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七

  【七】


  有古怪。齐一心如是想。


  傅红雪口中虽说没什么,但齐一心并未漏看傅红雪那瞬间不自然的神情,心知他有所隐瞒,叶开第二次清醒时肯定有什么事。只是既然傅红雪不愿意提,齐一心也不说破,说道:「虽然叶开醒转是好现象,但不知为何,他的心脉状况始终不好,时好时坏的,照理说调养这么久应该已经安定……」


  「叶开苏醒那日,我本应照常赴诊的,但钻研医书推敲叶开病情,竟忘却时间,待得想起,你已带同叶开过来了。」


  傅红雪微一点头,他知道齐一心为了叶开费了很大心思,甚至常常彻夜用功。


  「齐一心,这催心掌真那么难治?」


  「……治、是没那么难治,不过——」齐一心皱眉瞪着傅红雪,瞄了叶开一眼:「就如同先前我所说的,这小子落下病根不调养,又连日奔波,受伤中毒一样不少,短时间内身体消耗太大,所以才弄得这副德性。」


  「有没可能根治?」


  齐一心沉吟半天:「未可说。但我会尽力。」




  待得一席话说完,傅红雪先行走出了房门,留下齐一心替叶开施针。齐一心望着睡得正酣的叶开,良久,才低声叹道:「区区催心掌于我又有何难……傅红雪,若你清楚知道所有事情,又作何想法?」



  ※


  到得叶开睁眼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


  夕阳西下,淡橙夕色笼罩在床边打盹儿的花白凤,纤纤玉手不松不紧地握住他的右手。一双妙目掩盖在眼皮之下,却掩不住五官眉宇那英色美艳,那是与自己相似的颜色面貌。叶开从未有这样的机会来细看自己娘亲。他和花白凤之间似乎从没好好交谈过。像这样不说话,彼此静静的守望,许是长久以来的盼望吧。


  「醒了?」


  叶开正自出神,顺着话语往上仰望,花白凤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对着他,脸上颜色虽然冷冷淡淡的,眉间却微微皱着。叶开这才想起挂在心上一事,忙不迭询问:「你不舒服吗?手心凉得紧。」花白凤听闻,微一愣住,眉头皱得更紧了,苦笑道:「傻孩子……不是娘的手心凉,是你在发热。」说着抽出左手探探叶开额温,右手依旧握着叶开的手,两相对照,叶开整个人果然都还烫着。


  一早到现在叶开断断续续在发烧,不知怎地,热度怎么都退不下来。听闻叶开方才问话,花白凤一边欣慰叶开关心自己,一边却担心这孩子是否给烧糊涂了,起身打算找齐一心进来,背过身时,叶开却牢牢拉着她的手不肯放,说着:「没事。陪我。」


  花白凤看着叶开那双乌溜溜的眼睛,还有一脸恳求的神色,轻轻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床侧,一只手回握叶开右手,另一只手复在叶开额上,默默运起九阴雪魄功,叶开顿时感到一阵冰凉,舒服的吁了口气,一时间居然又有些昏昏欲睡,可兀自强打精神,两眼瞅着花白凤不放。花白凤看在眼底,暗自摇头却又好笑,问道:「饿了吗?厨房温着些粥跟包子。」


  叶开只摇摇头,他实在没什么胃口,但却又不肯继续睡下。


  花白凤见状,叹了口气:「瞧你!瘦得皮包骨似的。一整天没吃东西居然不饿。多少吃些吧?」叶开回嘴:「你自己不也清减了?我这是跟你学的,老大可别说老二。」花白凤听了,真不知是要一巴掌打下去,还是该作何反应。叶开看花白凤脸色变幻有趣在心底,但也知道再玩下去可真要惹怒自家母亲了,转移话题问道:「在我昏迷的那一个月里,大家是怎么过的?江湖里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哪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呢……你冰姨跟红雪,光是照料你就忙得鸡飞狗跳了,又有什么闲功夫去管什么江湖事。」


