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八

  【八】


  当午餐准备好,周婷走出屋子想叫孩子们进屋吃饭时,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庭院那大大的雪人。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喧闹,几双小手忙不迭抓着几把白雪往雪人上拍。但周婷却眯起眼睛了,直直盯着站在雪人面前,带头作乱的叶开。


  「小叶哥哥!眼睛用石头,那鼻子要用什么装?可以也用石头吗?」


  「不可以喔!鼻子当然要用红萝卜啊!」


  「为什么?白萝卜不好吗?」


  「哎唷你笨啊!这种问题还用问吗?因为雪人是白的,白萝卜也是白的,会看不清楚吧。」


  「对耶!红萝卜鼻子的雪人,这样就跟傅哥哥一样,叫红雪了耶!」


  叶开没有搭话,微笑的把一根红萝卜递出去,接着把不到雪人一半高度的孩子抱起,让他把红萝卜装上鼻子的位置。于是乎,名为「红雪」的雪人大功告成。孩子们大声欢呼,围绕着雪人上下观看,像是在检视成果,眼光四处梭巡,个个手上攒着白雪,像是发现不完美之处,就要立刻修补似的。或些孩子叫嚣着某些较高的部位要补强,他就会接过白雪帮着往雪人上拍,不知不觉,堆的雪人越来越是臃肿。



  周婷看了好一阵子,也不作声,默默运起轻功,悄然偷近叶开身边,相好叶开左耳,正打算揪着用力一拧,却见叶开一个偏头避过,周婷冷笑一声,指尖仍旧直取目标,用力揪起,叶开顿时吃痛哀叫:「哎唷!周婷你干嘛!」


  「我干嘛?」纤手往上带,叶开又是声哀叫,周婷这才没好气的数落:「你不是应该乖乖在房里休息的吗?谁让你偷跑出来跟孩子玩的?」周婷还顺带从头到尾扫过叶开整个人,看到那件雪绒狐皮大衣好生生地穿在他身上,点头道:「嗯,这次倒还好,不是一身亵衣就跑出来。那就饶了你吧!」周婷这才松开手指。


  叶开立时往旁移开几步,一边揉着他的耳朵,一边碎念:「若是我功力尚在,哪怕你这小小功夫……」听得周婷扳起脸反唇相讥:「是啊是啊!谁不知道你叶开轻功过人啊!不过现在鼎鼎大名的叶开——却!残!了!我当然要趁现在欺负你!怎么样?」


  叶开望着叉腰向他眨眼的周婷,不甘愿地回嘴:「你给我等着!等我好了,咱俩来比试比试!看你还敢不敢小瞧我!」


  「好啊!怕你不成!先把你的破烂身子养好再说。」


  叶开撇撇嘴却无可奈何。没办法,谁叫他伤重还昏迷了一个多月,现在就算清醒了,恐怕还是得养上好一阵子。不过一直待在屋里养伤他实在坐不住,得找些事情做做才行。正自打着鬼主意,却见周婷轻轻推了他一把:「你还待这做啥?快进屋歇息吧。等等被公主发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叶开蛮不在乎地双手背着头:「的确没跟娘说我要出来——」见到周婷作势一巴掌呼来,他连忙补上一句:「但是她有看到我溜出来。」叶开溜出来的时候,正巧花白凤推门进房,他一只脚正踏在窗沿上,听到推门声,回头望着花白凤,窘迫地不知道该上还是该下。花白凤也不作声,看了他几眼,又瞄了被他撇在一旁的大衣,意思很明显。叶开大喜,跳下窗沿,快手快脚穿上大衣以后,就又跳出去了。


  周婷听了,虽然捏了把冷汗,但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却疑问道:「公主放心你一个人出来?」叶开听了,笑得莫测高深,回道:「怎么可能?」周婷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他,弯下腰招呼孩子们进去吃饭。等到孩子们都进屋了,叶开开口问道:「周婷,今天我能不能也跟你们一起吃饭?」


  周婷瞥了叶开一眼:「老早预了你了!只是不知道哪位大侠,每次只要一睡熟,不到傍晚不起床,好几顿下来就你那位子空着没人。」


  叶开听完,笑得开怀,望着周婷,满眼都是温暖。周婷理会得,拍拍他肩膀,两个人一同往屋里走去。




  没多久,不远树上跳下一黑影,若无其事地走进屋里。




  ※


  一进屋,叶开就被孩子们簇拥,拗不住他们的拉扯,硬是被拉到位子上坐好,虽然无可奈何,却又甘之如饴。叶开摊开手,表示自己会乖乖坐着不会乱跑,孩子们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坐到另一桌自己的位子上,等候开饭。


