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窈窕淑女 章八(完結)

  【八】


(前情提要——)


  面对傅红雪的冷淡对待,叶开却觉得有趣极了!彷佛又回到一开始追着傅红雪跑的日子。他看着傅红雪一口接一口喀掉野果,又拿了一颗递给傅红雪,自己也探手从兜里拿出一颗野果啃咬。挺开心的不是吗?


  傅红雪却偏过头瞅着他问道:「正主儿在这不要紧?」


  叶开听了差点没喷出野果泥,好在脸上系着面纱。他想了想,在傅红雪手上写了几个字:「没事。已交代好。」如果他趁着天未亮把敏儿直接丢到他轿子里面算是交代的话……


  不过明天、甚至往后几天,他都打算这样干——叶开暗自决定。




  ……他原本是这样决定的。


  直到那天,傅红雪的脸离他越来越近,不知何时探手到他的脑后,使尽一拽,于是乎,他的唇直接贴在他的唇上。尽管仍然隔着面纱,叶开却给吓得几乎要跳起来,随后头也不回地逃回送亲队伍之中,再也不肯孤身去找傅红雪了。一方面叶开怕暴露自己身分,另一方面,他满脑子惊慌的想着:怎么会?傅红雪居然喜欢上丁灵琳了?


  他气极了!但又无可奈何!


  叶开总不能大笑三声揭开面纱说出「哈哈哈!傅红雪你喜欢上的是你弟弟!」的话语。先不说他该如何解释自己这身女人装扮,他可还跟傅红雪冷战中呢!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现身呢!


  但他没想到……在他回到送亲队伍之后,傅红雪却仍旧落后其后,没有追上来。


  叶开更是气疯了!暗骂那个大木头!


  然而转念一想,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既希望傅红雪追上来,却又不希望他真的追来。难道傅红雪真的追来、真的喜欢上丁灵琳的话他会高兴吗?可是现在他才是丁灵琳呀!倘若傅红雪真的追了上来,那傅红雪为的又是哪个丁灵琳呢?会是为了他这个冒牌货吗?


  叶开心烦意乱,整天闷在轿子里,越发越是烦躁,越想越是气愤。说起来还不都是丁家不好!到底是哪个坏家伙胆敢把歪脑筋动到丁灵琳身上的?居然害他落到这等尴尬境地!让他找到了肯定要好好算上这笔帐!


  所以队伍行到黑山岭要道的时候,叶开早已蓄满各种不满以及怒气,只等着冤大头找上门来。




  如所预料,贼人埋伏在黑山岭口。


  叶开才刚要示警,却听一沉稳步伐一脚踩在轿子上头,而后一道黑影落下,驻足于骆少宾身侧。


  那个人不是谁,正是傅红雪到了。


  隔着轿子那半透的帘子,看到那英挺的背影,叶开虽然仍旧气恼却是万分心安。再多贼人围剿他都不放在心上,只要有傅红雪陪在身侧。


  「小心!」


  叶开早有戒备,听闻贼人从黑山岭上跃将下来之时,立刻便钻出了轿子,堪堪避过兜头罩下的网子。定睛一看,那群贼人手中明晃晃指着网子的刀剑,无一不是闪着青光。为了致小琳于死地居然连兵器上都淬了毒?叶开心一冷,怒不可抑,源源不绝挥出袖里预藏的铃铛,均是对准要穴下去打,用足了劲力。中者别说动弹不得了,那劲道径直贯入穴道,贼人瘫软在地不说,击中之穴道更是疼痛不已,一时间惨叫四起。


  百忙之中叶开还瞄了傅红雪一眼,特意绕开那个木头四处扔铃当应敌。


  在与骆少宾、傅红雪、丁家人手协力围剿之下,很快就将贼人全数制伏。


  叶开甩甩袖子,走到前方与骆少宾会合,向着傅红雪随意福了福权当作打过招呼。然变故就在此时发生!一股凌厉杀气顺着山风突地落下,一个黑衣人挽着长剑猛然扑下,剑尖直指假扮丁灵琳的叶开胸口!叶开暗自冷哼,毫不惊慌,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扑将下来的黑衣人,一步也没动。黑衣人心中一喜,暗道:这就得手了!却听当啷声响,左右斜里递出三把兵刃,及时架住黑衣人的兵刃。右侧一刀一剑是傅红雪与骆少宾,左侧使一柄长尺般兵刃的却是路小佳。


