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伊人在天涯 章三

  【三】


  傅红雪这是今天第三次通过山海关。


  所以他被拦下来的时候有些讶异,但转念一想,该是例行公事。只要他据实回答,应当不会有问题。



  「入关所为何事?」


  「返乡探亲。」


  「……旁边这位小兄弟是你什么人?」


  「是舍弟。」


  「……亲兄弟?」


  「是。」


  「……你们看起来很不像。」


  「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异姓兄弟。」


  「……是吗?」


  守关的官兵满脸怀疑,眼睛直盯住傅红雪口中的兄弟叶开。叶开瞟了那官兵一眼,没好气说道:「怎么?没看过俊俏兄长跟丑八怪弟弟吗?大惊小怪。」


  那官兵仍旧瞅着叶开脸上不放,又瞄了瞄傅红雪手里攒着的腰带,半晌才鼓起勇气忿忿说道:「小兄弟,你老实说!你脸上乌青真不是被打的吗?你别怕!若是他胁迫你,我会帮你的!这种拐带人的贼勾当老子见得多了!」


  在旁边听着的傅红雪脸都黑了,微微拉紧手里腰带。叶开连忙堆起笑脸,好生应付官兵:「官大爷你误会啦!咱俩真是亲兄弟!你别看他手里攒着我的腰带,好像看似是威胁我拐卖我什么的,其实他是怕我跟丢——其实呀!我连在客栈里都会迷路……」


  那官兵兀自半信半疑。叶开好说歹说,端出各种说词,好不容易令得那官兵相信,两人才终于顺利入关。



  直到走得够远,确认那官兵完全看不到他们以后,叶开才没好气说道:「好了吧?都入关了,你还怕我逃走吗?还不放开?」


  傅红雪这才放开手里的腰带,回道:「是谁入关之前逃跑了好几次?」


  叶开摊手甩了甩,拉回腰带整理好衣装,打哈哈装作不知:「是谁呢?」



  方才从关外到关口不过几里路程,叶开却不死心,想方设法各种逃跑。


  只是没内力没轻功的叶开,又怎么甩得开傅红雪呢?


  但傅红雪不愿你逃我追的戏码一再上演,干脆攒住叶开腰带一头,若是叶开有任何蠢动,只要他一甩立时便能把人扯到怀里。又或者换个方式,他可使巧劲扯断腰带另一头,到时候就算叶开想逃跑,一个拎着裤腰带的人脚程能有多快?




  现下总算入了关内,守关的官兵又对他们两人印象非常深刻。若是叶开又逃跑想出关,恐怕那官兵不会轻易放行了。


  只是,似乎也不能掉以轻心。


  那虽然是叶开,却毫无从前记忆,难保不会再次逃离。



  傅红雪想了想,扯腰带可能真的太过惹人疑窦。


  于是他走到叶开身边,肩并着肩,伸手扯住叶开有些宽大的衣袖。


  嗯,很好!这样既能拉住叶开,也不会引起注意。



  只是傅红雪却未想到,他与叶开一个身着黑衫劲装俊朗清冷,另一个却穿着沾满血衣的干皱衣衫,其貌不扬,这样的搭配怎能不引人侧目?他两人走到哪,众人的视线就集中到哪。


  叶开越走越觉得那些视线烦人,特别是年轻姑娘停驻在傅红雪身上的爱慕目光,特别刺眼。叶开忍不住回手勾住傅红雪手臂,用自己大半身子遮住那些毫不遮掩的视线。而后,他成功收获那些嫌弃厌恶的眼神,叶开反而开心得紧,撒泼道:「干什么?没看过丑八怪巴着俊朗公子吗?去去去!」脚下加快,半拖半拉着傅红雪出了城镇往郊外去了。


  出了郊外,叶开立刻放下勾住傅红雪的手臂。倒是傅红雪,仍旧扯着他的袖子不放。


  叶开冷哼一声,「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也不想想自己方才勾住人家手臂,正是他口中所谓的「成何体统」。


