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十八

  【十八】


  湖边阵风吹过,树影随之摇曳,更带得秋千微晃。


  随意扎起的长发给吹到了颊侧,藏青色长衫下摆微飘,但他还稳稳立着,在那秋千上头。叶开随手拉开遮住视线的头发,脸上表情很是玩味,嘴上挂着笑意,惬意得很,将包围他的人视之无物,只是站在秋千上头,任由湖风吹拂摆动,彷佛路过刚好看到一场好戏,这才驻足观望。


  魔教教众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白灵柳眉紧皱,亦是心思紊乱无法自理。虽说教主令下,不论如何务必将叶开带回,但事情演变至此,她不得不诉诸武力强行将人押回……这样的决断究竟是好是坏、是对是错,白灵越是看着眼前的叶开,越是慌乱不解。叶开身上带伤未愈,她无法确定此举会否引动叶开旧伤,但若是错过了这次,日后叶开伤势痊愈便再无机会了。可是,面对自家少主,看见叶开那不当回事的笑容,她却如同其他教众那般,心生犹豫。


  「怎么?不动手吗?」叶开弯下身,带动秋千晃了几圈,「其实呢,要我跟你们回去倒也不难,只要你给我个满意的交待——」白灵闻言眼睛一亮,抬头望去,只听叶开说道:「你只需告诉我,当初为何要对傅红雪下手?下手的——又是何人?」


  白灵秀眉一皱,拱手告知:「对红雪少主下手?白灵不清楚少主所谓何事。」


  叶开冷哼一声,「明月楼之时,暗地里发毒镖偷袭红雪。难道不是你们作为?」


  白灵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但口上半点不放松,「绝无此事。」


  这会儿,叶开却没说话了,一阵沉默蔓延。


  白灵暗自觉得不妙,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是否该再开口询问,但在那之前,她连自己要否抬头看看叶开表情都犹豫得紧,兀自拱手等候,忐忑不安。半晌,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沉闷气氛煎熬,白灵战战兢兢抬首望去。叶开,依旧站在秋千上,脸上神情冷凝得紧,脚下用力,本还摇晃的秋千立时定住,长身伫立在秋千上。湖边风大,但叶开站在其上始终不动如山,只有身下衣摆随风摆动。他看到白灵抬首偷觑,冷哼一声说道:「我所要的不过就是个交待。你却连查都不查,一口咬定绝无此事?魔教作风便是这样马虎随便的吗?」白灵此时终于听出来叶开语带怒意,再不敢怠慢,连忙回话:「少主息怒!属下我等万万不敢冒犯两位少主!尽管教主有命,却也不敢轻易伤及两位少主。更不可能不知轻重,暗施偷袭!」


  「尽管真有毒镖暗算一事?」


  当初那记暗算傅红雪的毒镖,确是叶开亲眼所见。后来叶开清醒之后细细回想,毒镖发来的方向,确实是黑衣人散去的方向。况且那时确有一名隐藏暗处并未现身的黑衣人,说不准暗算傅红雪的就是那人。


  「这……」


  见白灵竟然还在犹疑,叶开摇摇头,再无耐性。他跃下秋千,手指已然捏住几支竹镖,「既然如此,那也不用再说。手底下见真章吧!」说完,右手一扬,三名教众闷哼倒地,分别被射中睡穴与酸麻穴,无法动弹。


  黑衣教众一个两个眼睛瞪得比另一个大,这下真的不知该如何料理了。白灵抿着嘴咬着牙,纤手又高举了些却迟迟未落下。叶开却没再给她考虑时间,身影一晃已然闪入教众之中,直接动起手来意欲突破人墙。事已至此,白灵无可奈何,终于挥手命令众人擒下叶开。众人得令,纷纷抽出兵刃,一齐围攻叶开。


  叶开运起轻功,从容游走穿梭在教众之间。明明看着还在右前方,眨个眼竟然已经闪到左后方去了,众人瞧得眼都花了,更别提要跟上叶开的身法。偶有几人不顾一切扑上前想拦住叶开,却总是差上寸许,不仅扑了空、跌了个狗吃屎,还给地上土尘扬起弄得灰头土脸的。反观叶开,眼带笑意瞥过趴在地上哀呀呼喊的教众,没心没肺的跨过地上的人,甚至轻轻踩上一脚,轻功照样运转自如,依旧潇洒倜傥。几声哀号,又有几名教众中镖倒地无法动弹。