  一击未中,突袭再无可能成功。黑衣人当机立断打算抽剑撤退,奈何那一刀两剑死死锁住他的兵刃。才欲弃刃而走之时,黑衣人胸口一痛,一颗铃当撞中胸口要穴,黑衣人全身酸麻萎顿在地,再无缚鸡之力。


  叶开见事情圆满解决,总算松了口气。接下来只要与丁灵琳会合换回正主,便可功成身退了。叶开偷觑了傅红雪一眼,正巧傅红雪也看了过来,他连忙转过身不敢再看,心中暗自打定主意,不等丁灵琳来会合,他得看准机会先行溜走才是上策。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傅红雪就跟紧迫盯人似的,目光从不离开叶开所搭乘的轿子。虽然傅红雪站得远远的,算是守之以礼,但就是目不转睛。叶开给气得牙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只得走一步算一步,希望傅红雪能有一刻松懈,到时他可就拍拍屁股走人,丁灵琳与敏丫头自会收拾残局。


  奈何就这么到了点苍山脚下,眼见隔日就是骆少宾与丁灵琳大婚之日,叶开还是没能找到机会遁走,苦哈哈地跟着送亲队伍投了客栈。


  好在进了客栈,傅红雪不好再死盯着他,叶开也终于逮到机会,匆匆忙忙回房换回男装,收拾细软准备走人。


  「叶开你不是吧?」路小佳推开窗门一个纵身进了房,随即反手关上窗,「小琳的喜酒你胆敢不喝?」


  叶开冷哼一声,心中暗骂这路小佳,平时神龙不见首尾,关键时候却老跳出来碍事。叶开瞪了路小佳一眼,懒得理会,继续低头收拾行李。


  路小佳见拦不住叶开,耸了耸肩,从怀里掏出一壶好酒,说道:「既然如此,好歹喝个几杯再走?这可是小琳特地留给你的上等女儿红哪!」一边说一边打开木塞,啵的一声,香醇浓厚的酒香满溢,引得叶开喉咙咕噜咕噜作响馋得紧,只得放下手边的行李,拉了椅子坐在桌边。


  路小佳立即满上两杯酒,一杯递给叶开,自己拿了一杯。


  「干杯!」


  叶开举起酒杯与路小佳轻轻碰了碰,闻到扑鼻酒香,再也忍禁不住,仰首便干了那杯酒。


  路小佳见状,忙放下手中酒杯,又给叶开满上一杯。叶开乐得一杯接一杯,喝得畅快无比。酒过几旬他才终于察觉到不对,然而已经晚了,叶开全身乏力,瘫软在桌案前,满脸通红的瞪着路小佳,口中怒喝出声,却不成言语。


  手指勉力沾了些酒水,在桌上歪曲划下:「为何」


  路小佳也不卖关子,直言道:「小琳这桩婚事我是不同意的,但此时已是骑马难下。只得委屈你这丁小妹子了!这门亲事……你愿意嫁得嫁,不愿意也得嫁!既然已经起了头,怎么容你悔婚呢?」


  听完叶开气苦得很!这路小佳到底在捣什么鬼?丁灵琳与骆少宾是两情相悦,爱护妹子也该有个限度吧?要不是自己浑身乏力,立刻就要把这桌子给掀了。如若路小佳是当真的,他该如何摆脱这窘境呢?正自思考,就在此时,他听到门外那沉稳的步伐与熟悉的气息。


  那是傅红雪!他不会认错的!傅红雪方才肯定听到路小佳那番逼婚的话了!决计不会坐视不理!


  路小佳自然也察觉到傅红雪的存在,连忙假意相劝:「小琳你看那骆大公子是多么一表人才!你当初不是很喜欢他吗?这时候悔婚也太不厚道了。更何况这桩婚事已传得沸沸扬扬的,明日许多武林同道都会到场,若你现在毁婚,无论是点苍派还是白云山庄,这名声可说是彻底毁了!小琳!你听大哥劝!乖乖嫁了吧!」


  叶开简直要气疯了!可却又说不出话来,他气恼自己这余毒未清、又中了迷药,任由路小佳摆布。他只能冀望外头那人能挺身阻止这样的荒唐事!


