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寫傅葉同人文,正親媽。
另外也萌YOI維勇、鑽A御幸。

【傅叶】没有我你怎么办

  十岁以前,他本是无忧无虑的。


  有疼他爱他的师傅,铁面无私的飞师叔,还有个常常偷空来看他的花阿姨。


  然则在十岁那一年,他才知晓,自己根本不该如此舒心。




  他本来应该是要握着柄大刀,没日没夜的练习灭绝十字刀招,不管是晴天还是刮风下雨的日子,无论身体状况是好亦或是坏。他本来……应该喊花阿姨为娘亲。在自家娘亲笑呵呵迎上来之时仍需提防,否则手骨会给反折到背后,耳边则是百般责骂,回头甚至还有一顿好打。


  就像当时……那个站在风雨之中的他一样。


  那些原原本本应该是他要承受承担的,都给那个他一肩揽下了。


  那是双与他同样不脱稚气的眼,却一点一点积攒着所谓仇恨。



  那个他,叫作傅红雪,是要记住鲜血染红白雪的血债!


  而他,却叫作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




  从那天起,他眼中的世界虽然还是跟从前一样,却也不同了。


  师傅把所有一切都告诉他了。



  他才是花白凤的亲生儿子。


  他的父亲前武林盟主杨常风,在他出生之前便死于非命,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相互调换的人生,终于真正有了交集。


  叶开苦练武功,在傅红雪初出江湖之时,像颗牛皮糖似的死缠烂打追着傅红雪不放。两个人或有误会或有争执,终究成了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在那之后,两个人一起追查杨常风当年死去的真相,风里来水里去,最终终于报了仇,却也付出极大的代价……


  但是,这一次!傅红雪!绝对不会再放你一个人孤单了!




  ※


  诛天大会之上,向应天被揭破当年谋害杨常风真相之时,在场武林人士欲群起反之,不料向应天早已暗自下毒,七步夺魂散同一时间发作,霎时间众人动弹不得,只得就地打坐意图运功逼毒。


  向应天笑得奸邪,「乖孩子!出来吃饭罗!」


  本来已经逃去无踪的魅影,在向应天的吆喝下竟去而重返,原来躲在不远处伺机而动。只见那浑身散发邪气的魅影无声无息的落在众武林人士中间,不断蹭着鼻子转东转西的,似乎是在估量该拿谁人开啖。


  却听长剑出鞘清脆声响,骆少宾抽出长剑,手腕不觉有些颤抖。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是如何紧张恐惧,掌心出了不少汗水。但是,他是点苍派新任掌门!就算再害怕、就算打不过,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那魅影邪物危害众人!骆少宾用力握紧剑柄,手腕不再颤抖,眼底闪过凶厉,大喝一声拈了个剑指攻向魅影!


  然则狂刀就在一旁,身影斜斜跃出挡在骆少宾面前,铛的刀剑相交,两个人斗在一旁。



  傅红雪与叶开相视一眼,同一时间也出手了!


  灭绝十字刀出鞘,傅红雪单刀对上向应天双掌!


  那边厢,小李飞刀发出,适时阻住魅影逞凶!


  叶开随后飞脚踹去,一面与魅影缠斗,一面将其引开众人,避免其他人受到波及。正午时分魅影功力大减,对上叶开轻灵身法愈渐不支,一个转头飞奔至向应天身旁。战线遂合二为一,演变为傅红雪与叶开两人合战向应天及魅影。


  此举却正中下怀。


  叶开瞟了向应天一眼,宽大袖袍一抖,暗自打造贴身收藏的十字刀霎时出鞘,与傅红雪手中的灭绝十字刀,恰恰成了一对。叶开一声轻笑,稳稳握住那柄大刀,得意的回视傅红雪。在此同时,傅红雪也正回望他,两人视线相交。傅红雪脸上表情虽然无甚变化,叶开却瞧出来那眼神里的意思,与他所想如出一辙。他两人肩并着肩,同时摆出灭绝十字刀的起手式,灭绝十字刀一左一右刀身交错,发出清脆声响,听在向应天耳里却像是催命铃声那般尖锐。


  「杀你当然用灭绝十字刀!」


  「向应天!受死吧!」


  话声未竟,傅红雪与叶开同时发难,双刀合璧,刀势竟一左一右垄罩住向应天全身,相辅相成竟补去彼此破绽。


  向应天虽清楚灭绝十字刀招,但叶开竟也会使刀,杀得他措手不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破招,却也无从抵御,只得一个箭步迅速退开,打算暂退其锋,再想办法引开两人各个击破。


  却听叶开一声轻笑,刀势一引带着傅红雪大刀转了个方向,刀尖所指正是魅影!一声厉叫,魅影身上挂彩,两道十字刀痕深深印在胸前,那刀痕隐隐可见血光,兀自往魅影身上腐蚀蔓延!


