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伊人在天涯 章一

  【一】


  叶开伤重死了。


  远在天涯的傅红雪,终于接到这个消息,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当下,他只觉得不可置信,好像一记响雷突地打入他的脑袋,轰隆隆地响个不停。


  随后,他顾不得教中阻拦,跃上马匹,马不停蹄地往中原赶。



  他一边策马一边思索,为什么叶开死了?怎么死的?是谁干的?竟然如此胆大包天!是仇家寻衅?群起围攻?还是使了什么毒计令得叶开、令得叶开……


  ——就算是脑中想法,傅红雪也不愿再多提一次「死」字。


  傅红雪懊悔无比,为何当初放叶开一个人在中原,自己孤身往赴塞北魔教。然而事到如今再多懊悔也无济于事了。他忍着悲痛,只是扯着缰绳,没日没夜地赶路。



  这日,傅红雪终于抵达山海关,进了关内。


  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也没进食,此时实在困乏不已、更是饥肠辘辘。勉强打起精神策马往镇上闹区而去,寻思是否备些干粮在身上,好在路上边吃边赶路回无间地狱。然则困顿的傅红雪却注意到前方一背影很是熟悉——那人穿着一身翠绿长衫,恰到好处衬出修长身材。那身形与他最熟识的那人如出一辙,他也曾见过一模一样的翠绿长衫。


  是叶开!他不会认错的!


  傅红雪一是狂喜,二是心疼。他看得很清楚,那翠绿长衫后背满是暗红色血迹,很显然是伤后血迹干掉颜色转黑。他连忙跳下马想与叶开相认,然而那人身影摇摇晃晃,下一秒居然往后就倒。傅红雪大惊,赶紧运起轻功奔过去,恰恰好接住那人身影。但他见到那人面孔之时,却禁不住惊呼出声。


  那人脸色惨白,一点血色也没有,面上坑坑疤疤的,鼻青脸肿,又怎么是那个爱笑的俊朗清秀呢?唯有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特别好看,与那人如出一辙。然则现下那双眼睛却迷茫游移,虽然看着他但视线却没有对焦,意识不清。


  傅红雪大感疑惑,但仍旧拉住青年预备拦腰抱起,顺手摸到脉门,惊觉这其貌不扬的青年竟然还身负内伤,气息时急时缓,情况不太好。不管这人到底是谁,先疗伤要紧。


  想了想,傅红雪抱起青年,寻了间偏僻的客栈住了进去。



  入了店小二安排的房间,傅红雪将青年安置在床上。


  不知何时,青年已然昏睡过去。


  傅红雪静心仔细替青年把脉,讶异于青年迥异的脉象。这青年像是才受过重伤,但身上却半分内力也没有,很难想像一个寻常人能存活下来。这内伤虽尚未好全,但也调理得七七八八了。只是这脉象却忽强忽弱,令人摸不着头绪。但最令他在意的,却是那一双细致好看的手。这青年所有一切都是如此熟悉……


  傅红雪暗叫一声得罪,用力扯开青年的衣裳。见到青年胸口的瞬间,傅红雪倒抽了一口气,一时间欢喜与悲伤交集。心口那处有一道刺目的伤。每每见到这道伤痕,傅红雪都彷佛当初那把刀是插在他心口上,疼得他眼眶发红、痛得他喘不过气来。有这样一道刀疤的人,除了叶开还会有谁?


  傅红雪强忍心中复杂情感,仔仔细细检查叶开的伤势。


  胸前背后遍布的都是刀伤,还有不少是暗器造成的伤痕。背心正中有个暗黑色的手掌印,伤势最重的恐怕就是背心这一掌。然则最令他在意的,却是深深埋在心口的三根金针。这三根金针不偏不倚扎在心口上,他伸手轻轻搭上,只觉心口触手冰凉,但金针之处却火热得很。傅红雪不敢轻易动手,猜测是替叶开医治的人留下的。只是为何尚未治愈就放任叶开乱走?



  他知道,当今世上能自由自在使这金针的神医只有一人。


  而能让这神医出手的,世上寥寥无几,叶开恰好是其中一人。



  傅红雪紧紧拥住床上的叶开,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必须尽快把他送回去!




  ※


  叶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给人安置在床上,舒适得很。看来是有人捡了他回来?


  好生打量四周,看来是普通客栈的房间。在房间另一侧还有一张床,棉被有动过的痕迹。但那与他同房的人上哪去了?


  才想着,一身着黑色长衫的男子推开房门进来,手上端着一盘吃食。


  「醒了?我带了你最爱吃的包子。」


  叶开很是讶异,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最爱吃包子?」



  「……你不记得我是谁了?」


  叶开眨眨眼睛,打量黑衫男子许久,看上去好像有那么点眼熟,但最后还是摇头。



  「……我叫傅红雪。先吃包子吧。吃完我送你回中原。」


  叶开从傅红雪一进门,眼睛就直盯着包子不放。听到傅红雪允许,便迫不及待拿了个包子往嘴里塞,狼吞虎咽的,好像几天没吃饭似的。他一连吃了几个包子,才在咀嚼之间抽空丢了句:「我不回中原!」


  「……你内伤未愈,必须回去。」


  叶开瞥了傅红雪一眼,顺手又拿了个包子,再次强调:「我说——我不回中原!」


  「……不回中原你想去哪?带着这一身的伤?」


  叶开冷哼一声,「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告诉你?」彷佛泄愤般,用力咬了一大口包子,但太大口,两边腮帮子鼓鼓的,差点给噎住。


  傅红雪见状叹了口气,「你叫什么名字?」又道:「我问你名字,是要作你朋友。」



  叶开凝视傅红雪半晌,终于笑开嘴,点点头:「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叫我三毛得了!」


  傅红雪听闻叶开报上名号的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打从在街上捡了叶开回来,他的眉头就紧紧皱着,没有半刻舒缓。他沉默了很久,最终才嘶哑着声音,没什么气力的催促:「赶紧吃包子吧。」



  吃完以后,一刻也不能耽搁!


  必须!立刻!带叶开回中原!



  ——傅红雪在心中如此嘶吼。




  【待续】

--------------

這篇貼完也許就回頭開始貼一葉知秋了吧。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