  「所以一直是你们三人轮替着照顾我?」


  「是啊。齐一心、周婷、小雨为了你也煞费功夫。」


  「……我还是吃点粥好了。」


  花白凤听了,淡淡应了声,捏了捏叶开的手,快步走了出去。叶开拉好被子又躺了回去,眼睛闭上迷迷糊糊又睡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闻到很香的香菇味道,睁眼就见到一碗香喷喷的香菇粥端在他面前。他坐起来倚靠在床头,打算接过那碗粥,花白凤却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叶开心思一转,顿时会意,不着痕迹的靠近那碗粥,眼睛一闭、嘴巴一张,不到一会儿,一口温热送进嘴里,他这才睁眼,边品尝那粥的滋味,边看着自家母亲好看的表情,胸口不知怎地特别温暖。


  他突然想起小时候,还不知道花白凤就是自家母亲的时光。



  虽然每年只有那么一次,但他着实喜欢跑来看他的这位漂亮阿姨。曾经他悄悄在心底期望:「如果花阿姨就是娘亲那该有多好?」


  就只有那么一年,花白凤一年里来看了他两次。


  因为他生了一场大病。


  依稀记得,他好像摔了一跤跌入山谷,嗑嗑撞撞的好生挣扎才爬回家,但也受了风寒,似乎一进门看到李寻欢焦急的脸就倒下了。这都是后面李寻欢说给他听的。然而他记得最清楚的,却是病中大扮黑脸、铁青着脸逼他吃药的阿飞、跟旁边一搭一唱哄他吃糖的白脸李寻欢,还有,一口一口喂他吃粥的花白凤。


  飞叔叔,好凶。药,很苦。师傅,喜欢。花阿姨,温暖。


  那时候病禢下的他,反反复复就这几个念头。




  叶开回想从前,嘴上也不停咀嚼,转眼间把一整碗粥都吃得精光。花白凤看着欣慰,这些天以来叶开都没那么好食欲,忍不住问道:「再给你盛一碗好不?」叶开彷如梦中惊醒,傻楞楞的点下头。花白凤盛了满满一碗,一样一匙一匙喂,转瞬间叶开又吃了个空。


  「要不,再吃个包子?」打铁趁热,花白凤拿叶开喜欢的包子做引,期盼他能再吃多些。叶开只摇摇头,他真的饱了。叶开深深瞅着花白凤,眼睛转了几转,丢下一句:「我想出去走走。」


  花白凤还未来得及出声阻止,叶开已掀开被子,俐落的跳下床打算走出去,却见他人晃了几晃没能跨出步伐,居然身子一歪往花白凤身上便倒。花白凤下意识接个正着,数落:「身子还烧着就给我安分养着!」


  叶开整个人挂在花白凤身上,头倚在花白凤肩上,一动不动的。花白凤等了半天没有回应,以叶开的个性,她以为他会回嘴说些什么的,正待询问,却感觉叶开深深埋首在她后颈,小心翼翼的抱住了她,轻轻在她耳边说道:「娘……你可不可以像小时候一样——抱抱我?」


  花白凤霎时脑袋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来时,早已紧紧抱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泪水滚滚滑落双颊,她只觉得感激万分,满满胸怀都是无法诉说的感动,只是轻轻拍着叶开那稍嫌单薄的背,就像是幼时安抚她的开儿那般。她感觉得到肩上湿了一片,她的开儿虽然爱笑,但也很爱哭,这样想着,手上动作不觉又更轻些了,一边拍着叶开嘴上也边说着:「没事、没事。娘在这。」她感觉到叶开身子轻颤依旧,大概是压抑哭泣吧,心中暗叹:「这孩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叶开幼时,她一年只去看小叶开一次。因为捱不住想念,所以一年一次,但也仅止一次,去多了她怕自己会动摇。花白凤希望叶开能开开心心的长大,尽管每每对着小叶开那开心的脸蛋,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希望亲耳听叶开喊她一声娘。


