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伊人在天涯 章四(完)

  【四】


  从山海关捡到丧失记忆的叶开开始,傅红雪满脑子都是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月前叶开还活蹦乱跳的,现在却变成这等模样?他既担忧更心疼叶开的情况,只想尽快找到那两个人,问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第一个人不消说,当属那玉面神医齐一心了。要治好叶开的伤,非他莫属。


  另一个则是塞北魔教的花大叔。他是傅红雪母亲花白凤的胞兄,叶开的舅舅。傅红雪还记得,在他前往塞北魔教之时,明明把叶开交讬给花大叔好生照顾,却没想到居然把人照顾得受伤又失忆……



  花大叔警觉性极高,立时察觉到傅红雪的杀气,连忙陪笑脸:「别!我这是不可抗力。我可以好好解释的。」他瞄到傅红雪背上的叶开正贼兮兮地瞅着他吃鳖,他老脸一红,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一时想不出该说什么来辩解。


  傅红雪紧握拳头,好不容易压抑下怒气,心道:要不是花大叔顶着叶开的模样,他肯定一拳砸过去。


  花大叔自然清楚傅红雪的心思。他当然得顶着叶开的模样来接人,否则他这条老命可禁不住傅红雪折腾啊。他可从来没忘记,初次与傅红雪见面之时,自己差点就成了断臂大叔。



  傅红雪冷哼一声,问道:「是那些叛教者干的?」


  花大叔点头,「这次我们栽了个大跟斗。消息不知从哪泄漏的,本想一举剿灭叛徒,没想到却反过来被偷袭。叶开是为了救我分心才中掌的。」


  傅红雪眼神霎时间变得狠戾,「偷袭者呢?」


  花大叔冷笑一声:「这还用说?当场毙于掌下。」


  不管是谁,敢动他的侄子就得付出代价。



  「好可怕好可怕——」


  花大叔看着叶开揶揄他的模样,反而松了口气,说起缘由:「我从探子那得知,你带着叶开欲赶往无间地狱,便赶来接应你们了。真亏得你能找到叶开。」


  「……究竟怎么回事?」


  「偷袭叶开的人,用的是分教特有的毒掌,中者毒素直往心脉窜去。叶开心脉有伤,一旦毒发性命堪忧。齐一心使金针封住叶开心脉与奇经八脉,暂时阻住毒发,好争取时间网罗药材配出解药。但这也封住叶开内力以及心性……」


  「这才令得叶开丧失记忆?」


  花大叔点头,「这只是暂时。待得服下解药、取出金针,便能恢复正常了。」


  傅红雪皱着眉,不甚谅解:「但你怎能放他一个人流落江湖?」


  花大叔摆摆手,苦笑道:「这可真不关我事了。在齐一心施针之前,我们早已计画好一切。由我当诱饵,齐一心专心制药,白灵则护送叶开到塞北找你。然而不知怎么搞的,施针后叶开趁着大伙儿不注意就失踪了。」说罢,眼神直往叶开那飘去,意思很明显,摆明是要傅红雪好好管教自家弟弟。


  既然提到他,叶开也不好继续保持沉默:「现在真假叶开都在这,还怎么引开敌人?花大叔这步棋走得不怎高明哪。」


  花大叔有些愣住,迟疑问道:「叶开你喊我什么?你认得我是谁?」


  却见叶开慢吞吞从傅红雪背上爬下来,瞟了花大叔一眼,没好气说道:「一个月未见,大叔还是一如既往。」


  花大叔闻言禁不住扶额,低声道:「这下可糟了……」


  一旁傅红雪听得一头雾水,连忙追问:「怎么回事?叶开想起来难道不是好事?」


  花大叔摇摇头,「这意味着金针封穴开始松动。这可比当初齐一心预料的要提前许多。恐怕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必须在毒发之前与齐一心会合!」


  傅红雪知晓情况危急,连忙追问:「齐一心在哪?配出解药了吗?」


  花大叔点头,「配好了。刚收到飞鸽传书,他正往这边赶来。」


  「那好。我们也动身吧!」



  「——两位」叶开闪入傅红雪与花大叔中间,扯了扯身上充满血渍的长衫,问道:「既然已经没必要伪装了,我能换件衣服吗?」


  傅红雪与花大叔面面相觑,突然笑了开来,连声答应。傅红雪更从行囊内拿出了一套新衣服。叶开立时接下那套新衣,迫不及待往一旁的农舍跑去。


  一个月都穿那套血衣,看来叶开真是忍了很久……


  其实傅红雪早在捡到叶开的时候就买好新衣,琢磨何时让叶开换上。然而偷腥的小猫吃饱喝足后就跑得没影,他只好耐住性子把人逮回。后来好不容易入了关,叶开却倒下了,吓得他背着人,马不停蹄地赶路。


  趁着叶开换衣服之时,花大叔百无聊赖搭话:「真亏得你逮住那小子啊!这一个月以来,我不知道派出多少人,但就连白灵也没能把叶开带回来。」


  傅红雪有些诧异——不是找不到,而是没能带回?


