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窈窕淑女 章四

  【四】


  屋檐上融雪受不住重力滑下,啪答一声一整片砸在雪地上。


  四溅的雪花泼洒在墙边,一股冷风随之灌入窗内。那劲头搧过炉火,激得火花吃嚓直响。炉上温着许久的酒壶,给这一冷一热交杂洗礼,酒香更是肆意蔓延了。


  床上那人鼻子微动,终于从睡梦中醒来。


  房里暖呼呼的,炉上渲晕着和煦的火光,还有四散的浓烈酒香——如此情景,任谁醒来见着都会笑得一脸满足吧。



  叶开眨了眨眼睛,还有些贪睡的搧搧嘴巴。


  他彷佛睡了很久,但看窗外天色还亮,倒也没太久。


  门外依稀可听得刻意压低的语声,显是怕吵醒他。



  「公子今儿起早了,用完早膳吃完药便乏了,现在睡得正熟呢。少爷就别进去了,免得吵醒公子。」


  「是吗?叶开身子还是没怎起色吗?」


  后面却未听敏儿应答,许是点了点头,没多久便听到路小佳有些拔起的声线:「这齐一心究竟是神医还是庸医?这药都吃了十天了却还是一样!」而后叹了口气,压低声音交代:「这几天庄里不平静,我跟琳儿又分不开身,你可得好好看着叶开,盯着他别老喝酒……」


  脚步声越渐远去,语声也随之小声,终至听不到两人对话。


  叶开不置可否,起身穿好外衫,坐到炉前小心拿起酒壶,替自己斟了一小杯品尝。温热醇厚的酒液滑入口中顺到胃肠,整个人都暖了起来。叶开眯着眼满意的笑着,拿起酒壶打算放入囊内,但想了想,还是多斟了杯酒才收起。这一次,他举起酒杯先细细品香,瞧着杯中酒液辨色了好一会儿,终于仰首饮尽,口中赞道:「小琳这酿酒功夫真是举世无双!这酒不管是成色、香气、酒味都毫无挑剔!真亏她这些天来肯这么招待我。」


  「那是当然的!小姐的酒等闲喝不到的,是公子才有这样的好待遇。」


  门咿呀一声推入,敏儿先是探头进来,笑得一脸得意,随后闪身进房。


  叶开毫不讶异,问道:「路小佳出发了?」


  「是啊少爷刚走。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比以往还要早呢。公子还在这不要紧吗?」


  叶开点头微笑,「没事,不急。」如往常般递了封信给敏儿,交待了几句,而后慢条斯理斟了杯热茶缓缓饮下,之后起身打算收拾行囊。才抬头却见敏儿端着一件折好的灰色大衣递到面前:「小姐特地为你作了件新大衣。这几天又转冷了,正好可以穿出去。你瞧瞧看,样式喜不喜欢?」


  他不缺大衣啊!上次小琳不是才给了他一件?——叶开疑惑着接过。没想到这大衣看上去挺厚重的,实际却轻薄得很,触手轻柔暖和,是上好的灰狐毛皮。叶开心中一喜,轻轻抖开,毫无杂色的灰狐裘衣摊开在眼前,本来还有些惺忪的双眼终于亮了起来。




  ※


  顺着当初入雪山的那条河道小径下山,叶开立在出口处,望着底下寒冻的冰川,不觉有些发愣。


  伤势好转以后,好几次他偷偷跑来试着找寻丢失的那件雪狐大衣,奈何总是无功而返。他曾经不下数次攀上崖壁那棵大树,却认不清哪根是当初勾住狐衣的枝干,只依稀见到枝干断裂的痕迹。这大雪山上终年风雪不断,想是给吹落底下冰川了吧。但以他未好的身子根本抵受不住冰川的寒气,若是下川找寻,不仅寻不到狐衣,怕是连自己也上不来了吧。


  忍不住揪住自己身上所穿大衣,想起敏儿方才称赞的话语,不觉微笑,轻声说道:「样式当然好看了,因为是娘……是娘亲手为我缝的。」


  丁灵琳找不到自己丢失的那件狐衣,便照着自己说的样式特地作了一件新的。


  叶开理解并且感激丁灵琳的心意,但是他所丢失的不单单只是件狐衣而已。




  ——难道真的找不回来了?若是真的吹落冰川,又会给冲到哪去?