  唯有最后一年,她去了两次。


  花白凤记得,当她匆匆忙忙赶到的时候,看到小叶开满身伤痕躺在床上,李寻欢正坐在床榻边照料。小叶开兀自昏迷着,探出小小的手像是要找什么似的,哽咽的喊着:「娘!」


  她赶到时正好就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捂着嘴,颤抖的走过去。李寻欢起身,花白凤接替坐下,小叶开还是伸长着手,不断呼喊着:「娘!娘你在哪?不要走!不要离开开儿……」花白凤心下甚是惊惶,但更多的却是心疼,终于握住那双小手,柔声说道:「娘不走,娘就在这陪开儿。开儿要快点好起来!」


  当年花白凤就是这样忐忑不安,心存侥幸地安慰自己「叶开只是做做恶梦说说浑话」,同时无微不至的照顾叶开,履行她做母亲的义务,既心疼却又开心,又带些不安。叶开病中迷迷糊糊的,看到她很是开心,不断喊她娘。然而,等到叶开康复起来,再之后……叶开确信花白凤是他娘亲之后,一切都变了。


  她才知道,为什么那时叶开会摔下山谷。


  叶开偷偷跑去无间地狱找她,却目击了她鞭打傅红雪督促他练功的情形,回去时魂不守舍,才会跌落谷里。


  说到底是她自作孽,事情原来都是牵扯在一起的。




  然而,像现在这样,她们母子三个能好好在一起,叶开、傅红雪都能喊她一声娘,简直是她从前不敢想像的奢侈。她知道自己欠叶开、欠傅红雪都太多了。但是叶开却替她找回该有的亲情,方才那一声娘,让她情绪彻底失守。这些日子来劳心劳力的照顾叶开,她最怕叶开再不能醒来,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还好有冰姨跟傅红雪在身边。


  幸好叶开真的醒来了。



  花白凤任由泪水潸潸落下,这里不是无间地狱,可以有欢笑、可以有泪水,可以有满满的感动在心。等到哭够了,花白凤才发现,赖在她身上的叶开竟然已经睡着了。她轻拍叶开试探,见叶开没有苏醒迹象,便将叶开移到床上,盖好被子。


  床铺上叶开脸颊泪痕未干,但满是安心的神情,看得花白凤松了口气。正琢磨是否继续陪着,或者让傅红雪来看护,却见叶开伸出右手,像是在寻找什么,眉头微微皱着。花白凤没有思考,直接握上那渴求的手,另一手轻轻拍着叶开手背,柔声道:「娘在这,哪都不去。安心睡吧。」


  叶开彷佛听到似的,眉间舒展开来,嘴上挂着笑意入睡。




  这晚,叶开睡得很好,一觉到天亮。




  【待续】


-----------------------------

  【SP之章七小 剧场


  一样将时间点拉回去。


  床铺上叶开脸颊泪痕未干,但满是安心的神情,看得花白凤松了口气。正琢磨是否继续陪着,或者让傅红雪来看护,却见叶开伸出右手,像是在寻找什么,眉头微微皱着。花白凤没有思考,直接握上那渴求的手,另一手轻轻拍着叶开手背,柔声道:「娘在这,哪都不去。安心睡吧。」


  叶开彷佛听到似的,眉间舒展开来,嘴上挂着笑意入睡。




  周婷正好推开门走进来,一眼望见床上又睡趴的叶开:「叶开怎么又睡了?他药还没吃啊!连同早上加中午外加晚上总共三帖药耶!」


  周婷看着叶开嘴上兀自挂着的笑意:「叶开,你该不会是故意装睡的吧?」


  花白凤、叶开:「……」




  【THE END】

--------------------

差點忘了更文。

评论
热度 ( 25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