  叶开等了一阵,身旁有一人坐下,转头一看,那一身黑披风劲装的打扮,不是傅红雪是谁?叶开下意识笑开了,站起来将摆在桌上正中央的碗筷分放在各人面前,先是花白凤、冰姨、齐一心、周婷,然后是傅红雪,最后是自己。


  入座的还只有他跟傅红雪,齐一心尚在一旁整理药材,花白凤、冰姨、还有周婷则忙着把菜肴装盘上桌,一会儿进一会儿出的。渐渐的,桌上摆满热腾腾的菜肴,每个人的碗内都添了满满的白饭,不过,叶开的碗里装的却是粥,香喷喷的香菇鸡粥。叶开眼神飞快扫过桌上各盘菜肴,其实不是什么山珍海味,都是些家常小菜,但他却有种久违怀念的感觉。


  小时候,李寻欢跟阿飞也常自己下厨,三个人就这样围成一桌吃饭,话谈家常,虽然经常是叶开在说,李寻欢应和,阿飞则埋首吃饭,兼之帮两人夹菜。然而打自叶开出来闯荡江湖,就鲜少有机会能像这样,一群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饭,享受所谓天伦之乐。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就座了,花白凤坐在叶开左侧,冰姨紧邻花白凤,齐一心跟周婷坐在他对面。右侧不消说,自然是同他早早入座的傅红雪了。


  所有人目光不约而同聚集在叶开身上,看得他很是不自在,讪讪地道:「娘吃饭、冰姨吃饭,红雪吃饭,丫头吃饭,鬼大夫吃饭。」大伙儿同时笑开来,相互说道:「吃饭、吃饭。」各自不客气,筷子汤勺齐往桌上菜肴招呼。


  叶开正自琢磨要吃些什么,眼前一花,碗盘里自左自右,不约而同夹入一样青菜、一块豆腐。花白凤说道:「娘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但你刚清醒,口味清淡些好。」傅红雪没有作声,当叶开望向他,傅红雪眼神划过花白凤,点点头。叶开低下头,含糊地应声好,拿起筷子,埋首吃粥,不再说话。


  这顿饭,虽然吃得清淡,但稍微咸了些。



  ※


  饭后,叶开趁着大伙儿不注意,又偷溜到外头秋千上小寐。


  当然,雪绒狐皮大衣,好生生地穿在他身上。


  自他清醒以来,只要不是太过分、拿捏好分寸,花白凤几乎是放任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起花白凤那明明不满,可是斟酌半天还是没阻拦,一副拿他没法,却又偏过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叶开每每看着几乎忍禁不住,只是好笑在心底。


  他这个娘亲,就是脸皮薄。脑海里又浮现花白凤那别扭掩饰的样子,叶开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乔了个可以晒到太阳、但不会刺激到眼睛的位置,他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埋首进入梦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人轻拍他手臂,叶开这才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揉揉惺忪的眼睛,定睛一看,周婷就蹲在他面前,手上提着一篮子,里面隐隐放着些水果什么的,还有好熟悉的味道。嗅了嗅,嘿!看来是壶好酒呢!


  「叶开,我找不到傅大哥。不如你陪我去吧!去……」


  「好啊!」


  周婷瞪了叶开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好什么?我还没说要去哪呢!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叶开两眼直盯着周婷那篮子,蛮不在乎说道:「有什么关系?你说去哪就去哪啊。要卖就卖呗,没在怕的。」听得周婷瞬时有些愣住,但叶开全然没察觉,吞了口水,指着周婷手中的篮子怯生生问道:「呐!丫头!咱俩打个商量!你篮里那壶酒……可不可以让我喝上一口?」


  周婷回过神来,叶开已经跳下秋千,用着有些哀求的无辜眼神望着她:「一口!就只那么一口!让我过过酒瘾吧!」说完还双手合十地拜讬她。周婷叹了口气,瞄了他一眼:「一口而已?」


  叶开眼睛瞬间亮起来,忙应道:「对!就一口!」


  「好!」


  叶开欣然大悦,正要欢呼,却听周婷又补上一句:「等我问过傅大哥再给你喝。」而后转身飞快走开。身后果然传来叶开不满怨言:「丫头!你故意整我的是吧?」听到身后细碎追上的脚步声,周婷吐了吐舌头,突然觉得心情很好,稍稍放缓速度,等到叶开与她并肩,她便领着叶开往小径走去。