  白灵见状,从腰间抽出四只不同颜色的小旗,不慌不忙握在手上比划一番,黑衣教众再非当初凌乱无序,竟分成四队人马,结成了包围网,团团围住叶开。仔细一瞧,那些教众臂上小角绣有颜色,分别是黑、白、蓝、红等四色,正正与白灵手上挥舞旗帜的颜色一样。


  叶开有些诧异,停住脚步观察了一会儿。黑白蓝红四队不断交错穿梭,结成的包围网却未有一刻放松,毫无缺口。虽然一时看不出这阵型走向,叶开倒也不慌张,向前一跃,往红队那侧集中攻势,意欲强行突破。然而擒拿手方才施展到一半,突觉两侧压力大增,瞥眼一瞧,黑白两队竟缩小阵型,同时从左右两侧分别攻来,再加上他正面的红队,竟是三面受敌!叶开左支右绌,满头大汗的应对三方攻势,大感吃力。受限于阵型,他再没法像最初那般顺利游走四方,活动范围越缩越小。无法施展擅长的轻功,叶开只得苦苦支撑,硬碰硬地一招招应对。哪队意图缩小包围网,他便往哪队攻去,奋力抵御,然而黑白蓝红似是看穿他意图,车轮战般不断轮替,叶开东奔西跑应接不暇,仍旧无法扭转弱势,包围网渐渐缩小,眼看距离自己不过数丈距离了。叶开心知不妙,尽管他轻功再好,面对近身四面八方同时递来的招数,仍是避无可避,就算勉强抵挡,然而双拳不敌四手,只要距离够近,所有人一拥而上,他就只有被压制的份了。


  这算不算是情况危急?


  叶开心道,一群人围攻一个伤势未愈的人,似乎真的挺不妙的?——想到这,本来有些焦急的神情竟缓了些,心想,这时候还能调侃自己,看来这情势也不算太过危急啊。叶开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突然想起傅红雪曾经讲述他俩被困罗汉阵的经过。叶开并不记得当时被围情况,却依稀记得那时情怀——「不管怎样,定要保他周全!不能放他一个!」说来着实奇怪,他应该不记得了,但那种感觉却又深深刻在脑海里。想起傅红雪,叶开心忖,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到了哪了?若是看到现在自己这么狼狈,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是横眉怒目呢?还是跟当时一样,与他肩并着肩,共同抵御?


  想着想着,笑容越是灿烂,同时也冷静下来。在傅红雪到来之前,他万不能泄气。此时叶开只有一个念头:他要破这个阵!心念甫动,他抽出腰间早已备好的竹筒,掀盖轻抖,两大把竹镖立时脱出竹筒,叶开看都不看,双手顺势接下,取到竹镖在手不过转瞬之间。叶开一声轻喝,双脚踏地借力高跃,使满天飞雨手法将竹镖往四面八方甩出!


  众人当然知晓叶开擅使暗器,却也知道他伤势未愈内力不长。方才叶开使轻功与众人交手斡旋,理应消耗不少内力,没料到此时竟面不改色大发暗器。正值包围网缩小之际,众教众贴得近些,事出突然难以闪避,大惊之下慌慌忙忙架开兵刃抵挡。有些教众虽然避开了暗器,却彼此撞在一团。有的动作慢些来不及抵挡又避不开的,纷纷中镖受伤。一时间,四队阵型乱成一团。


  就在此时!趁着众人诧异分心之际,叶开嗖的如箭般飞身射入教众之中!东钻西窜,手上脚下拳脚齐出,或推或扯或踢或扫,竟给他强硬突破冲出阵外,直朝白灵而去。


  白灵眼见叶开飞身攻来,顾不得重整阵型,连忙撤下左手两只小旗,改而抽出腰间匕首,飞快抵挡住叶开一招一式,然另一手并未撤下,兀自比划手中小旗,黑衣教众瞧见白灵下令,两队退至一旁待命,另两队仅团团围住白灵与叶开,并未出手。人群中心,叶开与白灵正自缠斗。擒贼先擒王,叶开此举突袭意欲一举制住白灵,手下招式并无保留,又快又准。白灵本来功夫便不及叶开,又面对叶开这一连串快攻,更是落了下风。叶开胜券在握,却差那临门一脚。每回白灵抵挡不住,手中小旗一挥,便有教众上前助拳。时间长了,叶开越来越是焦急。他本想先制住白灵,便能再拖延好阵子,只要撑到傅红雪赶到,就再无后顾之忧了。然而他低估了白灵的能耐。尽管白灵武功尚未到家,却懂得指挥手下弥补不足。叶开一边递招一边思考有无其他更好的突破方法。然而两人短兵相接,怎容得他一心二用?他微一分心,白灵手中匕首已然递到他胸口正前方,那一闪神的时间,让他错过时机没能避开,无奈之下唯有最大幅度侧过身子,以求降低伤害。然而一个回身过去,两人错身而过,叶开垂首探视,眨了眨眼睛,一看再看,胸前衣襟却完好无恙,连个缺口都没有。


