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五

  【五】


  自那晚傅红雪醉酒冲着叶开发怒后,又过了一个礼拜。


  期间,齐一心不希望再有任何差错,跟周婷开始每天不间断到访问诊,药方补药也因应情况不断更换,偶尔还带着小雨一起,大小神医就这么围坐在叶开身边,一个教一个问,偶尔还相互交流想法。周婷则在一旁帮手,或者照看无间地狱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有时带些亲自下厨的料理过来。


  花白凤等人看在眼底,铭感在心。


  慢慢地,叶开脸色越渐红润,总算有了血气,尽管仍旧不醒人事,但偶尔花白凤或傅红雪看护,时不时能听到叶开低语呢喃些什么,许是作梦,却不知是好梦亦或恶梦。花白凤总会拍拍叶开的手臂,柔声说道:「孩子别怕,娘在这。」傅红雪则会握住叶开的手,不轻不重的力道,无声表示他的存在。


  他们母子俩,甚至齐一心、周婷等,都相信叶开就要醒来,却绝口不说。


  一个月前,他们也曾经坚信叶开很快醒来,但整整一个月叶开一点反应都没有,中间甚至夹杂伤病反反复复,磨得他们心底慌得很。反而这时候越是好转,他们越是不肯掉以轻心,更不肯说出叶开一定会醒来云云话语,深怕说了出口,愿望反而落空。




  这天,花白凤与冰姨有事得出门一趟。原本是不打紧的,但天天来看诊的齐一心跟周婷,这天竟然日上三竿了还不见人影。傅红雪待在叶开身边,心下不知怎地莫名揣揣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


  他是否该前往树屋一探究竟?可他若走了,无间地狱就只剩叶开一人,无人照料,他肯定是放不下心的。傅红雪叹了口气,抓起几上的茶壶想给自己、给叶开润润唇,这才发现并未换上新茶,还是昨夜的茶水。想是冰姨一早急着出门,给忙忘了吧。


  嗯,隔夜茶,不好。


  傅红雪如是心道,拍拍叶开臂膀,说道:「叶开,我给你倒水去,很快。」


  但到了厨房,才发现冰姨仓促出门,竟连茶水都未烧过。傅红雪无奈,只好动起手来烧水,同时暗运功力细听叶开房内动静,以防万一。待得热水烧好,他麻利的放入新的茶叶,算好时间倒出整整一壶茶水,一边运起冰魄神功冷却茶水,一边往叶开房里走去。


  不期竟然听到重物跌落的声响,傅红雪一愣,立刻往房内奔去。虽然不过几步路的路程,他却心焦难耐,深怕叶开又有什么不测。一进门,他瞪大眼睛,对所见一切不可置信。



  叶开连着一床棉被,跌坐在地上,一双手撑地,哼哼唧唧了老半天,却始终爬不起身。听闻傅红雪奔来的声响,叶开抬头,一双大眼眨巴眨巴,然后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你愣在那干嘛?还不过来扶小爷起身?」


  傅红雪从来心心念念的就是叶开的苏醒,只是当叶开真醒了,他却怀疑自己是不是作了场大梦,而那景象实在太过真实,他没能判别真伪,本能的奔过去,放下茶壶,忙不迭把叶开搀扶起身。叶开双手指骨纤细,抓着他的手显得更苍白吓人,似乎嵌入傅红雪衣袖臂膀,实际竟一点力气也没有,一双腿也颤抖着站不直。傅红雪心中一阵难过,不动声色将叶开扶回床上,瞥见他眼角有些湿润,不禁问道:「你哭了?」


  叶开撇开头没有出声,半晌才讪讪的道:「小爷不过是渴了想喝口茶嘛……没人在只好自个儿动手了。」


  傅红雪听得心里一惊,抓住叶开的胳膀,将他转过来面对自己,果然,眼眶正噙着泪水,倔强的不肯掉落。他其实多想陪着叶开。未料叶开醒来以为自己孤零零的没人在乎,身体乏力还硬是撑起想自行倒茶,但他昏迷一个多月,双手双脚久未活动颇为僵直,毫无气力,竟整个人跌落床板。


  他放开叶开,撷住方才温好的那壶新茶,倒了满满一杯递过去。叶开接过茶杯,尽力稳住双手的颤抖,就着杯口喝尽。温顺的口感,刚刚好的温度,令得叶开喉咙一阵舒畅。接过傅红雪又递来的茶杯,再次喝尽,然后满足的叹了口气。望着叶开那双充满灵气的大眼,喉咙咕噜咕噜的喝水声,傅红雪一双眼转上又转下不断梭巡,叶开正打算再要一杯水,猛地被傅红雪拉住抱个满怀。


  傅红雪紧紧抱着叶开,他这个失而复得的兄弟。叶开在他耳边的呼吸气息,还有怀中那身子传来的温度,在在告诉他:这不是梦!叶开真的醒过来了!是会动、会说话,是活生生的叶开!