  到明月心的墓前。



  ※


  本来叶开还挺轻松的和周婷并肩走着,直到视线穿过药草田、穿过红花圃,看到了彼端明月心的墓,脚步不禁缓慢下来。


  周婷拍拍叶开肩膀,自顾自的走到明月心墓前,把篮子里的鲜花水果一样一样拿出来,突然旁边探出一只手,先周婷一步取出篮内的线香以及盘子等物事。两个人快手快脚,不一会儿就把祭祀的东西都摆放齐全。叶开拿着线香,往身上摸了摸发现空空如也,才想起自己正在养病,没有带火摺,摸摸鼻子把线香递回给周婷,接过小酒杯,悻悻说道:「我来倒酒好了。丫头你点香。」


  周婷从叶开手中接过线香,笑得很贼,居然还笑得咧开嘴来。假装没看到周婷那露骨的笑意,叶开倒了三杯酒陈列在墓前。周婷拿出袖里的火摺点燃线香,递了几支给叶开。两个人面对明月心的墓碑,恭敬的拜了几拜,然后插上香炉。周婷端起一只小酒杯:「姐姐,这些天没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说着,把那小杯酒液都倾倒在墓前。


  「叶开最近状况不好,弄得大家人仰马翻的,七上八下的没个底。慌乱间竟过了日子没来看你。幸好,熬了一个月,人总算是清醒了,虽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怎么安分。」说着,周婷瞥了叶开一眼,一杯水酒又倾倒而下。


  叶开在一旁笑嘻嘻的,作势拍拍衣裳、拢了拢大衣领子,表示自己很安分。


  「姐姐,既然叶开醒了,我也总算可以嫁了。到得与齐一心大喜之日,那喜酒是决计不会少你的。现下先奉上三杯水酒,望姐姐泉下有知,先替我高兴高兴。」最后一杯水酒洒下,周婷慢慢放下手中酒杯,一双妙目定定望着墓上写的明月心三个字,双眼之中尽是感情,欲语还休的。叶开顺着周婷目光望去,在心底默念墓碑上的字眼——最挚爱的姐姐,明月心之墓,周婷谨立。


  叶开想开口,却觉得喉咙干涩说不出话来,良久才喊了声:「丫头……我——」


  周婷转过头来,打断叶开的话:「叶开!你可别说不参加我跟齐一心的喜宴喔。为了请你喝这杯喜酒,我可是特地延期等你醒来才要嫁的。你若是敢说个不字,瞧我不打你好几个耳刮子!」叶开挤出个不怎好看的笑容,说道:「这杯喜酒我肯定是要喝的,只是不知道你傅大哥肯不肯。你也知道我这破身子……」听得周婷板起脸孔嗔道:「还敢贫嘴!」


  叶开看着周婷一如往常的神态,内心反倒更觉得难受了。他知道周婷是真的很喜欢明月心这个姐姐,但他却……


  「丫头,我、很抱歉……没能救得了明月心——」


  「好了叶开!我就是不想听你说这样的话。」


  周婷转过身来,走到叶开面前,两眼竟已红通湿润:「你知道吗?我从没希望用你的命去换回姐姐!」


  「可是……」叶开还想说些什么,却再次被周婷打断——


  「不仅仅是我!就连傅大哥、公主、冰姨、还有齐一心!我们都不希望看到你用命去换!」


  「我曾经想过,如果姐姐能活下来那该有多好?我就可以跟姐姐、跟齐一心一起生活,不再理会江湖琐事,像个普通人一样,好好过日子。可是我又想到,就算姐姐活转过来,可若代价是失去你……那我宁可不要!」


  「叶开!我把你当好朋友,可你把我当作什么了?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已经失去了姐姐!我好害怕你永远都不会醒!」


  周婷扑簌簌的泪水不断落下,两手交互抹着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看得叶开心疼得紧,探手到衣里,庆幸自己身上至少还带有一只手帕,取出轻轻替周婷擦拭:「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醒了吗?」周婷听了,反倒哭得更厉害了,直接扑到叶开怀里,两手不断捶着叶开胸口:「如果你醒不来该怎么办?你这人最讨厌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关键的事情却老是闭口不提!你、你、你……你浑蛋!」


  叶开拿她没法,好像越安慰越是反效果。他还记得,周婷也曾经像这样对傅红雪抱怨过。她怨傅红雪不顾她的感受,最后还把眼泪鼻涕都擦在傅红雪身上。于是,他任由周婷捶打他。其实不痛,他知道周婷顾忌他未痊愈的身子,根本没用什么力气,只是柔声问道:「这次怎么不把眼泪擦到我身上了?」


