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六

  【六】


  这几天不再下雪,开始放晴,地上积了厚厚雪层,渐渐有些溶化。



  叶开——只穿着亵衣,随意披件雪绒狐皮大衣,倚卧在屋外的秋千上晒太阳,双手枕在后脑之下,慵懒惬意的模样一如往昔,眼皮紧闭睡得正酣。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一巴掌拍在叶开臂膀上,他突地睁眼惊醒,动作不觉大了些险些摔下秋千。


  周婷及时扶住叶开,不悦地说道:「没事大清早跑来这睡做啥?知不知道没看到你我都快吓死了!」


  叶开瞄了周婷一眼,又舒舒服服闭眼躺回去,没有接话,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线。周婷见状,一张脸胀得通红,恼怒道:「哎呀你这死叶开!好不容易清醒几天就跑出来乱晃。是嫌这身体不够破吗?」


  叶开打了个呵欠:「……行了丫头!我这不是理亏所以没说话任你数落嘛?再晒一阵子我就回房了,不然我都快发霉了。对了,我娘跟冰姨呢?」周婷嘟着嘴继续数落:「明知故问。还不是你吵着要吃包子,大清早就给你买去啦!不然你哪有机会溜来这里?不被骂惨才怪呢!」叶开听了只伸了伸舌头,眼睛转了几转:「算你有口福,等等分几个给你吃!可别多嘴告诉我娘啊!」


  周婷拢拢一头银发,只丢了一句:「晒够了记得进来啊!」不再理会叶开,转身离开,却突然想到什么,回头询问:「对了叶开,你有没看到傅大哥啊?」叶开摇摇头,没有说话。周婷皱眉,走回屋里,自言自语道:「怪了。最近怎么老看不到傅大哥啊……」


  叶开探头目送周婷走进屋里,活动了下脖子,又躺回秋千,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叶开双眼闭上没多时又睡着了。但溶雪之时正是寒冷,也不知睡了多久,叶开突然打了个冷颤,似乎受不住寒冷,却一点苏醒迹象都没有,兀自熟睡。


  不远的一棵树上,飕地跳下一人影,一只手探向叶开额头。感受到手掌下的高温,傅红雪微微皱眉,扯下肩上的披风将叶开包裹得紧实,轻轻将人抱起,往屋内走去。直到傅红雪将人安置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好,叶开熟睡依旧,一动不动,安安静静的。傅红雪一时间居然有些害怕,颤抖着手,轻轻捏住叶开脸颊。只见叶开眉头一皱,微一侧身,右手啪地拍开傅红雪,棉被也弄乱了。傅红雪反倒松了口气,重新将被子拉好。


  不知何时走进来的齐一心,瞥了傅红雪一眼,走上前一手搭脉一手试额温:「看来这小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醒了。等他睡醒肯定又叨念包子了。等等让周婷帮他温着吧!——昨晚如何?」最后一句话却是对傅红雪说的。傅红雪倒也明白:「睡不安稳。莫名被惊醒。」齐一心微微点头,「又烧起来了。等等让小雨加些安神的药。连续几晚没睡,也许你是铁人,他可不是。让他顺势再多睡些。」


  自从叶开清醒之后,不知是否身体消耗太大,夜里一直无法安心熟睡。犹如惊弓之鸟那般,一点点风吹草动,叶开就会被惊醒。有时明明快要睡着却突然惊坐起身,不知道是否作了恶梦?但若出声询问,叶开也只摇头说没事,却总大清早就溜到外头秋千去。沐浴在阳光之下,似乎比任何安神药都还要有效,眼一闭就睡着了,然而叶开一旦睡熟,之后有天大的事情都吵他不醒。猜想也是身体不支的缘故吧。


  睡在秋千上的叶开,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之下,毫无防备的神情,那景象怎么看怎么安心。傅红雪甚至在脑海中勾勒,下一秒叶开睡眼惺忪的醒来,突然发现他藏在树上,眨着一双大眼和他对望,而后绽开笑容的情景……




  「傅红雪。」


  傅红雪这才将注意力从思绪中拉回,刚好对上齐一心认真的神色,心下一凛,凝神细听齐一心说话。


  「你曾经说过,想亲口听叶开交代过去所有事情。」


  「但以叶开个性,除非被抓到些蛛丝马迹,不然他是不会主动说出口的。」


  傅红雪微一点头,说道:「告诉我为什么你还活着。」



  齐一心正中下怀,就等傅红雪这句话。


  他拍拍傅红雪肩膀,甚感欣慰,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润了润喉,从一个多月前、他迎娶周婷那天说起,也就是燕南飞与红扇出现的那天——



  ※


  当齐一心从屋里见到燕南飞、以及一旁假扮成明月心的红扇,他心知大事不妙。尽管他上一秒才刚决定要揭发向应天,了结这一切,往后才能给周婷一个真正安稳平静的生活。却没想到燕南飞与红扇竟然会出现。看到红扇那有八九分神似的明月心装扮,齐一心顿时了然,燕南飞是想要挑拨明月心与周婷两姊妹之间的感情。奈何事态急迫,他只能先想方设法度过眼前难关。