  叶开其实颇难受,有些喘不过气来,却轻轻拍着傅红雪后背,试着安抚他。没多久傅红雪总算放开叶开,叶开不着痕迹的吸了几口气,缓和身子的不适,左手却不自觉轻抚胸口。


  「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


  叶开没说话,望着傅红雪,然后开口:「傅红雪,明月心呢?」


  傅红雪没料到叶开会问起明月心,愣了一下,「先别说这个,你想吃什么?」


  叶开不理,又问:「周婷呢?齐一心呢?还有娘呢?大家都没事吧?」


  傅红雪皱着眉头,盯着眼前这个人。这个人,明显还一脸病容,身子骨尚未好齐,连一步路都走不好,端个茶得抖动个数回,就连说话都没甚气力,一掌拍过去肯定就散架了,然而一醒来尽是关心他人,自己的事情一问不问。傅红雪暗自压下情绪,又倒了一杯茶递给叶开,低声道:「厨房有些米汤。」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他怕自己会像那天醉酒一样,忍不住撒气。


  却听身后传来有些嘶哑的声线:「傅红雪,你是不是在怪我?」


  傅红雪没搭话,只是坚定的摇摇头,走了出去。只是他还走没几步,就听到瓷器破碎的声响。他立即奔回,却见茶杯打碎在地,茶水洒了一地,叶开蜷缩在床上,双手死死抓着胸口,整张脸刷白得很,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出,显然正忍受痛楚。傅红雪大惊,心道:莫非是心脉之伤又犯了?这些天不是养得好好的吗?


  「叶开!你给我撑住!」


  傅红雪将叶开连人带棉被打横抱起,运起轻功赶往树屋。心急如焚又如何?他奔驰得飞快,却还是只能维持一定的速度,深怕颠簸到叶开令得情况恶化。叶开躺在他臂膀之间,早已失去意识,嘴边溢出几绽红,不知是叶开咬破嘴唇、还是心脉伤势导致。他没敢确认,心下满是害怕。难道这就是他整天揣揣不安的原因吗?


  他万万不能再失去这唯一的兄弟!


  傅红雪硬是压下心底的不安,渐渐加快速度。每加快一分速度,他就得多一份力去维持臂膀间的稳度,而后再加快,同时抓稳叶开。他只是单纯的想尽快见到齐一心,同时避免震动到叶开,但其中功力运劲细微,不想傅红雪功力竟因此有所增进。微觉奇怪,但傅红雪没有多想、也根本顾不上,直到赶到树屋,他连敲门都省下,直接踹破大门,急忙将叶开安置在床榻,而后抽出灭绝十字刀,端端正正又搁在齐一心颈边。


  周婷跟小雨见到傅红雪闯进门的仗势,吓了一大跳,再看到他怀里嗝血的叶开,两人相视一眼,赶忙去搜罗救治丹药。至于齐一心,感受到颈边那冰冷的触感,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取出怀中的金针,低声咒骂:「我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




  ※


  花白凤与冰姨回到无间地狱,见到一室残藉,料想到出事了,风风火火的赶到树屋,碰的一声才钉好的大门又倒了。齐一心默默看着砸在地上的门板,不禁疑惑,这些人怎么一急起来就如此重手。


  一旁的周婷连忙迎上去,领着花白凤两人往内室走去。叶开心脉已经稳定,只是为免又有闪失,齐一心与傅红雪讨论过后,决定将叶开暂时安置在树屋,若是再有什么状况发生,也好就近诊治。


  两人正欲踏入房中,傅红雪刚好走出。


  「叶开没事了,睡得很安稳。」


  花白凤点点头,想进去看自家孩子情况,却被傅红雪给拦住了,「娘……叶开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花白凤和冰姨相视一眼,不再坚持,只让冰姨跟着周婷去打理夜宿的事情。既然叶开在这养伤,她怎能放心回无间地狱?决意在树屋叨扰一阵子。傅红雪也是一样的意思。母子俩并肩走出,见到齐一心跟小雨也正忙着配药的事情,为免碍手碍脚的,两人不约而同走出门外。


  一个月以来,她母子俩忙着照顾叶开,竟少有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花白凤突然一个念头闪过,问道:「红雪,你刚刚说『叶开睡得很安稳』……难道?」傅红雪点点头,「叶开醒了。」花白凤听了不由得异常欢喜,激动得险些站不住,傅红雪连忙搀住花白凤,扶着她坐在一旁梯上。想起叶开清醒,他的嘴角也终于有点弧度,心底无比欣慰。就像曾经叶开在这树屋前说过、就像他在叶开榻前说过的,等花白凤、等叶开伤好了,他们一家三口就能团聚了。


  花白凤轻轻扯着傅红雪的衣袖,不安问道:「叶开总算醒来了对吧?不会再有变卦了,对吧?」傅红雪大手复在花白凤纤手之上,紧紧握住,他可以感受到花白凤双手颤抖着不安,他何尝不是如此?


