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窈窕淑女 章一

此系列接续【傅叶】君子好逑http://flynowing.lofter.com/tag/%E5%90%9B%E5%AD%90%E5%A5%BD%E9%80%91

--------------------------------------------------

  【一】


  大雪山上,一名身着雪狐裘衣的男子,一股脑的往山上奔去。那男子脚步零碎杂乱得很,踏出的步子越来越是歪斜,却始终没有停过。然则听山下叫嚣声已然距离不远,男子终于支持不住,哇的一声吐出口血溅在雪地上。


  绯红鲜血流淌在白雪之间纵然刺眼,却让他想起分别多日的那个人。只是不知傅红雪现下身在何方?他俩还有相见之日吗?他忍不住苦笑起来。


  是他大意了!


  亏他还是堂堂小李飞刀传人,竟然着了人家的道!


  现下身上心伤发作,落得如此逃难境地。




  却说几日前,傅红雪与叶开两人有过争吵,叶开一时气愤下便离开了无间地狱。随后傅红雪如影随形的追了上来。但叶开尚自生气,一见傅红雪便使轻功跑了开去。就这样一个追一个躲。然而,不知打哪天开始,傅红雪就没再追上了。叶开虽然松了口气,但却禁不住生起闷气来!——这傅红雪!该不会真的回塞北去了吧?


  恼虽恼却也没打算回去,刚好许久未见的好友住所就在附近,他便转往大雪山去了。路上遇到一群人,仆从打扮,好生热情,领头的自顾自上来搭话。雪山上寒冷寂寥,叶开久未一人,此时孤身上山难免寂寞,人家主动上来攀谈,便好生聊了几句。听闻原来是白云山庄的仆从,他心里暗叫刚好,反正就要上山,便一齐结伴同行了。


  没想到那些人竟暗施偷袭,不知道给他下了什么药,竟引得他心患旧伤发作。叶开勉力压下伤势,奋力突围,运起轻功急匆匆往雪山上去。虽然杀了好几个恶徒,但内力使不上、轻功又打折的情况下,身上难免挂彩,几道剑伤刀伤虽然划得颇深,所幸并未及骨,只是为了逃避追兵压根没时间疗伤止血。心想只要到了山腰冰川之处便能逃出生天。至于那群恶徒,可待日后再行惩治。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能活下来,他日可有他们好受的了!


  然则叶开身中药性份量过重,新伤旧患激发起来大幅拖缓他的脚程,尽管冰川就在眼前,但追杀他的人眼看就要追上,叶开一提内力只觉心口如遭重击,还怎么应敌?但若突然消失踪影,又怕无法呼巄过去。


  叶开喘了几口气,从腰间拿出药袋,倒出两颗护心丹服下。不多时心口痛楚稍减,叶开心里也有计较。他小心翼翼踏出脚步,直到崖边才止步。山崖底下赫然便是冰川,依稀看得到河面上雾气寒气发散,河水急湍冲得河床水浪连绵泼起,若是跌入进去,冻成冰人不说,更怕是爬不上岸了。


  却见叶开稍稍探出身子,瞅着底下崖壁看了好一会儿,确认好位置,在脚下雪上踏了几下装作失足,而后一跃而下,抓住壁崖边上长出的粗大树干,一个借力便跃到树干底下一处隐密河道。却不巧使力之际给树枝勾到了衣领,叶开着地的同时,身上所穿雪狐裘衣嗤啦一声裂开,反作用力缘故整件给勾在树干上。叶开回过头正欲取回,却听崖上一阵阵脚步声传来。追兵已然赶上,叶开暗叫一声侥幸,只得舍了那件裘衣,屏息闭气慢慢往河道深处走去,直到走远确定追兵听不到了才放开步伐奔跑,心道:「好险!这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




  却不知在叶开跑开的同时,一身黑衣的凶神恶煞悄然来到。


  一个挥手,数道十字刀气划去。几声哀号,最后头的几个人仰面倒下,两眼兀自睁开,眼里满是惊疑,像是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就死了,却再也问不出声了。


  那黑刹全身上下杀气腾腾,内功运转之下身上雪气顿时蒸发,给那黑衣一衬,周身彷佛散发黑气,宛然便是地狱来的修罗,尤其手中那柄灭绝十字刀更是阴森。一双赤红眼眸,满满的杀心敌意,一个个逐一扫过那群胆敢追杀叶开之人,惊得那些恶徒心中一凛,面面相觑,不知道打哪冒出这样一个罗刹。领头那人冷哼一声,往前正欲喝退来人以立威严,还未开口,只见刀光一闪黑影晃过,那黑面罗刹已然站在那人身后,手中灭绝十字刀血痕尚未滴落,啪搭一声,那人俯面倒地,再不能说话。


  「今日你们谁也别想走!」


  从喉咙深处发出的话语森冷无比,那黑刹手中白刃一甩,人已经不在原地。



  来不及惊慌、来不及反应,来不及抵挡,更来不及逃跑。


  此起彼落的哀号声响彻遍野,眼睛所及到处血肉模糊。



  没有一个活口留下。


  鲜红的血液泼洒在清冷的雪地上,层层复在叶开曾经的血红之上,溶化汇流成绯红雪水,齐齐往崖底冰川流去……




  ※


  却说叶开匆匆忙忙往河道深处走去。那河道小径与以前走时并无不同,小小的、湿漉漉的,脚底下一小管水流从另一头徐徐流来,叶开却全无怀旧的心情。他只觉得寒冷,周身伤口已然麻痹,心口疼痛却不断放大。他只能一步步继续往里头走,深怕一旦停下便再也走不动了。


  走了约莫一刻钟,出了暗蒙蒙的小径,便是满眼漫山的雪光。叶开眯起眼睛小心眨了眨,视线适应后总算不再刺眼,面前一片开拓。


  就到了!坚持住!


  ——叶开如是说,认清前路迈开步伐。不知道走了多久、又走了多远,疼痛令得他几乎要背过气去。他只是低着头,望着脚边不断落下的血红浸入雪中,彷佛那人就在身边,让他咬牙非得要坚持下去。


  啪搭啪搭,一步接着一步,滴答滴答,一点一点血色漫入雪地。


  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他熟悉的小院,心一宽便再也支持不住了,身子一软便扑倒在雪地之中,只觉得周身无不寒冷彻骨,意识正自馍糊,依稀见到有个小丫头低头正看着他。


  叶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往怀里摸了只小李飞刀递出,嘱咐找她的小主子去。而后头一歪便不醒人事了。




  【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