  叶开微一偏头,突然就笑开了。


  白灵不明所以,握紧匕首又攻了过去。


  这回,叶开显得游刃有余,跟方才认真破阵时完全不同,轻松写意面对她所有攻势。白灵诧异,惊疑不知叶开是否已经想好脱身的法子,一招一式出招异常谨慎,就怕一个没注意,让叶开给跑了。几番过招,叶开却始终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只是抵挡,不求反攻。白灵心下更是害怕,摸不清叶开心思,更忌惮尚未赶到的傅红雪。推估傅红雪的脚程,就差不多是这时候会赶回了。时间紧迫,白灵顾不得更多,决心速战速决。


  白灵想法既定,手中匕首旗帜一同递出,齐指叶开心口,只要叶开举手挡驾,她便挥旗下令,一举压制住叶开。然则叶开却笑嘻嘻的,别提挡格了,就连半分闪躲意思都没有,竟眼睁睁瞧着匕首尖端刺向自个儿心脏,甚至还拿自个身子向前倾去,白灵见状大骇,心知再下去真会伤及叶开,千钧一发之际纤手一转,调转了方向。尽管如此,手中匕首还是划破藏青色长衫,拖出一个长长的口子,堪堪擦过叶开心口。却不知此举正中叶开下怀,良机稍纵即逝,叶开相得精准,瞬间两手飞快探出,直取白灵双手腕脉门。白灵变招奇快,匕首回刺,恰恰指向叶开抓来的左手掌,手中旗帜同时脱手掷出。叶开果断缩回左手、侧身弯腰闪过射来旗子,右手顺势往地上拍了一掌,藉着反作用力竟绕到白灵身后,白灵还来不及反应,叶开运指连点,白灵立时委顿在地,无法动弹。


  叶开舒了口气,还未来得及高兴,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怒吼——


  「叶开——————!!!」


  闻声望去,发话之人站在斜对面湖边,黑衣劲装一如既往。虽然一身风尘仆仆的,看上去毫发无伤,着实值得庆幸。然而剑眉皱得紧紧的,双眼几乎要冒出怒火,手上灭绝十字刀已然在手,明晃晃的刀尖蓄势待发。


  正是傅红雪到了。


  他摆脱牵制他的教众,终于赶了回来。当傅红雪同周婷返回树屋时,听闻齐一心转述情况,端的是心焦如焚。问清叶开去向,便头也不回直接奔出,既是恼怒又是害怕。他暗骂自己居然又让叶开一个人面对一切,但更恼怒叶开竟然真的独自赴约!这些天的费心调养,好不容易才恢复五成内力,实战能发挥多少根本无法预料,他小子却完全不当回事。傅红雪恨不得能够飞天遁地,只怕自己没能来得及赶上、助叶开一臂之力。


  也不知该说时机好或不好,傅红雪足不点地赶到湖边之时,正好见到叶开面对匕首却毫无挡驾那一幕,吓得心脏不知道落了多少拍。他的目光就跟着那白亮亮的匕首,一同划开叶开胸前,然后停在那横划留下的血痕。在他眼中,那道血痕竟不知重复划上多少次了,一道比一道还要深痛,那一瞬间,怒火点燃!说什么无妨、计画不变?错了!在这计画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变化的部分!骗得了齐一心但骗不了他!傅红雪越想越气,怒吼质问——


  「叶开你这浑蛋!你忘了自己答应我什么了吗?!」


  叶开眼见傅红雪终于赶到,笑颜才展露一半,就给傅红雪那如雷怒吼给震得缩下身子。他心下暗叹,怎么居然给傅红雪看到最不该看到的一幕?他心虚地摸摸鼻子,甩甩头,想假装没这回事,却发现自己再怎么闪躲都避不开傅红雪投射过来的锐利目光。叶开不敢正眼望过去,悄悄瞥了几眼,傅红雪并未放慢速度,正往他这方向赶来。他叹了口气,心想傅红雪总算是赶到了,他的内力刚好所剩无几,剩下的教众就全数交给傅红雪料理吧。反正关键的白灵已经被他点倒在地,没了指挥,这群魔教教众也不过是乌合之众,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他讨好般向傅红雪摆出笑脸,拱手摆了摆,便纵身跃上秋千旁那棵大树。众人只听得窸窣几声,叶开身影完全隐入密密丛丛的枝叶里头。