  向应天见状大惊失色。瞧魅影负伤那情况,那刀上竟淬了处女血吗?是错有错着、还是早有准备?不管怎样,眼下魅影受了重伤,他一个人是无法同时应付傅红雪与叶开的。随着向应天一声呼啸,魅影立时窜往侠客山庄逃去。


  叶开与傅红雪俩人瞧见魅影逃跑,矛头不再指向魅影,运起轻功一前一后分别包夹向应天。向应天冷哼一声,使出八成功力运掌拍向叶开。叶开见那记催心掌来势汹汹,不敢硬拼,但又来不及闪躲,危急之际大刀横在胸前挡住大半掌力,叶开随之借力后跃,将剩余掌力一点一点化解。傅红雪心系叶开伤势,顾不上其他奔了过去。


  就这么一阻,向应天已然制造出足够空档能够离去。然则向应天尚未迈开步伐,脚边即摔下一人,竟是伤痕累累的狂刀。随后一柄长剑横在他面前,正是骆少宾。他解决完狂刀后,见到向应天打算逃跑,情急之下急智顿生,揪了狂刀先阻住向应天,后脚随即赶上。他知道自己功力远远不及向应天,是故一上来毫无保留,使的都是拚命招数,与向应天缠斗在一起。


  如此耽搁,在傅红雪帮助之下,叶开顺利化解向应天催心掌掌力,但仍旧被那掌震伤,运功完毕随即吐了口血出来。之前他曾经受过向应天一掌,这次这掌竟又引发当时未愈的旧伤。但他怎能放任向应天逃脱?如此大好机会,可不能纵虎归山了!


  叶开拉了傅红雪,急急奔过去帮手骆少宾。


  向应天冷哼一声,知晓若是让叶开与傅红雪赶过来,他可就走不了了,更何况……他们可能已经知道魅影的弱点了,这叶开与傅红雪可千万留不得!——拼着受了骆少宾右肩一剑,向应天一掌拍开骆少宾,抓起地上动弹不得的狂刀往叶开那边推去,同时飞快从怀里掏出物事一齐丢过去。




  是炸药!


  叶开眼尖认清跟着狂刀一起丢过来的竟是把炸药!



  那炸药紧贴在狂刀后方,炸开来狂刀决计不能幸免!若是给狂刀撞在身上,会被卷进爆炸之中的!然则方才他与傅红雪为免向应天脱逃,轻功运上了全力,此时已经来不及回头了!难道今日他与傅红雪都要死在这里吗?


  叶开脑袋瓜飞快运转,当机立断,反手将傅红雪拍离,自己却因着那反作用力冲向狂刀。叶开一咬牙,左袖一甩指尖瞬间飞刀在握,微一凝神立时发出!右手大刀随后举起摆出防卫姿势挡住颜面!身子一紧缩在狂刀身躯前方!打算拿狂刀当挡箭牌!


  那枚飞刀飞快擦过狂刀左肩斜斜撞中炸药,那一瞬间,砰然大响,橘红色火光霎时间爆了开来!狂刀身躯以不自然的姿势飞快朝他撞来,叶开给那股冲力撞个正着,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随之涌来的是周身滚烫,热浪瞬间将他掀飞!火光在他眼前呼啸扑来,而后突然陷入黑暗,全身被火烧灼的疼痛一阵又一阵疯狂袭来!恍惚间似乎听到远方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但才念到一半便断了声……




  所有的感觉似乎都消失了。只有全身烧灼的疼痛毫未停歇,喉咙也灼热得很,就连呼吸都无法办到。那股灼热甚至从喉咙逐渐蔓延到胸腹,五脏六腑都着火了那般,好痛苦,意识却还是如此清醒,却又如此恍惚。他好像给人拥在怀里,周身隐约感到有些清凉,但随即又被五脏六腑内外蔓延的灼烧给吞噬过去。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只有浑身无消止无止尽火辣辣的疼。




  他这是……要死了吗?