  突然间,眼前的场景如此熟悉,曾经映在眼底的那一幕,竟尔清晰起来——




  那个时候,叶开坐在地上,颤着手扯住他的衣角,告诉他,等娘亲伤好了,三个人就可以团聚了。他以为太阳很烈,令得目光所及的一切都模糊起来,伸手遮掩,从五指缝隙依稀能看到叶开的脸庞,却不知怎地,怎样都看不清叶开的面容表情。



  他只是忘了。



  叶开坐在地上。


  他站在叶开面前,逆着光。



  为什么他明明背光却举手遮掩?


  为什么眼前模糊一片,怎么都看不清?


  又是为什么,虽然看不清,他却下意识在脑海中勾勒叶开的表情动作?



  那实在是很温柔的神情。


  就算脸色刷白,叶开嘴角那噙笑意挂得如此自然,目空一切,却彷佛在掩饰什么。




  ……掩饰?




  人一旦察觉了什么蹊跷之处,疑团就会越滚越大。




  云天之巅与公子羽一战,花白凤与叶开联手力战南宫协与公子羽,两造实力至少五五对分,就算不敌,自保尚可有余。然而花白凤与叶开却双双负伤,甚至差点丧命于冷月流星之手。以冷月流星之流,照理说奈何不了叶开。后来与公子羽对战之时,他身中困龙钉,功力有限是故不敌公子羽。然而叶开呢?叶开对上公子羽之时,为何比他还要落于下风?彷佛使不上力似的。


  脑中一个念头突然闪过,傅红雪颤声问道:「娘……与公子羽一役,你是不是给叶开下了一日醉?」


  花白凤闻言,双手立时缩回,转开头避开傅红雪的目光。傅红雪看这反应,料定是花白凤不忍叶开跟着去拼命,所以下了药令叶开瘫软无法动弹。


  一日醉虽非毒药一类,却会使人瘫软,甚至一定程度限制体内真气运作,避免武功高强人士逼出药力。但是最终叶开还是赶去了。这是否意味,叶开不顾一切压下药力,然后冲上云天之巅,硬是强行运功与公子羽对战?



  后来,是叶开让他抱起的花白凤。


  赶往树屋之时,他说傅红雪轻功没他好,刻意放慢速度。


  彷佛松了口气似的坐在地上,微颤着手扯住他的袖子,轻笑安慰说着三人总会团聚的话语……


  ——其实全都是在掩饰叶开的脱力!




  当他抱起花白凤的时候,叶开的表情很奇怪,像是松了口气却又有些落寞,微伸出手,而后扯扯袖子放下。


  当花白凤躺在傅红雪臂膀间,第一次拥抱他的时候,叶开又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娘亲是否也从未抱过他?


  只是……究竟是为什么?就算身体脱力得很,叶开却固执得隐瞒一切,甚至还要分神来安慰他?




  不知不觉,他举起手遮掩目光,眼前模糊一片。但是他明明站着、背对着阳光啊!直到手指触到颊上的湿润,他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




  他以为他失去了所有。


  却有一个人,不着痕迹的替他留下了一切。


  曾经的曾经,他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人,在面前温暖的笑着,就像太阳那般闪耀,将他的复仇心底都给消弭殆尽。




  「叶开……你真是个傻子。」




  如同记忆里叶开那很是温柔的神情,傅红雪心想,他现在也叫作温柔吧。



  【正篇待續】

-----------------------


  【SP之章五小 剧场


  话说再来倒带个一次——



  他万万不能再失去这唯一的兄弟!


  但傅红雪没有多想、也根本顾不上,直到赶到树屋,他连敲门都省下,直接踹破大门,急忙将叶开安置在床榻,而后抽出灭绝十字刀,端端正正又搁在齐一心颈边。


  周婷跟小雨见到傅红雪闯进门的仗势,吓了一大跳,再看到他怀里嗝血的叶开,两人相视一眼,赶忙去搜罗救治丹药。



  齐一心OS:喂喂喂!这反应太奇怪了吧?我头上架着把刀耶!婷丫头跟小雨不是应该要先冲过来把傅红雪拉开,然后才去拿药啊什么的!退隐江湖之后就能这样草菅人命吗?!这实在太不科学了!


  周婷与小雨翻了翻白眼OS:(有过上次云天之巅的经验)反正又不会真的砍下去。继续找药去。


  傅红雪OS:上次架过觉得挺合用的……(唉?!



  至于齐一心,感受到颈边那冰冷的触感,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取出怀中的金针,低声咒骂:「我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




  【THE END】

-------------------

下章葉開醒來。

评论 ( 1 )
热度 ( 31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