  他让春婶带着孩子先走,然后,他只做了一件事情——服下了两颗药丸。一颗,是他精心配制的九转护心丹。另一颗,可以让人体呈现假死状态,令得脉搏、呼吸、心跳等几乎停止,除非举世无双的大夫,否则等闲不会察觉。然而,他还是得赌!赌上自个儿精心研制的九转护心丹,还得赌上燕南飞重创他之后,不会兴起糟蹋尸身的念头。


  后来,齐一心只记得自己胸口端端正正的挨了一掌,狂喷鲜血的同时,药效发作,他就人事不知了。等到恢复神智,他知道自己伤得很重,不过总算是撑过来了。打量四周,居然一点光线也没有,伸手四处摸索,那触感、那大小、还有新上没多久的漆味,敢情他竟尔在棺材之中?用力往上推,棺材盖却纹丝不动,还依稀闻得到湿土的味道。他只能摇摇头,在心中大叹命中劫数。然而当他静下心来,竟然听到铲子掘地的声响。


  当棺材盖被打开,齐一心瞪大双眼,正好跟探头进来的叶开对个正着,大眼,瞪小眼。


  良久,叶开才爆出一句:「鬼大夫差点真成了鬼大夫啊!」


  「……总算是起死回生,没砸了自家招牌!」



  ※


  「起死回生?怎么?在讲挖坟的事情吗?」


  傅红雪与齐一心闻声转头,周婷正端着几个包子走进来,一眼望见躺平的叶开,有些着恼:「吵着要吃包子的家伙却在那睡大头觉!我找公主来打人!」却寸步不移,将手中包子端到桌上,拉了椅子也坐下。周婷双手撑住下巴,一双妙目盯着齐一心,一副「继续啊我听着呢」的表情,反倒是齐一心,摸摸鼻子有些尴尬。


  傅红雪装作没看到,说道:「接下来,叶开把墓重新填好,然后把你安置到树屋这?」齐一心点头称是:「是我提议的。湖畔小屋是再不能回去的了。修好的树屋只有我跟周婷知道。我只盼周婷能来,跟我见上一面。」说完,齐一心老脸居然有些发红,一旁的周婷倒是笑得很开心,起身走了出去。


  齐一心看着周婷走出去,瞥了叶开一眼,低声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叶开是万万不肯让周婷知道的。」傅红雪眉一挑,没有追问,耐心等候齐一心开口说下去。只见齐一心皱眉苦笑:「那小子将我安置好以后,就搬了一堆酒来牛饮!他说啊——」


  『鬼大夫!你可把我给害惨了!』


  『我们大吵了一架!吹胡子瞪眼的!』


  『结果还把她给弄丢了!找不到人啦!』


  『你这叫害人害己!害了我也害到你!』



  傅红雪听着齐一心转述,想像叶开红通着脸大吵大闹的模样,表情不觉柔和起来。只听得齐一心继续说道:「当时得知周婷下落不明,听得我一阵担忧,只是我伤势未愈,再怎么担心也没用。先留着一条命才能见周婷。倒是叶开啊——」齐一心边说边瞪了叶开一眼:「最后却是我这伤患反过来照顾他。」


  「怎说?」


  「也许跟周婷大吵令得他心情太差。那天他放任自己喝得酩酊大醉,未想才刚与向应天一阵激战,喝到最后竟激得心脉伤发作。那时我才惊觉这小子身子有多破!落下了病根却不好好调养!欠骂!」说着,又恶狠狠的瞪了叶开几眼。


  傅红雪望着如今安稳沉睡的叶开,百感交集,说不出话来。


  「……但却怎么都骂不下去。」


  齐一心斟满了茶,一口喝干,「若没有叶开,我齐一心早不在人世。周婷可能也无法存活下来吧。」


  「对我来说,叶开是周婷的好朋友!是救命恩人!更是我的好兄弟!」


  「早在你俩夜半相偕喝酒吵闹之时,我就把你们俩当作是兄弟了!」


  傅红雪望着齐一心,这个大他十岁不只的男人,视他为兄弟。除了周婷、除了叶开,他又多了一位好朋友了吗?


  傅红雪微笑,「是啊!好兄弟!」


  从今往后,他这位好兄弟,将会好好对待他的第一个朋友,好好照顾她一辈子。




  「傅红雪……」


  傅红雪、齐一心闻声同时望向叶开。叶开尚在睡梦之中,眉头皱得紧紧的,额上竟冒了几滴汗,兀自呓语:「傅红雪——」




  「——你是不是在怪我?」




  空气突然凝重起来。


  齐一心正视傅红雪,问道:「叶开两次清醒都只有你在场。你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傅红雪瞅着叶开,起身坐近床边,擦掉叶开额际汗水,食指按住叶开眉心,轻轻揉着。没多时,叶开表情明显放松许多,翻个身沉沉睡去。傅红雪转过身,看着齐一心,将那日叶开初醒时的事情简单诉说。


  「嗯。那第二次清醒呢?」


  一瞬间,傅红雪表情僵硬了一下,口上说着:「没什么。」脑里却回响起那天叶开醒来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是谁。







  傅红雪想,那一定是梦。




  【待续】

-------------

正式醒轉的葉開w

寫傅紅雪把人抱起的時候還蠻開心的www

评论 ( 7 )
热度 ( 22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