  如果他就这么死了的话,傅红雪该怎么办呢?




  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重来?


  这一次,他一定……




  ※


  终于……


  一切都能结束了。




  叶开抬起头来,望着眼前景象。




  漫长的复仇之旅终于就要结束了。那些追查仇人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但回首过往似乎又非常遥远。


  如今,只要除掉眼前这个大奸大恶之人,就能告别这一切是非了。


  现下,在他面前的,是身怀大悲赋却入了魔的燕南飞,还有一身火红,祭起焚花燎原杀招全力与燕南飞对抗的周婷。火花在大殿内不断飞舞,却近不了燕南飞周身半步。两人功力激撞之下,烈焰在反作用力下飞快往外围蔓延。


  那股热力是如此熟悉,他忍受不住几乎要颤抖,彷佛又要想起被活活烧死的那一刻……


  望着不远处抱着明月心疗伤的傅红雪,叶开心里一阵感叹。


  不管怎样,一切都挺过来了。


  这一次,总算尘埃落定,终于能有个好结果了。




  叶开缓缓抽出怀中的孔雀翎,拿出齐一心之前偷偷取下的处女血,全数倒在上面。孔雀翎瞬间起了反应,闪烁着金光。他柔声说道:「翎儿来,别怕。咱俩一起收拾燕南飞这狗贼!」


  南宫翎一双大眼噙着泪水,点点头走过来,和叶开一起握住那最后一只的孔雀翎。


  叶开抓着孔雀翎手柄,对准燕南飞心口。


  只要这一击发出,这漫长的旅途就能结束了!想到此他不由有些感伤,心境却异常平静。这作恶多端的恶徒燕南飞!卑鄙无耻,更作尽一切坏事!能死在孔雀翎之下也算是够本了吧!


  叶开微微点头,南宫翎得令,纤纤手指扣住板机然后按下。孰不知在孔雀翎射出之际,叶开手臂一弯突然失了准头,南宫翎猝不及防之下已经射出那最后一发的孔雀翎。只见那箭心斜射过去,切开前方所有火圈气劲,划出一片虹光,然而最终命中的,却是坐在傅红雪身前、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明月心!


  那一刻叶开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好像什么感觉都离自己远去,只是怔怔的看着傅红雪抱着明月心的尸体,他满脑子都是傅红雪那泫然欲泣的神情——明月心死了!傅红雪该怎么办?他又该怎么办?


  后来,红花烈焰手被破,周婷重伤倒地。燕南飞向天厉笑,大喊着再没人能阻止他云云,举起那闪着毒光的五爪朝他越走越近,那张丑脸也越放越大……




  【系统显示连接中断】



  「去你的燕南飞!别靠那么近啊浑蛋!」


  叶开一边咒骂一边脱掉头上的体感头罩,气冲冲的推开门,风风火火奔向最里层的办公室,看都不看门上「董事长」三个字,几乎是用撞的撞进里头,直接对着里面埋首萤幕的人大肆咆啸:「傅红雪!你有没有搞错啊!哪有游戏随便玩就随便挂的!你这样设计能赚钱吗?」


  傅红雪慢条斯理的抬起头望着叶开,推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


  叶开靠在门边,有些不耐烦的敲着门板,他想傅红雪该有个解释说词。


  不想傅红雪瞅着他十几秒,然后低下头,继续专注在萤幕上的方程式。


  孰可忍,孰不可忍。叶开终于忍不住大吼:「傅红雪!!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傅红雪眉梢翘起,抬眼望他好一会儿,眼神终于聚焦,如大梦初醒般:「叶开……你来啦?现在几点了?」


  本来满肚子怒火的叶开,突然就消气了。敢情他以为方才的自己是游戏里的立体显像?傅红雪不就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家伙?


  「游戏测试完了?」


  叶开叹了口气,「还没。本来都要全破了……」


  「哦?」傅红雪给引起兴趣,整个人都转向叶开,「怎么了?有BUG?」


  叶开有点困窘,他没想到体感侦测如此敏感,手指动一动居然准心就偏了。本来那一发孔雀翎可以让他迈向完美结局的,没想到手一滑居然射中了明月心!