  傅红雪奔到之时,两队人马拦住了他。他却毫不在乎,冷峻视线往大树上某一角射过去,不知是否错觉,众人彷佛看到那片枝叶瞬间摇曳了下。


  「不准动手!也不准出声!给我乖乖待着!」


  大树上传来爽朗笑声,之后再无声息。



  傅红雪这才满意的收回视线,定睛打量周围情况。


  除了包围他的两队人马以外,另两队则是团团围住叶开藏身之大树,未有行动。至于方才与叶开打斗的女子白灵,这时正委顿在地,旁边虽有手下上前意欲解穴,但瞧方才两人交手,白灵是被叶开使重手法点倒。他清楚知道叶开能耐,在场除了他与叶开,再无他人能够解开,短时间之内白灵决计无法动弹。他看得出,白灵便是此次行动的首脑。既然策划奇袭的人已被撂倒,群龙无首,没了智囊袋,傅红雪便不怕这些乌合之众。叶开正是知道这点,才放心跃到树上,乐得作壁上观,让傅红雪料理后续。然而剩下的人真是乌合之众?傅红雪知晓并非如此。


  叶开与白灵最后几招交手刹那,白灵掷出手上旗帜,叶开机灵闪开的同时,把握时机一举拿下白灵,因此全然未见身后所发生的事情。傅红雪却看得一清二楚。那时白灵看似掷出暗器,实是不着痕迹交出令旗,叶开闪开之后,身后跃出两名教众,不动声息收了那两支小旗,看服装打扮跟一般教众不同,或许是底下所谓的掌旗使。白灵竟以此方式趁机将号令旗帜给发了出去,既是攻招也是后着,傅红雪全程看在眼里,不禁佩服白灵临机应变,但口上却半句未提。他决心不让叶开再插手,还是别说破免得多生事端。


  大悲赋内劲催动,手中灭绝十字刀嗡的一声,傅红雪横刀扫过,铿铿锵锵刀剑断落声响不断,一刀砍断面前数名教众兵刃!惊得其他人脸色刷白,望着手中一半的兵刃发愣。傅红雪冷哼一声,奔向其他教众,灭绝十字刀招绵延不断递出,所到之处无不是残缺的兵刃。如果说之前对付叶开是难缠难办又难以下手,对上傅红雪根本是毫无胜算,只因叶开内力未复,多以轻功闪躲抚以攻势,为免伤人出手亦有所保留。傅红雪便不同了,他亲眼见到白灵匕首划破叶开胸口一幕,只恨不得将面前所有阻挠都给除去!出手毫不留力,莫不是一招便断去对手兵刃,务求在最短时间内除去所有威胁。


  灭绝十字刀本就是当世难得一见的好刀,傅红雪催之以深厚内力,根本不理会什么阵形什么包围网,见人便砍,那些教众哪里抵挡得住?不到片刻大半兵器都成了断剑残刃。


  白灵瘫软在地,她的心腹尝试多次仍旧解不开穴道。白灵只得示意心腹将自己腰间另两支小旗交予掌旗使,授命见机行事。白灵回过头观战,同时运功试图冲破穴道。叶开点穴之时指力劲透穴道,她尝试几次冲穴仍是徒然无功,一点松动迹象都没有,最终只得放弃,专注观战。既然天下第一刀傅红雪已然赶到,他与叶开两人双双联手,战力无可估量,要想安然带上叶开回教复命,注定是不可能的任务了。只是——白灵看着傅红雪,再仰头望向叶开藏身的青翠枝叶,忍不住起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试想,尽管叶开内力未复、伤势未愈,凭那绝世轻功,要来往这数十人之间应非难事。但叶开却偏偏被困在阵里,陷入苦战?


  白灵疑窦既起,蓦然想起最初叶开现身的时候。当时情况,前哨全军复没,看守小雨的教众被点倒,小雨则不知所踪。然而就她所知,那女孩小雨不懂半点武功,撂倒看守教众的决不是小雨。那么会是谁呢?是谁人挑了前哨所有人,甚至救走了小雨?或者叶开另外还有帮手?不对,白灵摇头否认。叶开明明知晓小雨已被救走,又为何要以身涉险,留在此处应付他们?