  然而傅红雪渐行渐远的脚步,却令叶开愣在当下。



  ——怎么会?


  ——傅红雪同意他与骆少宾成婚?


  ——傅红雪……当真要去塞北娶妻?


  ——傅红雪他……当真是、不要他了?




  听闻傅红雪走远,路小佳吁了口气,连忙趁着叶开失神之际,飞快运指把人点晕,随后将人搀到床上安置。垂首望着床上睡过去的叶开,路小佳忍不住叹了口气。


  明天肯定是漫长的一天吧。


  「……可真是委屈你了哪,叶开。」


  语气之中满是同情。




  ※


  叶开从没在心底咒骂过那么多次混帐路小佳。


  他本来盼着自己能赶在上花轿之前冲开封住的穴道。然而临上花轿之时,路小佳居然又补点了他几指。叶开气得全身几乎都要发抖!这么多年以来的兄弟,到头来竟然是如此对待自己的吗?甚至连敏儿都跟路小佳连成一气!一大早两人乐呵呵的联手把自己打扮成要出嫁的新娘!穿上红袍不止,连首饰凤冠都给戴上了!


  这路小佳该不会真的要他鱼目混珠,就这么嫁给骆少宾吧?


  好在鞋子是他的,红袍里面穿的也还是自己的长衫。只要冲开穴道,他可以立刻脱下红袍飞走,决计没人追他得上。


  叶开下定决心奋力运功冲穴!



  他才不要放弃!


  就算傅红雪不要他了!他也不要嫁给烧饼!


  到时孤身一人也好!


  跑到天涯海角!跑给他追!




  身下轿子一点一点地颠簸上山,外头越来越热闹的敲锣打鼓声,还有越来越鼎沸的人声,叶开越听越是心焦!然而越是焦急越是无法静心冲穴!


  可恶的路小佳小爷我绝对跟你没完!——不知道咒骂了多少次,身下一晃一晃的轿子不再摇摆,渐趋平稳,似是过了斜坡到了平地。叶开心下惊惶,莫非到山顶了?那不就马上要拜堂了?想到这叶开终于不顾一切运起十足功力强硬冲穴,但穴道毫不松动,全身劲力堵在心口那边无处发泄,倏忽反撞自身,叶开胸口一疼,眼前一黑,一口气上不来,就此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开恍惚之中隐约感觉到轿子落了地,有人掀开了帘幕,随后有人揽了他出去。疾风刮在他的脸上,那人似乎抱着他在奔跑,同时胸口一股热流传入,方才内力反弹自身的震荡顿时舒缓了不少。突然一个急停,叶开感觉胸口一阵轻松,那人解开了他被点的穴道。


  叶开睁开眼睛,站在他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傅红雪。


  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从之前负气出走,到大雪山莫名被人暗算弄得半死不活,再到现在路小佳的逼婚,一路走来所受的各种委屈突然一股脑涌了上来,叶开觉得眼眶湿漉漉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他是这么个女子嫁衣模样,他该怎么上前去相认呢?还是说傅红雪认出是他了?


  傅红雪缓缓伸手,扯下了叶开头上的凤冠以及面纱,看到叶开真面目时毫不讶异。接着又揪住叶开那身红嫁衣,一把撕开扔到一旁,随后从包袱里抖出一袭雪狐裘衣。


  叶开一见惊讶了,那不就是当初他在大雪山上丢失的裘衣吗?


  傅红雪轻轻替叶开披上那袭裘衣,臂弯一收将叶开拥入怀抱,低声说道。


  「叶开,我们回家吧。」



  叶开回拥上去,紧紧的像是两人再也不愿分开那般。




  「好。我们回家。」






  至于当晚,因何这两人并未在返家路上,反而出席了骆少宾与丁灵琳的晚宴,大杀四方喝干了席上所有的女儿红,又灌醉了路小佳。路小佳整整醉了三天三夜才清醒,醒了第一句话就是混帐叶开傅红雪云云,便是后话了。




  【完结】

---------------

這篇終於寫完了XD
窈窕淑女應該是除卻一葉知秋以外,我修稿最多次的文吧。
廢棄文稿高達一萬字,非常可怕。
所以每次寫這篇文都覺得好掙扎。

總之無事寫完了!真是可喜可賀!^________^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