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窈窕淑女 章六

  【六】


  路小佳找到叶开的时候,叶开正倚坐在大树下,微笑地望着他。


  他设想过很多情况,却未料到叶开会是毫发无伤。



  一路走来,躺倒在雪地的黑衣人与方才解决的刺客皆是一样的装扮。他隐隐觉得奇怪,却未能深思。直到见到完好无缺的叶开,路小佳才终于知道自己是上了大当啦!——试想,以叶开日日昏睡的身体情况,怎么可能有能耐来到这?况且,能解决这满山遍野的人,叶开身体至少恢复有七八成了吧!这小子……难不成之前都是在装病?


  之前路小佳一直在外奔波,鲜少去探望叶开,只是从丁灵琳、敏儿口中得知叶开身体状况。比如今早,听闻敏儿诉说叶开睡下,便未入房打扰。恐怕连敏儿都与叶开串通一气了吧。


  路小佳此时回想起来,惊觉破绽着实不少。方才他急匆匆赶将过来,就怕叶开出了意外。但一路上那些给撂倒的黑衣人,无一不是一招之下便即落败,绝非伤重未愈的叶开所能办到。如此明显迹象,他见着了却未曾理会,看来当真是关心则乱。


  此时确定叶开平安无恙,路小佳终于松了口气,脸色却不怎么好看,骂道:「浑小子!你原来没事啊?瞒得我们好惨啊!」


  叶开仍旧坐着,没好气地回嘴:「你傻啊!我若没事,还会留在这等你来逮?」


  路小佳这才发现,叶开说话竟有气无力,整个人深陷在雪堆里,外衣恐怕都给雪浸湿了,人甚至还在发抖。路小佳连忙奔上前把人拉起,抓着叶开脉门细细查探,惊觉叶开丹田内空空荡荡的。原来方才那记铃铛耗尽了叶开所有气力,竟连抵御寒冷的最后一丝内力都给掏空了。


  叶开实在是半分力气也无,整个人重量压在路小佳肩膀上,低声说道:「叶某不才,得麻烦路大侠拎我回去了。」


  路小佳闻言只得苦笑,「你小子都这样了还贫嘴。要不是为了琳儿他俩,堂堂小李飞刀叶开能给我拎回家?好啦!给我安安静静待着,别再折腾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虽然语带责备,却并非责骂。


  叶开点点头,由着路小佳背他回去白云山庄,心道:「小佳这边是顺利过关了。只是小琳那边不知道有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去……」




  没想到丁灵琳居然完全没有要追究的意思。


  丁灵琳进房以后,不过瞥了眼瘫软在床上的叶开,问也不问,一上来就拉住路小佳坐在面前,眼神无比认真,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跟少宾决定下个月成亲。」


  「什、什么?!」


  看着叶开与路小佳目瞪口呆的表情,丁灵琳点了点头,未等两人有所回应接着说道:「咱们来个一箭双雕吧!」


  路小佳回过神来,气急败坏道:「说什么一箭双雕!父亲不在!你个女人家怎么就擅自决定了?」


  丁灵琳笑得很贼:「就是父亲不在才好!省得还要费唇舌去说服他!如今白云山庄可是本小姐当家作主呢。」


  「况且,对方正是知道父亲不在,才想趁此机会谋夺篡位。既然如此,不如就将计就计,顺势撒下鱼饵,等对方自个儿上钩。」


  叶开哦了一声,领悟过来:「你们俩成亲后,山庄主事者除了你还多了个骆少宾。目标变成两个可比现在麻烦多了,若是不能同时解决你俩,先前的谋划等于是前功尽弃了。对方恐怕会赶在拜堂之前有所行动。」


  「没错。我倒是有个计画,只是到时可得委屈兄长与小叶了。」


  丁灵琳笑得异常灿烂,一双圆润的眼睛眨呀眨的,直勾勾望着面前两人。


  叶开与路小佳相视一眼,同时打了个冷颤。


  从开始被牵扯进来,叶开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收尾。幸好,最倒楣的是与丁灵琳作对之人,不是他——叶开如是心道。




  接下来的日子,白云山庄上下顿时忙碌起来。


  明面上,丁灵琳张罗自个儿婚事,准备嫁去点苍的嫁妆,并且广发请帖,将此喜讯公诸天下。暗地里,路小佳隐身于幕后,在武林之中散播谣言中伤骆少宾。不过几天时间,全武林沸沸扬扬的都在讨论此门亲事,同一时间,谣言越传越广、越演越烈,内容日新月异,到了最后矛头竟指向整个点苍门派,甚至有不少人冒名到处兴风作浪。


  丁灵琳心知鱼儿已然上钩。接下来便看如何收网了。



  至于叶开,却是三个人之中最为清闲的。


  自那天从山上回来,丁灵琳看守得紧,三不五时就要亲自来探,叶开只得认份养伤,整天窝在房里不是练字就是练画,早午晚饭后还被勒令喝药。有时实在受不了了,免不了对着敏儿大吐苦水,好生嫌弃齐一心那苦得有剩的药方。但终究不敢造次,苦水吐完,在敏儿严峻的目光之下,还是只能乖乖喝干那些苦药。


  只是叶开心下疑惑得很。


  丁灵琳曾说过要委屈路小佳与他两人,代表在丁大小姐的计画之中,路小佳与他是不可缺少之人。现下路小佳的确挺委屈的,四处走闯没半刻停歇,回到白云山庄还得掩人耳目。那他呢?在计画之中他是扮演什么角色?为何丁灵琳到现在还没有半点指示?