  良久,叶开叹了口气。


  不再多想,一举跳上大树攀上山崖,往半山腰赶去。



  半山腰处有一小木屋,位在背风面,虽在山庄外围,却的确属于白云山庄产业,是特地建来给上山的村民猎人休憩使用,僻静得很,只有老道之人知晓。而这个时节风雪不断,鲜少有人敢冒险上山,几无人烟。



  时间拿捏得刚刚好。叶开赶到时,丁灵琳也才刚到。


  远远望去,那小妮子穿着与他相同样式的灰狐大衣,静静站在小木屋前,等候另一人前来。仔细打量,丁灵琳头上发式梳得比平常还要漂亮,甚至插上最喜欢的珠花,看得出是特别妆点过的。那粉脸给风雪吹得红扑扑的很是好看,但更明艳的却是眼底那毫不掩饰、即将会见情郎的喜悦,看得叶开也跟着开心起来。


  他小心翼翼爬上树,隐藏在枝叶之间,一边替丁灵琳高兴,一边观察四周情况,见不到该出现的人影,暗自叹了口气:「这路小佳真是别脚……又被小琳甩掉了吗?」


  才想着,山下不远处一个人影飞快奔来。叶开一瞧那身法便知来人身份,又见来人腰间挂着一个鼓鼓的小包袱,知道自己今晚又有口福了,忍不住咧开嘴微笑。


  丁灵琳循声望去,展露笑颜迎向来人:「少宾!你来啦!」


  「小琳!没等太久吧?」


  来人正是骆少宾,满面春风的模样,两眼笑眯眯的迎向丁灵琳,迫不及待抽出腰间备好的礼物,一样样摊开:「你瞧我今天给你带了什么了?」




  这俩距离上次见面才没几天,居然这么开心?看来这相思病算是入骨了呀!——叶开瞧着骆少宾不再老气的发型,暗自赞叹爱情威力惊人,偷偷探头看了下骆少宾准备的礼物,依稀便是他指点的几样物事,很是满意的点头,就让那俩自己甜蜜去吧。转过身坐靠在树上,打算休息一会。他闭上眼,将耳力专注在四周环境,一边警觉情况,一边注意路小佳何时赶来。


  稍早敏儿提及路小佳提前出门时,叶开便知路小佳又中计了,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大笑出声。这小俩口与会时间跟以往一样从未改变,路小佳却提前出门了。猜是丁灵琳刻意漏了口风说要提前,实则是要引开路小佳,免得他去打扰她俩人甜蜜世界。


  路小佳护妹心切,知道丁灵琳去会情人,自然想看看对方是圆是扁,但每一次跟踪总会跟丢。路小佳硬是不信,越挫越勇,跟得更紧了,但还是一次次栽了跟斗。路小佳满是狐疑,为什么自己每次总会失败。另一方面,丁灵琳自己也摸不着头绪,不禁纳闷:「这路小佳有这么不济吗?」但这其中因缘却非他两人所能推敲出来的了。不知道那两兄妹是否暗自给对方记下一笔?——想到得意处,叶开忍不住轻笑,但克制住没发出声音,只吁了口气。


  那笑容却一闪而逝。


  叶开瞬时睁开双眼,直盯着正前方某处,随即又闭上眼。


  满山满树的白雪,看上去并无异状。本该静谧的大雪山,除了叶开身后的丁灵琳与骆少宾人声以外,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回响。细细聆听,窸窣声回响方位串联起来,正好划了一个大圈,中间围住的正是丁灵琳与骆少宾身处的小木屋。


  叶开叹了口气,暗道:「看这阵仗,少说有四五十人吧?真是要致人于死地啊!」又想:「这路小佳到底上哪去了?希望能赶得上啊。」却听身后小木屋反面一侧隐约有阵骚动,心中一喜,推估是路小佳到了。既然如此,丁灵琳与骆少宾很快也会察觉到情况不对吧!——本来倚靠在树上的身子,顺着树干往下慢慢躺平,尽数藏身在被雪复盖的树叶之下,任谁也看不到他。


  他这藏身的位置是精心选过的,虽然距离丁灵琳远些但不致暴露行迹,又足够隐密可以防备外围以防不轨。


  包围网就在他前方数十步距离,离他越来越近。叶开屏息闭气,左手右手早已捏好备好的暗器,静静等候时机到来。


  蓄势待发的右手不觉碰到腰间行囊,叶开这才想起自己带了壶酒在身上,忍不住馋了起来。




  再忍忍吧!把这些人全部解决以后,就狠狠灌他个一口!




  【待续】

------------------

本釵:各位的回覆是我的動力。能回覆的話我會很開心的!m(_"_)m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