  傅红雪听完叶开的说明,嘴角有些抽搐,但努力保持嘴唇持平,务使捍卫自己形象,缓和了半天,才说道:「……叶开,其实你是故意的吧?」其实你看明月心跟我在一起不爽很久了对吧!——不过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叶开闻言,手指抚着下巴竟然真的认真思索起来。在想事情的时候总会拿手指磨蹭下巴,这是叶开的习惯,傅红雪看着忍禁不住轻笑出声,随即意识到不好,捂住嘴巴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叶开眯着眼睛越走越近,问道:「你笑什么?你的游戏根本设计不良!我打了一百个小时都不知道挂了多少次了!你还敢笑!身为公司董事长兼游戏工程师……你想搞垮这间公司吗?」


  傅红雪不置可否,冷冷回道:「身为公司首席游戏测试玩家——你老板我有权质疑你没用心破游戏。」


  「你说我没用心?!傅红雪你——!」叶开气得话都不知道该怎说了,气喘吁吁半天才回嘴:「你给我开资料夹看影片!看完再来跟我说不用心!我领便当领到都快吐了你居然给我说不用心!」


  傅红雪嘴角微抽,照叶开所说开了共用资料夹。叶开在测试游戏的时候,都是全程录下的。照叶开所指,他先开了其中一个影片档,看那进度应该是游戏初期的。




  ——那是傅红雪初出江湖,大约是骆夫人遭到鬼面人毒手之后的事情。叶开接获消息,知道点苍派计划在树林中设下埋伏,打算擒获傅红雪后了却私仇,急急忙忙赶到树林。


  远远望过去,傅红雪就如侠客山庄那时所见,穿着一袭黑色劲装,但四肢已经被绳索绑住,高挂在树林上无法动弹。底下点苍派人马蠢蠢欲动,在骆掌门一声令下,骆少宾率先发难,抽出长剑就要往傅红雪胸口刺去。


  叶开着实心惊,轻功瞬间运转到极致,只怕自己没能赶上。要……再跑快一点、跳远一点,一定要赶在骆少宾之前挡在傅红雪面前才行!感受到身上真气充沛运转,顺畅无阻,紧要关头叶开将自家轻功发挥到前所未有的极致,终于赶上,只要再一步!只要能飞身介入骆少宾与傅红雪之间,然后一掌拍开骆少宾便能解除危急了!


  关键时刻,叶开却踏错了一步,从树林上失足摔了下来,人的确是飞身介入骆少宾与傅红雪之间了,但那柄长剑却也直接插在自己身上……


  【GAMEOVER】




  「傅红雪你笑屁啊!」


  「……你哪只眼看到我笑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别以为你是面瘫我就看不出来!你肯定是在笑!」


  「是吗?」傅红雪已经尽力保持嘴角平直了,这样叶开也能看得出来他在笑?回头得拿镜子来照照看才是。只是手指却不自觉把方才叶开从树林上摔落直接撞到长剑上挂点那幕不断倒退重播,嘴角早已失守夸张的划出弧线,只差没大笑出声了。


  「叶开我看你招牌真的要砸了,关键时刻居然摔倒挂点,这便当领得清奇啊!」


  「……你怎不说是你游戏作太奇怪?飞身救人玩什么QTE啊!」(注:QTE是一种互动式的电子游戏方式,玩家必须根据画面指示输入指令,后续结果会根据玩家输入指令的正确与否有所不同。)


  「这样才有临场感啊!你怎不说你自己太别脚?」


  叶开给说得憋红了脸却无法反驳。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刻失误。但总之,一定是这游戏设计得太奇怪了!


  「那这段呢?夜探侠客山庄魅影那段!傅红雪你这设计也太奇怪了吧!」


  「是吗?我看看。」




  ——话说叶开身穿夜行衣夜探侠客山庄,发现向应天密室里竟豢养一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心知不妙正打算退出之时,却教向应天发现行迹,于是出现了三个选项:


  一、从原路逃出侠客山庄。

  二、钻入另一边秘道往云天之巅禁地逃去。

  三、硬拼。


  【二、钻入另一边秘道往云天之巅禁地逃去。】



  叶开为了摆脱向应天与狂刀的追缉,阴差阳错之下逃入了云天之巅大殿。之后发现地下有间密室,密室里还有个冰棺。叶开吞了口水,呼出口白气,慢慢走将过去,推开棺盖往里面望去。


  然后他就被吓死了!