  他开口问过丁灵琳几次,丁灵琳却三缄其口、保密到家,莫测高深说道:「时候到了便会知晓。放心吧!我给你备了场大戏要演,到时你肯定喜欢!」



  十天之后,当叶开看到满床五颜六色的女装,才终于领悟过来——



  丁灵琳的确是给他安排了场大戏!


  原来是要他男扮女装,假扮成丁灵琳,由他直接端掉那群宵小!



  早已算计好的丁灵琳,连同敏儿两人站在床前,叽叽喳喳不断催促他试穿。叶开窘迫非常,不知该如何推拒,看到一旁路小佳想笑却又憋笑的表情,脸色更是铁青。


  其实,要他假扮成丁灵琳并非难事,只是出入白云山庄的武林人士大多赫赫有名,知晓他的人只会多不会少。若是当场给人揭穿,他堂堂小李飞刀叶开居然有女装癖好,这师承李寻欢的名声立时便会毁于一旦。到时候就算李寻欢不追究,恐怕阿飞师叔也不会轻易饶过他这个不孝徒孙。


  路小佳见到叶开犹疑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喷笑出声:「哈!有什么好担心的?当初就连我这个作小琳大哥的都没认出是你,旁人就更不用提了!只要你不开口,面上又罩着薄纱,我敢担保,旁人决计认不出来的!你就放心吧!况且……」路小佳拍了拍叶开右肩,很是欣羡般说道:「小琳此次成亲应酬肯定不少!这应酬嘛,难免要小酌一番!你想呀,庄内那些精心酿造的陈年好酒,肯定会拿出来招待!如此能够牛饮好酒的良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语一转,打趣道:「除非……你身子还没好全不能喝酒。」


  叶开闻言立时反驳:「谁说的!我好了七八成了!肯定能喝!」


  路小佳闻言立时眉开眼笑,接话道:「那就这样说定啦!」


  叶开这下可就哑口无言了。




  往后,只要是公开场合,喝酒之前丁灵琳总会藉故亲自备酒而离席,再进来之时已经换成另一个人了。几次下来居然没有任何人发现异样。两人胆子遂越发越大了起来。只要有应酬叶开无一不出席,丁灵琳既乐得轻松,叶开也喝个够本,至于敏儿则是在旁边协助,充当叶开的传话人,兼而指点宾客身分。


  路小佳几次回来,叶开总是丁灵琳的模样,大剌剌坐在桌前与丁灵琳、敏儿一起商讨事情,更甚的竟然彼此交流假扮心得。他默默瞧了几眼,丢下一句:「越发不正经。」便自顾自回房了。


  叶开脸上顿时一红,轻咳几声,装作没听到,继续与丁灵琳、敏儿商讨可疑人物。


  在他假扮成丁灵琳期间,的确引出不少刺客来犯,但来犯的都是些小角色,逼问不出什么紧要消息。但也不着急,只要以逸待劳,不愁贼人不露出马脚。




  这天,叶开一如既往在厅堂后面的暗室里等候。


  没多久,丁灵琳按照约定进来与他交换身分。


  叶开点点头,起身准备赴宴。


  「等等。」丁灵琳从一旁架上取了之前新作的那件灰狐裘衣,说道:「穿上吧!今天是家族聚会,还是隆重点好。」


  叶开定睛一看,原来丁灵琳正穿着她那件灰狐裘衣。既然如此,他也得穿上,免得无端惹人嫌疑。


  「丁家小姐到底设想周到。」


  「呵!那是当然的了!」


  丁灵琳笑得很是开心,叶开虽觉得奇怪,但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听说骆少宾一个月前就出外广发喜帖,推估就是这几日会回来。这小妮子久未见情郎,一直有些闷闷不乐,这时候却笑得这么开心,肯定是骆少宾回来了。


  叶开忍不住调笑:「怎么?你家烧饼回来啦?这么开心。」


  丁灵琳笑得更灿烂了,满是幸福洋溢,古灵精怪地说道:「少贫啦!今天这场戏特别重要!小叶啊,你可要好好演!」


  「知道啦!你还信不过我吗?我走啦。」


  望着叶开走出暗门的背影,丁灵琳笑得越发深刻了。




  如同以往那般,叶开往厅堂走去,果不其然,敏儿跟一群侍女都恭恭敬敬等在那里,手上端盘放的正是此次招待的好酒。叶开忍不住嗅了几口,未开封便能闻到酒味,可见此酒非凡,与过往的好酒截然不同。如此不藏私,真是好大手笔啊!看来今日所招待的并非普通贵客!