  突然听得头上枝叶不断摩擦窸窣声,打断白灵思绪,顺着声响抬首望去,未料竟看到叶开探出身子,毫无隐藏,就站在枝干之上,脸上神情戒备至极,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就算方才被众人三面围攻,叶开也未曾显露如此神情。白灵不由顺着叶开目光望过去,只见傅红雪压倒性的实力,灭绝十字刀所到之处,皆是伤兵断刃。然而傅红雪脸上神情不知为何也严峻起来,手中刀招虽不像最初那般恣意挥洒,但招招皆有所保留,似是刻意留力在防备什么。


  白灵直觉事态有变,否则她这两位少主万不会这样警戒。但她还来不及推断情况,小湖东面一道银光飞快闪来,冲着傅红雪射去!此时傅红雪正背对那暗器,与数名教众缠斗。


  傅红雪冷哼一声,一刀逼退几名教众,刀势未歇,顺势旋刀回身恰恰砸落那暗器!傅红雪尚未站稳脚步,眼前又一道银光射来,赫然指向傅红雪心口处!此时正值傅红雪旧力将尽、新力未起之际,正是破绽之时,他这才惊觉自己上了大当!他没想到对手竟然如此攻之心计!傅红雪还未来得及作反应,却清楚听到身后暗器破空之声,心中一暖,只见一道凌厉银光从右后方而来,飞快闪过他眼前,不偏不倚削落那枚暗算,然银光并未就此落下,咚的一声清脆,扎扎实实钉在一丈之外的树干之上。一柄三寸七分长的飞刀,兀自颤颤巍巍。


  傅红雪忍不住嘴角微勾,得意非常,暗道:「小李飞刀果然名不虚传!」盘算是否奔上前追查暗算之人,却听得身后噗通落水声响,双眉一皱,转身望去,却未见到他想见之人。


  湖面上兀自跃起的水珠溅下,令得湖水波动不已。他疑惑的往树上望去同时细耳聆听,树上并无半点声息。傅红雪只觉心跳得快极了,慌乱地往湖上望去。湖面上似无异状,唯有连绵不断的水波大圈大圈的往湖畔打来,越打越缓、也越是平静。


  叶开哪去了?


  ——傅红雪不得不思考这问题。他紧紧握住手中的刀,奔向湖边,奔向那水波蔓延的起点。平静的湖面不会无端起了涟漪,叶开莫不是落水了。却为何还未见他上来?傅红雪只想要奔近些确认,他焦急的往湖面上四处梭巡,但只见湖水青翠,看不到内里干坤。才奔到一半,面前黑压压一片的人群阻住了他,傅红雪两眼一片血红,恶狠狠瞪住阻挡他的人,低吼道:「让开!谁敢阻挡我就送谁去见阎王!」


  白灵距离傅红雪不过数丈,震慑于傅红雪脸上厉色。她和傅红雪两眼相对,滴溜溜的打了个冷颤,傅红雪看她的眼神如此可怖,像是自己从傅红雪那夺走了什么重要之物,恨不得将她生拆活吞似的,可眼里却没有她的存在,彷佛不过是一件死物、一个阻碍,傅红雪看得更远,看的是另外一个人。


  这一切事情发生不过转瞬之间,她没预料居然真有人要暗算傅红雪,甚至时机抓得精准无比,差点就要得手了。她更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亲眼见到小李飞刀。


  叶开彷佛知晓第二枚暗器的存在,在傅红雪回身之时,使力一蹬身子斜斜跃向湖面,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法,只见银光滑出,凌厉地划出一道光痕,往傅红雪臂膀射去。白灵眼睁睁看着那道银光,万万没想到叶开竟会对傅红雪出手。下一秒,傅红雪砍落第一道暗器,臂膀落下,而叶开发出的那道银光,恰恰从傅红雪右臂上方划过,不偏不倚削落几乎要吻上傅红雪胸膛的第二道暗器。


  虽然不过仅仅一瞬,但白灵的的确确见到了传奇。


  然而下一瞬间傅红雪居然发狂奔来,这桩却是她最感到惊惶不解的事情了。


  「傅大哥!」


  循声望去,喊声的人竟然是她以为已经被救走的小雨。小雨正从囚禁她的屋子那小跑步奔来,一边喘息一边用力喊道:「我看到了!叶子哥哥落水的时候表情好痛苦!还揪着胸口!快去救他啊!」


  傅红雪闻言终于一刀劈翻阻挡他的教众,鲜红的血顺着刀尖洒落于地,忍不住喊道:「滚开——————!!!」


  突然斜里跃出一道人影,奔得飞快看不清轮廓,几个起落已届湖边,大跨步纵身一跃,如箭般直直插入湖中,往湖底游去。湖面上水花四溅,湖水剧烈摇晃,看不清底下情况,傅红雪只觉心跳如湖水那般狂乱,焦急疯狂无法自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湖上终于又有动静。


  一个人探出水面,胁下挂着的赫然便是双眼紧闭的叶开。




  【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