  周婷停顿了一下,真的大力捶了叶开一下:「喔!原来你那时候在外面偷看!现在反倒来调侃我了?」叶开赶紧回道:「小的我哪敢啊!烈焰战神英明神武,一个残了的叶开算什么?两三下就被打趴了吧!」几句话逗得周婷噗哧一声破涕为笑,叶开松了口气:「好啦,别哭了。新娘子家怎么可以哭成这个样子呢?当心齐一心不要你了。」周婷一把抢过叶开手上的帕子,胡乱抹去脸上泪水:「用不着你操心!齐一心他这辈子要定我了!哼!」


  看周婷哭得整张脸红通通的,那张帕子怕是不够用,忍不住又调笑:「哭得像大雨过后似的。喏!衣袖借你擦擦?」说着还举起右手,作势往前要让周婷擦拭。周婷瞪了叶开一眼,嗫嚅道:「我、我才不敢呢。叶开,你知不知道这件大衣是谁给你弄来的?这可是傅大哥到处网罗好不容易找到,然后交给花公主跟冰姨,照着你的身材,一针一线缝制而成的。这件大衣有三个人的心意,我可不敢轻易造次。」


  叶开倒是没料想到,一句调笑竟让他得知这样的答案。原来他一直穿在身上的雪绒狐皮大衣,竟是结合三人心意所制成的一件礼物。当他头一次穿上时,就觉得里里外外无不服贴,当时也没多想,原来竟是特别替他缝制的。想到这,轻轻抚着大衣毛料,身子彷佛更暖和了。叶开心想,纵然是冰天雪地,只要有这大衣,他也不再畏寒了吧。




  「周婷,谢谢你告诉我。我会好好珍惜的。」


  周婷好不容易止住泪水,听他这么一说,又忍不住低头哭了起来。叶开皱起眉头,不知所措的搔着头,问道:「怎、怎么又哭了?」


  「还不都是你!」周婷立时抬起头来控诉他!


  叶开被说得莫名其妙,「我?我又怎么了?」


  「……明明是我欠你一句道歉,你却反过来向我道谢。这不是反了吗?」听得叶开更是摸不着头绪了,周婷哼哼唧唧的哭道:「当初明明是我错怪了姐姐!错以为姐姐杀了齐一心。你只是就事说理,但我却毫不理会,和你大吵一架,害得你心伤复发!」


  「我……」叶开才刚要接话,就被周婷打断了:「我本来就在怀疑了!每次问挖坟的事情,齐一心总是只说个前段、不肯说后段。果然,前几天他跟傅大哥讲话的时候,被我偷听到了。你这个笨蛋!身上带伤还借酒浇愁,不要命了?」


  叶开听了,拍拍周婷肩膀,双手擦掉周婷脸上不断滑下的泪珠,动作轻柔得跟嘴上的话语一样:「那些事情我早就给忘了。所以你也别在意了。我们是好朋友嘛。好朋友计较这么多干嘛?就算哪天你把我给卖了,我也只好认了。谁叫你是我叶开的朋友呢?」


  听着叶开云淡风轻的口吻,周婷还是很不满,但当事人都不在意了,她再纠结下去好像很笨,但心里面就是很不甘心,想说些什么,却又没个头绪,到头来还是骂了句:「笨蛋!我怎么可能把你给卖了!」


  叶开笑得一脸欠打,正中下怀:「那就对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现在好好的、你也好好的,这不就行了?」


  周婷没搭话,把湿答答的帕子用力拧了拧,哗啦啦洒了一地泪水。而后把脸上要干未干的泪痕擦掉,抽了抽鼻子,整整仪容,半晌才说着:「好了,出来这么久了,你也该回去了,不然公主怕是要担心了。」叶开点头称是。于是周婷留下收拾墓前的一些祭品,叶开则先行走回屋去。


  周婷一边收拾水果盘子,一边还想着方才与叶开的对话。她真不知交上叶开这朋友究竟是好是坏。倒不是说叶开不好,而是好过头了。一股脑儿对人好的叶开,怎么会不好呢?但叶开总是忘却自己,眼中只有他人。她寻思,总得想个法子治治叶开这性子,不然肯定又会出事的。




  「周婷,酒壶呢?」


  正自思索着,一旁却听到熟悉的声音,周婷下意识回道:「傅大哥,酒壶在我这啊!咦?」定睛一看,本来应该放在篮子里的酒壶,不知何时竟不翼而飞。转过头来,身旁哪有傅红雪的身影?然而地上雪渍确实留着第三个人的足迹。




  没多久,不远处传来酒壶摔破的陶瓷声响、以及叶开的惨叫声——


  「我的酒!!」


  「傅红雪!我连一口都还没喝啊——!」





  周婷在脑海中想像叶开抱头大叫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待续】

-------------

此章略長……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