  不管怎样,想到又有好酒可喝,叶开忍不住眉开眼笑。


  敏儿在旁轻咳几声,示意叶开先行入内打声招呼,他们这些下人才好送酒进去。叶开点点头,随意理了理仪容,人便进了门。


  一进门,便见到那熟悉的面孔,就坐在主位旁边。正如他所料,骆少宾果然回来了!从他开始假扮成丁灵琳,正好是骆少宾外出送帖的时候,所以他们两人还没碰过面。难怪丁灵琳千叮万嘱。可别让骆少宾看破手脚了。


  只是,当叶开目光再往旁边望过去,本来满脸的笑容瞬间僵直了。



  那是他睽违一个多月未见的人。


  却是此时此刻叶开最不想撞见之人。



  他突然领悟过来,为何方才丁灵琳千叮万嘱,要他好好演这场戏。



  叶开勉强挤出笑容,在敏儿的掩护之下,浑浑噩噩站上主位,算是蒙混过去。他向在座宾客微一作礼,轻拍手掌命人送酒进来,随后举起敏儿递给他的酒杯,望也不望一饮而下。叶开只担心那个人会认出他来,心里忐忑不安,却不敢将视线移过去,他怕任何一个眼神都会露出破绽,直到身体突然麻痹,叶开整个人失力,瘫软在椅上,双手忍不住抓着喉咙,却连话也说不出口。


  「酒有毒!」


  叶开心乱如麻,一边运功抵御毒性,一边懊恼自己太大意了,居然没发现酒水给动了手脚。但同时却又觉得奇怪,丁灵琳亲自准备的酒,不应该会有问题的。难道对方竟潜入到如此深的地步?但是为什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下手?


  尽管慌乱之中,叶开始终没忘记那个人就在现场。他挥手示意骆少宾去照顾宾客,随后使了个眼色给敏儿。敏儿一点就通,和其他人七手八脚把叶开搀离厅堂到别室床上歇息,而后匆匆忙忙出去拿解毒药了。




  叶开勉力撑起身子,想坐起身运功逼毒,没想到这毒性窜得很快,不仅提不起内力,全身更是酸软无力,没一会儿又倒回床上。


  突闻一声轻笑,丁灵琳从门外闪身进来,反手关上了门,从腰间取出一颗药丸,喂入叶开口中。没多久,叶开四肢总算又有知觉,只是仍旧起不了身、出不了声。看来直到药效完全发挥,才会有显着的恢复吧。


  「小叶这场戏演得真不错。只是不知道傅红雪看出端倪了没有?」


  叶开犀利眼神瞬间射向丁灵琳。


  丁灵琳毫不在意,依旧笑得甜美可人,说道:「我特地请傅红雪来,让你兄弟俩有机会冰释前嫌呢!不谢谢我吗?啊……差点忘了你出不了声。放心吧,这毒不会伤及性命,只要解毒及时,不过全身麻痹罢了。只是有好一阵子得委屈你当哑巴了。」



  叶开终于醒悟过来。


  这场戏从头到尾就是丁灵琳策划的。



  叶开猝不及防之下见到傅红雪,心神激荡之下轻忽了戒备,因此没细看就喝下了毒酒——而这正是丁灵琳所要的结果。而且这戏必须够真,因为傅红雪识毒,所以丁灵琳设计真的让他喝下毒酒。只是这样作究竟是什么意思?


  丁灵琳望着叶开满是疑惑的眼神,自顾自替叶开拉好了棉被盖上,「你可别怪我有意给你下毒啊。我这可全都是为了你好。接下来呢,就劳烦叶大侠替我接掌这白云山庄啦!以丁家大小姐的身分接管喔!」


  什、么?!


  叶开还来不及震惊,门外传来怒喝:「什么人?站住!」


  同一时间,门板从外向内迸裂,随着木屑飞散骆少宾同一时间冲了进来。丁灵琳已然跃出窗外,骆少宾只看到衣服一角罢了。匆匆忙忙瞄了床上躲在棉被里的叶开一眼,确定自己心上人没事,随即跃出窗外追人。



  跟着骆少宾进来的还有一人。


  穿着一身黑衣劲装,背着把名震江湖的灭绝十字刀。



  叶开缩在棉被里,只敢露出一双眼睛偷觑来人。


  一个月未见,傅红雪似乎稍稍轻减了,但仍旧精神奕奕,只是眉间化不开的皱褶,在在显示他的担忧。


  「……谁有这个能耐闯入山庄却不引起注意?莫非——是叶开?」


  听闻傅红雪的自言自语,叶开整个人缩到棉被里去了。




  他绝对不能在傅红雪面前暴露身分!


  尤其是这等男扮女装的模样!


  ——叶开在心里无数次默念。




  【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