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一叶知秋 章一

  【一】


  站在树屋外头,听着屋内笑语不断,其实傅红雪是茫然的。



  曾经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真的是所谓煞星。


  不仅累死了母亲花白凤,保护不了自己的结发妻子明月心,就连明月心最牵挂的妹妹周婷也耗至油尽灯枯。


  他,傅红雪,本该只有仇恨的一生,却因为那人阴魂不散的纠缠,把所有的一切都搅乱得一蹋糊涂。但天知道,他是如此幸运,多么感谢被如此捣乱人生!原来他不是煞星,不光只是带着仇恨来到这世界,原来有些东西他还是能够重新拥有的!


  但,或许,傅红雪的的确确是那个人的煞星吧。



  「丫头,出去看看吧!免得冰人真的给冻僵了。」


  门咿呀的推开了,周婷见到直直站在门前一动也不动的傅红雪,不禁吃吃的笑了:「傅大哥果真在门外!怎不进来呢?莫非真要同那天一样,在墓前结成冰人?」


  傅红雪这才发现,天空不知何时飘起雪来。轻轻拍掉肩上几许雪花,傅红雪递上一篮菜肴:「冰姨多作了些菜,让我趁热送过来给孩子们。」周婷笑盈盈的接过,却见傅红雪还是一动不动的,问道:「要回去了?」傅红雪点点头:「差不多了。」周婷会意点头,喊了几声,这次倒是齐一心探出头来了,「冰人真不进去坐坐?」


  傅红雪狐疑,怎这两人今天口径一致都喊他冰人?但口中仍道:「不了,来看看你们,顺道来拿药罢了。」


  齐一心白了傅红雪几眼,「料到了。喏,药包早给你备好了,你再不来我就要送过去了。明日一早我也会过去看看情况。不过,你真不进来坐坐吗?孩子们看了也高兴。」傅红雪摇摇头,接过那袋药包,齐一心心下了解,便不再提起,欲走入屋内,却见周婷并未同行,会意的拿下外衣披在周婷肩上,便进了门。


  周婷拉着傅红雪走到屋外树边的秋千,坐在上边。傅红雪知道周婷有话要说,只是静静的待在一旁,等她开口。雪势越渐大起,不少雪花落在傅红雪乌黑的发丝上,周婷见了忍禁不住,笑开来,换来傅红雪疑惑的眼神。


  「不愧是冰人啊!挺衬你的!」


  是吗?傅红雪没有问出口,静静的望着周婷扎起的一头白发,虽然没说话,却似乎道尽了一切。周婷并未注意到傅红雪的目光,拉着傅红雪也坐在一旁:「傅大哥,你还记得当初在杨常风墓前用九阴雪魄功的事情吗?」傅红雪点头,心下却讶异周婷居然知道。周婷双眼笑得弯弯,彷佛亲眼看到当时情况,「叶开跟我提起过那天的事情……」




  ※


  「丫头,弄到你饭后水果没啊?」


  听那轻快的声音,还能是谁呢?周婷回过头来,果然看到叶开笑嘻嘻的追上来。她努了努嘴,讪讪的道:「没有……」她找了半天却连一颗也没找着,差点要顿足撒气。突觉手里一紧,低头一望,叶开塞了两颗巴掌那么大的野果到她手上。


  「早料到啦!呐,我刚啃完鸡翅,偷空去摘的!你说的嘛,既然爱情无法填饱肚子,就用食物来填饱,对吧?」


  周婷眼睛一热,递回一颗野果,和叶开两人一起坐到树下开啃,啃着啃着,两行清泪滑下,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爱情的受挫,还是叶开刻意追来的温情。


  「……丫头,我看你还是叫他冰人就好了!」


  周婷嗄了一声,一时注意力被吸引,泪水反倒止住了,下意识又啃了一口野果,望着叶开一脸疑惑。


  「傅红雪啊!我说你别叫他傅大哥了,改叫他冰人吧!你知道吗?那天在杨常风墓前啊,他就这么立在墓上,整个人包复在冰里,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哪个鬼斧神工雕出的哩!」周婷望着叶开比手画脚、活灵活现的描述,说的又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傅红雪,登时忘了之前的伤心,听到叶开嘴上捉弄骆掌门夫妇时,更是抚掌大笑,但听到叶开中镖摔下,明知道他肯定没事,却还是暗自捏了把冷汗。到众武林人士鼓噪着要开坟,更是跟着愤慨不齿,直说到傅红雪破冰而出,冰屑四散,周婷在脑海中勾勒出画面,想像傅红雪在空中翩然落下,威风凛凛……


  到后来讲到叶开追了傅红雪整晚,还险些被砍伤,周婷终于忍禁不住,点头同意:「的确该改口叫冰人哪!表里如一啊!就算破冰后也还是冷冷冰冰的!想你叶开原来打开始就栽在我傅大哥手上啊!」


  「唉,周婷你怎这样说啊!明明就是那冰人不好!」


  「你都说是冰人了,当然要冷冰冰的对你啊!」


  「周婷!你!」




  ※


  傅红雪勾起一抹微笑,他也跟着回想起那晚的事情了。


  当他破冰而出的时候,其他武林人士都难免慌了手脚,除了向应天,就数叶开最不知死活的站在前头,只随意用左手护住头脸,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眨都不眨的打量他。是啊,甚至还不知死活的追了他整夜,于是,他只好问他名字,打算劈了他一劳永逸。


  周婷两眼笑得弯弯,满是缅怀的神态:「我还记得那时候叶开的表情。那不服气又恨得牙痒痒的神情,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去找你再比划一次似的!却又无可奈何,整张脸都鼓起来了哈。」


  「——不过,说到被傅大哥甩掉的时候,叶开的表情却很微妙,像是松了口气,却又有些落寞。回想起来,也许……」周婷没再说下去,一双俏眼望着傅红雪,等着傅红雪的回应。傅红雪自顾自的远望,没有搭话。良久,傅红雪站起身来手一挥,算是打过招呼准备离去。


  周婷坐在秋千上,没再留傅红雪。看着傅红雪走出大门,才起身抖落肩上外衣的白雪,迈开步伐,打算进屋。






  「也许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


  如此低语,不知是否她听错?然在周婷转身想确认之际,哪还看得到傅红雪的身影?




  【待续】

--------------

一葉知秋是我傅葉CP的第一篇文,也是超長篇文。

對我來說算是意義非凡的一篇文。

存稿還蠻多的,希望碼字進度能趕上存稿貼出的進度。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