  这代表叶开并未避开魔教人士,反而是频繁接触。


  叶开曾说,要往赴塞北找人,但问到要找谁却支吾其词。恐怕叶开只记得要到塞北找人,却忘了要找的人是谁,所以才要这样频繁接触塞北魔教中人。直到遇到了他,才终于没再逃跑。虽然傅红雪无法肯定,叶开没再逃跑是真的认出了他,还是仅仅因为跑不赢他?


  ——不管叶开认不认得他,他都不会让他逃开了。



  不远处起了些骚动,正是叶开所在的农舍方向。


  傅红雪与花大叔相视一眼便要赶去。


  却见叶开自农舍一角窜了出来,对着他喊:「傅红雪!子一、艮三、亥二!」


  傅红雪顿时会意,从怀中探出六枚暗器,分别往正北子向、东北艮向、西北亥向发出暗器。叶开脚步不停,迳自奔向傅红雪,算好时机趴地避开。后头追兵竟如叶开所料,自所报方向追来,直到叶开趴下才发现暗器袭来,但此时暗器已然到了眼前,当真是避无可避。六名追兵睁大双眼看着越来越放大的暗器,毫无办法,只能任由暗器射入身躯。



  三人心知行踪败露,只能抢时间尽快与齐一心会合了。


  叶开主动拉下脸上面具,露出原来清秀的脸庞。和顶着叶开脸庞的花大叔站在一块,俨然就是一对父子。


  叶开看着花大叔半灰白的发色,有些可惜:「花大叔若是黑发就好了。」


  花大叔两手一摊:「多少还是能起到些混淆效果。万一被围攻就兵分两路吧。」并且向叶开拿了把飞刀,「加上你的飞刀,便万无一失了。」


  「花大叔可千万得小心啊!」


  傅红雪叹了口气,抢过叶开手上紧握的面具,责备道:「先担心你自己吧!我们没有时间了。」


  摊开面具,内里一口鲜血未干。是方才叶开撕下面具之时趁隙吐出。


  叶开苦笑叹道:「果然瞒不住你。」身子晃了晃就要摔在地上,傅红雪眼明手快,立时扶住叶开,一个侧身将叶开负在背上,动作一气呵成。


  「走吧!不能再拖了!立刻找到齐一心!」



  叶开情况刻不容缓,他二人毫不犹豫选择了最短路径——穿越山林,径直与齐一心会合。尽管这也是最容易遭到伏击的路线,但他们别无选择。


  一路上倒是异常平静,一个追兵也没有,只有傅红雪、花大叔两人毫不间断踏在枯叶上的脚步声。还有叶开本来有些掩饰、后来越来越大的喘息声,还伴随着神智不清的呓语。


  「傅红雪,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明明那么丑、还满身是血,身上一点银子也没有……」


  「……是你吗?」


  「我要找的那个人就是你吗?」



  傅红雪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他只是往后伸手拉住叶开的手,惊慌地发现叶开手心冰凉得很。傅红雪紧紧握住叶开的手,叶开却彷佛毫无知觉,还在自顾自地说话。


  「其他人都追不上我,轻易就放弃了。」


  「只有你,不管几次毫不死心。」


  「——我要找的人就是你,对吗?」


  「呜……」


  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在他脖子边,与冰凉的手心是截然不同的温度,却吓得傅红雪手足无措。傅红雪只能死死攒住叶开的手,大悲赋源源不绝传过去护住叶开心脉,脚下步伐一时间虽然有些僵直,但随即稳住了。


  没事的!只要找到齐一心!一定有办法的!



  花大叔连忙探手查看叶开情形,傅红雪甚至听到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毒掌发作了!没有时间了!红雪大悲赋千万不可撤手!」


  傅红雪却听到身后低低语声,声音轻得彷佛就要消散:「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他只是大声应和:「叶开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灭绝十字刀唰的一声抽出刀鞘,那黑青色的身影如闪电般穿越林间,刀光每闪过一次便是一声惨叫。花大叔不落人后,与傅红雪齐头并进,一手皮鞭使得异常凶狠,射来的暗器无一不被他甩落在地。


  然而始终是孤军奋战。


  听那气息树林里至少有四五十个人。眼前围攻他们的不过二十多人,剩余的都潜伏在树林远处,齐齐往这边奔来,到时他们还会有胜算吗?傅红雪十字刀招绵绵不绝使出,毫不间断,只想着能再快、更快一些!尽快突围!多杀一个是一个!根本彻底杀红了眼!——这些个贼子!平常他根本不当一回事!可为什么偏偏是现在!叶开!叶开还有时间等他杀光这些人吗?