  傅红雪想了想,松手放开袖子。


  唷!这大木头怎么突然这么听话啦!叶开才正想着,伸手抚平有些皱褶的袖子。下一秒他只觉手掌一紧,一只大手暖暖的握住他的手。


  ——傅红雪不再拉拉扯扯了。他直接牵起叶开的手来了。



  叶开呆愣了好久。


  本来是他拉着傅红雪走,现下反客为主,变成傅红雪在前面牵着他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叶开才终于回过神来。傅红雪哎唷一声,手背一疼,叶开竟抓了他一把然后挣脱。


  傅红雪低头看了看手背上尚未消去的红色爪痕,忍不住笑了出来,在心中暗道:「真的是只偷腥的小野猫……」




  叶开跑前好几步,这才发现傅红雪落后了他不少,回头催促:「快啊!再不赶路怕是要露宿街头啦!」


  傅红雪回道:「既然如此,不如回山海关休息一宿吧!」


  叶开撇开脸,冷哼一声:「想都别想!那些个年轻姑娘,各个、都、觊觎……」


  傅红雪注意到叶开话语越来越低,断断续续的,就连脚步也越踏越缓,几乎停了下来。他连忙追上前去探问:「叶开?」


  下一秒,叶开往后便倒。


  好在傅红雪早有准备,接个正着。


  胳臂里的叶开就如同上次一样,眼神迷茫、意识不清,但口中兀自念着「觊觎」两字。



  叶开这究竟是怎么了?


  时不时失去意识,又没了内力与记忆。难道跟后背的掌伤有关?若是单纯的掌伤,应当不会令人频繁昏厥。此时傅红雪终于意识到一点。当初他在塞北听闻叶开受了重伤便马不停蹄的赶回。而今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假设叶开的伤势是一个月前受的,为什么一个月后那一掌还是如此深刻清晰?江湖上有什么样的毒掌会令人失去意识的吗?


  傅红雪把过叶开脉门,确认暂时无事后稍稍松了口气。


  他背起叶开,运起轻功打算加紧赶路。


  不管怎样,就照他原先打算的,必须尽快把叶开送回齐一心那去!




  傅红雪不眠不休连续奔跑了一整天,离最近的城镇已经不到半个时辰的路程。他记得附近有个瀑布,还有个竹间小屋,打算先带叶开到那歇息,待得叶开清醒再行上路。


  他回头看着背上睡得正熟的叶开,看着那张不甚习惯的脸蛋,傅红雪心中升起奇妙之感。虽然叶开老叫自己是丑八怪,但傅红雪倒是觉得还好。反正只要是叶开,他就觉得好。


  虽然担心叶开一直不醒,奈何自己医术不精,实在诊断不出什么。好歹在小屋那可以让叶开睡得舒服一点。认清方向后,傅红雪背着叶开一步一步稳稳的往瀑布走去。



  沿路上经过几亩农田,但三个月前他在去塞北魔教的途中还未见到,该是新开垦出来的。


  看来他真的是离开太久了。



  农田最深处有个头发半花的老农民背对着他,坐在土堆上头,低头不知道在打理什么农活。



  「老丈劳驾!能否借个地方?让舍弟喝口水休息一下?」


  却听背后叶开插话:「老丈什么啊!你叫那个叶开作老丈吗?」


  叶开竟然醒了。傅红雪嗄了一声,没能理解叶开话中意思。但前头那个老丈却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笑声,耳熟至极。


  傅红雪大喜,正要上前相认并且拜会。却见前头那人转过身来,赫然竟是叶开的模样!


  眼前那叶开,虽然眼睛算是有神,但比起叶开仍是差上不少。那一身实打实的老农民装扮很是像样,粗布粗衣不只,有些磨破的裤管就如同农民下耕一般卷到了膝盖上,脚下还沾满了泥。但配上一头半花白的发丝,以及叶开模样的脸庞,那不伦不类的模样,傅红雪扶额犹豫究竟是否该上前相认……


  半晌,他还是开口了。




  「该说好久不见吗?花大叔……」




  【待续】

---------------

忘了說,這篇是HE喔,請不要擔心w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