮与之叶开全然不同。若说叶开是光,那人便是影了,沉稳得紧,锋芒暗藏。看样子不好惹啊。


  叶开仍旧伏着不动,等到确定那黑影真的走远后才站起身,低声说道:「大叔,你该知道刚那人是谁吧?」他犹豫了下但还是说出口:「天下第一刀——傅红雪?」叶开点头,领着他往山下跑去,「傅红雪的天云梯越来越纯熟,也许很快就会追来了。咱们快走。」


  花大叔反过来被拉着跑,心下奇怪,站定身子反扯住叶开问道:「你方才为何不开口呼救?」叶开翻了白眼,没好气说道:「呼救干嘛?好让傅红雪一刀砍了大叔不成?」


  「……」


  「叫舅舅!!」咦?抗议重点似乎错了……


  叶开一扬眉:「凭什么叫你舅舅?」这句话回得不假思索,反倒是他愣住不知该如何回嘴,半晌才道:「就凭我是你舅舅……」这话却说得毫无底气。突然被叶开这样反问他其实有些心虚。


  「你说是就是?那我说我是你爹你还不快叫人?」


  看到他举起手准备打人,叶开开始杀猪般喊叫:「杀人啦!以大欺小啦!舅舅打外甥啦!」弄得花大叔不知道是否真的甩巴掌下去,轻咳一声,终于还是放下高举的右手,没好气说道:「这会儿你又肯喊我舅舅了?」却见叶开笑得灿烂,口中喊着:「大叔就是大叔。」他实在万般无奈,顺手解开叶开穴道,一手托在叶开腰间,运起轻功往山下跑去。没多时他又迷失方向,只得停下脚步,摸摸鼻子红着脸要叶开指路。


  叶开却三步并作两步跳到他面前,问道:「大叔带我回魔教是任务的关系?」花大叔闻言整个沉默了,偏过头不看叶开。叶开很满意似的点点头,微笑说道:「我听说若是未能完成任务,后果似乎挺严重的。大叔,不如——咱们来打个赌吧?」


  花大叔脸色难看得紧,不知道这古灵精怪的叶开会说出什么样的打赌条件。


  「若是你能带我出关,我就心甘情愿跟你去魔教。」



  「就这么简单?没别的条件?」


  「就这么简单。」



  但为什么大叔他完完全全觉得自己落在下风?这么简单的打赌,该不会有陷阱吧?——见他犹疑不信沉吟不答,叶开一脸鄙夷直接表露无疑。哼!对着一个内力尽失的小子,难不成他真会赌输?回过神来,他竟已经忙不迭点头答应了。叶开遂指了个方向,大叔认清路线后挟带叶开尽快赶路,至少,在天黑之前要找个落脚地方,又不能让傅红雪给找到,得抓紧时间才行。


  赶了一段路以后,他才猛然想起——


  好像是他这个大叔绑了叶开当肉票,何以他这个绑匪,却要听从一介肉票的话呢?




  【待续】

----------------

驚覺賭約是2014年的作品耶,真的是有點年代了XD

不過這部作品我還挺滿意的w

&也挺喜歡裡面出場的花大叔XDDD

评论 ( 5 )
热度 ( 36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