  傅红雪感觉得到,叶开正枕在他肩上对他低语,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但他还是听清了:「没事了、小佳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身影不知从哪棵树上跃下,顺手斩落一个脑袋。那柄剑黑黝黝的毫不出奇,但使剑的剑客却是一等一的好手。


  「傅红雪!齐一心就在前面,快往东南方去!」


  傅红雪大喜,顾不得道谢,照着路小佳所说往东南方奔去。花大叔微一点头,也追着傅红雪过去。


  没奔几里路,傅红雪终于见到齐一心。他也兀自突围往傅红雪这边赶来。傅红雪连忙朝着齐一心奔去。然则贼人一拥而上,彷佛铁了心要跟他作对,弄得傅红雪烦躁无比,正打算出大招一举剿灭。但在傅红雪出手之前,一群黑衣人突然从贼人身后跃出,后发先至将人砍倒在地。领头的是个戴着面具的妙龄女子,赫然便是白灵,叶开的近身护卫。


  原来树林远处那三十多人,正是白灵领队的魔教中人。情势瞬间逆转。


  树林之中杀伐声不断,但傅红雪毫不关心,连忙放下叶开。齐一心方才老远就看到傅红雪肩头漫开的黑色血迹,心知叶开毒发,片刻不敢耽搁,先取出一颗解药喂入叶开口中,又拿出一颗解药拍碎敷在叶开后背掌伤之处,交代傅红雪运功散开药力,他则站在叶开前方。


  他在等,等药力压过毒素的瞬间。



  那边厢,白灵一手短剑一手短刃,与一队下属护在一旁,指挥若定,将叛教者各个击破,兼之花大叔出手帮忙,不过一会儿便全数歼灭那些叛教者。


  花大叔松了口气。他逐一看过地上叛教者面孔,却未见到主谋者。难道那厮并未参与此次袭击?


  突然间,他觉得有些古怪,这场景似乎似曾相识。


  一个月前他就是这样大意才令得叶开受伤的!


  终于领悟过来的花大叔,连忙转过身来。


  ——一支暗箭正朝着他的眉心飞来,而他已经来不及挡架了。



  当的一声,一柄飞刀后发先至,及时削落那支暗箭。


  后头传来他外甥的声音:「大叔真学不会教训。跟一个月前一个样。」


  花大叔转过身,后面站的正是叶开,嘴角虽然挂着一抹血丝,但已经是正常的血色,不再是黑色毒血了。花大叔一时间既开心却又羞愧,红着老脸转过身想找那叛徒出气。


  「不用啦大叔。我替你料理了。」


  碰的一声,一个人从树上被丢了下来,还有几粒花生壳落在花大叔身上。


  傅红雪看着一脸窘迫的花大叔,也补了一句:「以后叶开还是我自己护着好了,免得又来一次三毛流浪记。」




  ※


  叶开毒伤刚解,身体未复,便干脆住到齐一心树屋那疗伤。


  说起叛教者一事却是蹊跷,直到事件结束还是无法得知消息是从何走漏的。虽然叛教者皆已处分,但留下疑云的部分仍是不少。


  但最令人费解的,果然还是叶开无缘无故失踪一事。


  在齐一心施针之前,他们明明计画好各个细节,甚至令叶开写下纸条备忘,照理说不会有问题,但叶开无故失踪,问题恐怕出在那张纸条写的内容。


  花大叔皱着眉头追问叶开,想问清究竟写了什么。


  叶开蛮不在乎说道:「也没写什么。只是想看看,满身是血、一文不值的叶开,可以被宠到什么地步。」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叶开一双眼笑眯眯的直朝傅红雪看。


  傅红雪没有接话,只是递了碗苦得有剩的药汁给叶开,又给了叶开一大把的山楂。


  虽然没有接话,但已形同接话。




  至于叶开当初写的纸条备忘,此时正好好收藏在傅红雪衣袖之中。



  『不管记不记得,你都要找到身在塞北的他。

   不管你是什么模样、就算身在天涯,他都会找到你。』




  【完结】

--------------

有完結的傅葉文都貼完了。

接下來要貼未完的傅葉坑了,雖然存稿不少,但也要找時間好好填坑才行w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