  然后他就被吓死了!

  然后他就被吓死了!


  【HAHAHAGAME OVER】




  「HAHAHAGAME OVER是什么鬼啊!哪有人这样的!为什么我会被大哥吓死?才刚打开棺盖啥都没看到就挂了!这还叫作吓死吗?」


  「谁让你想作弊了?」傅红雪正色说道:「大哥这时候还不该出场的。谁让你去云天之巅了?」


  叶开脸胀得都要滴出血了,终于大吼:「那你就不要加这个选项啊!」


  不对!这样说来!当初诛天大会之上,莫非就是提前准备了魅影最怕的处女血所以才挂得那么凄惨?被火活活烧死耶!那个热度也太真实了吧!吓得他之后都把拟真功能给关掉了!


  除此之外,他领的便当根本是不计其数!


  像是初次追着傅红雪飞越湖面的时候,一不小心直接栽到湖底去爬不上来!甚至在闪傅红雪第一刀时没闪过直接趴死的版本。公布天下第一暗器之时,他本该运轻功跳过悬崖逃走,结果一时没控制好没飞好,直接跌落悬崖挂了!还有初见南宫翎之时,因为好感度不够,南宫翎慢了一步出手,结果他直接死在霸王刀的刀下。甚至在与周婷在湖畔相见之时,好感度破表直接被一棍打趴……


  奇怪!这真的太奇怪了!傅红雪到底是怎么设计这游戏的?好好的天涯明月刀为什么越玩越清奇?难道就不能照他们曾经经历过的情节好好设计下去就好?


  偏偏傅红雪听了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力点头,让叶开继续说下去,还一边开着影片配合着实况,弄得叶开越说越气,好像傅红雪在看他笑话似的!


  「之前那些也就算了!无间地狱那边是怎么回事!」


  「什么无间地狱?什么时间点的事件?」


  傅红雪反问之下,叶开不知为何居然有些心虚,吞了口水还是鼓起勇气说下去:「就是你被打落悬崖以后,我回到无间地狱那段!」


  「哦?戳心口啊。那段怎么了?」


  傅红雪居然神色如常,叶开暗自松了口气,想起当时破游戏的难处,复又怒气冲冲:「对!戳心口!太奇怪了吧!为什么戳心口也要QTE?」


  傅红雪耸耸肩,不着痕迹问道:「那你打了几下?」


  「……敲了十下。」


  「哦。挂了。」不意外。力道点满当然挂了,刀子都戳穿心口了吧。


  「第二次重来改敲一下……」


  嗯,典型死怕了所以保守一点只敲了一下。


  「娘讥笑我说想装死骗取眼泪什么的。气不过就真的戳进去了。」


  所以又挂了。然后呢?


  「第三次改敲了五下。」


  五下啊……取中间值,挺好的尝试。不过救不回来所以还是挂了。


  「第四次改敲了四下,总算被救活了。结果半死不活的给娘一激伤口破裂又挂了。」


  「第五次改敲了三下才过关。」


  「这也太奇怪了吧傅红雪!究竟为什么戳心口的力道也要QTE?」


  这样你才会确切知道绝对不可以戳心口啊!戳心口还能生还的机会根本是微乎其微啊!——傅红雪在心里嘶吼。但此番话无论如何不可能说出口。傅红雪只好站起身揽住叶开,好生好气的安慰安抚,说游戏设定一定会全部改进,不会再让玩家跟他一样领了满满的便当盒,外加半哄半骗说可以提早下班一起去吃顶级包子,叶开才总算消气。




  一个月后,单机游戏天涯明月刀顺利上市,马上热销一空,大获好评。


  叶开瞧着那个月的销售成绩,非常满意,想着自己花费那一百个小时测试果然没有白费。他笑得开怀,指着那大幅涨红的销售报表领功:「傅红雪,你该怎感谢我?」


  傅红雪则是心想,其实叶开你测试的版本是另外制作灵敏度特高QTE特多的我会说吗?至于那一百个小时的游戏录像?傅红雪早已私藏欣赏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感谢?要吃顶级的包子吗?」


  「还是想吃夜宵?傅红雪亲自伺候保证让你回味无穷下不了床!」


  「……」




  总之,那天晚上是皆大欢喜。游戏大卖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THEEND】



副标题:如果叶开尚未出师就闯荡江湖……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神月釵 | Powered by LOFTER